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特权集团专制信心动摇,和温家宝发出政治改革言论/宣昶玮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07日 来稿)

一.温家宝发出政改言论未遭大的反对,史无前例
    温家宝在纪念深圳成立三十周年时说:“不仅要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还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就会得而复失,现代化建设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
     温家宝还说,“我们站在一个新的伟大的历史起点上,要继续解放思想,大胆探索,不能停滞,更不能倒退。停滞和倒退不仅会葬送30多年改革开放的成果和宝贵的发展机遇,窒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勃勃生机,而且违背人民的意志,最终只会是死路一条。在这个关乎国家前途和命运的大事上,我们不能有丝毫的动摇。” (博讯 boxun.com)

    温家宝的这番话一经说出,立刻各界瞩目,引来一片议论。
    其实,温家宝已经多次就民主和政治改革发表过许多谈话,比较近的一次是在2007年2月发表的题为《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一文中,温家宝对普世价值作了解释:“科学、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而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他在同年全国人大会上答记者问时,以中国总理的名义再次重申:“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
    结果特权专制势力对此进行了反击,这就是2008年的反对普世价值运动。
    后来,又发生了《08宪章》事件,结果刘晓波被逮捕判刑。
    所有这些时事件统统说明中国特权专制势力是不愿意在中国实行民主的:反对普世价值运动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阻挡在中国开始政治改革,专制势力试图从苗头上制止政治改革的议论和任何的可能。有关这方面的研究请参见《宣昶玮:反普世价值的真相》一文。
    而逮捕刘晓波也是类似的阻止中国社会的向西方民主转向的可能。
    以上所有事件统统都代表体制内的特权势力是拒绝任何民主化可能的,包括拒绝政治改革。
    而这一次温家宝在深圳发表的政改言论,依然和以前一样,都是强调民主对中国社会和人民的重要性,呼吁政治改革;而大大不同的是,这一次温家宝发出政改言论以来,罕见的没有什么人出来进行公开的和严重的反对。仅仅《光明日报》上发表了一篇《要分清两种民主的界限》的文章,和中国网络电视台的消息(新闻联播):即将出版的第18期《求是》杂志发表署名秋石的文章,题目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优势与基本特征——划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同西方资本主义民主的界限》。
    这两篇文章的观点都是强调民主的所谓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区别云云。
    把这次的对于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反对和以前的反对相比较,其实简直就不算象样的反对。
    因此,这次温家宝的政改言论和主张民主,确实和以前情形完全不一样:不再有专制势力跳出来大力的反对了。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呢?是什么原因导致中国特权集团无人再公开的出来反对政治改革和反对民主了呢?
    网络上和刊物上分析和讽刺这次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很多,但就是无人关注这一重大的和非同寻常的细节。而本文这次就要分析发生这一重大变化究竟是因为什么。

二.种种迹象表明:中国专制集团坚守专制的信念已经动摇
    事情是在不知不觉中悄悄起了变化的。
    开始的时候,中国的特权集团是坚信他们能够保持专制不变,而又能同时稳住政权的。
    那迹象就是他们满怀热情的去搞奥运会、去举办世博会、去宣扬经济成就、去费财费力的搞大阅兵活动、又大肆宣扬中国的“大国崛起”;同时又打击《08宪章》运动、大反普世价值、一再声称“决不搞西方民主那一套”、“决不搞什么三权分立”云云。
    当时的种种迹象说明:特权集团对于他们能够长期的以现行的方式统治中国是很有信心的。
    但就在这个集团很有信心坚持专制的同时,社会突发群体事件频频发生,一年比一年增多,已经使这个集团的形象,每况愈下了:一日比一日的彻底的在社会上名声败坏了。而且这种趋势还在进一步发展着。
    同时,中国也因为专制的不得人心;以及过去一些专制人物私下里所讲的一些话传播到世界上去;又进行大阅兵炫耀武力;又积极的宣扬“说不”:因此引起许多国家的反感和警惕,于是中国的周边国家纷纷与美国抱团结盟,以形成对中国的军事包围与制约。这些国家包括印度、日本、越南、菲律宾,甚至俄罗斯也加入到了反对与防范中国的行列,而一改过去与中国联手对抗美国的传统。
    由于这种周围国家的联合对抗中国的态势,就使得中国在军事战略上一下子处于空前的孤立与无助,而和中国同穿一条裤子的朝鲜还不断的制造麻烦:这就更使中国在外交和军事上焦头烂额了。
    而这一切大都和中国奉行专制制度有着很内在的联系的。
    中国由于要一心一意的与外部的,主要是主张实行民主的国家对抗,于是这些民主国家便把坚持专制而又支持专门制造麻烦的朝鲜的中国政权看作眼中钉和肉中刺,于是在天安舰事件发生之后,美国便和日本、韩国等联合起来,在黄海上进行有航母参加的军事演习,以给中国一些颜色看看。这样一来对中共的震动不小,已经产生了巨大的作用与效果:使中共觉得,如果真的和民主制度的美国对抗,自己似乎还没有本钱。
    中国和美国的一系列的冲突,背后的根子就是因为中国坚持专制而一味和美国等民主势力较劲,包括支持严重侵犯人权的缅甸的军政权以及支持朝鲜:这一切都使美国不满。
    国际上中国是如此的被动,而国内却又突发事件频频发生,已经使中国即使在自己国内都应付不暇了,哪里还有心思和能力与美国军事对抗?如果真的与美国打起来,以中国民众现在对于贫富不均和特权集团欺压民众例如强拆等等造成的怒气,人民箪食壶浆以迎美军的可能都是有的。而且这种情况中国特权集团也不是不知道的。历来的宣扬爱国其实却起到了让人民更明白特权集团真实目的的作用。
    由于有这许多种种的内部的矛盾与紧张,自己内部都已经快分崩离析了,所以中国的特权集团决不敢贸然和美国进行军事对抗的:因为那样一来就给中国的国家内部增添了无穷的变数,甚至连政权的倒台都有可能的。
    当今世界人们对民主国家一般比较放心,认为民主国家不会随便侵略别国的。例如美国如要对外打仗,首先要取得人民的支持,舆论的赞成,还要国会议员等的赞成等等,麻烦事多着呢。所以美国要真的侵略别人是非常不容易的。而专制国家呢?则独裁政权说声开战,大概根本就不需要人民和人大会议同意的,人民的私下里的舆论只能算个屁。因此人们惧怕专制国家的军事强大;如果和这样的国家有边境纠纷,那么就更害怕了。
    由于这种种的原因,所以中国周围的国家就联合起来对付中国了:这又是专制惹的麻烦。
    而特权集团在主流意识形态已经无法凝聚人心的时候,又试图拣起儒家来做救命稻草:于是在电视上搬来教授大讲《论语》心得,又到世界上去办孔子学院,又别出心裁的反什么三俗: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似乎毫无什么效果,人民一概不买特权集团的帐,倒反而激起人们的讥笑。
    而正在这时,历史老师袁腾飞的关于毛泽东的讲课事件又瞬间成为中国最大的公众事件。
    这个事件的发生,以及后来的崇拜毛泽东的人们的动作,真的让中国的特权集团见识了极端势力是怎么回事,还有先前成立的几个拥护毛泽东的党派:这些事件透露的信号,着实让特权集团不安。这就明确的让特权集团知道,当极端势力上台的时候,那么也就是特权集团的末日来临了。
    可是现在特权集团的所有倒行逆施,却恰恰是在制造让各种极端势力上台的条件,是特权集团自己正在制造让极端势力崛起的舞台呢。
    特权集团在一系列的世博会、大阅兵、奥运会、宣扬大国崛起、爱国主义、经济成就等等的宣扬和折腾之后并没有有效的凝聚民心巩固政权;又宣扬儒家大办孔子学院拍摄电影《孔子》以试图凝聚民心也不见效果;几个毛泽东党派的成立和袁腾飞事件的刺激又让他们吃了一惊。
    他们采取的种种把民心凝聚在他们设定的目标上的努力没有达到他们期望的效果,甚至是反而更加情况恶化了的时候,这个时期国内外的舆论和理论,却已经有巨大的进展:在洞穿社会与历史演进的理论分析日趋完善的情况下,中国特权集团的坚守专制不变的信心动摇了。
    近期以来,国内外民间人士发表了很多理论文章,包括海外《民主中国》和国内《炎黄春秋》等媒体上的理论分析文章,把中国专制必然崩溃、中国必然走向民主,从各种不同的角度作了透彻的理论剖析,可以说已经洞穿历史与社会演化的奥秘。
    促成中国特权集团核心人物发生信念动摇的,就和这些理论分析有关。这些理论分析文章,击中了这些核心人物的心灵深处,主要因为理论分析达到了应有的深度,震撼了他们的心灵。他们是一帮有正常思维的人们,面对根本没有前途的坚守,他们没有如此顽固的信念:明知要彻底失败,他们不可能无动于衷;他们不是山大王,一定会与山寨共存亡;他们还要过日子。既然最好的日子过不上了,那么理智尚未丧失的他们也不会选择现在就下地狱,而会选择过次好的日子:而这个次好的日子就是在中国实行民主制度,并能最大程度上保证他们的一些利益。
    善攻战者,攻心为上,攻城为次;民主力量的理论努力与创造已经起到相当大的效果了:这使人想到了中国的古代的情况:那些战国的策士们,仅仅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就能瞬间扭转几个国家之间的胜败与大局形式,也能瞬间致一个国家于死地:作用不可谓不巨大也。其实中国当下的情景,也和战国时期有些差不多的:也是民间英雄群起之态势。
    这些出自海内外华人知识分子的理论研究,是苏联知识分子所不具有的,中国知识分子在理论方面的能力远超苏联,更是中国那些御用知识分子所远远达不到的。
    中国的特权集团核心们在中国当下的内外交困的局面下,又在周边国家和美国的联合军事包围的压力下,又在这些来自民间的洞穿历史演变真相的理论见识的启发下,中国特权集团的坚持专制的信心大大的动摇了:专制实在是无法坚守,不是我们不愿意坚守;同时他们又感叹中国既不缺钱又不缺官,但就是独缺“战略知识分子”,就是他们自己缺少能给他们以启发和动摇他们信念的那些民间知识分子。他们有一句话不愿意说:其实中国不缺战略知识分子;只是这些战略知识分子都在民主阵营之中,而不为他们所用,甚至还和他们的意愿相反而已。
    国内外民间理论家受到他们的重视,不是今天才有的事情;宣昶玮有比较可靠的消息,知道中国高层曾经私下里和中国民间思想家接触,以试图从他们那里得到智慧,以帮助他们把中国的事情做好。但是他们所找的民间思想家其实在这个方面并没有大智慧,所以只能使他们失望而归。
    而先前很早的时候,非止一位民间思想家的研究曾经引起过他们的极大震动;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就再也没有轻视过民间人士。可是这一切,局外人是不得而知的。
    所以,即使许多民间人士发表的文章一般知识分子可能不怎么重视;然而权力集团的高层是不可能不重视的。因此,许多民间人士发表的理论研究大大的影响了他们。
    另外大大打击中国特权集团的还有另一个心理因素,就是过去他们一直以为中国一民主就动乱,就会发生民族分裂;因此他们坚持专制就有了正义的性质在里面:因为他们是在为民族前途而奋战;专制分子也会为自己的专制找借口,这样他们才能心安:例如李鹏的回忆“六。四”的日记里说镇压民主运动是必要的,是“平定动乱”;邓小平认为他的镇压是为了中国的民族前途等等。如果没有这些道德上的、让他们觉得“心安理得”的借口,他们大概也会没有心理力量的吧?现在的中国专制势力也一样,他们也会认为他们坚持专制是在为民族做好事呢,于是他们便非常的有心理力量去坚持专制了。
    但是现在民间理论家的分析指出:民主化如果筹措得好,计划的合适,根本就不会动乱,也不会分裂;倒是不实行民主才真的会动乱分裂呢,因此他们坚持专制其实是民族的罪人。
    由于了解到这一点,所以他们也不想落个骂名千古,也不想当民族罪人。就拿胡来说:他虽然主张专制,但却不是个魔鬼;他过去的坚持专制,内中有为中华民族防分裂动乱的意图。由于他认为自己的坚持是正义的,因此赋予了他以心理上的力量。而当国内外特别是《民主中国》和《炎黄春秋》等网络刊物上的许多理论文章分析透彻了:不实行民主继续坚持专制才真的会动乱分裂,于是彻底的击溃了他们这方面的心理防线:坚守专制的道德正义意义和价值没有了,这一打击也是非常致命的。
    特权集团专制信念动摇前后,其表现也会不一样。
    那次反对普世价值的运动是江泽民集团在幕后的策划;打击《08宪章》运动应该是江、胡集团的联合,是他们的共同目标;而这次香港凤凰网的推动民主的动作,则是江派的策划;而这一波民主改革浪头,似乎胡又是旁观者和沉默者:他不反对,但也不愿意主动参与;倒是江派希望走政治改革之路了。但江和温家宝并没有什么联手。
    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判断,请看下面的有关分析。

三.米奇尼克访华,和香港凤凰网的特别动作透露中国高层核心人物的尝试与试探
    米奇尼克的访华,即使不是官方邀请的,但官方也进行了某种程度的鼓励。所以戴晴说,米奇尼克访华成行,会见异议知识分子,着实看似一件“怪事”。她对美国之音说:“大家觉得非常奇怪,因为原来当局最不喜欢的就是颜色革命。从毛泽东那时起,就说修正主义啊,变色啊。到现在,共产党铁打的江山,也是不喜欢颜色革命的,但是现在居然把他放进来了。因为他不是第一次到中国,前面有好几次,那么这次让他进来了,是不是当局也是觉得,对当局来讲,波兰方式要好过罗马尼亚方式。”
    与此同时的,还有被中共控制的香港媒体凤凰网络,也出现了刘亚洲的有关中国应实行民主的言论。虽然刘亚洲的有关讲话是以前的事情,但这个时候突然拿出来造舆论,很能说明此举是一种有目的的政治行动,非同一般。凤凰网络的此一动作,如果没有中国高层人物的某种指示,其实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好了,在中国接连发生了一系列的要进行民主化的信号,难道是偶然的么?这在专制集权的中国,只能有一种可能:高层核心人物,确实有在中国进行某种程度的民主化的意向了。
    但是,虽然有了这种意向,可是什么规划都没有,什么筹措都等于零:当他们从铁了心要坚持专制,到准备抛弃专制而转向民主之际,对他们来讲一切都是陌生的:他们不知道如何下手去实施这一步骤,何况他们非常害怕一放就乱,象89年的那种局面他们非常害怕。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好试探,并放出民主的信号。
    可是由于他们的这个弯子转得太大,所以自由派知识分子几乎都不相信:于是当温家宝发出改革特言论的时候,还引来一片讥笑。
    其实仔细想一想就会知道江泽民一派的这一策略非常有他的道理:马上面临着十八大,自己的派系能否还在高层权力系统占据一个绝对的地盘已经无法铁定;而一旦专制崩溃,则自己派系的地狱和末日就到了。不论是走民主道路还是极端势力上台,自己派系遭到清算都是铁定的事情。而且即使是专制继续保持下去,说不定后来的独裁者还会为平民愤或者为巩固个人地位而把自己的派系拿来开刀,演一出斩魔首定民心的大戏;与其如此,反正现在自己也没有太大的权力资源了,不如学着毛泽东当年,呼吁民主化,这样至少自己派系对中国的民主化会有功劳;何况和平的演变、由自己亲自推动的民主演变,我不相信将来的民主势力会一点都不考虑?而且自己推动的民主化,那么自己的主动权还掌握在自己人的手中吗。
    如果江泽民现在还有绝对的把握安排十八大,那么他就可能不会动这样的念头;而当看到自己的势力正在江河日下的时候,衰败如黄河之水向东流的时候,他此时的主动推动民主,就有他的高明之处了:反正光棍汉子就不怕穷了;与其放任让自己的势力急剧的衰败下去,而且国内外紧盯着自己的对头遍地皆是,还不如自己主动的推动民主,至少还能在政治上重新夺回重大影响:影响啊影响,江泽民派系现在所缺少的不正是影响中国全局的力量吗?一旦这种影响又重新回到自己的手中,一切事情就都会好办的!蒋经国当年不就是因为刺杀江南事件,使自己安排蒋孝武接班的,继续维持独裁的计划失败,而不得不采取民主制度了吗?而这最后的一招,还真的让蒋家在台湾从此站住了脚跟,再也不会撼得动了;而且,至今台湾人提起蒋经国,提起蒋家,没有不敬重的:这才是蒋经国的聪明那。而如果当年蒋经国不识实务,一味的坚持安排自己的亲信当总统继续维持独裁,还不知道最后是什么结局呢,说不定蒋家就会被后人清算。齐奥塞斯库倒能坚持,最后又怎么样?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别再铁了心的按照老办法行事了,改弦易辙吧。
    因为有这样一套利害关系,所以江泽民现在跳出来推动民主,是他的最大的高明之处:比等着自己势力衰败到彻底完蛋,然后等着被清算和被宰割强多了。
    古代的穷人为什么要造反?就因为反正什么都没有,所以不如放手一搏:搏得好,就弄个盆钵满罐;即使失败了,也不过还是一个穷字。江泽民派系现在就是这般情况:他的对头海内外遍地都是,都等着要清算他们呢;因此与其等着被清算,现在如果控制不了十八大的权力接班,那么不如推动民主,做出重新获得人们承认的,重大的对中国民主政治的贡献,那么一切旧帐就都好解决啦,因为有了大功劳,而且也使自己有了一些主动权。
    因此江泽民派系此时跳出来推动民主,他没有任何损失,只有得到:因为本来坚守就是一条死路;何况衰败极迅速谁也坚守不了,过去的封建皇帝把权力传给自己的儿子还无法维持长久呢,何况是外姓的亲信?!如果自己派系此刻跳出来推动民主,尽管可能实权再也无法得到,但比较虚的道义制高点,却被掌握了一部分:这也是本钱,比什么都没有强一万倍。
    古语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现在中国的政治情形也是瞬息万变,正处于各个派系包括海内外的民主势力之间互相勾心斗角,精心博弈的阶段,所以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因此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自然就不奇怪为什么中国的特权势力怎么变化这么快了。
    依据各种情况综合来看,这次特权集团的观念转变,应该是从江泽民派系开始的,而胡的派系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但也受到了相当的影响。没有转变的是温家宝:他原先就是主张民主改革的人物,所以他不需要转变。
    为什么现在是江派着急主动推动民主而胡派不着急呢?这是因为各自所处的境遇造成的。胡现在在台上,又无大的死对头;无大冤家;各种个人危机感都不存在;又无民主等血债。
    而江派则正相反:自己的势力已经江河日下了;又有血债;死对头正日益紧盯自己而且是一日比一日的吞噬着那还剩下的仅有的一点可怜的地盘;各种被算总帐的危机正日益临近而又毫无办法可想,自己的势力也正在急剧的衰落着,衰落着。因此不得不放手一搏:来个咸鱼翻身;而胡本来就不是咸鱼,所以不需要来搏什么翻身。
    总之江主动来推动民主化转型倒不是因为江信仰和追求民主,而是当下鼓动民主化,最符合江派的根本利益:这才是问题的要害。
    换句话来说:如果真的由于江派的推动而中国实现了和平的民主化转型,应该说江的历史贡献不可谓不大;可以说是中国结束专制的第一功臣。
    在综合了一系列的情况分析之后我们这里倾向于认为:这一次也许是中国的民主契机到来了。

四.海内外民主势力应该做的事情
    海内外自由派知识分子和民主势力的情况,是由于这次中国特权集团的观念转变太快,而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由于并不真正的知道这次各方面民主改革言论和信息大量放出来的真正原因和真实的背景,所以还是沿着过去的老思路去揣摩之,例如认为温家宝是在作秀。
    这种情况说明海内外的许多知识分子,特别是自由派知识分子,对于中国理论界的情况与变化非常的陌生;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最近理论界有哪些新的重大见识出现?至于这些理论见识的对于中国高层的影响,他们更不清楚。而对于一些极端隐秘的事件,例如高层人物和中国民间思想理论人士的暗中博弈的内幕,他们就更加一无所知了。
    笔者给海内外民主人士的建议是:研究局势;调查情况;在不真正明白的情况下不要乱打棍子;要采取建设性的角度和姿态;对中国专制集团的民主言论和行动给予建设性的回应;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暂时不要采取激烈的民主逼迫行动,以观察专制集团的进一步动作。
    而现在的状态是民主的和专制势力两个方面都还没有完全的完成脑筋的急转弯呢。
    明白了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温家宝提政治改革,钓鱼岛事件,看党内斗争的激化
  • 中國沒有政治改革,將是死路一條/萬沐
  • 刘逸明:政治改革才是根治中国社会乱象的良药
  • 揭露邓小平政治改革真相
  • 且慢为温家宝的“政治改革”而欢呼!
  • 再论薄熙来地方政治改革的可能性/郑存柱
  • 季卫东:中国的政治改革已经到达临界点
  • 美智库:中国中产阶级已成中共支持者而非政治改革动力
  • 王占阳:政治改革
  • 中国的一切问题受困在政治改革上/时寒冰
  • 政治改革要摒弃清算思维/胡泊
  • 组建反对党和共产党内部的派系——中国政治改革建议书之二/郑存柱
  • 中国政治改革的切入点:第三次国共合作/仲大军
  • 王军涛:西藏,中国政治改革的挑战与机遇
  • 政治改革已势在必行/兰云
  • 李一磊:2009期待政治改革
  • 中国政治改革一直在跛足进行
  • 大宗师:经济改革是对的,错的是政治改革没跟上趟
  • 皇甫平:网民是政治改革的第一推动力
  • 温家宝为什么现在提政治改革
  • 温家宝总理40天 第6次提到政治改革
  • 南风窗刊载文章:政治改革的挑战与选择
  • 胡总政治改革按兵不动可能和前任一样平庸(图)
  • 互联网成为中国政治改革的推手?
  • 挑战六:民主 政治改革低于公众预期
  • 吴国光:中南海拒绝政治改革的根本原因
  • 中国政治改革的认识误区及契机
  • 平反“六四”在于政治改革的推行
  • 胡耀邦政治改革的灵感:执政党能否寻回民心的风向球
  • 金融危机可能成为中国政治改革的分水岭
  • 「兩會」須簡化瘦身務實,民眾期待政治改革/徐放
  • 互联网为中国政治改革带来真正的希望
  • 徐庆全:政治改革一直在跛足进行/DW
  • 《零八宪章》向共产党提供了政治改革的新机会
  • 中国应尽快形成政治改革共识
  • 胡锦涛放话:决不走“政治改革”的邪路!(图)
  • 南德意志报:要求北京进行政治改革的是中国人自己
  • 呼吁政治改革的法学教授贺卫方失去工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