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31日 转载)
    
    一个好的制度可以把坏人变成好人,一个坏的制度可以把好人变成坏人。老实巴焦的袁德贵就是因制度而变成坏蛋的。
     (博讯 boxun.com)

    先从似乎不巴题的滴水洞说起。
    
    此洞是毛泽东的行宫,为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马屁精的讨好上意的“贡品”。在饿孚遍野的1959年6月,毛泽东回到阔别32年的故乡,来到了滴水洞口的韶山水库游泳,兴之所致,随口对湖南省委书记周小舟说:“小舟,在这个山沟里修几间茅房子,我老了来住一住。中南局有些小型会议……”
    
    周小舟深谙朕意,便主持修建了这座代号 203工程的行宫。此行参照毛泽东在中南海的住房式样,再吸取苏联建筑保暖防寒的优点,修建了以三座大楼为主体的建筑群。毛泽东住的那栋楼有主房、副房、会议室、餐厅、娱乐室等,同时还修通了韶山冲到滴水洞的公路。后来又增修了防核防空的防空洞。1960年下半年开工到1962年,一、二、三号主体工程完工,建筑面积共3638.62平方米。连同韶山冲至滴水洞的公路,也同时竣工。整个工程造价高达上亿元,自此老百姓不能再来此游玩,整个滴水洞地区封锁保密。在此期间,全国有四千多万人死于大饥荒,创人类历史和平时期死亡记录。
    
    更令人愤慨的是,此洞建好后值到1966年6月毛泽东南下视察再次到韶山时才在此住了几天,其余时候全空着,还得派重兵把守。我2005年偕太太专程去造访此洞,畄有一打油首诗:
    
    君王席间一戏言,百万民膏扔此间;
    寂寞行宫寒光锁,借问疆吏可汗颜?
    白骨垒垒怨鬼哭,冤魂阴阴障兰天。
    红曲粉黛六宫笑,亱亱新欢缠绵绵。
    
    古往今来的君王莫不是荒淫无耻,这是千载不变的事实,只不过毛泽东更过之。
    
    辛子陵先生在一篇文章中说:“官員是什麼?一半是野獸,一半是天使。管住他的獸性才會“替天行道”,成為天使。自律是靠不住的。制度好可以使好官更好,壞官無法做壞事;制度不好,壞官 則放肆做壞事,好官也會變壞,不同流合污則被逆淘汰。”
    
    翻查历史,中共的腐败不是始于“改革开放”,而在建改之初就已见端倪。因为这个共和国是一党专政的独裁体制,而独裁体制的大小官员不是民选,是一级一级的任命,他们只对上面负责,从不对百姓负责。记得《四川文学》主编、左派棍子李友欣就曾公开说:《四川文学》纵无一家订户,我也丢不了官,说不定有了上户订户,我还保不住这个主编。真是一语道破天机,把一党专政用人机制的“逆淘汰”体制,活脱脱地说得一清二楚。这个“逆淘汰”唯上是核心,是灵魂,必然没个为民说话办亊的好官。纵然再腐再暴再坏的官员,只要他孝忠上级,就会级级高升。
    
    20世纪60年代是中国最困难的年代,有近四千万的老百姓活活饿死,可无一官员饿死。那些省委书记、县委书记、公社书记,不少人照样花天酒地,大吃大喝,过着权贵阶层特有的腐朽生活,谁说毛泽东时代清廉?谁说那个时候没有贪官墨吏?本节所写的公社书记袁崇贵,怎么从一个无知无䛊的贫农步步高升,又怎么因无节制地追求享受,悍然药死自已的发妻陈么姑。民间有俗话,“上梁不正下梁歪”。毛泽东北京那根上梁就是歪的、邪的,下面自无好东西。
    
    袁德贵是九中队三分队一组的值星员,值星员就是犯人组长。他三十二、三岁,个儿精瘦,动作麻利,像只望山猴。他说话吐字不清,嘟嘟囊囊嘴角老冒白泡,一付老实巴焦的样子。几天后才闹清楚,他原是古閵县偏远山区一个公社书记。在地方上公社书记可不是一个小官,是几千上万人的衣食父母,眼晴一斜,嘴巴一歪,阎王爷都怕三分;脚一顿,手一挥,整片山林都会发抖!
    
    他是地地道道贫农出身,“四大运动”(清匪、反霸、减租、退押)中的积极分子,“土改”入党,由于办事认真,公道做人,建政时被大家推选为村长,“合作化运动”又带头入社,没点私心,领导大家走集体富裕的道路,一跃而为乡支书记,1958年全国农村公社化,自然而然成了一把手公社书记。
    
    他在工作中渐次发现,一个心眼为大家办事并不能得到上级的好评,相反说假话、做假事才能吃得开。“大跃进”锣鼓在村村社社敲响,“放卫星”争标兵如火如茶,公社食堂三餐饭吃由干变稀,由稀变汤,再后是由汤变水,社员吃不饱普遍叫饿,渐次渐次出现水肿,甚而有的死去。1958年春天的一个下午,县委张书记带着年轻的女秘书来检查工作,他如实反映情况,请求增加口粮标准,从外面调拨点粮食来,不然完不成春播任务,影响秋天收成,想不到却受到严厉的批评。
    
    张书记是晋区来的南下干部,一个出身城市的小知识分子,土改时是乡工作队长,一手提拔培养袁崇贵。他不愿自已属下犯路线上的错误,便语重心长地开导说:崇贵啊,你可不要犯温情主义的错误,在革命前进道路上可要紧跟毛主席的路线。农民吃少一点吃稀一点算什么?纵三天不吃不喝也比解放前的生活好十倍百倍。你是贫雇农出身,在“三座大山”压迫下你家吃的什么,比狗比猪还不如吧?现在干社会主义,一天等于二十年,是有些困难,但到了共产主义社会就好啦,像今天苏联一样,牛奶、面包有的事……
    
    张书记说得头头是道,他听得心服口服,十分配服老上级高深的理论水平与超人的远见。听得上级继续说:我给你提个弦,得敲下警钟。你这思想是右倾机会主义思想,说得明白一点是右派分子思想,是要受到严厉批判斗争的。说到这里,书记突然压低声音,有点神秘兮兮:崇贵啊!听党话就是听毛主席话,毛主席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他老人家指到哪里,我们就扩到就打哪!管它吃得饱吃不饱,管它说什么去,只要组织对你信任,还能丢官么?听我话,一个劲往前走!前走是出路,后退是死路,干革命嘛就得狠一点。什么叫钢铁意志,全党上下一条心?你听我的话,我听省委书记的话,省委书记听中央的话,中央领导听毛主席的话,懂吗?张书记说完嘿嘿一笑,还拍了拍他的肩头。
    
    袁崇贵哦一声,似乎开了窍,那缠在心里的疑虑徒然逝去,他正想说什么,张书记随身的女秘书发话了:袁书记,我们跑了一天还没吃午饭哩,你快安排一下,不要太简单了。
    
    他是聪明人,当然知道话中意思,立即吩咐厨房做了桌上等的酒席,是夜又亲自安排宿地,让秘书和书记住在一起,这叫与人方便自已方便。
    
    从此,他更得到书记赏识,也逐渐演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手下干部再不和颜悦色,凡是向他反映社员实际问题的,诸如劳动重、口粮少、工分价值低,都遭到他的严斥;凡是说假说谎的都受到他的表场。他不断提高生产指标,加大田亩上交任务,对社员恶声厉语。有人反映到县上去,不但没受到批评,还得到领导的肯定,说他坚持原则,作风过硬,是个好干部。
    
    他得意,他舒心,深深感到权势的威力,送东西的、走后门的源源不断,外出工作要求他,读书上学要求他,婚丧嫁娶也要求他。用财求,用色求,没有人敢监督他,一言九鼎,酽然是个土皇帝。
    
    “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十个男人九个是馋猫,他自然不例外。不少女人为讨好他,主动送来秋波,有的还自解裙带“请君入瓮”,甚而送上童贞。搞女人和吸鸦片一样也会上瘾,尝到了味道就丢不掉。他曾听张书记说,伟大领袖毛主席先后取过三个老婆,陪跳舞、陪洗澡、陪外出的秘书还不算。还说,一个革命者只要忠于革命,其它都是支节问题,搞几个女人当然是支节。不久他和镇上供销社一个女售货员缠上了。这是个年轻漂亮能干的少女,有文化有能力,是公社出了名的“一枝花”。俗话说“家花没有野心香”,何况家里的老婆由于操劳家务和生孩子生得过多,得了不治之症的痨病,即西医说的肺结核,早没有性欲,干起来没什么味道。这个供销社的又绵又缠一晚三次不收场,很快搞大了肚皮。
    
    他着急,有点下知所措,这个女人不堕脱非要逼着结婚。他不敢拒绝又不敢答应,可女的天天催。他思去想来,把牙狠狠一咬,甘脆来个一不做二不休,拿了瓶滴滴畏回家把老婆药死。那个年月农村死人一大片,谁也不当回事,何况他是书记,哪个敢说三道是?他做出一付伤心的样子,又哭又嚎把老婆草草掩埋,到也风平浪静亊亊无忧。想不到一年后他舅子转业回家,安排在县上武装部工作,对姐姐不明不白的死早有耳闻但苦无证据。公安局一个当法医的朋友告诉他:药死的人骨头是黑的,你可以偷偷开棺看一下。为了给姐姐申冤,为了给姐姐报仇,舅老倌真的悄悄去开棺取证,一看那骨头全是黑的,立马告到公安局,经化验证明死者是服大量过度的农药滴滴畏而死。人证俱全有什么说的,好在有领导关照说话,法院没有毙他,判了个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袁崇贵这样的人是狗狼兼有的性格,在职位低的面前是狼,在职位高的面前是狗,无论在社会上还是监狱都吃得开,因为极权专制的权体需要这样的人。所以一投入劳改就受到狱吏的重视,用他来监管人犯,他可以起到眼晴和耳朵的作用,立马当了值星员。
    
    他知道我的学习纪录是余中队指定的,又见管教股刘万生管经常教我写这写那,固对我特好,不但一说一笑,劳动生产上从不卡任务,总是说余中队长有指示,你做好多算好多。对其它犯人却很霸道,一不如意就放下脸:你编不完三个箩筐别想下班!
    
    他经常找我帮他写检查交待材料,一再求我帮他写得深刻一点,犯罪根源挖得愈彻底愈好,千篇一律总是这样几句套话:我对不起党的培养,组织多年的教育,我忘本变质当了资产阶级的俘虏 ,走上犯罪道路……我手上在写,心里在想:资产阶级和你杀老婆有什么关系?你怎么不在人渣毛泽东身上找找原因?尽说些八辈子与你犯罪沾不上边的东西。我当然不敢引导他这样写,除非不吃饭差不多。当时,关在九中队的杀妻犯有六七人,都是中共政权的基层干部,皆是腐化堕落为女色所致,其中一个姓姚的还是高县月江区区委书记,有什么办法?他们最高的领导人就是此种货色,能不贪污腐化堕落?!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 铁流:二十年,逝不去的记忆
  •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 铁流:中国,你何时才能涅磐?
  • 铁流: 不是“索赔”是“发还工资”
  • 铁流:绝不容许毛派势力死灰复燃
  • 再说“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 铁流: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 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 铁流:温总理:请关心一下中国孩子的教育状况
  • 铁流:在死牢里与殉道者的对话-献给21世纪中国的知识人
  • 铁流 :五十五年的这一天-写在恶魔斯大林的死亡日1953年3月5日
  • 钱正杰:拜访铁流先生记
  • 铁流:辛子陵报告流产的前前后后
  • 铁流:“新闻解禁”刻不容缓
  • 铁流:言论自由,从我做起
  • 铁流:不准人聚会饭醉,是哪家的法律?
  • 铁流:向廊坊市长王爱民讨债
  • 于浩成:没有出版自由,其他的一切自由都成了泡影——喜闻铁流捐资设立新闻基金,促进新闻立法
  • 铁流:再说访民“告洋状”(图)
  • 铁流:北京堵车怎么解决?
  • 铁流致东莞市长李毓全先生的公开信-就东莞市警察抓网络作家元平一事
  • 铁流捐资100万元设立“铁流新闻基金”(图)
  • 强烈抗议对刘晓波的非法判决/铁流 叶光庭
  • 铁流:“构建和谐社会”首先政府必须守法
  • 铁流:我们为什么没有言论自由与通信自由
  • 就《往事微痕》五七老人铁流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第八封公开信
  • 铁流:我为什么敢冒风险协办林希翎北京追思会?
  • 铁流:60年大庆说“反党”,民主宪政何是期?
  • 铁流:六十年,中国大陆的“出版自由”与“言论自由”在哪里?
  • 铁流:重走“土改”路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