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关于日本关西地区89-64捐款转送问题,给丁子霖老师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9日 来稿)
     尊敬的丁老师:您好!
    
     这是姚明龙和王妙发两人第一次联名给您写信。内容是08年7月以后有关当年关西64捐款送达天安门母亲一事两年来的过程总结和汇报。希望以给您写信的形式同时向天安门母亲们、向对日本关西64捐款负责的“六君子”、向所有关心我们正在进行的给天安门母亲人道捐款这件事的朋友们、向所有曾经的当事人作一个文字的交待。 (博讯 boxun.com)

    
    本来此信和另文《京都律师访问记》一样是赵京,姚明龙和王妙发三人联名。但赵京表示《京都律师访问记》是他自己参与过程的客观记录自然署名,然而他一直对“此笔款项本身”持有自己的看法表示不便在这封信上署名。我们对他表示充分的理解,因而是姚明龙和王妙发两人的联名。
    
    之所以是现在这个时间和现在这个形式,是因为今年8月9日赵、姚、王三人持丁老师以及众多“天安门母亲”成员的收款收据去日本京都见小野律师和川村律师、要求为天安门母亲支取款项而失败(见另文《京都律师访问记》),我们面临了一个颇为无理却又很断然的句号。本来这两年来一直在期盼早日完成此事好向大家作汇报,但发生了不少事情使这件本来好像不算太大的事情竟然困难重重。目前则是因为两个律师中的一个小野的粗鲁的阻挠而难以继续进行了。我们不好回答何时才有可能重新进行,因而视目前为一个契机,将这两年来的过程向丁子霖老师向天安门母亲们、向“六君子”、向所有朋友、当事人作一个汇报和交待。
    
    顺便先交待此笔资金数额。据「委托书」,"关西冻结金5,160,000日元;京都冻结金815,357日元",共计5,975,357日元。已经送走8千美元,则大体还有510余万日元“理论上属于天安门母亲尚未支领款”。――之所以是“理论上”,是因为小野律师目前事实上拒绝付款,更有一部分钱(取款图章)至今还在季卫东那里(!)。
    
    有必要从08年6月季卫东提议将关西64被害者捐款以“次善”方式改作地震捐款交给北京的中国人权基金会一事开始,大体顺序如下。
    
    ◎季卫东提议遭到多数反对。
    
    ◎YXK提议引用委托条款中两个委托人意见不一致时由赵京,郑JH,姚明龙,哈L,黄XC,罗DM六人决定的条文,YXK和季卫东退出对此款项的管理或决定。
    
    ◎上述赵、郑、姚、哈、黄、罗六人一致决定将此款捐给“天安门母亲”(六君子决议)。
    
    ◎为便于操作以及和律师的交涉,并非正式的商定由“六君子”成员郑JH(居住地神户)和受赵京委托的YXK(居住地京都)和受姚明龙委托的王妙发(居住地和歌山)三人负责和京都的两个律师联系具体捐款事项。
    
    ◎郑、YXK、王三人开始努力实行六君子决议、遇到各种阻扰。
    
    ◎“人道中国”表示愿意帮助实行六君子决议,并成功实行了三次将捐款交予了“天安门母亲(代表丁子霖)”,第一次3千美元第二次5千美元第三次1万美元。
    
    ◎第一次3千美元第二次5千美元都是得到“天安门母亲(代表丁子霖)”的收据之后,由郑、YXK、王三人签字交予律师“请求执行”,再由律师将款项转给“人道中国”(代表赵京)的。
    
    ◎第二次送款时即09年夏天前后,YXK开始对继续送款表示反对。
    
    ◎第二次送款前后YXK曾给丁老师打过电话要求“查帐”。此事并没有和郑JH,王妙发或六君子其他成员商量。此后在三人会晤时王妙发表示过此举“不大合适”,即便真有必要查帐也不应该由YXK出面,因为YXK和王妙发并非六君子成员,仅仅是受赵京和姚明龙委托代理而已,“不合本分的事情不应该做。”
    
    ◎09年6月六君子成员黄XC到关西出席会议顺便办理在他(黄)名下的(京都的)银行存款的解约手续后将款交给了小野律师事务所。
    
    ◎09年6月黄、YXK、王三人在大阪梅田会晤。由于YXK席间匪夷所思的言行,王妙发宣布“和YXK朋友关系结束。工作关系(指协调送款)继续。”
    
    ◎此后,赵京和YXK之间就是否继续送款和是否继续委托代理有过若干次电话或信件的交涉。
    
    ◎今年4月初,赵京将第三次“天安门母亲(代表丁子霖)”的1万美元收据(扫描件)寄给YXK,王妙发和郑JH希望转交律师执行。王、郑通过电话确认对此没有异议请住在京都的YXK就近送达小野律师(事务所)请求执行。但YXK回避表态拒接(王妙发多次)电话,此后则声称没有收到赵京邮件以及“(王妙发)电话虽然次数不少,却语意不明,不知是为了哪桩神事?”。此后赵京几次直接向YXK或向六君子等人表示,如果YXK不合作则准备解除对YXK的委托。王妙发则提议“应该仁至义尽,只要能够推动捐款早日实行这一目的即可,由(请)赵京最后再请余项科代理。”
    
    ◎4月19日赵京再致YXK“请在一周以内答复”是否愿意合作。
    
    ◎在多人多次参与交涉表态之后,4月22日YXK表示“(尽管反对)但就第三笔汇款,已经跟律师事务所取得了联系”表示4月26日去见律师。
    
    事实上4月26日YXK在访问律师事务所时对田中律师表示的是“YXK的个人见解是,对收据是否真实表示疑问;对钱是否真正转交给了中国天安门的母亲们表示疑问。”此事赵京,姚明龙和王妙发三人8月9日去京都律师事务所时才(终于)知道。
    
    ◎因为没有下文,在催问之后YXK5月4日回答“本人于4月26日上午11点将赵京发来的信件以及附件(包括丁子霖的感谢信暨收据、分发收据)交给了田中律师,他承诺呈交给小野律师(主任)研判。同日,将上述有关资料传真给了川村律师。”
    
    但YXK并没有同时告诉大家他对田中律师表示过“YXK的个人见解”。
    
    5月4日是YXK最后一次公开表态。
    
    ◎这以后,因为没有律师和YXK的任何联系,6月11日赵京发声明“我们不得不远离YXK”。郑、YXK、王三人执行小组事实上解体。
    
    ◎十几年来没有护照无法来日本的赵京得到护照后,和姚明龙计划来日本亲自面见两律师,邀请郑JH、王妙发、黄XC、罗DM等同往,黄和罗表示因时间冲突无法与会。郑JH因工作忙也无法与会,于8月8日在大阪梅田和姚,赵,王,马见面并签署了请求律师执行文书后飞去北京。
    
    ◎8月9日赵京、姚明龙、王妙发三人持丁老师1万美元收据以及致京都两位律师的感谢信以及众多天安门母亲的收据和郑JH签署的请求律师执行文书,去京都见两位律师要求送款,遭到(断然)拒绝。(见另文《京都律师访问记》)
    
    ――这两年来的过程情况大体如上。
    
    有一些想强调和指出的。
    
    (1)涉及此次数百万日元送款的事情不算太大,但确实是一次良知的问答,人性的展览。
    
    (2)季卫东08年6月份提议要以“次善”方式改64捐款为地震捐款,当时就被多人多次问到“为什么?”以及“为什么如此急切?” 季没有正面回答过。08年9月份以后大家逐渐得知季担任了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长(闻者不无惊诧“果然?!”),当然这个“为什么?”以及“为什么如此急切?”的问题就更需要他来回答。这个问题并没有过期也不会过期,如果考虑到季还是89年运动高潮时的“领袖”,似乎总要有点略为象样的回答吧?怎么就此“销声匿迹”了呢?本来“领袖”要海归要换地方“发达”,这很正常,向大家把情况“讲清楚”,包括要与此前的自己“撇清”,大家也都可以很宽容地理解的。瞒天过海不够不知是否得了便宜还要卖点乖?特别是要请问季院长不知是否想过,对得起那些很真诚的对他的“次善”之举表示过支持的朋友吗?我们看到了中国大陆特别是学界目前基本良知缺失甚至道德底线的崩溃,种种丑闻特别是教授们的丑态再三地考验着你的想像力,几乎是只有你想不到的绝没有不会发生的,“比丑”的奔跑在加速度地进行着参与者都生怕留给自己的羹饭太少。我们看到我们原来的朋友季卫东也投入这股洪流了,当然我们相信他是回去作中流砥柱是在力挽狂澜是要揽大厦于将倾的而绝不会是其他(只是为他叹息屈才,起码弄个“中南海行走”呀,其实封紫光阁大学士延聘为帝师也还未尽其才)。当然他在哪里行走我们不必关心,但我们不得不关心与64捐款相关的他的“责任”。甚至“道义的责任”也都无须索求了只问非常具体的一部分64捐款(取款图章)至今还在手里控制着,季卫东究竟意欲何为?“六君子决议”后,其他两人已经将存款取出交予了律师(2009年2月09号和2009年6月22号),只有季卫东至今没有交出来。难以理解为什么季卫东至今为止还那么执着地和那部分钱不离不弃?在这里不得不把话说白了,这钱是属于天安门母亲遇难者家属的,08年我们曾写过不相信“有人会端屎盆子往自己脑袋上扣”,现在知道此类“常识”可能已经被颠覆。不得不问,是因为身在中国大陆有强大的另类逻辑庇荫已经“无所畏惧”了?
    
    09年《朝日新闻》纪念六四20周年专栏写到了此笔善款的事,当天晚上季卫东就打电话“强烈抗议”了的。――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写这段去年的“掌故”?
    
    (3)YXK在自己签字参与了第一次和第二次送款之后,对第三次送款,竟然会对律师表示怀疑天安门母亲们的收据真实性(并不通知律师以外相关的人)!当余表态“反对”送款时,还可以认为属“正常”范围,他当然可以有他自己的见解和态度。但当YXK对律师表示怀疑天安门母亲们的收据真实性时,则已经全然超出“正常”范围,我们只能说人类词汇不足,找不到能够表述此种行为的语言。
    
    YXK要阻止第三次继续送款的目的(在小野有意还是无意的配合下?),目前是达到了。可能大家都要问余究竟是出于何种原因甚至不择任何手段包括不惜给天安门母亲泼墨也一定要阻止第三次送款?――我们并不期待余项科的回答。这和季卫东还有所不同,对季卫东我们还有所“期待”,对YXK,没有任何“期待”。
    
    (4)此笔捐款20多年来没有丢失,看起来似乎是委托人的功劳,08年时大家也都从不同角度对此赞扬过感谢过,只有赵京表示“that money was lost”,大部分人都对此很宽容,没有多质疑包括质疑当初委托时的“手续”。但这两年来两个原委托人的所作所为,令我们不得不对当初的“委托”表示疑问,不得不问当时是为了保护还是只是为了掌控这笔钱在自己手里?(以作为下一次投机的资本?)“占有”捐款将近20年不作为,于受益者64死难家属来讲几乎和“丢失”无异。对此是赞扬还是应该指为极其不负责任、应该自审自责的行为呢?(持平之论,YXK08年对此表示过自责。)眼看64翻案越来越渺茫,人生苦短再不换个山头“博”就来不及了?特别是季大博士还志在鸿鹄吧?而这笔64捐款也越来越成了负资产绊脚石烫手山芋了?真是老天有眼恰恰此时送来一个汶川大地震?国人的悲伤莫名(64时是“悲愤”莫名本质不同)正好借来暗渡陈仓?于是改64捐款为地震捐款的“次善”之举就粉墨登场了?
    
    我们还要质疑“委托书”本身的合法和合理性。通过这次当面拜访受托律师,从小野提供的资料首次获悉(很惊讶!),在委托书近20年前生效时,没有一分钱捐款入进了受托律师可支配的账号下。也就是说如果那握着银行帐本或取钱印章的三人出了什么意外,或“蒸发消失”了,所谓委托的捐款就变成了死钱,最终可能归日本国库所有。据律师提供的资料显示,在2年前的“六君子决议”之后,YXK(2009年2月09号)和黄XC(2009年6月22号)先后和银行解约把钱存入到律师管理的银号账号。至于季卫东则是至今还握着90多万日元捐款的银行取钱印章,此款还未入到律师委托账号里,律师甚至让我们去催促季卫东上交印章(钱)。也就是说,当初的所谓委托之事并不真正成立,让人不得不质疑是不是“伪托”?
    
    (5)我们也要质疑“委托书”的可操作性以及是否暗藏玄机?虽然委托书规定原委托人季卫东和余项科二人的意见不一致时,律师应执行“六君子”的一致决议。而这次8月份拜访小野律师时,他尽管没有没有明说,但所言所作全然表现出只对“原委托人”负责。他手中虽然有“六君子”签字的一致决议,就是不履行。说什么“天安门母亲”的真伪性,他无法也不愿意去辨别等等,前两次转款给人道中国,并不是因为“天安门母亲”的收款收据,而是YXK如是说,同意放款,相信YXK,是看YXK的原委托人的面子。这次YXK说不行,他就不执行了。看小野律师的逻辑,是他只认二个原委托人,其他的所有决议都要通过原委托人的认可或真伪辨别,否则免谈。好像这委托书变成了了季卫东,YXK和小野律师之间的“私托书”。即使我们忠实地按委托书来,但YXK在中作梗就无法履行。因此也不得不问,委托书好像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原委托人的“私托书”? 更担心是不是有可能从善款变成“赃款”?
    
    (6)目前我们只有坦然承认非常无奈。对小野律师且不问他的良知,只说明显背离律师的行为准则随意甚至肆意解释六君子决议(参考另文《京都律师访问记》),目前对他也是非常无奈。对小野无非一是“理喻”即让他“知错”而改,但很难此人非常刚愎。再就是司法压力,我们要承认资源不够。除了赵京正在进行的法律手续方面的努力之外,要恳请此文的收信人特别是六君子成员共同探讨有否其他对策,越具体的对策越好。希望各位能够动用所有可能的资源。我们甚至要说,只要捐款最终能变成善款,任何人都可以,只要他正面参与继续共同努力而不是相反。我们大家正在参与一个历史事件,中国人传统是尊重历史敬畏历史,当然从来也有只要荣华富贵而不惜和历史开玩笑不在乎历史罪名的。
    
    我们希望 “六君子决议”能够被忠实实行,希望法律也有机会体现本来应该具有的尊严、公正和透明,希望能够尽早将善款送达天安门母亲们,完成这个不大的却又如此困难的使命。希望能以这笔不多的善款,略为告慰一点遇难者的在天之灵,略为抚平一点遇难者家属的心伤,也使我们大家的良知,得到一次清拂的机会。
    
    衷心希望大家共同努力。
    
     谨致
    
    敬礼
    
     姚明龙 王妙发 2010年10月15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泳:央视晚会捐款有太多伪善和功利
  • 气愤!看看我们向干旱地区的捐款都去了哪里(图)
  • 小康:绍兴11岁儿童向西南旱区捐款10万元
  • 我拒绝捐款,凭什么国家有难要民众买单?
  • 西南大旱要捐款 我没看出我们国家缺钱
  • 明星给西南灾民捐款哦/刘卫静
  • 五毛党可以休矣--有关张磊捐款耶鲁引起的争议/ 康正果
  • 张磊捐款耶鲁本不需要澄清,这一澄清问题全来了
  • 从耶鲁毕业的夫妻:张磊捐款耶鲁内幕
  • 巨额捐助耶鲁惹争议 理性看待张磊捐款
  • 舒文:向冯正虎捐款一元钱
  • 捐款因何转入财政
  • 我的捐款去了哪裏?/北方可可
  • 我的捐款去哪了?
  • 刘逸明: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 向透明的口袋里捐款/万军
  • 请各界踊跃捐款,资助郭永丰先生
  • 我们为反腐败英雄杨佳捐款/郑恩宠、朱金娣等
  • 谁知道杨佳家人的地址? 我想捐款.
  • 河南2.58亿巨奖得主现身 捐款1050万破彩市记录
  • 衡阳鞋厂女工中毒身亡 员工捐款被“黑心”老板吞噬(图)
  • 央企“捐款红利说”缠身 国资委称一派胡言
  • 捐款做慈善,中国富豪说不/李純恩
  • 游精佑等看望刘贤斌家人 川人为佘万宝捐款治病
  • 成龙陷“捐款门”杨受成力挺 :有人刻意抹黑他
  • 成龙方面表示一定兑现捐款将起诉最初报道媒体
  • 成龙基金会公布捐款去向:用于地震重建“保密项目”(图)
  • 成龙汶川捐款疑诈捐,各方声音
  • 小区保安妻子患脑瘤业主自发捐款(图)
  • 多人因捐款给冯正虎被国保谈话
  • 范燕琼已获保外就医 吁唤众爱心捐款治病/中盟快讯
  • 中央和国家机关党员干部向舟曲捐款2亿
  • 上海访民张贵兰:台湾亲属捐款助学,自己的孩子却无法上学(图)
  • 小熊:大陆官方吞没民间地震慈善捐款608亿元
  • 江西于都耗资近两亿建中学被指强制捐款
  • 河北涞源血癌患儿治病捐款被指克扣近半 (图)
  • 成都右派声援刘贤斌并捐款
  • 自愿捐款”者不到三成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德国游客捐款支持(图)
  • 福建屏南政府黑社会:请求追查募捐款财产被夺村民被打
  • 江西工行有权强制我们捐款吗?(人民网消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