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什么没有辱美辱日,却有“辱华”?/明白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本人不算孤陋寡闻,只听说有“辱华”,没听说还有“辱美”,“辱日”,“辱英”,“辱法”。。。难道这也是中国特色?辱华——顾名思义,不外乎“侮辱中华,羞辱中国”。 辱华,是个典型的党创新名词,绝大多数词典百科全书还来不及收录。
    
     古代中国没有“辱华”一词,1989年以前的一切国际风波都不涉及“辱华”的概念,台海之争也从来没有“辱华”之争。显然,“辱华”只是特定时期特定环境特定心态特定用意下的产物——“辱骂中共和辱骂中共政府”的确切用语,被受骂者中共当作金蝉脱壳用的障眼法。 (博讯 boxun.com)

    
    共产党信心十足的时期(如文革),还能听到“XXX猖狂辱骂共产党, 辱骂社会主义”之说。当今共产党如过街老鼠,辱共早已成为常规常态,辱共也不再是一项罪状,“辱共”一词在中国反而不再提起。代之以“内外有别”的两个名称:洋人辱共通称为“辱华”,华人辱共则冠之以“颠覆国家罪”。
    
    中共乃中华邪恶一支——中华孬种:人家辱骂它,它却自己躲起来,不敢接招。CNN 和Cafferty 指名道姓地说在骂中共政府,中共硬是说人家在骂中华。
    
    辱华,不同于国耻。中国历史上有甲午海战,巴黎和约,南京屠城,文革六四。。。堪称国耻,也不算作“辱华”。日本偷袭珍珠港,罗斯福称之为“day of infamy”,耻在日本皇军,不是“辱美”。可想而知,一个国家受辱,必定是政府受辱,朝廷受辱,制度受辱,尤其是领袖受辱:如慈禧西逃,义和团鸟兽散,主子奴才难得地同时受辱一番。此时,李鸿章张之洞与“东南自保”下的国人,难得当了一回大写的人,何来受辱?至于皇城根上受池鱼之殃的民众,也是“专制底下无完卵”、“讨生活决不近帝国京城”历史的再三警告。可是,北京现有2千万居民仍不记取教训。
    
    谁有资格“辱华”?使全体国人羞愧难当,在世人面前难以抬头的辱华,只有自家政府能够做到:除了共产党自取其辱外,其余无一不是共产党强加在中华民族头上的侮辱:人民公社,大跃进,三面红旗,十年文革,近60年无法无天,儿戏宪法,双规劳教,城乡户口,国民暂住证,中华苏维埃,买官卖官,等额选举,党指挥枪/枪指挥党,希望工程,金盾工程,马列子孙,党妈妈,中国贪官在美国受审。。。。说白了,党国体制本身就是自我羞辱。
    
    美国有不少深夜脱口秀变着法子嘲笑各式美国人,无不引得美国人开怀大笑,突显其大国风度。用暴徒匪徒形容立国235年来的美国人,人家最多跟你莞尔一笑。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是对待批评的传统美德。声称大国崛起,“引领21世纪”的中国人,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有则恼羞成怒,无则暴跳如雷”。中国人何时谦虚过,笑纳过?
    
    没听说还有辱美,辱日,辱英,辱法,辱德,辱澳。。。。原因很简单:一个国家民族,三教九流,上中下阶层,左中右思潮,善恶对立,官民互制,绝非铁板一块。国家不是家族, 绝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当官受辱,民众称快。想听溢美之词,怕听批评指责,是一部分人的性格,绝非全体中华民族的性格。用一个词一句话概括一个人都难,更遑论侮辱整个国家全体民族。能使中华民族整体深感羞辱的语言,只能来自中华朝廷。所以,羞辱需要往细处分家,而不是“假大空”往粗处归纳:“红楼梦”里,鸳鸯和鸳鸯嫂子话语中“小老婆”,听者袭人平儿就有不同感受。该辱不知辱,不辱强认辱。不是的硬要人家说是;是的硬要人家说不是。强人所难。寡人有疾,怕人说准,说到点子上。这是一种什么阴暗的心态。
    
    辱华,世间独一无二,真是很有“中国特色”。
    
    强国标志: 政府灰头土脸,民众扬眉吐气
    弱国定律:政府风光满面,民众忍声吞气
    
    中国富强经:羞辱领导羞辱官,又霸财色又霸权。
    人生必修课:羞辱政府羞辱党,人生在世才不枉。
    
    明白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12》引褒贬不一,赞美中国还是辱华
  • 韩媒批韩剧不经考证辱华 助长反韩情绪(图)
  • 刘逸明:“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 坦桑尼亚再次发生辱华排华事件
  • 看看真正的辱华言论
  • 穆正新:关注北京奥运的辱华措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