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理论家只为混饭/闵良臣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30日 转载)
     说起来也奇怪,我们这个社会所有的人包括一些“学者”甚至是“理论权威”似乎都在追求中国人的幸福,然而他们使用的手段却又是天差地别。所谓“社会主义”者只相信一个主义一个思想,而西方资本主义却“包罗万象”,更不去搞什么“划分”乃至“划清”。正如有人所说,在哈耶克看来,“20世纪的社会主义者虽然也把社会繁荣和人类的自由发展视为十分可取的目标,却没有意识到计划经济与这个目标的内在矛盾”。哈耶克认为,“计划经济反对市场制度,并不在于它在人类幸福上有着与市场经济制度截然相反的抱负,而是它在达到同样的目标上采用了不同手段。这种因为对人类理性和知识能力的误解而迷信理性的态度,不仅与个人自由不相容,而且与合理的生活秩序、社会繁荣甚至文明的发展逻辑都是背道而驰的”(见冯利克译《哈耶克文选·译者序言》)。
    
       闲话少说。虽然搞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可我们不少人还是感到我们民主自由的程度较低。如谓不信,可以搞个“民意测验”——尽管中国人受传统文化影响很重,甚至奴隶意识深入骨髓,可现在毕竟是21世纪了,只要愿意“统计”,我们的“民意”还是有的,就看有没有人去统计,派什么人去统计,是如何统计的,统计后又如何。 (博讯 boxun.com)

    
      金秋时节,10月20日,《人民日报》在头版然后转5版刊发署名“秋石”的题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优势与基本特征——划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同西方资本主义民主的界限》一文。这篇文章其实早在一个月前就在中共一本权威杂志《求是》上全文刊发过。大约有人担心中国还有很多“人民”没看到,于是就又下令在“人民”上再摘要发一遍。既如此,那我们现在就以这篇文章来看看我们的民意吧,也就是说人民是否同意乃至喜欢这种观点的文章。
       先坦白说,这篇文章上选举网后,由于网站将其挂在显著位置,网民一点开这家网站自然就会看到了。然而说句心里话,我是懒得细看这种文章的,又因为懒得看,也就懒得跟帖。但我知道,网友们一定“不放过”。正因为想到这一层,自己在四天后,也就是在10月25日下午3时52分再次点开了这篇文章。现在就容我把时间定格一下——此时显示阅读量:5868次;反对:885票;支持:18票;跟帖:181。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民意,但想来应该算,因为网络民意也是民意。而且早在两年多前的2008年6月23日的中国青年报上,我们就看到这样一条消息:《最高法要求利用互联网等建立民意表达机制》。
       既然网络民意也是民意,那么,这篇文章后面的民意似乎至少应该能说明一点“问题”了。至于是什么问题,从近乎众口一词地反对以及还有那181个跟帖中,我们应该可以找到答案。需要申明一句的是,这181帖中,没有本人的跟帖,因为本人懒得跟帖。
       那么,求是杂志,包括人民日报这样在全国乃至世界都赫赫有名的媒体发这种尽乎众口一词反对的文章干什么呢?我想总不能说就是为了找反对乃至“找骂” 吧。为什么要发这种遭到几乎众口一词反对的文章,估计也只有几个人知道——也正因为只有几个人知道,我们也就不难想得出,这种文章是“授意”发的,是“安排”发的。我不知道,在发之前,他们是否就想到了这一点,想到这种文章会遭到网友也就是民意的“唾弃”。他们也许自我感觉良好——可他们也许已经想到了。如果是前者,这回收获的可又是一个大失望——不过,我倒是倾向于他们在发之前就想到了。可想到了为什么还是要发呢,我想也就只有下面这几句话能解释得通了:因为他们就是不允许中国人民向更加文明的西方学习,一学习,他们这种文章也就一钱不值;因为他们就是不允许人民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人民一过上了自己想过的生活,他们现正过着的“生活”也就过不下去了;因为他们要“引领”人民走“社会主义康庄大道”,而别人的天堂,就是他们的地狱。若是再一言以蔽之,他们就是要主宰人民。
    
    
      至于人民买不买账,这些人不管。
    
    
      那真是没有办法了!天大只由天,这话我已经说过快有一万遍了,但现在还是不得不说。既如此,我就不想再多说什么,只是抄几段话留在这里。
    
    
      说起来,近日正在翻看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邓正来的《哈耶克法律哲学》,他在这本书“代序”的一篇文章前面先放了一段类似题记的文字,而这个题记摘译自哈耶克《自由与交流》。话是这么说的:
    
    
      “对我来说,最富启示性的发现之一就是,越趋进西方,亦即越趋进自由制度依然比较稳固、信奉自由信念的人数依旧相对众多的国家,那里的人们越不真正准备对他们自己的信念进行重新考察,越倾向于作出让步或进行妥协,也越倾向于把某种他们所知道的自由社会的偶然历史形态视作一种终极标准。另一方面,我也发现,在那些直接经历过全权式政制(atotalitarian regime)的国家抑或在那些类似全权式政制的国家中,只有为数极少的人从这种经验中更为明确地认识到了自由社会赖以实现的条件和自由社会的价值。”
    
    
      没想到,当这段书抄完,忽然意识到,如果我的理解没错的话,好像哈耶克后面这句话对我们而言,恰恰说反了。在我们这里,真实的情形是,“只有为数极少的人”认识不到“自由社会赖以实现的条件和自由社会的价值”,而大多数人都是认识得到的,这从“秋石”一伙“学者”这篇大作后面的反对票数以及跟帖的内容是不难感受得到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再把邓教授的这本书翻到第184页,“我始终认为,无论从近代历史上来看,还是从当下来看,中国理论界的根本任务就在于对那些我们自以为已然理解而实际上知之甚少的东西做切实认真的研究,而从自由主义理论研究的角度上讲,我们也应当对那些我们不甚了解的理论观点做更认真的研究和分析,并在做判断的时候慎之又慎。”我不知道这一伙“学者”能否称得上“中国理论界”;而在我们这样一种环境下,又是否还有真正的“理论界”——反正我不知道 “秋石”这一伙“学者”读到上面这段话会作何想。
    
    
      或许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这些人觉得他们比哈耶克要有“雄心”。不信你看,连哈耶克都“认为对不同文明进行比较研究乃是极具雄心的构想,非一般学者所能企及”(同上页)。而我们的这些所谓“学者”,嘴一张,就敢于要“划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同西方资本主义民主的界限”,仿佛这些人不仅自我感觉良好,而且都已经“极具雄心的构想”了。哈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