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求是》与文革时期的老《红旗》/赵岩、孔灵犀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7日 转载)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2010年10月11日上午,官方人民网转发了俄罗斯俄新社刊发的俄罗斯政治评论家尼古拉•特洛依次基的《诺贝尔和平奖沦为西方的政治工具》一文。该文对前苏联的科学家萨哈罗夫、总统戈尔巴乔夫到刘晓波一一点名批判。连美国的前副总统戈尔、芬兰的前总统阿赫替萨里、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前国务卿基辛格等获奖者,均被该文作者强行拉入用于批判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价值取向错误的名单。该文作者甚至把197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作家索尔仁尼琴也拿来开骂,其文大有文革时期文痞姚文元的文风。该作者提醒中国当局,刘晓波就是前苏联的萨哈罗夫,历史惊人的相似;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实质上是美国政府和欧洲及北约集团操纵的。

     无独有偶,人民网当天转发了中共中央主办的《求是》杂志之刊发的文章《论美国民主制度输出》,该文作者系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所的刘和平。《求是》杂志社所属的《红旗》杂志也刊发了相匹配的一篇对话《进一步认清当代资本主义本质》,《求是》杂志编辑将两篇文章罗列在重要的位置,给读者阅读,这不能不说是别有一番心思。 (博讯 boxun.com)

     温家宝深圳讲话以后,《求是》杂志发表了《民主要划清四个界限》,并以中共中央宣传部理论局的名义印发了学习手册。该文赤裸裸地公开批判温家宝所赞扬的自由、民主、法治以及人的尊严等普世价值。

     记得1987年朱厚泽任中宣部长期间,中共党内开明人士提出:应终止发行早在文革期间和文革后都不肯改悔的、臭名昭著以“文乱天下”而被世人戏称为“棍子和帽子工厂”的《红旗》杂志;开明人士们还提出应以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所提倡的“实事求是”的原则创办新的《求是》杂志,并把《求是》杂志升格,由中共中央主办直管。但陈云等人反对取消《红旗》杂志,赵紫阳无奈折中办理,只好把《红旗》杂志从正部级降为厅局级单位,隶属于《求是》杂志社管理。当时好多毛派文人捶胸顿足。曾任广电部电影局的负责人田聪明在一次酒会上流着泪发牢骚说:“中国完了,红旗都改‘球是’啦。”(“球是”是山西土语,即民间俗称男性生殖器的意思)田聪明的段子一时成为文化、思想、理论界的笑语。

     2000年前后,《红旗》杂志社负责人之一徐建一与原中宣部部长邓力群和左派作家魏巍、投机理论家邢贲思相互勾结,私下支持地下民间刊物《中流》和《真理》。两个刊物在民间有一定影响,编辑们在魏巍的指挥下,高举毛泽东的旗帜,在全国很多省市设立发行站点,号召工人和农民起来武装起义,成立新的共产党,并严厉批判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思想和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理论。事后,丁关根被江泽民和朱镕基批评后,让最高人民检察院直接抓捕了徐建一,其理由是徐在体制外以《红旗》杂志社的名义私下与德国最大的出版机构合作办红旗出版公司。并骗取湖南某银行数千万元,购买了处于北京市三元桥附近的一个宾馆做办公大楼。

     徐建一在北京市安全局看守所被关押了6年多,在江泽民交出最后的权力军委主席后,被判7年有期徒刑。他的同案,北京一富商,在左派们的帮助下无罪释放。徐建一这位投机理论家邢贲思的博士生,曾任中国驻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代表,上个世纪末1990至2000年间,中国人权对外宣布的报告都出自徐手,他自己经常表白其对中国的反美帝和反西方立过大功,尤其在驳斥来自美国和西方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指责时特别卖力。在大红门看守所期间,由于丁关根和检察部门并不想对徐建一判刑过重,又怕江泽民发难,所以把徐建一的案子一直拖到江泽民交出军委主席以后,才被检法两方联手合作判了个较轻的刑罚。

     徐建一在大红门看守所时,也经常对人大修改法律的新闻发表看法,尤其希望西方的国家能够敦促中国政府尽快改变人权状况。谈到最多的是,他希望在奥运和建国60周年大庆之前释放所有的所谓“政治犯”。他的这些想法直到现在也没有得以实现,他是真正的矛盾同一体,有权有势时欺世压民;自己落难时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希望当局改变人权状况。

     徐建一于2006年走出了北京市安全局大红门看守所,我于2007年9月也离开北京市安全局大红门看守所。出狱后我很想见一见这位被称为新左派、新闻界掌实权的领袖人物之一的徐建一,并多次找过与他同监室的人约他吃饭,但都遭到了徐建一的拒绝。有人说,他心灰意冷,不愿意同大红门的狱友和社会上的人来往;也有人说邢贲思给徐建一稍话:韬光养晦、等待时机,东山再起。我不知道徐建一现在的真实思想是什么,也许有一天他会重返《红旗》杂志,继续他的仕途之路,继续他的坚持批判普世价值的左倾立场……

     那位曾经把《求是》骂成“球是”的田聪明在十六大后,竟然被提拔成为新华社社长,在其上任后,以新华社的名义与吴官正一同诬告和反对孟建柱在江西的反腐和改革方案措施,不久在任职还未满一届,就在中共十七大前,被平调到没有任何实权的中记协去当主席了。

     说到以上两个新左人物,看上去与《求是》杂志关系并非很紧密,但是我们真的以《求是》的精神为原则,来透视《求是》杂志社近一阶段的行为和所刊发的一系列文章,我们发现《求是》杂志社的办社宗旨,已远离了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当年所倡导的实事求是精神,甚至把1978年率先大搞、为“真理标准讨论”立下汗马功劳的《光明日报》也拐带成新左派的二奶(前不久,温家宝发表深圳关于政治改革的讲话后,《光明日报》也刊文批判温家宝,其文章的标题是《讲民主首先要看由谁统治》)。一看文章就感觉文革的另外一只黑写手梁效已借尸还魂。

     民主社会的进步是多元力量和多种声音共同存在的合力作用。相信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有良知和希望中国进步的人都会在灵魂深处摒弃毛泽东“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的左倾思想。我们没有机会和权力把《求是》办成政治改革的舆论阵地,但是我们有权建议执政党把《求是》办成多种思想交汇的平台,提醒执政党注意,在温家宝一再强调“我们决不能走回头路,不搞政治改革就是死路一条”的今天,当中共中央所办的杂志《求是》已作为极左喉舌不遗余力地刊发上述文章,却拒绝所有良知与理性的声音时,我们看到《求是》却孤注一掷地选择迅速且玩命奔向“帽子工厂、棍子工厂”的“回头路”,堕落倒退成老《红旗》。

     赵岩:原中国《改革》杂志前新闻部主任

     孔灵犀:中国青年基金会会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新闻专业的视觉看中央电视台白岩松们关于河北大学“我爸是李刚”案的报道死角/赵岩
  • 赵岩: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走向何方?
  • 践踏法律有功的陕西省长袁纯清被提拔的示范作用/赵岩
  • 李鹏出版‘六四日记’,意在制造新的“两个凡是”/赵岩
  • 从世博官员张华鑫“指示”被强迁公民胡燕去联合国上访说起/赵岩
  • 刘杰大姐和刘杰小妹:历史再次把球传到温家宝的脚下/赵岩
  • 中外记者应问一问温家宝李鸿忠的对与错/赵岩
  • 是春节晚会还是上党课?/赵岩
  • 假如人民真正拥有法律上的罢免权,“猪哥”陈少勇敢那么疯狂吗?/赵岩
  • 新年对联--致冯正虎先生/赵岩
  • 洋秋菊打官司:赵岩评五河县判决书——公安局主导判决(图)
  • 刘兆玄请辞 温家宝该怎么做/赵岩
  • 给赵岩先生支一招,到联合国广场折腾胡锦涛
  • 到底是谁在折磨谁?致周永康、王胜俊的第二封信/赵岩
  • 林泉:为赵岩出狱而作
  • 『关天茶舍』 “赵岩事件”杂感
  • 大家起来声援赵岩/陈世忠
  • 中共以“重新起诉赵岩”应对“布什会见异议人士”/冼岩
  • 哈尔滨中院院长王克伦枉法不让抗日名将李兆麟将军的灵魂安息/赵岩
  • 刘杰案:国务院李锐处长出示国务院黑色公章置温家宝于火山上烧烤/赵岩(图)
  • 赵岩:陈景河大肆侵吞国有资产和掠夺股民钱财——紫金矿业的黑洞有多大?/博讯独家
  • 刘杰状告国务院,有迹象显示温家宝总理做了批示/赵岩
  • 《纽约时报》摄影师杜斌 获亚洲人权新闻大奖/赵岩(图)
  • 从一个奇案看最高法院的“阳光司法” ——与原北大法律系讲师王天成对话/赵岩
  • “洋秋菊朱莉告状”对中国的法治进行时之重要意义/赵岩
  • 王克勤的良知与新华社给中国人民强刺于神经系统的“三聚氰胺”/孔灵犀、赵岩
  • 从石家庄“买卖”书记王亚丽事件看胡春华“第六代”的执政能力/赵岩
  • 《环球时报》报道“爱神”艾未未长安街游行,考验中国司法和宣传及新闻的承受力/赵岩
  • 假如高勤荣1998年不被胡富国、黄有泉陷害,段波早就断送了••••••/赵岩
  • 赵岩:洋秋菊上访案浅析
  • 为观念而流血的打造- 是一场“亚冷战”开始/赵岩
  • 阿里木江的代理人可以依法向全国人大提起“立法违宪”审查/赵岩
  • 刘正有是“诈骗犯”,那自贡还有好人了吗?/赵岩
  • 孟建柱三次批示公安部派人到五河县挂职督办洋秋菊案/赵岩
  • 关于人民日报记者邱明伟出走的事实与真相及其他/赵岩
  • 县公安局造假、洋秋菊打官司凸显中国司法的困境/赵岩
  • 赵岩: 我为什么申请在北京抗议示威?致周永康和王俊胜公开信
  • 全国人大代表代理也拿不到我的合法诉权,最高法院举报中心形同虚设/赵岩(图)
  • 赵岩:两会召开之时,致周永康和王胜俊的第三封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