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没有政治自由,就有极端民族主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4日 来稿)
    
    10月24日宝鸡反日游行,打着横幅“抗议高房价”、“推进多党合作”“英九哥,大陆人们欢迎XXX”等等。
     (博讯 boxun.com)

    民族主义表达作为一种青年人政治参与的载体,其关键在于政治参与,而不是其内容,内容可以置换腾挪。这是一种似是而非的状态。为什么80后青年最爱国,那是因为不像70后、60后有政治参与和分赃的可能性,那么这种被压迫的,作为改革受害者的情绪,需要找到一种目前尚被容忍的表达方式。如果不帮助他们,反而谴责他们,那无疑是专制的帮凶。
    
    反日与反美不同,反日是天经地义的。这和过去斗争世界观没有关系,与国家仇恨有关系。
    
    反日游行,可以作为一次有瑕疵的政治训练。不是坏的,敌对的事物。不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瑕疵在于可能是受到官方利用的,还有标语与主旨,可能与我们不是同一条心的。可是最缺乏的是政治训练。而且从事民间政治活动有点像处女,有了第一次后面在参与就容易多了。
    
    别管掌控不掌控,有游行胜于没有。如果说为中共所利用,就被污染,一定要一个纯洁完美的处女,才是民间的政治运动。那么请问党内民主派的政治活动,还有民间改革三十年中与专制的合作,例如市场经济的鼓吹,难道没被专制所利用污染?为什么要不遗余力地力挺后者?政治中不要有道德审美的洁癖,肯定都是不完美的,只有生长和不可生长两种区别。
    
    阿伦特指出,行动不能以动机或者目的加以衡量,而是要看他彰显的“原则”。反日游行的80后,极端语言并不是紧紧贴在身上的标签。就像一个天天嘴巴离不开国骂的人,生活中是一个极好的人。而且反日的立场,与生活中的立场可能截然相反。反日但使用日货。公共与私人领域分离,言行不一致。也就是能指与所指的冲突,
    
    80后青年尤其渴望承认:加入上流,出现在公众舞台之上。反美女青年马楠,被“敌人”打入内部,生了两个儿女。也就是他们在公共领域的极端表达,是昙花一现,并不是其稳固的政治立场。也就是他们是没有立场的,聚在一起便极端的。背后是生存危机感:无法上流,于是被迫聚在一起“下流”。 闹着要奶吃,但是没奶吃。他们还是在社会承认的危机,需要出现在公众舞台之上,在表达露脸,于是找到最为方便的方式或者旗帜:民族主义。
    
    这一些人的政治方向是混沌的,可塑的,因此不要一棒子打死。缺乏政治训练,以及没有言论等政治自由的80后,他们进入政治的方式,肯定像野草般胡乱生长。
    
    我丝毫不的担心官方还可以欺骗人民。北大法学博士谌洪果在《亚洲周刊》上撰文表示,我不否认许多学生真诚爱国,但我更认为许多人不过是乘机找到了一个发泄压抑情绪的由头而已。这种“闹事”的由头是什么其实并不重要,反日反美反俄都不重要,关键是风险要小,关键是可以发泄,毕竟允许大家堂而皇之上街的情况是少之又少的,所以值得充分利用。
    
    对待他们,其实是对待30岁之前的我们。30岁之前,绝大部分人都是粪青。当下的我们,不能全盘否定过去的我们。对过去的我们,是引导还是推赶出公共舞台。既然80后是混沌的,那么就有可能被两方中的任何一方塑造。谁突出有王霸之气,就听谁的。这种一场艰苦拉锯战。放弃拉锯赶他们出公共舞台,是大错特错。
    
    如果苛求,一定要以优雅和理智的方式,作为准入条件的话,那么请批评者先实现言论自由等政治权利。否则就道义上剥夺80后的政治参与。这种思维方式,如同专制所主张,人民未经教育不能民主化。
    
    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本来主张道德价值多元,主张宽容,为什么一定要80后与他们同一条心呢?出于不同的动机,出于不同的激情,一种直白激烈或许难看令人皱眉头的方式,以不自觉的方式也在争取言论,游行示威的权利,难道不好么?难道一定要统一制服,统一思想,才能上街?
    
    在民主运动街头化的突破进程当中,以及在追求游行示威权利的进程当中,什么样的动机并不是首要的,也就是爱国主义比一种有病的伪自由主义(反民族的自由主义,或自由卖国主义)更容易成为街头化突破和游行示威的动力。首要的是有突破,不管是谁突破的,都会为全体人撕开空间。不要党同伐异。脑残才反对不一样的动机。
    
    且不说历次伟大的政治运动,都是从爱国主义,不管是五四还是六四。没有爱国主义作为炸药,炸开限制,后面很难有大规模的政治运动。不要反掉民族。我不得不怀疑,极力嘲讽学生游行的,是不是精神上加入专制的人。
    
    在政治领域,不要追求道德伦理或者内在动机的一致性,一定要从外在的行为或者共同利益来判定是否支持或者反对。一个怀疑他人“房子被拆迁的人,不能保卫钓鱼岛”的脑残,是不是也应该遭受这样的质疑:房子都买不起,还要促进中国民主?
    
    有共同行动才有共识。并不一定要先有共识。只要外在的行为存在一致后果或者共同利益,就可以支持或者成为联盟。共识不是伦理上的,而是效果上的。
    
    总之抵制日货等极端民族主义,是一种有重大瑕疵的爱国表达手段。作为反日的一个部分,应该在公共政治领域表达,例如报纸,集会、游行示威中。因为在中国着一些渠道被堵塞,所以年轻人只能抵制日貨。抵制日货作为个人的行为,无可厚非,但是不要强制他人抵制日货。
    
    错罪或者瑕疵归咎于制度!板子不应该打在80后的屁股上。抵制日货是言论不自由的困境造成的。言论不自由,你就只能关心邻居通奸,黄色网站。只能通过道德批判的参与,来部分满足政治参与的渴望。总之不让在议会报纸上说话,那肯定在私下领域,通过自残的方式进行爱国。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先富移民”破坏了改革共识/陈永苗
  • 中国模式具有死亡和灾难的气息/陈永苗
  • 陈永苗 :从“经纬案”看必须对土地权贵进行有罪推定
  • 陈永苗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宪法性辩护理由
  • 陈永苗:“卵民论” 县长是为党说真话的粪青
  • 当党内民主派披上“毛右派”马甲/陈永苗
  • 75维汉冲突:更重要的是杀和平游行者的政府/陈永苗
  • 陈永苗:两个大熔炉:香港“七一”游行与四月青年论坛
  • 陈永苗:把“非法之法”悬搁起来就是当前最大胜利 —评"绿坝"软件规定推迟
  • 陈永苗:公民社会道德法庭判决邓玉娇无罪
  • 后改革《中国人不高兴》/陈永苗
  • 邓贵大的强奸会在那里发生/陈永苗
  • 杨恒均和陈永苗也须要接受“启蒙”/李悔之
  • 官民矛盾是主要的/陈永苗
  • 陈永苗:谁有害人的太自由,谁有被害的不自由
  • 《中国不高兴》:烂人眼里的烂书,牛人心里的牛书/陈永苗
  • 只有“共同富裕”:才能“大国崛起”/陈永苗
  • 陈永苗:二批刘吉
  • 陈永苗:被左王魏巍告到中央军委之后的想法
  • 陈永苗:要求政改行动,对温家宝是否苛刻?
  • 陈永苗:“伍皓头上扔五毛”有着后改革意义
  • 陈永苗:维权捆绑维稳当下获官方政治地位
  • 陈永苗:叫做《网络维权革命宣言》更好
  • 陈永苗:实施域名“白名单”是工信部争权捞钱
  • 陈永苗:我烦透了坊间谈资与新闻泡沫
  • 陈永苗:从通化钢铁集团工人运动看国企改革的违宪性
  • 陈永苗:关于追究邓贵大强奸罪的虚拟举报
  • 陈永苗:巴东那一堆土人太土了
  • 陈永苗:玉娇龙案是一个分水岭:维权或启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