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金狮子们的最高法院!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3日 来稿)
    
    (2010-09-30 15:58:11)
     (博讯 boxun.com)

     和有西兄聊聊
    
    当我看到有西大律师对最高法院很失望,以至于写下了“法制已亡,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重生。但是,后人会记住,是哪些人主持下的中国,有过这样的“法制”。说实话,看有西所有的文章,犀利、愤怒,但是,目的都是讽谏型的,都希望最高当局能听到,从而展开自上而下的改革,包括,最近他写的真知灼见的《中国官员为什么愿意选择自杀》,他总结了以纪委为核心的反腐体制的种种不堪,结论是断头路。
    
    其实,高层未必就没看清形势,只是,形势比人强,守成者或者可以依靠保守势力,改革者却往往两面受敌,改得小,被保守势力和激进派夹攻,改得大,局面崩塌,卷入洪流不能自主。对于老于世故的人来说,要他选择自我崩塌,显然不是很可靠,有西即使喊破嗓子,最后都没用。当然,他的新型网络讽谏,上层是听不进去了,下层听进去了,于是,讽谏最后或许演化为革命的动员令。这也是,即使上面认为你出发点是好的,然而,结果却认为是坏的。好心未必得好报。
    
    我之前写过《最高法院这些年》,分析过我国执政党对司法的功能的定位,总体是社会控制,而不是独立的权力源头,以制衡其他权力,以保障民权。社会控制,着眼宏观,是很容易借人头安天下的,哪怕这个人头是无辜的。其理论是,你这颗无辜的人头,可以挽救某个大局,当然,这个大局,可以是一个县,一个直辖市,一个国家。樊航期的死刑核准前,其律师朱明勇,提交了大量的涉嫌行刑逼供的证据,按照最高法院自己的司法解释,法院都应该和律师会面,最后,这个自己规定的程序,被最高法院自己吃进肚子里。樊航期也就被正法了。
    
    司法权掌握在谁手里,谁的大局观就影响了个人利益。抚州的县委书记定下的大局观,钟家的房子就得拆了。重庆的书记定了打黑的大局观,律师李庄就成了祭品;上面的书记定了和谐的大局观,李庄的案子就成了律师学习的教材,反面教材,当然,律师都知道是谁是反面人物。樊航期的案子,只不过是李庄案的原则重新用了一次而已,作为老律师,应该不会对最高法院有所期望,谁的最高法院,有大局观人的最高法院。
    
    正儿八经来说,法院是党领导下的最高法院。然而,党是一个庞大的组织,因此,谁代表党谁就掌握了领导法院的权力。要知道,宪法规定的是法院依法独立审判,不受其他行政机关、社会团体、个人的干涉。据学者考证,党不在其他三者之内。要不然,山歌至上的第一条为什么就是党的利益至上。然而,党最终是要化身的。这个化身在不同的地方是不同的人,于是,司法权也就会听命不同的人。
    
    这些大局观人的化身之间关系,完全可以用以前华严大师法藏以金狮子给武则天说法的例子,狮子是形状,金子是本质。“师子相虚,唯是真金。师子不有,金体不无,故名色空。不管是大人,本质上就是社会控制,而且不分权,只分工。只是金子,塑成善相,帅相,凶相的狮子,都改变不了金子的本质。再用法藏的例子,把佛像放在四面八方的镜子前面,每个镜子里面都是佛性。每个领导大局观的人心中,都有党性。如常委所言,反对分权,坚持党的一元化领导。
    
    因此,结论很简单,谁人的最高法院?金狮子们的。一旦,金子里面要掺沙,不管是法院、法官,其他影响金子成色,都将会被坚持纯金的人驱逐。金灿灿的狮子,君临黑压压的屁民,有西希望现在有金狮子作狮子吼,注定是要失望的,记得镜像中的狮子吗?他们本质是金子,虽然,有很多狮子的内在成色已经变化,然而,必须维护金灿灿的外表,不然,要受金狮子群体的驱逐,只有等黑压压的屁民力量大过金狮子们时,成色变化的狮子才会脱去其伪装,变为其本色,不管是白狮子、黄狮子,做会自己,发出自己的狮子吼,连同公民的呼啸,多元化的权力架构才会慢慢成形。
    
    金狮子们的最高法院,心里只有一个佛性(党性)。指望最高法院里每个法官心里只有法律佛性,显然,把三个至上化为一个至上了。金狮子对此可要发怒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最高法院王胜俊报告少了“透明”二字/陈杰人
  • 最高法院出台文件保护“民告官”案件诉权
  • 致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的一封信——信访办的法警难道是打手不成/吴田丽
  • 最高法院何必敌视舆论监督/陈杰人
  • 最高法院:唐吉诃德式的“宣战”/李利
  • 马萧:关于王希哲先生《关于支持中国最高法院核准执行杨佳死刑判决声明》的再声明
  • 格丘山:对王希哲支持中国最高法院核准杨佳死刑的声明的感想
  • 刘晓波:杨佳母亲出现,最高法院何为?
  • 在未找到杨佳母亲之前,请刀下留人——给最高法院和公安部的建议
  • 三千海内外人士致信全国人大、胡锦涛主席、最高法院要求特赦杨佳
  • 中国最高法院不应张挂这样的横幅标语/高洪明
  • 艾未未致最高法院的申请书
  • 最高法院副院长张军:审判工作既要讲法治也要讲政治
  • 中国最高法院---黑/赵国霖
  • 最高法院副院长姜兴长应引咎辞职
  • 最高法院:除休庭外庭审录音录像不得间断
  • 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要与媒体互信互动互助
  • 最高法院门前大肆抓捕访民,访民反抗遭镇压(图)
  • 最高法院出台司法解释惩治“老赖”高消费
  • 北京近百访民集体到最高法院静坐抗议
  • 两百名访民再次到最高法院抗议
  • 最高法院严禁拒绝民告官,释放啥信号?
  • 北京300余名访民再次到最高法院门前抗议
  • 北京市500余位市民集体到最高法院集会抗议
  • 北京最高法院门前有数百访民静坐,警察夸他们理智(图)
  • 河南访民在最高法院被法警殴打
  • 视频:最高法院访民接待室
  • 网友“天天海豚”在最高法院被法警打伤
  • 从一个奇案看最高法院的“阳光司法” ——与原北大法律系讲师王天成对话/赵岩
  • 最高法院出台司法解释解决财产刑“空判”问题
  • 最高法院原副院长黄松有终审判无期 当庭未置一词
  • 中国最高法院要求减少死刑判决
  • 中国最高法院颁布新规定严惩七种违纪行为
  • 合法信访人在最高法院遭警察殴打(图)
  • 河北冯军向最高法院起诉大厂县政府要求征地补偿
  • 全国人大代表代理也拿不到我的合法诉权,最高法院举报中心形同虚设/赵岩(图)
  • 致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的一封信/宁津霞
  • 北京周淑玲在最高法院:申请还我土地生存权
  • 关于敦请最高法院纠正并撤销贵州省高级法院
  • 最高法院某法官在离婚案中如何打造成“千万富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