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大陆的贪污腐败节节上升是中共推动发展的/孙树才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0日 来稿)
     一九四九年二月一日,中共军队入据北平。当时我正滞留在这里,心中怀着复杂的情绪。一方面,我对他们投靠占领中国领土最多的苏联,认贼作父,感到深恶痛绝。另一方面,我也看到了一只精神焕发,纪律严明的队伍。几年前毛泽东在重庆曾经说过,新中国要走自由民主的道路,果真如此,也未尝不可以接受。我还看到当时的共产党有两项优点:一;是消除了军阀地方的割接,中央的政策法令能贯彻到基层,实现了国家真正的统一。再有他们彻底肃清了旧中国的贪污现象,生活作风艰苦朴素,使人感到由衷的钦佩!
    
     但是,随着领导阶层从农村来到城市,比较优越的物质条件,自然会引起人们享乐的欲望。为此,毛泽东曾经警告他的党徒:不要步李自成的后尘,而实际上是他自己带头走向了腐化堕落。荒淫纵欲,奸污妇女,从硬性摊派的毛选中敛集了上千万的版税,一时之间他成了干部的首富。上梁不正下梁歪,本来相当纯洁的革命队伍,开始出现了贪腐现象。普遍的心态是,如今江山打下来了,该是老子们享受的辰光了。于是他们用种种手段享受生活。供给制是块遮羞布,花多少钱都可以报销,特需供应掩盖了多吃多占,仆役成群用的是“公务员”的名义---------值得注意的是后来虽然工资制,这些特权并没有取消反而是扩大化了,高官退休后依然保留公车,秘书司机勤务员和房屋等等,现在享受副总理的老首长有好几千,这在任何国家是绝对没有的。所以说中共的贪污腐化是由他们本身的高级领导所发起和倡导,从“解放”开始即生根发芽,成长壮大。 (博讯 boxun.com)

    
     不过为了保住得来不易的政权,他们自己虽然穷极奢华,但却要严格保密,控制新闻媒体,绝不准报道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各级头目的生活起居。并且对下级扳起一付冷冰冰的面孔,高唱“艰苦朴素是党的优良传统”,“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对小干部及职工的要求十分严格,对贪污整治极为严厉。一九五六年肃反过程中,我正蹲在看守所苦度时光。当时所内人满为患,各种犯人混押在一起。其中也有贪污犯罪,但人数不多。大家互相议论判刑的标准是每贪污一百元人民币必判刑一年,分毫不差。还可以举一个例子,有个王姓贪污犯坐在我身边,他是个国营机电公司的推销员,以二层格发票手段贪污了两千三百元。公司并未减收,只是他自己从买主多弄了一些钱。做案方法很巧妙,公司毫不知情。后来他因与情妇吵架,做贼心虚,向公司作了交代。由他领人去各处核对,才查明了案情。公司党委认为他主动坦白,态度诚恳,宣布了不起诉。不过事隔不久,社会上开展了严打运动。又突然拿他当作最大贪污犯罪的典型,召开公审大会,一判就是二十年。从这椿事上,既可以看出中共是如何言而无信,又可以看出五十年代对贪污的处理的确铁面无私。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我再有机会接触到贪污问题,已经是一九九零年前后了。在此期间我经过判刑,劳改、释放、就业,在一九七五年末,以“转业”的名义到一家地方国营钢厂当工人,该厂职工两千多人,生产多种产品。其中元钢年产十万吨,是建材畅销货。一年之内,价格每吨从一千六百元猛涨到四千三百元,而且供不应求。正在实行厂长负责制的厂长忽发奇想,命令经销科停止销售职能,由他一个人批条定价发货。每吨必降价二三百元到七八百元不等,这里边的猫腻是不言自明的。其结果是生产大发展,工厂大赔钱。一年之间,工厂由利税大户变成停产倒闭。原来的老厂长,总工程师找我写材料带头举报,由区检察院到市检,由市检上告到省,再两次晋北京,最高院,中纪委国务院和人大,我跑了个遍。但是这些机关找借口,互相推诿,又发回到地方。因为群众追得紧,才不得不立案办理,可是,最终仅由区法院以厂内几名职工送他一台收录机、摄像机、请厂长旅游及送他万八元定狱,判刑二年,又将这位年富力强的厂长送往犯人医院养起来。不到八个月就以改造表现良好,提前释放了。从这份个案中,既证实了“有钱能使鬼推磨”。结合时代背景而言,又正是中共当局“六 四”悍然镇压了学生们要求反官倒之后,为党和政府的各路牛鬼蛇神,消除顾虑,敢于放手大开了绿灯。从此之后中共官场的贪腐活动,走向大发展大泛滥的高潮。
    
     在这段长达两年,写的材料足有两寸厚的过程中,我曾与当地的区检和市检的反贪局长多次唇枪舌战。市检的反贪局长倒也十分坦率。她说;“其实党中央对整治贪污始终没下决心,”一针见血指出了贪污腐败之所以不断发展的症结所在。同时她又透露说;贪污犯罪的立案标准正由一千元提高为五千元。而随着时代的发展,这条红线到二零零四年五月就已经改为“能主动交代并退出全部赃款或大部赃款,金额在五十万元之内的一般可以判缓刑或以开除公职或党籍处理”。前后对比形成了一项很鲜明的对照,我记得一九五六年大米每斤一角二 三,肉类每斤五 六角钱,现在每斤三元,肉类每斤十几元,物价涨幅或通货膨胀率充其量不过二十五倍,而贪污犯罪的立案标准竟提高了五千倍!由此可见,中共是有意从容贪污和腐败,既然党和政府如此曲意包容那些为啥不大捞一把呢?真是不贪白不贪,贪了也白贪!
    
     中共之所以这样做,其借口是所谓法不责众,其实这个借口很牵强,与这句成语的原旨相距甚远,这句成语所指的情况有两种,其一是某种突发性事件,例如瓮安事件,成千上万人冲击当地政府,总不能把这些人全抓起来吧?另一种情况是某些民间固有的风俗习惯,如姑表结亲,虽然有明文禁止,但不告不理。而贪污腐败的性质与此完全不同,对国家危害极大,为人民所极度厌恶,并且败坏社会风气,必须严格禁绝,除恶务尽。记得许多年前从报上看见一则小事,使人久久不能忘怀,说的是香港一个公务员出差,因为没有坐地铁把省下的三元五角港币纳入私囊,受到廉政公署查办,只有本着这种一丝不苟的精神,才能防微杜渐,收到反贪的成效,而中共则不然。一、禁止言论自由,缺乏舆论监督,二、本有完善的信访制度,却反其道行之,把满怀信任向党吐苦水的百姓视为仇敌全力打压,便下情无由上达,三、建国六十年,始终是人治而非法制,结党营私官官相护,四、司法体系风纪败坏,大多数的反贪污贿赂局变成了贪污贿赂局,时至今日,共产党已经是一个最自私的利益集团,在他们心目中,党是国家的主人,国家是党的私有财产,各级党员干部,都是维护党利益的看家狗,顺手牵羊般捞点公款,侵占点奴民财产,又算得了什么,只要保持住党的统治就行。所以在立法执法过程中,对贪污犯罪量刑畸轻,小偷小摸夜撬提款机,窃取十几万元判无期徒刑,而贪污这个数目现在还不够立案标准,对自家人的包庇从容,昭然若揭。
    
     最令人愤慨的是,人大制定了所谓“财产来源不明罪”,猛然一看,似乎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仿佛中共真有扫除官员们非法所得的决心似的,但如果深入分析就会看清这是中共特地为自己的鹰犬所预留的一条减罪捷径,因为同样的数目的赃款,若查明其为贪污所得,量刑较重,而如果查无实据,而归入来源不明的财产,则不过判上个三年两载,这种立法等于启发贪官污吏要有思想准备,一旦东窗事发而被双规,除了证据确凿,无可抵赖的赃钱之外,千万不要交代那些不义之财的来源,其实在日常生活中,除了有少量钱款算不清帐目之外,哪有几百万元的巨额财产不知道如何到手的道理,骗鬼也没人相信。我们可以设想,如果把这些脏官们不肯交代的来路不明的财产,以立法规定一律按贪污所得,并且以不诚实的罪名加刑若干,如此一来就不会再有财产来路不明这个词汇了。同时也可以“拔出萝卜带出泥”,由此线索破解其他更多的经济犯罪有利于反贪肃贪。但这岂不要影响中共政权的稳定?所以中共宁可忍受国内外人士的讥笑和质疑,也要把这条极其荒谬法理的来源不明财产从轻量刑的法制保留下去。虽然人大曾经加以修改,却始终避重就轻,敷衍了事,从而也印证了中共所谓的反贪倡廉,其实是自欺欺人的把戏!反贪反贪,越反越贪,规模越来越大。回忆二十几年前王守信贪污四十三万元,成了最大的贪污犯被处以死刑,轰动了全国,现在看来真是死得太冤了。
    
     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中共明明知道,贪污腐败的蔓延要腐蚀政权的机体削弱政府的威信,疏远党群的关系,但是却不敢发动全国大规模的反贪行动,这是为什么?它的老牌财经师爷陈云说的两句话有很大的关系,他说;“不反贪要亡国,反贪则亡党”一语道破了天机,那就是中共宁走亡国之路也不肯亡党,党是他们富贵荣华的保护伞,要不惜一切代价保全,陈某这两句谰言流传得很广,仿佛是金科玉律。其实它既不科学也不符合实际情况。我们知道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有十三亿坚毅勤劳的人民,历史上虽然有过异族入侵,国运始终绵延不绝,这在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眼前中共固然猖狂一时,给这个巨人造成沉重的创伤,但在历史长河中也不过是一场流行性感冒而已。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它早晚会可耻地消亡,不会影响这位巨人的屹立和发展,绝谈不上亡国,而反贪会导致亡党的论断,更是无稽之谈,倘使中共能痛下决心有条不紊地反贪,再加以政治改革解放人权,那不仅不会亡党,反而会使这家暮气沉沉的“老店”能浴火重生,走向复兴之路,陈云的论断只不过是他利欲熏心,患得患失,唯恐丢掉手里的金饭碗而已。
    
     当然,中共的头子们也不纯然是傻瓜,他们也了解当前贪腐蔓延的严重程度及危害,也不是不想整顿一番,但始终是鼠首两端顾虑重重。俗话说;“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他们主要怕的是如果大规模的反贪会影响政权的稳定,尤其是开放新闻自由,那还了得,还不得反了天哪,两害相权取其轻,还是放任下边贪占一点算了,反正家大业大,我们的老百姓又是那么温顺这些年的的宣传工作,已经使他们思想麻木,每个人都在忙着挣钱享乐,不会起来犯上作乱的。
    
     由于中共是抱着这种心态来治国理政,所以尽管他们口头上从来都大叫反贪肃贪,实际上是雷声大雨点稀,只能作一些表面工作,最近宣布要成立什么“防止贪污腐败局”,真是天大的笑话,试想,全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贪污腐败无处不在,仅仅在首都成立一个局,怎么在全国“防止”?最多是“瘸子打围,坐着吵吵”表表决心,欺骗老百姓罢了。
    
     另外,还可以举一个最现实的例子,最近几个月来,薄熙来在重庆开展规模最大的反贪扫黑行动-------不管簿某的品质好坏及其这次行动的动机如何?但其决心确实很大,行动也十分果断,博得了全国人民的喝彩,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原可以在全国全面铺开,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贪污树新风行动,但是,请大家注意;中共中央可曾对此有丝毫的肯定和支持?这是为什么?除了内部盘根错节的权力斗争之外,还是陈云这句话在起作用,反贪是要亡党的,那还得了?
    
     在中共遍地开花的贪腐活动中,最近几年还流行起一种新的模式,那就是家族贪污的分工合作制。老子身居高位,十目所视,十手所指,本身不便直接捞钱,于是就让儿孙辈下海经商,凭藉老子的权势和具有中国特色的国营工商业的框架,可以轻而易举地掌控数十百亿元的大企业,不费吹灰之力就变成超强的大资本家,心安理得的大捞特捞,从中央到各省市莫不如此,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江绵恒、胡海峰,他们从海外学成归来,堪称学有专长,都够专家的水平,本该从事其所学的专业才是真正的“为人民服务”。但是不然,他们下海经商,有的还恬不知耻,成了政商两栖动物。例如江绵恒,除了当通讯公司的老板之外,还兼任社科院副院长,试问其他“海归”能办得到吗?那么他们为何如此顺当的既做官又捞大钱?还不是因为他们有位高权重的老爸这个“根”。这种现象其实正好符合中国刑法当中“凭藉权势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有关条款,也是贪污的变种,已经属于违法犯罪行为,是中国共产党贪污发展史上新阶段新形式。
    
     追怃今惜,中共建政已满六十年,从一支革命的队伍脱变为权贵垄断集团,其本质已经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事实证明中国今天社会上的形形色色贪污腐败现象,都是中共自己倡导推动发展的,正象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时至今日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阶段,面对贪官污吏的巧取豪夺,人民是忍无可忍,群体事件彼伏此起,规模越来越大,中国历史上还没有不倒的朝代,中共又能苟延残喘到几时呢? ------------------(中国政治流亡人士:孙树才先生 现流亡泰国)
    
    ---- ----电话:66—0853399974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哪个国家不腐败,惟有中国不……/傅一河
  • 一个腐败的县委书记一年能捞多少钱
  • 吴敬琏疾呼:中国贫富差距 腐败垄断害的
  • 报告文学作家邓复华恳请中纪委督办查处十堰官场群体腐败
  • 中国与印度:哪个更腐败?/洪振快
  • 陈破空:与腐败集团言政改,犹如与吸毒者谈登山
  • 贪污受贿落马名利统统归零 "腐败代价账"的警示 (图)
  • 曹林:一条新坝83处坑藏了多少腐败?
  • 丁东:躲在毛泽东眼皮底下的腐败
  • 局长身兼六个一把手,岂能不“被腐败”?
  • 张五常:腐败不是学术失败的原因
  • 曹中铭:惩治PE腐败须从源头着手
  • 稳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铲除滋生腐败的制度温床/张辉杰
  • 古罗马只有暴虐、无休止的征战、腐败、堕落/郑彪
  • 朱健国:“新三国”隐喻“新中国”——政治腐败到极端必现相互屠杀的“三权相斗”
  • 毕文章:思想松懈不是党腐败的挡箭牌
  • 官员的腐败造成了访民被迫以命登塔维权/王学勤
  • 警惕PE腐败愈演愈烈/叶檀
  • 世博最大的腐败——以国家的名义腐败
  • 韦迪:坚决治理假球和腐败行为
  • 山东广电局对决山东省委宣传部上演腐败保卫战
  • 媒体称村官腐败不逊高官 利用土地转让敛财
  • 体育总局局长首次谈足坛反赌:体制落后成腐败温床
  • 洪深:国庆节成名医腐败节
  • 洪深:广东“气象腐败”疯狂
  • 去年以来全国查办国土腐败案1978件 186名县处级以上干部落马
  • 三门峡交通局长的腐败路令人称奇
  • 腐败的县委书记一年能捞多少钱?
  • 国家公务员实名举报抚顺市新宾县委书记于景森腐败窝案
  • 中国崛起最大障碍来自国内 腐败成头号大敌
  • 江西瑞金刑释人员实名举报监狱的黑暗与腐败
  • 哈尔滨市呼兰区各级官员和村长贪污腐败调查报告
  • 湖北:书记有腐败迹象 纪委可直接上报
  • 省纪委:工程腐败一年“拉倒”238人
  • 监察部:多部门官员联手腐败成腐败新特点(图)
  • 北京拆迁犯罪案1/3为集体腐败
  • 十堰市委多名常委涉嫌腐败 市委书记涉嫌纵容包庇
  • 十堰市委多名常委涉嫌腐败 市委书记涉嫌包庇腐败
  • 公安部对腐败“O容忍”能否撬动江西公安厅腐败大案
  • 塔尔寺古建维修队队长昂秀贪污受贿,堕落腐败,损坏塔尔寺的利益
  • 公务员罗中华实名举报,湖北大贪官胡宏新贪腐败露(图)
  • 腐败的司法、无良的警察/上海惠泰琪
  • 腐败加黑恶我们受不了 (图)
  • 联名举报腐败的后果/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张建中
  • 原天津日报万里海外呼吁:还我公民权!期望揭开天津蓝天集团梁玉树涉嫌数千万腐败大案!
  • 举报山西省粮食局纪检组长姚允民腐败问题
  • 河北滦平县巴克什营镇营盘村村支书孙树森的腐败行径
  • 四川省法院疯狂腐败,邓小平家乡无法生活的企业家李立君在北京悲惨喊冤
  • 吉林省政府腐败程度/张夏雪、闫晓奇
  • 司法内部护短是腐败之源--致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的公开信(三)/吴业夫(图)
  • 中国航空工业第607研究所张昆辉、廖亿福的腐败内幕/陈瑜生
  • 上海访民朱金国遭遇司法腐败的困惑(图)
  • 法官腐败:人民法院法官李恒江等人渎职罪的举报信/呼玛县连森斌、张佰艳
  • 投诉举报:恳请中纪委惩治腐败/吉林省蛟河瞿超
  • 无锡航道公司改制 腐败2010
  • 北京市副市长陈刚与房地产商李辙的腐败问题
  • 法院腐败:喝酒撞死大学毕业生的肇事司机逍遥法外(图)
  • 司法腐败,妇女的合法权益得不到维护/上海冤民杨玉新
  • 云南省临沧市耿马县的腐败/楊建中.、关桂英
  • 辽宁省阜新县组织部长洪毅贪污腐败抱养二奶
  • 乡亲澳洲旅游揭露家乡村官腐败邪恶透顶
  • 茶香阁:地方封闭信访路是腐败的根源,驻京办收买是腐败的必然
  • 因司法腐败导致无家可归,郑州台属向政府申请乞讨证(图)
  • 辽宁吴新因举报腐败遭非人迫害十余年
  •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法院腐败
  • 反贪污\反腐败斗争----十三年没有赔偿的冤案控告书/王付明
  • 中国共产党内长期腐败,创立了新三座大山
  • 北京密云村支书腐败滥权玩弄妇女致民怨沸腾
  • 党政不分政府腐败信访维权艰难!(图)
  • 河南内乡县公安局长“崔阎王”的腐败生活(图)
  • 铲除腐败 还我民权 / 毕和英
  • 一名天津检察官被逼上访 看司法腐败
  • 反腐败要行胜于言!民主是基础!法制是保证
  • 徐州腐败暗无天、制造冤案罪滔天
  • 请关注沧州一件腐败案中的黑恶势力
  • 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最“腐败”乡长、书记
  • 杭州市委恶意陷害举报人 官场有四类人不愿反腐败
  • 恐怖的郑州市中原区司法腐败,逼得国民没有容身之地.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访民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图)
  • 遍地的腐败 北京内退人员没有尊严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控告:一起特大典型的司法腐败,合伙职务犯罪,渎职侵权案!(图)
  • 从一县委书记的腐败堕落轨迹看"贪妻贪夫"现象(图)
  • “吃吃喝喝”算不算腐败
  • 李桂荣:揭发腐败何罪之有,毒打致残天理难容!(图)
  • 西宁民选村委主任难敌腐败团伙 竟被诬陷入狱
  • 强烈要求查清杨浦区委区政府行政暴力强迁疯狂腐败背景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神州无净土 腐败深入寺庙:三大古寺的和尚集体嫖妓
  • 黑恶当道,腐败官僚助纣为虐,苦难村民,盼和谐、盼青天/福州晋安村民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从一个孤儿寡母头顶七大冤案试看丹东市公检法的枉法腐败
  • 湖南省文化局腐败内幕:网吧证抄作买卖达18万元/张
  • 解读基层腐败官员邪恶害民歇后语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司法腐败的丧钟到底在为谁而鸣?/陈嬿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无孔不入继续腐败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多次被人民日报点名曝光的长沙腐败局长为何升厅官?!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浙江省缙云县腐败官员欺上瞒下,真无理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新世纪腐败之最 “59岁现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呼救:从我的遭遇看中国的反腐败/江波
  • 倪锦生揭露萧山区红山农场丁有根腐败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由顺德天宝药厂被贱卖看广东的官僚腐败有多严重!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腐败分子张国光是怎样当上湖北省省长的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中国首富马明哲的腐败问题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中国海外腐败兵团揭秘”例证:原深圳长城证券公司的副总徐刚狂敛上亿的黑钱,移民加拿大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首都的警察竟也如此腐败?!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 郑天翔:中国的腐败问题及其根源
  • 厦门一位网友给吕加平的匿名来信:查腐败的专案组成员吃霸王饭还殴打服务员
  • 一起车祸后面军警腐败的黑幕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腐败的新借口:信仰危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