[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雷火丰:中共当局对刘晓波的文革式大批判是自娱自乐
请看博讯热点:《零八宪章》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02日 转载)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刘晓波获得2010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几乎是众望所归,虽说中国的异议阵营为此而欢呼雀跃,但中共当局却怒气冲天。刘晓波获奖的消息疯传世界之时,中国媒体却集体失语,不敢对这一消息给予及时的报道。很多国内民众都是在看到外交部的抗议消息后,才知道和平奖得主原来是中国的刘晓波。
     (博讯 boxun.com)

    虽然中共当局极力封锁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但这个爆炸性的消息最终还是不胫而走,只要是关心这个奖的网民都可以轻易地通过搜索引擎得知和平奖得主姓甚名谁。不过,即使如此,大多数人仍然蒙在鼓里,因为他们不会主动地去获取这类资讯。一开始,官方媒体处理刘晓波获奖的消息可以说是异常低调的,对于外交部的抗议消息,转载率倒是非常高,但没有一家网站敢于放在显著位置。
    
    财大气粗的中共虽然可以在中国国内一手遮天,但无法左右国际舆论,自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海外媒体就一直没有停止对刘晓波和其家人命运的关注,而中国民间的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又都在不停地进行各种庆祝活动,使得中共当局恼羞成怒,要么对他们实施抓捕,要么实施软禁,要么实施严密监视,总而言之,刘晓波获奖令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刘晓波获奖起初,中共当局的心理非常矛盾,既不希望国内民众知道刘晓波获奖,又希望利用国内舆论对国际舆论进行有力反击。当然,这种冷处理方式并没有持续多久,眼看知道刘晓波获奖消息的人愈来愈多,而国际舆论又不停地对中共当局进行批评,中共当局终于忍无可忍了,开始高调批判诺贝尔委员会和刘晓波。官方喉舌媒体拿着放大镜到处搜索批评刘晓波获奖的言论,只是最终也没有找到几个,和支持刘晓波获奖的言论相比,简直是微不足道。
    
    在批判刘晓波获诺奖的事情上,中共当局实在是没有多少国际资源可以利用,于是先后通过《环球时报》、《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刊发歪曲的报道,对刘晓波获奖表示强烈不满。显然,这种歪曲的报道让更多的人知道了刘晓波获诺奖的消息,只是,中共当局不明白如今的时代已经和毛泽东主政的文革时代大不一样,虽然那些文革式的大批判文章看起来酣畅淋漓,但信以为真的人却寥寥无几。
    
    在2009年6月份,中共喉舌媒体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栏目曾配合官方的打击低俗行动做了一期有关色情网站的节目,里面对一位所谓的大学生进行了采访,该大学生称色情信息让他心神不宁,该大学生被细心的网民发现竟然是《焦点访谈》栏目组的实习生,此事结果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不料,在刘晓波获奖之后,中共的喉舌媒体又故伎重演,企图以这种方式来凸显刘晓波获奖的“不得人心”。再次有细心的网民发现,在《中国青年报》的有关报道当中,接受采访的大学生都是在该报实习的工作人员。
    
    为了达到误导国内舆论的目的,中共当局可谓是费尽心机且不遗余力,中宣部等新闻主管部门私下里发出通知,不允许地方媒体擅自发布有关刘晓波的消息,就连批判性的报道或者评论也得由中央级的媒体首发。十七届五中全会尚未结束,中共当局就开始发动喉舌媒体对刘晓波进行猛烈批判,和此前一些天所不同的是,他们不再躲躲藏藏,而是将批判文章置于新华网以及其它门户网站的首页显要位置。
    
    从各大网站上的文章点击率排行来看,有关刘晓波的文章均名列前茅,但是,我们又不难发现一个现象,那就是,虽然中国国内的各大网络媒体如此高调发布有关刘晓波的文章,但是这些文章几乎都关闭了评论功能。大凡熟悉网站运作的人都清楚,之所以会关闭评论,是因为这些文章的观点争议太大,如果不关闭,可能会是一边倒的反击。由此可见,中共当局其实非常清楚,很大一部分的网民站在了刘晓波的一边。
    
    中国官方媒体一开始主要将矛头对准挪威方面,到后来,干脆展开了专门针对刘晓波的文革式大批判。10月26日,中国网发布了一篇未署名文章,题目叫《刘晓波其人其事》,里面列举了刘晓波在很久以前的所谓“叛国”言论,很显然,中共当局是想利用这来激起具有狭隘民族主义者的愤怒。该文还把刘晓波在“六四”后的所谓“悔罪”言论拿出来奚落一番,企图让读者鄙视刘晓波的人格。而大段地谈论刘晓波在担任《民主中国》主编拿工资的事情,则是为了将刘晓波彻底抹黑为被西方国家利用的“汉奸”。
    
    另外,这篇文章还将《零八宪章》定性为“鼓吹暴力革命”、主张“推翻党的领导、颠覆现行政权”的反动文件,并且还污蔑独立中文笔会为“非法组织”。通观全文,几乎全都是胡说八道,逻辑十分混乱。该文作者估计连《零八宪章》看都未看,不然就不会认为该文件是在鼓吹暴力革命了,因为事实上,《零八宪章》和暴力革命风马牛不相及。而独立中文笔会虽然不是在中国注册的组织,但在美国已经合法注册,而且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属的国际笔会的分会,非法性何在?
    
    虽然在近些天中国官方媒体加大了批判刘晓波的火力,但是,不难发现,很多文章要么是不敢署名,要么就是化名,写这类文章不像写批判中共的文章,得承担进文字狱的风险,不敢署名只能说明写作者做贼心虚。在10月25日之前,没有一位在中国国内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参与对刘晓波的批判,但到这一天,新华网却发布了对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师高铭暄的采访报道,高铭暄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认为刘晓波罪有应得,法院对刘晓波的量刑适当。高铭暄还被称为刑法学家,现在看来他又该多一个头衔了,那就是中共的走狗,假如有人发布一个无耻文人榜,依我看,高铭暄应该高居榜首,因为他的无耻程度已经远超余秋雨等人。
    
    在近一个星期,新华网都将批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文章置于首页显著位置,迄今为止,《刘晓波其人其事》这篇文章已经挂了三天。可见,中共当局对刘晓波获奖有多么的愤怒,感受到了多大的国际舆论压力,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举行之前甚至到过后一段时间,估计中国官方媒体都不会停止对刘晓波以及诺贝尔委员会的批判,而国内异议阵营的处境也不会有根本性的好转。
    
    民主、自由、法治已经是世界潮流,从中共当局抓捕和重判刘晓波到今天的高声抗议刘晓波获奖,可以说是一错再错,在这种政治环境下,竟然还会有人相信中共当局会主动实施政治改革,实在是可悲可叹。普世价值不是靠中共施舍得来的,它需要各阶层、各领域人士的共同努力。让我们将刘晓波获得诺奖一事化为新动力,依照《零八宪章》所指引的方向努力前行,可以断言,中共当局对刘晓波的文革式大批判将无阻中国的民主进程。
    
    2010年10月29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祝刘晓波获奖/黄玉琴
  • 格丘山:刘晓波该不该出监狱?
  • 无权力者的权力:刘晓波的锐利和北京的尴尬/杜耀明教授
  • 64总长迟浩田上将对抗64战俘刘晓波博士/草蝦(图)
  • 刘晓波能否成为中国民主的精神领袖/诗人野牛
  • 刘晓波是一个光明、慈悲与和平的人/梁文道
  • 诋毁刘晓波是徒劳的/姜维平
  • 严家伟:亦友亦师忆晓波——我接触到的刘晓波博士
  • 郑恩宠:刘晓波获奖后的上海
  • 闵愚公: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10问
  • 雷鸣声:中共当局面对刘晓波荣获诺奖恼羞成怒
  •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为什么我们给刘晓波诺贝尔奖
  • 牟传珩:刘晓波获诺奖令中国当局失措
  • 郑言:有感于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 刘晓波的罪与罚/殷惠敏
  • 安那琪:刘晓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又怎样?(图)
  • 吴高兴: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是中国百年民运史的里程碑和转折点
  • 曹长青:谈刘晓波得诺奖的争议
  • 刘晓波和天朝原始恐惧/孔捷生
  • 网友在广州宣传刘晓波获奖消息多人被抓
  • 北京警告:西方国家别插手刘晓波的事
  •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停止镇压声援刘晓波的国内异议人士
  • 刘晓波获诺奖后中国当局加大打压力度 数十人被软禁
  • 高健:回忆庆祝刘晓波获奖被遣返记
  • 因庆祝刘晓波获奖先拘留后失踪的屠夫厦门报平安
  • 王荔蕻回忆因庆祝刘晓波获奖被抓、被审经历(1)
  • 李进进反驳高铭喧:按美国标准刘晓波仍是因言获罪(图)
  • 刘晓波亲属呼吁G20施压
  • 维权网:严正抗议中国政府在刘晓波获奖后加强打压民间、严重侵犯人权
  • 德国总统亲笔致信刘晓波 表达“最大敬意”
  • 重庆牟彦希发贴支持刘晓波被带走,众网友前往派出所关注
  • 曾金燕:胡佳高兴刘晓波获奖/王宁(图)
  • 十五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联名要求释放刘晓波、刘霞
  • 中国大陆同名“刘晓波”突破网禁(图)
  • 关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英文版 法文版 日文版)最新签名
  • 正在访华的加拿大外交部长坎农吁释放刘晓波
  • 中国社会科学院动手了,大批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 波兰前总统华里沙吁和平奖得主,携手促北京释刘晓波(图)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