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由渣子机到婊子门,看百姓是如何被司法公正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07日 转载)
    
    曾经听说要以法制国了,
     曾经听说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博讯 boxun.com)

    曾经听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现在终于知道法律就是一个“婊子”,谁有钱谁有势谁就可以随便玩!这是南京市鼓楼区法院沈菁法官和南京市中级法院沈通法官这两位“嫖客”以实际行动告诉我们的.
    我们向南京鼓楼区公安分局报”渣子机”事件后中大医院谋杀病人的案,时至今日未有答复!
    2002年4月,我们就”渣子机”事件向南京市鼓楼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我们认为是中暑导致病情逆转,之后一系列错误导致病人死亡,
     中大医院提供的答辩书认为病人死亡的主要原因是术后误吸西瓜子,次要原因是病房温度高,并提供了伪造篡改的病历作为证据,对于我们指出的院方所犯其它错误不承认,但未提供证据来证明.随后医院向南京市医学会申请医疗鉴定.南京市医学会的专家鉴定组经过近100天的“客观分析和充分讨论”形成鉴定结论为:综观整个医疗过程,医方无任何责任.死亡原因是手术并发症. 南京医学会实际上否定了中大医院所说的死亡原因。
     为什么医院已经承认病房温度高对病人已造成不利影响,为了减轻责任,特意伪造误吸史,而医学会会认为医院没有任何责任呢?这是典型的触犯刑法的伪证.显然这些专家的屁股控制了嘴巴! 医学会的一帮人本身就是或豺或狈,与狼是近亲!医疗鉴定的公正性可想而知!但却是医院的一个护身符,也是法院的一个挡箭牌!医疗事故鉴定小组就是一个逃脱法律制裁的,专门从事做伪证的机构
    几年前南方都市报就曾经做过一个统计:在医学会出具的医院没有任何过错的鉴定报告中,能够经司法鉴定认为医院具有明显过错,过错与损害结果有因果关系的占绝大部分!
    不过,在随后医学会出具的鉴定质疑专家答复函中专家承认:医院否认中暑依据不充分,不否认外界环境对患者病情造成一定影响.医学会实际上将自己的鉴定报告给否定了!
    我们向法院要求申请司法鉴定,竟然意外发现被法院做了手脚没予受理!
    南京鼓楼区法院审理后,判决如下:被告对患者的治疗存在过错,过错与患者损害后果有因果关系,综合分析患者术后误吸西瓜子的事实不存在!排除患者的症状与误吸西瓜子存在因果关系;当时高温天气对患者的病情恢复不利,被告在空调制冷效果差的情况下未能及时采取其他有效措施,使患者脱离高温环境,从而防止高温对患者产生不良影响,高温环境确实对患者的病情产生影响,被告对此应承担责任.判决被告对原告的损害承担30%赔偿责任.然而,即使是赔偿30%,法院实际计算也仅指医疗费用自付部分和丧葬费的30%,死亡赔偿金一分没有,精神损害赔偿象征性的判了一万,其他费用也是分文不算,实际仅为9.34%!
    同时法院还认为误切右上肺不影响预后,患者支气管哮喘时使用吗啡和杜冷丁虽有过错但无损害!死亡原因是自身疾病!
    纵观整个诉讼过程,我们看到死亡原因竟然有四种:
    1:医院认为主要原因是误吸西瓜子,次要原因是病房高温.
    2:我们认为正是病房高温这个被医院认为是次要的原因导致病情逆转,并导致病人中暑,之后才有一系列医疗错误最终导致病人死亡.
    3:医学会认为是手术并发症.
    4:法院认为是自身疾病.
    诸位应该知道,病人手术前医院会列出种种并发症和意外要求家属签字,其中有的连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本案列了100多种)如果发生,医院盖不负责!很多医疗事故案中病人家属都掉在这个套中,医院得心应手屡试不爽.然而在本案中中大医院坚决否认发生并发症,而特意伪造病人误吸西瓜子的病史,一再声称是误吸导致病情逆转,并称被病人和家属隐瞒,中大医院是很费了一番心思的!法院既然将医院所说的主要原因(误吸西瓜子)否定了.也将南京医学会所说的病人死亡原因(手术并发症)给否决了!,那么次要原因(病房高温)就是唯一的原因了,(这也正是我们提出的死亡原因)根据举证责任倒置原则或根据医院伪造病历就可以判决医院承担全部责任,为什么南京市鼓楼区法院沈菁法官要自以为是的编出一个自身疾病的死亡原因来? 再者,将一个右上肺叶额外摘除对病人真的不重要吗?支气管哮喘时一再使用吗啡和杜冷丁也真的不会对病人有损害吗?
    生命被腐败分子剥夺,法律被腐败分子操纵!!!
     为什么是9.34% ?
     南京市中级法院沈通法官解释了赔偿的依据:与医院打官司,赔一点不错了!并承认自己没有看过上诉状.我们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书上又看到:患者当时病危昏迷的症状,仅仅是身体不适;让患者在蒸笼之中4天之久不闻不问的行为无原则性错误,对于医院所犯的一系列其他错误要么是装聋作哑,避而不谈,要么是装疯卖傻,徇私枉法.南京市中级法院法官还客串了一回神医,将已经入土为安几年的病人诊断出患者住院时还患有右下肺空洞型结核!(看来沈通法官医术比中大医院高多了,医院要将病人的右下肺叶切下才能诊断出是肺囊肿!)但承认使用普鲁卡因时未行过敏性试验违反用药原则.
    判决书11月20日已写好直到12月底才交出,故意拖延时间!
    我们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被驳回并告知寄出的挂号信掉的了,又被拖延数月.提请抗诉,鼓楼区人民检察院认为不符合抗诉条件,决定终止审查.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省高院指定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审查.这一次连见面调查的程序都省了,2007年下半年,直接收到常州市人民法院通知,再审申请被驳回.长达六年的诉讼就是这个结果?
    南京鼓楼区法院和南京市法院一向以臭名昭著而闻名全国,果然名副其实!南京市因此被全国网友评为最愤怒的城市第二名一点不冤!南京不仅有史上最恶毒的医院,也有史上最臭名远扬的法院!
     近几年,在全国各地不断出现病人或家属对医生采取暴力行动,其根本原因就是医学会和法院死心踏地的充当医院的奴才,使得有冤无处申,有理无处讲,走法律程序根本就是一场见证腐败的闹剧!法律就是一个“婊子”是残酷的事实教育了病人和家属!可以预见,如果不严惩医学会做伪证的腐败分子,不严惩法院徇私枉法的腐败分子,更大程度上的暴力事件必将很快出现!任何靠诬蔑和压制病人或家属,以及一切在医院门口或在各个场合或在网上支持受害者的正义人士的行为都是徒劳的,必将激起更大的民愤!星星之火,必将成为焚烧一切腐败分子和帮凶的熊熊大火!
    百姓需要公正的司法,不需要被司法公正,法律不能沦为权贵胯下的婊子!
    附“渣子机”事件
    在阅读本文前请关闭你房中的空调,亲身感受一下“渣子机”的危害!
    南京市中大医院(原南京铁道医学院附属医院)应该是一个治病救人的地方,却发生了病人在病房内中暑的千古奇闻, 作为一个三级甲等医院理应知道环境温度对一位刚做过肺叶切除的病人至关重要,脱离高温环境是治疗中暑病人首要措施!为什么中大医院的刘乃丰院长“忘记”了?(刘乃丰院长一人独享3台空调2台电风扇)究竟是草菅人命还是另有原因?
     被害人吕振中是南京铁路分局的一位退休职工,也是一位入党近50年的老党员,是一位为建设南京长江大桥,为开创我国铁路装卸机械化,铁路电子化作出特殊贡献,突出成绩的老知识分子;清正廉洁,刚直不阿,鞠躬尽瘁,呕心沥血的为党为国为人民无私奉献了一辈子,如焦裕禄同志一样,是党员的楷模,时代的英雄;高尚的品德,杰出的成就有目共睹,深受老百姓的尊敬和爱戴.
    2001年5月10日因胸片检查出右下肺叶块影入住南京中大医院(原铁道医学院附属医院)呼吸科后转入胸心外科.入院体格检查其它各项指标完全正常,块影原因未能确定.医院建议手术切除右下肺叶,术前除活动后轻微气短,余无不适,面色红润,谈笑风生,活动自如.6月26日手术,(术后诊断为肺囊肿)术后至6月29日前恢复正常,已能脱离氧气自主呼吸.
    然而6月29日南京气温急剧上升至36度以上,(且其后几日温度还在持续上升)病房中中央空调自1999年底安装后就一直不能使用,也无其它任何降温措施,病房中温度高达40度以上,在此环境下病人发生头晕,恶心,胸闷,呕吐,呼吸困难,大量出汗,检查后知电解质紊乱,低渗性脱水,经胸外科主任诊断: 病人不幸在病房中中暑!
    病人在医院病床上中暑,古今中外医学史上闻所未闻,为了掩盖导致病人中暑的中央空调这个“渣子机”背后问题的暴露,医院竟然利用医疗手段将病人杀害灭口!天理难容!
    一: 6月29日医生明确诊断病人中暑后电话告知院长并请求立即采取措施降温,然而等到病人病危转出病房进ICU后才去安装电扇,后又安装一台柜式空调.
    病人在病房中被热的大汗淋漓,气喘嘘嘘长达4日之久就是不装,病人一走立即安装.不是4分钟,不是40分钟,也不是4小时而是4日之久啊!
    二: 病人中暑后,6月29日14:45查电解质示紊乱,K+:3.1, Na+:129, CL-:90,经过6月29日,30日补充,7月1日8:30查K+:3.7, Na+128, CL-:81,电解质呈不断下降态势,然而7月1日8:30---7月2日17:00竟然停止补充电解质,7月2日22:00再查显示K+:3.4, Na+:108, CL-:67,电解质大幅下降,就这还是大量再补5小时后查的结果.
    不打电话还给补充电解质,打过电话不补了.是不需要补还是不让补?
    三: 7月2日17:00病人呼吸衰竭后,医院又开始补充电解质,然而至7月3日17:00,24小时内补液量竟然高达8000ml以上,(相当于4水瓶多的量),造成病人肺水肿.
    正常人每天喝四水瓶水也不是容易的事吧!
    四: 7月2日21:30病人因脱水引起痰液粘稠不易咳出,诱发支气管哮喘,随后呈哮喘持续状态,在此期间医生竟然给病人注射了一次吗啡,两次杜冷丁.
    吗啡和杜冷丁有明显抑制呼吸和咳嗽反射,能有收缩支气管的严重后果,支气管哮喘时禁用,为什么医生敢用?
    五: 7月3日使用普鲁卡因时未先做皮试造成病人过敏,医院竟然在7月6日再次使用普鲁卡因,当晚病人就去世了!
    医源性重复过敏会有什么后果,医生不会不知道吧!
    六: 在院长的关心下,在医生和护士的照顾下,病人如期呼吸窘迫,使用上呼吸机,不可思议的是7月3日12:30医院给病人上的呼吸机竟然是坏的!
    7月3日14:00医生将呼吸机参数调为: F:14次/分, PS:12 CMH2O, PEEP:8 CMH2O,而护士随后看到的却是, F:10次/分, PS:10 CMH2O, PEEP:6 CMH2O.
    7月4日10:40医生调为: PS:10 CMH2O, PEEP:10 CMH2O,而护士随后看到的却是, PS:20 CMH2O, PEEP:12 CMH2O.
    7月5日16:00医生调为: PS:20 CMH2O, PEEP:10 CMH2O, FiO2: 50%,而随后护士看到的是, PS:14 CMH2O, PEEP:16 CMH2O, FiO2: 60%.
    可见呼吸机的参数上窜下跳,或快或慢,或强或弱,并且还持续阀入吗啡,终于在7月6日将病人健康的左肺也压炸了!发生左侧气胸.在法庭上医院代理人竟然不敢承认发生左侧气胸,白纸黑字啊!
    由于在手术中医生误将病人右上肺气管切断,右上肺被迫摘除了.加之右下肺也切除了,现在左肺也完了!
    由于中暑后病人始终未脱离高温环境,肺受到急性损伤使得病人从呼吸正常逆转为呼吸困难,再到呼吸衰竭,最后发展成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ARDS)只有4天时间,这种病死亡率极高,在此之前中大医院无抢救成功先例!
    显然按照中大医院的治疗手段,等待病人的只有死亡.
    为什么病人会在医院病床上中暑?为什么病人中暑后,医院不愿意采取任何降温通风的措施?为什么三甲医院要采取一系列连乡间游医都不如的,明显违反医疗常规的手段?
     原来,南京中大医院住院大楼的中央空调是一个腐败工程,99年底安装完工后,就发现住院楼东半边(既胸心外科病房这半边)不能正常使用,一年半以来,医生护士向院长反映了无数次,也没有人解决,(时至今日中大医院住院大楼(东半楼)的中央空调这个豆腐渣依然是个摆设,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到中大医院去实地考察参观.)
    2001年夏季南京突然结束了近20年来的凉夏,火炉发威,天气温度在6月29日比前一天急剧上升了十多度,室内更是超过40度,(随后几日温度还再持续上升),使得病人在病床上中暑的突发情况发生.如何处理才能使这个豆腐渣工程不引起纪检部门的注意,不仅是关系到医院的经济效益,也是关系腐败分子的身家性命的大麻烦,面对一位有着极高美誉度的病人,(中大医院99年前与受害人同属铁路系统,之后转归东南大学)显然病人死亡是掩盖腐败最安全的结局.在现阶段,医患关系不正常的大形势下,在医患纠纷中医院总是掌握着绝对的控制权,在强大的财力和有关部门的庇护下,医院很轻松的就可以将自身的责任抵赖的一干二净,如果实在抵赖不掉,也可以将人们的目光转移到医疗事故中来,对于中大医院这个每年发生成百上千医疗事故的医院来讲,处理一起医疗事故也是轻车熟路,易如反掌.
    世人都以为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场所,却不知南京中大医院就是一个谋财害命的地方.在这个每年都发生大量医疗伤害案的地方,究竟有多少是因为拙劣的医术造成的?有多少是蓄意谋杀?在本案中中大医院不仅杀害了病人,还伪造病史,并谎称被病人和家属隐瞒了,恶意栽赃陷害病人和家属,还用无中生有,重复计算,少用多报等手段数十次骗取病人医疗费用,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现在以中大医院为邪恶轴心的黑社会,已与本地的腐败官僚主义分子紧密的勾结在一起,狼狈为奸,为所欲为,祸国殃民.
    “渣子机”事件充分暴露了南京医疗行业的潜规则。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医学法官”遭各界质疑 医疗事故鉴定可信吗?
  • 石飞:法官冤案被发言人越描越冤
  • 磨刀霍霍向法官/余地
  • 刘逸明:从杀儿童到杀法官,中国社会怎么了?
  • 永州枪杀法官勇士 壮哉:为朱军怒杀狗官行为欢呼/张子霖
  • 法官已成为“高危”职业/花玉喜
  • 廖祖笙:杀警察,杀妇孺,杀法官……
  • 从法官宣誓仪式看是如何党大于法的(图)
  • 持枪杀法官:永州朱军传
  • 法院纪检为何对法官入股不敏感
  • 绝妙的判决:法官嫖宿幼女无罪
  • 衰世赵作海冤 政法委如狼法官不作为
  • 朱永杰:法官上访,中国的法治每一步都流淌着鲜血
  • 美首席大法官:奥巴马将暴民政治带入美政体/陈凯
  • 曹长青:总统和大法官的战争
  • 冯正虎 :中国政府愿意为上海违法官员背黑锅吗?
  • 审判刘晓波的"法官"你们的良心给狗吃了?/李志友
  • 唐士军:就有关法官枉法裁判涉嫌渎职犯罪公开控告书
  • 法院法官能让你生无定居之所死无葬身之地/中国反腐维权网提醒
  • 冯正虎:我要立案日记(25):法官不会轻易被人当枪使(图)
  • 法官之死与“法外反腐”
  • 受宗教迫害大学女教师梁波家人抗议游涛法官滥用公权力(图)
  • 四川自贡法官称刘正有案开庭成本很高,律师被威胁
  • 律师会见刘正有,与中院法官沟通
  • 冯正虎:我要立案日记(15):用DV对准违法的法官(图)
  • 刑讯逼供 污蔑强奸罪 法官枉法裁判!/中盟法援案
  • 江苏南通法院施法官遭遇拆迁株连而揭黑幕
  • 吴川蹲监法官造中国史上最牛的一个错字(图)
  • 临沂访民集体向检察院控告法官姚军(图)
  • 河南高院院长批评法官院长活动过多影响审判
  • 因举报腐败被迫害,自贡法官竟让古稀老人邹伯江等胡总书记来为其伸冤
  • 震撼:为父伸冤,四川自贡市民陈明高向中院法官公开下战书
  • 湖北上访法官被派下乡调查 曾穿法袍门前高院申诉
  • 请求天下正义的人们做法官给我评评理(多图)(图)
  • 湖北穿法袍为妻维权法官回应质疑
  • 湖北穿法袍上访法官回应质疑 称免职手段太卑鄙(图)
  • 法官穿法袍上访被免职,权大于法的典型案例
  • 孝感上访法官被免职续:官方称其以过激方式闹访
  • 关于将北京海淀法院法官游涛尽快清除出法官队伍的公民建议函
  • 桂林市法官揭发院长裴邕/媛媛
  • 梁波请求查处海淀法官游涛审理案件中的违法行为
  • 冯正虎:我要立案日记(10): 法院不可诉,法官可追究(图)
  • 天津法院卢绍和法官变造营业执照/宁津霞(图)
  • 连续十六位北京高法接待法官一致认定的错案何时能纠正--致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五)/ 吴业夫
  • 天津法院卢绍和法官变造国家公文/宁津霞(图)
  • 穿法袍上访法官:我不想被潜规则
  • 十五位高法接待法官一致认定的错案何时能纠正--致北京高法池强院长的公开信(四)/ 吴业夫
  • 大连访民刘桂详儿子被残忍杀害,去法院催办案情遭法官索贿(图)
  • 天津北辰法院卢绍和法官变造国家机关公文,罪在不赦/宁津霞
  • 天津北辰法院、法官变造国家机关公文,罪在不赦/宁津霞
  • 向全世界人民提起对中国法官行政诉讼 只平思想认识判案 不应用法条审案 北京市访民 沈彬 之《四》
  • 莫兴智控告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法官侯永安等
  • 致洛杉矶县政府和帕萨迪纳高等法院法官的抗议书
  • 黑心法官枉法拆散我家——浙江省浦江县访民柳锡勇
  •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枉法法官林晓青欺负农民工(图)
  • 好法官为什么要自杀/司马当
  • 浙江浦江县访民柳锡勇:黑心法官枉法拆散我家三小孩失学(图)
  • 女原告邓钦惨遭法官毒打致残,祁阳县法院竟多次绑架关押进精神病院(图)
  • 山东淄博市:传承百年历史的吴老大酱园之枉法官司/吴雷(图)
  • 开封龙亭一法官鄙视法官“十条禁令”与省高院廉政建设对着干
  • 股民邢立强抗议长春南关区法院吴芳芳法官伪造其诉讼请求(图)
  • 法官知法犯法, 老百姓遭殃/朱金娣
  • 法官腐败:人民法院法官李恒江等人渎职罪的举报信/呼玛县连森斌、张佰艳
  • 不平则鸣:中国法官开庭作弊
  • 法官旗帜带来的灾难--致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的公开信(之二)(图)
  • 所谓法官旗帜带来的灾难--致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的公开信
  • “人民法官”折腾老百姓,帮助企业拖欠职工工资。
  • 杨父22日再次请求翟建律师提供法官庭上念过的证据材料
  • 法官着古装仿古审案无助法制建设
  • 湘乡法官演双簧,吞掉当事人二千元
  • 赵志红十年冤案难昭雪 只缘法官不认错/梁辛
  • 河南修武县法官枉法 侵吞四十五万元/李清泉
  • 法院黑幕浙江台州黄岩法院法官廖小浩非法交易
  • 控告成都、四川两级法院法官故意枉法判决
  • 最高法院某法官在离婚案中如何打造成“千万富婆”
  • 政文:评江苏南京的某些法官与律师们以及人大
  • 错判一条人命,市中级法院的法官还要提拔晋升?
  • 中国法官的耻辱——评重庆高院第57号裁定书
  • 因公致残双目失明,讨公道再遭法官、警察的毒打!
  • "优秀法官射杀10龄童"续闻:被告坚持"开枪有理"论,扬言要追究媒体“责任”
  • 法官深夜枪击两儿童纯属意外?
  • 内蒙古狠心法官野蛮致死一村民 数万民众群情激愤
  • 法官追打欠债人跳入湖中身亡:比黄世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