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凌沧洲:孔子啥时候“私生”余秋雨这外甥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9日 来稿)
    和谐盛世,神兽迭现,祥瑞百出——兆山羡鬼,秋雨含泪,戏子洗面,吾中华文坛三宝,足以震西方,盖全球,彪炳千秋而名垂后世。因此,有此辈迭出,《屁颂》之作者也望尘莫及,魏忠贤之五虎十狗也忍辱含羞,必毁其谄颜大作,曰:“吾辈技艺不精,必跨越时空到天朝寻羡鬼、含泪、洗面三帝学习进修矣!”
    
     三帝中又以含泪帝的“文化”含量最高,其作品,虽思想境界卑下不足道,然毕竟当年在沪上大批判写作班子的南书房行走多年矣,也掘得一些前朝尤其满清秘籍;故而,也很能迷惑一些传统文化慕道友。 (博讯 boxun.com)

    
    话说北朝菊花残,西风烈,含泪帝又在公众场合做惊人之语:《论语》亲切如外公给我的信。不仅大谈什么农耕文明的劣根性,而看不到专痔之毒,更不谈游牧文明的野蛮性侵略性与毁灭性,不仅大谈郑三宝太监阉奴乃“我们的祖先”,不仅把一个阉割如太监的文化洗脑禁锢工程四库全书吹为“中国文化的万里长城”(莫非GFW也是受玄烨弘历等的启发?);而且更搞笑的是,含泪帝声称:“我在国外常说,我晚上读《论语》,很像前天收到我乡下外公写给我的信,非常亲切。”
    
     含泪帝比起其他两宝确实有文采得多,你瞧这攀龙附凤多有水平,比起羡鬼、洗面的直来直去和夸张,简直不是一个量级;比起北大那位热捧东朝鲜的斜眼孔叫兽,水平似乎也高出许多。孔叫兽只知道自称孔门多少代孙,却拿不出家谱和DNA验证,似乎孔氏官方册封的后裔也并未公开承认,只能说明叫兽成名心切,批孔皮做大旗,高人达士一笑了之。
    
    含泪帝恐怕恨自己的爹哋不姓孔,或者又不能像曹操的祖上一样认个曹官家做父亲自高门第,只好内外忽悠,忽悠得却极为精到。细细想想吧,含泪帝为何不说亲切得像祖父或爷爷的信?因为,这爷爷姓孔,这孙子姓余!姓余的实在太想认孔老二为爷爷了,只好认作外公,也不管孔老二是否乐意,也不管这文革的文字打手是否写过批孔的文章;反正,魏忠贤的五虎十狗都可以认干爹,含泪帝为何不可以认个干外公呢?而到了国外,外国人称这一辈都是GRANDPA,也就不管姓孔的姓余的,都是孝子贤孙。
    
    含泪帝大可以认郑三宝太监为祖先,为他们骄傲(其演讲自述);弄得那些以文天祥、岳飞、屈原等自由之士为祖先的中华儿女倒糊涂起来:这姓余的孙子究竟是谁的孙子呢?一会儿自己说是郑三宝的子孙,一会儿说是孔老二的外甥,古来有三姓家奴像吴三桂之说,没听说有三姓干孙子一说呀!
    
    孔子啥时候“私生”余秋雨这外甥子?孔子自己当然不知道,孔子知道自己的女儿嫁给公治长,掰掰指头也记不得自己的女儿嫁给一姓余的孙子啊?
    
    含泪帝是很推崇玄烨弘历这些文字狱屠夫的,乃至兴奋或糊涂到把四库全书称为玄烨的杰作,估计这些人的文明伟大复兴也就是向满清看齐,却不知道天朝有一罪名,叫做“冒认官亲”;冒认官亲在含泪帝推崇的背影时代估计得屁股打烂,下狱问斩;冒认圣亲是多大的罪名啊,还不得锁到文字狱受害者牢房隔壁,等待凌迟处死,妻子儿女发配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其时游牧文明狩猎文明的后裔牢头狱霸,也拿出对付北魏史官崔浩的法子,热尿浇头:“看看我们的文明比农耕文明就是有创造力!”
    
    对于叫兽和泪帝,我觉得与他们辩驳理论,就好像你与一人争辩二加二等于四一样,极为无聊。
    
    我有两个小笑话送给这些冒认官亲圣亲的文化人——
    
    一曰:日军侵华,有一村民自称姓武,是武松的后代,偏偏这日本军官是中国通,笑骂:“武松?武松有后代吗?怎么肯定不是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后代?!”
    
    二曰:某太子下乡,见一男长得与自己极为相像,问:“你妈什么时候进皇宫大内当过服务员吗?”乡下男笑答:“我妈没出过村子,我爸倒是年轻时到皇宫中当过警卫员!”
    
    如果各位想认官亲或圣亲的冲动太大,我凌沧洲建议你们先琢磨琢磨这两个笑话。
    
    
    
    2010-10-29,幽州
    
     ( 出自凌沧洲博客)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热烈祝贺生意人/书商李敖之子上北大
  • 凌沧洲:富士康十二跳与收尸时代
  • 凌沧洲:地狱快车下一站是富士康
  • 凌沧洲:神兽列传之矮锅蛆/矮锅蝇
  • 凌沧洲:听,海中的怪兽在咆哮!
  • 凌沧洲:20年,24小时,一生
  • 凌沧洲:当钞票击打在邓玉娇头顶
  • 凌沧洲:这赴俄女子到底死在什么病?
  • 凌沧洲:北京动物园上空的自由魂魄
  • 凌沧洲:隆重纪念水泊梁山愚人节60周年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两前宣传高官发力李鸿忠抢笔事件意味着什么?
  • 凌沧洲:毒奶复出江湖再战国人颓坯根性
  • 凌沧洲就言论审查向网易提出严正抗议与交涉
  • 凌沧洲谈中国媒体和传统文化
  • 凌沧洲:CCTV“跪伏裸女屁股”设计羞辱了谁?!
  • 凌沧洲:每个有良知的中国士人都应抵制四库全书
  • 中国独立媒体人凌沧洲谈《人民日报》改版
  • 凌沧洲:为了言论自由,必须拍照和抗议!(图)
  • 凌沧洲:连这也禁了?怎一个心虚腿软了得!(多图)(图)
  • 凌沧洲:自由女神妮达—“声音”永不会黯哑
  • 凌沧洲:推实名·设滤网·该嘴巴已被关闭
  • 凌沧洲:邓玉娇——迷离的真相,可疑的自由!
  • 凌沧洲:邓玉娇被心智障碍,高莺莺被精神异常
  • 凌沧洲:闻说中土有"驴巴",令人长忆康雍乾
  • 凌沧洲:二十年来,谁又不是六四的受害者?(图)
  • 凌沧洲:我被十位警察昼夜监控的三天有感
  • 凌沧洲:玉娇案改为防卫过当,真相与正义依然遥远
  • 凌沧洲:他日自由中华路,怒涛岂必属鸱夷?!
  • 凌沧洲:有多少网民的贞操和尊严早已失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