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安元鼎”式的民办“执法”逃脱不了政府的罪责/陈维健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中国媒体以敢言著称的“南方都市报”日前刊登了一份调查报告,“北京截访“黑监狱安元鼎调查”。该调查揭露了北京的访民,遭受一个叫”安元鼎“的民办公司的拘押,迁送过程中的血腥暴力。其中讲述了女警张耀春在成为访民后惨遭“安元鼎”毒打,凌辱,刑讯如同噩梦般的故事。“安元鼎”这个让访民心惊胆战如同恶魔般的名字,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呢?
     (博讯 boxun.com)

    “安元鼎”其实在“南方都市报”揭露以前,从访民的口述,已是大名鼎鼎了,从官方了解到的资料显示,它是2004年6月注册成立,经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员会、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批准为北京保安公司特许经营企业,隶属于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直接领导。这家公司对访民的押送业务,是和政府签订了正式合同的,关押一位上访人员,每天可以从政府这里拿到三百元,迁送一位访民的费用是三万元。这是一个有着巨大暴利的行业,因此在短短的六年中,安元鼎已经把它“服务”的触角延伸到了京城信访领域的每一个角落。 “安元鼎”也以其对访民的凶残,成为21世纪中国的纳粹集中营。
    
    访民是我们这个社会,权贵集团经营下所产生的一个最为悲惨的一个群体,他们的冤屈,他们的苦难是既我们整个社会的一个缩影,也是中共执政六十年罪罪相连历史的一个累积,任何人,不管他以前是什么样的身份,只要进入了这个群体,他就成了这个社会的贱民。这个族群随着社会贫富的加剧,随着贪脏枉法更为肆无忌惮,这个群体成为一个基础庞大的族群,且处境也更为险恶,成为某些部门的鱼肉对象。这个顶着“冤”字,衣衫褴褛游荡在首善之地,蜗居在皇城根下,集结于国家机关的族群,对于国家政府来说,是其脸面上擦不掉,洗不净的脏物,是对“和谐”社会的莫大的讽刺,中共领导也清楚这些访民,都是他的官员造下的孽,种下的果。中共领导也不是不想解决访民的问题,但是想解决也真是解决不了,因为一当将京城访民的冤案都解决了,全国的冤民都会蜂涌而至,以中国冤民之多,京城都会瘫痪。这是一个制度性的问题,是制度下的产物,要解决,只能解决制度问题,但是中共领导没有这样的胆魄。但是如果不解决让他们在京城自由放任,不但于颜面过不去,也可能节外生枝地滋生出政治性的事来,那就麻烦大了。因此必须把他们清除出京城,但这不是一件容易办得到的事,如果把他们抓起来送进监狱,很难按上罪名,他们本身已经是受害者,再说送监狱总得要一套司法程序,还要有能够容纳得下的监狱空位,以中国访民的人数之众,国家的司法系统也接受不了。因此,只有来了就把他们送回去。但这些访民都是家破人亡,倾家荡产,抱着以死讨公道,讨说法,横下一条心来的,要把他们送回去也非易事,北京城里的警察大多不屑于干这等吃力不讨好的脏活累活,还加上一点风险的活,因为访民一当要把他们截访回去,以死相拼的事也是经常有的。于是让民间公司来干这个活,就象开发商把拆迁的活,交给地痞流氓黑社会一样,撒一点银子,既干净又轻松,要不要负责。
    
    在政府民办执法的政策下,“安元鼎”这样的保安公司便应运而生。这种公司聘请的大多是失业的复员军人和地痞流氓,这些社会的下层从来都没有享受过权力的快感,一当被赋于了某些权力,其残忍又要十倍于那些对残暴的享受,多得已经生厌的职业人员,有着正式国家编制的警察。而且他们也需要以这种残暴来保住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饭碗”,再加上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法盲,所以打起人来也不晓得留有余地,都是往死里打的。访民一当被抓进“安元鼎”式的黑监狱,就求告无门了,因为打他们的是和他们一样的老百姓,连姓名也是不知道的,打了也真是白打了。
    
    面对国际社会,中国政府也需要一个文明的形象,当然他们不可能需要真正的文明,因为那是和他们的利益相违背的,他们只需要一个文明的窗口就可以了,特别是人权方面。政府组织利用民办公司,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跳开所有的法律程序,让他们执“非法之法”。另一方面,即使有一天清算起来,他们二手一摊说,我的手是干干净净的,不但可以把罪恶推得干净,还可以以法律和正义的面貌出现,谴责暴行,将老板抓起来,再对一二个小噜噜绳之以法,就象现在政府对“安元鼎”的处置一样,将该公司的董事长张军,总经理张杰均以“非法经营”“非法拘禁”罪抓起来。实际上民办公司并不违法,因为他们是受雇于政府,和政府是签订了正式合约的,要说违法,那是政府违法。政府的违法已不仅仅是渎职,而是利用民办公司对访民实施暴行,让访民对上访产生恐惧而从此不敢上访。以暴行来阻止叫冤,是中国社会千古末有的奇冤,中国封建专制社会,冤民尚能击鼓告状,拦桥喊冤,到了中共手里,竟以血淋淋的“截访”相对。冤民哪个时代哪个社会都有,但没有象中共统治下的冤民那样,冤上加冤,中国访民的冤,真比“六月飞 雪的窦娥冤”还要冤。“截访”这是中共所独一无二的罪恶。
    
    在媒体报导了“安元鼎”以后,政府即刻出台了(2009年中国人权事业进步白皮书),称2009年全国信访总量,同比下降了百分之二点七,连续五年保持下降的趋势。访民人数的下降当然是“安元鼎”等民办公司的功绩,所有下降的人数统统被大大小小的“安元鼎”吃到黑监狱的肚皮里去了。“白皮书”的造假水平虽然低劣,但也显出中国政府的无耻,已是无耻之极。中共政府以民办公司来掩盖罪恶,结果事与愿违,不但让人看到政府对访民的罪恶,也看到了他们的丑陋与卑鄙。中国有一句经典式的古语:“恶不积不足以灭身”。中共执政六十年,对中国百姓可以说已是恶贯满盈。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狗日的截访——我爸妈亲身经历的“安元鼎
  • 押送访民的安元鼎是建国以来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周丕东
  • 安元鼎:北京截访生意经(图)
  • 沈阳李桂芬讲述被安元鼎非法关押2次(视频)(图)
  • 北京安元鼎公司租旅馆关押上访者(图)
  • 安元鼎黑监狱是个例吗?谁是全国范围截访的保护伞?/杜阳明
  • 博讯快递:国务院的人权白皮书是在为安元鼎辩护?
  • 北京涉嫌拘禁访民的安元鼎保安公司仍在营业(图)
  • 安元鼎被取缔后现场实拍:车辆涂去了标志(图)
  • 北京涉嫌非法拘禁的安元鼎公司董事长被刑拘
  • 传闻: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被查封,负责人被拘
  • 南方都市报:北京截访“黑监狱”安元鼎调查(图)
  • 因披露安元鼎截访,《财经》杂志遭警察骚扰
  • 因曝光安元鼎《财经》杂志被“堵门”事件进展
  • 财经网因刊发《安元鼎公司专职截访》被“堵门”
  • 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陷舆论风波,官网改版点不开
  • 视频:凶悍抓捕访民的安元鼎保安公司内部偷拍(图)
  • 截访公司安元鼎年收入2000万元
  • 安元鼎黑监狱拘禁折磨访民 性凌辱维吾尔妇女(图)
  • 姚晶母亲被安元鼎送回山东平邑扔路边,在黑监狱摔断手腕
  • 山西大同访民王占春被关安元鼎黑监狱
  • 控告安元鼎黑监狱/戴月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