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高兴: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是中国百年民运史的里程碑和转折点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9日 来稿)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公元2010年10月8日,这一天是中国百年民运史的里程碑和转折点,起码,她也是六四21年来中国民主进程的转折点!就在我准备写作此文的时候,有个后生小子发短信给我,问:“我在网上看到,XXX反对刘获奖,这是怎么回事啊?”我马上回复:“他是出于妒忌。正因为有这样的‘民运领袖’,才有六四至今中国民主运动21年的困窘,好在这些‘领袖’没有一个是在国内的。实际上,诺贝尔和平奖绝对不是给刘一个人的,刘只是一个象征或符号,其意义也绝不是1000万瑞典克朗的奖金,而是其深远的历史影响,是睿智的诺贝尔委员会对中国社会转型形势的预期,说明中国向宪政民主或公民社会转型已经到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时候,而且刘也一定会把这1000万瑞典克朗捐献给他所献身的事业。和平奖跟文学奖等其他5个奖不一样,一般来说她实质上都不是颁发给个人的,而是某一个群体,特别是这一次。”小子又问:“这样一来,刘不久的将来可能会提前释放吧?”我答:“刘是否提前释放要看中央的决策,中央现在无所适从,胡锦涛水平太低,不过此事叫我站在他的立场上也很棘手,放也不是,关也不是,悔只悔当初为什么要判他。胡的上策当然是把刘弄到美国去,但现在的刘已经不是21年前的刘了,他决不会出去,他如果出去当然也无可指责,但他如果出去就说对了——和平奖不应该颁给他,他一旦出去了,这个奖在人们心中就被收回了,所以这个荣誉并不是那么好承领的。其实,如果没有21年前的六四,诺贝尔和平奖早就被邓小平领走了,如果21年前方励之不出去,方也早已抱走了这个奖,就没有刘的份了,今天花落刘手,只能说是上帝的旨意。”

    据网上报道,现在通往锦州监狱的路都被封锁了,因为想到那里去的人太多了。有网民说,看管刘晓波的警察如果有点经济头脑,他就会偷拍一些照片,今后养老的钱就不用愁了。我看最有财运的是跟刘晓波同关一室的那5个刑事犯,他们只要向刘晓波讨件他穿过的囚衣之类,有文化的人或者写点纪实的文字,若干年以后他或他的后代就发财了。我从来没有中奖之类的财运,但这几天,我比那些中了大奖的人还要兴奋!10月8号前两天,我从网上得到消息说,这一次刘晓波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可能性很大,有的博彩公司甚至以4/5的赔率把赌注押到到了刘晓波身上,我看了既满怀着期待,又悬着一颗心,因为六四21年来,好消息全是假的,坏消息全是真的,这一次是不是又是一次令人失望的好消息?北京时间10月8号下午5点钟以前,我一直坐在电脑前面,等候着上帝的裁决。5点一过,我一打开网页,独立中文笔会关于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赫然在目!天哪,21年来,好消息终于真的来了!理智告诉我:这可是铁板钉钉的事实,谁也无法把它变成假消息!
    在获知刘晓波获奖不到一小时以前,我给远在南京打工的六四难友毛国良发短信:“这次如果诺贝尔和平奖果然给了我们中国人,我们一定要发扬爱国主义精神,快准备一壶好酒,买点鞭炮,晚上好好庆祝一下!”国良回复说:“我估计这次又是希望落空!”我一时默然无语。5点一过,一得到刘晓波获奖的确实消息,我马上给国良发短信报喜,但短信还没来得及发出去,国良就已经把电话打过来了,他兴奋不已地说:“这次我终于猜错了!……”这天晚上,我喝得酩酊大醉,我这个从来不喜欢放鞭炮的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半夜三更连打了十个鞭炮,其中一个是哑炮,响了九响——九九大顺,九九归一,和平民主,天意如此!21年来,我从来没有如此兴奋过。我知道,此刻,我所有的朋友们,都是和我同样的心情。当晚,连身患癌症的六四难友黄志道也从深圳打来电话,和我同享这无边的快乐!唯一遗憾的是,在临海这座宁静而平庸的江南小城,能够和我同享快乐的人实在太少了,芸芸众生,历史已经到了转折点了,但他们还在睡梦中蒙然不知!
    10月9日下午,我又打电话给杭州的难友陈龙德,跟他海聊了一个小时,他兴奋地说:“前些天碰见小傅(国涌),他说中国的转型十年差不多了,我看也是十年差不多了!”这一次,这个因呼吁平反六四而被殴打致残、离不开双拐的铮铮铁汉似乎比我还要宽容,谈到政治改革,我说,大陆跟八十年代的台湾不一样,大陆经过这么多年来的单项经济改革,现在贫富太悬殊了,老百姓仇富仇官的心理太重了,这么多年,他们在高压下面当顺民,一旦压不住了,恐怕会变暴民!再说,既得利益这个包袱也太重了,他们怕自己的贪污腐败会受到清算,所以政治改革的希望近乎零。龙德说,如果共产党能主动改革,既得利益就不会受到清算了,贪去的钱,算也算不清了,你看各国和平转型以后都是这样的!我说,好在胡锦涛还不是一个政治强人,胡锦涛的接班人也不是一个政治强人,将来民间力量足够强大时,料这些统治者没有足够的权威和能量、也没有胆量像邓小平那样调动部队实行血腥镇压,那时候如果温和派仍然能够主导民间的力量,那么中国就有可能像波兰那样,以官方和民间达成妥协的方式实现社会和平转型,这是我们有可能看到的最好的结局。这一次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实在是上帝对我们中国人的垂怜,从此中国的民主运动就有了一面旗帜,有了一股核心的力量,就有可能在当政者的政治高压失控的时候,继续把民间的力量控制在温和、理性、非暴力的状态,使十三亿人民避免吃辛亥革命以后内战不断的二遍苦,我们这些被共产党敲掉饭碗的人也有个退休金安度晚年呀!陈龙德赞同了我的观点。
    从得到好消息的那个时刻开始,我一直想写点纪念文章,但是我一直抽不出时间,有时间也静不下心来写——为刘晓波得奖,我实在太激动了,因激动而虚脱,人实在太累了!准确地说,我不是为刘晓波个人获奖而兴奋,我是为六四21年来民主运动终于走出了低谷,从此有望重新走向高潮而兴奋!兴奋了两天,我的心终于恢复了平静,可以写这篇纪念文章了。刚要动笔的时候,远在深圳时时在跟癌症病魔搏斗的黄志道又打电话过来,谈起对刘晓波获奖的争议,这位21年前即将入学山东大学英美文学研究生而被六四打入监狱的文学天才,现在的癌症病人也说:“这一次的诺贝尔和平奖只要是被我们中国人获得,不管是刘晓波还是胡佳或者高智晟都一样!”说实话,我们这些六四受难者朋友,我们这些因信仰自由民主而饱受欺凌和迫害的人士,虽然21年前就知道刘晓波是天安门的四君子之一,我们当时在临平狱中也没少骂过刘晓波,直至今天,我们也无缘跟刘晓波有过任何面晤的机会,而且就我个人来说,我跟刘晓波的观点也有分歧(我对他批判所谓民粹主义有反感,觉得他似乎缺乏一种平民主义的精神),但我目睹刘晓波这21年来为中国民主人权事业所做的不折不饶的努力,觉得他完全有资格代表中国一切追求自由民主公平正义的人接受诺贝尔和平奖!
    2010年10月10日晚上6时,醉酒中匆匆而成,11日修改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吴高兴:政治改革的成本收益分析:一个理论模型
  • 论威权统治者的两种类型及其在民主转型中的行为方式/吴高兴
  • 吴高兴:六三之夜,奇怪的偷儿
  • 吴高兴:正义舆论不应对此保持沉默!
  • 吴高兴:从六四惨案到杀童惨案
  • 吴高兴:未来几年:我们可以看到的精彩大戏是什么?
  • 吴高兴:中国当代民主运动为什么没有敌人?
  • 吴高兴:未来十年宿命:是革命,还是平稳转型?
  • 维护共产党执政地位是虚,保护既得利益是实/吴高兴
  • 中国大陆为什么出不了经济学大师/吴高兴
  • 维权的成本与收益/吴苦禅(吴高兴)
  • 关于执政当局逮捕刘晓波的四点声明/毛国良、陈龙德、王东海、吴高兴等
  • 在这人治的社会,我们好比走在大街上的牲口/吴高兴(图)
  • 吴高兴:在这人治的社会,我们好比走在大街上的牲口
  • 吴高兴:集中关押的浙江“八九”民运政治犯
  • 吴高兴 :我终于明白了他们为什么对一篇文章如此害怕
  • 浙江台州吴高兴--囚诗一首
  • 吴高兴:有中国特色经济危机
  • “阳光工资”害怕阳光/吴高兴
  • 吴高兴结束“被旅游”/幸存者
  • 吴高兴被强制“旅游”/幸存者
  • 林大刚判了三年又被释放回家/吴高兴
  • 台州维权人士林大刚病重巧遇严正学/吴高兴
  • 浙江“六四”受害者发公开信 吴高兴失自由
  • 浙江临海民主人士吴高兴扰乱社会秩序罪抓捕
  • 浙江《零八宪章》签署人吴高兴与民主人士王小钰被警方带走
  • 异议人士吴高兴被台州临海公安局从家中抓走
  • 浙江临海异议人士吴高兴因文章被传唤并遭罚款处罚
  • 吴高兴人被囚,电脑被抄走
  • 吴高兴:对《零八宪章》签名的打压还在继续
  • 吴高兴被传唤,电脑被没收
  • 范子良再次遭拘禁,电脑被抄走!/吴高兴
  • 吴高兴:“犯人也是人,不是畜牲!”
  • 我于6月10日下午被释放/浙江台州吴高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