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第三篇 救虎队──救党派/张三一言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23日 转载)
     03-01 救虎救党方法:打造一个善良中共、打造一个中国雅鲁泽尔斯基。
    
     崔卫平文章的核心是与极权合作;用心是救党。为了救这个腐败透顶、罪恶滔天的党,就得把它打造(伪造)成为一个善良正面形象的中共。为满足中国人盼青天望救星奴性的一面,打造(伪造)一个中国雅鲁泽尔斯基也属必要。 (博讯 boxun.com)

    
    崔教授说:“打造一个中产阶级给党用用,借用这个句式,那么,民主的反对派需要重新创造一个党内改革派,创造那样一种政治现实,为了民族的未来。在这个人(这些人们)身上,应该体现出来自社会的压力,人民的要求,民族的历史责任。即使他不愿意,也一定要让他这么做。”
    
    中国不是波兰,中国没有雅鲁泽尔斯基。极之简明的道理是:波共容忍华里沙、米寄尼克等反对派,中共把反对派消灭于萌芽状态中;波共选择了容忍和对话,中共选择了镇压与屠杀。一些识字精英最大毛病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用等同于前波兰的幻想中国替代有中共特色的现实中国。
    
    反对派要与统治者和解或合作,必不可少的前提是有一个有和解与合作意愿的统治者。要怎么样才能出现和解或合作的统治者呢?
    
    不知道可不可以这么说,有一条这样的规律:党外有甚么意识型态、有甚么实力,党内就有相应的派;党外意识与实力有多强大,党内相应派别就有多强大;有华里沙就有雅鲁泽尔斯基;有中国特色的维权和毛左就有温流泪和胡木面表现。党外实力能为党内反对派提供支点时,党内反对派就会浮出水面(党内异派通常滞后于民间力量)。当统治集团内出现倾向民众的健康力量时,才有民间与统治集团内部健康力量合作的问题;当统治集团的健康力量成为主流时,和解和全面合作才是现实议题。按照这样的认知,现在中国还远没有反对派与统治者和解合作的事。中国不是波兰,中国没有雅鲁泽尔斯基,所以,现在反对派最迫切的任务不是与中共和解与合作,而是先累积、形成和发展自己的实力;例如,把各自为己分散的经济维权提升到整体的政治维权等等。自己成为统治者不能视若无物的“反对派”的时候,妥恊与合作才是现实议题。
    
    
    02-02 祝虎万岁。
    
    崔教授说:‘在这批监狱写作中,米奇尼克特别提到了一种“被囚禁心理”。它既意味着“冷漠”与“去政治化”,同时意味着诸如无力、怨恨等精神状态。’
    
    在中国的今天,到底是崔卫平们还是革命者“冷漠”与“去政治化”?革命本身就是政治,何来去政治化?革命与冷漠永远不搭界,只有认为革命能够推翻极权才会成为革命者,无力状态的人永远不会成为革命者。就是因为对极权作恶有足够的怨恨才能转化成足够的力量去改变现状。请问,对极权恶行无怨无恨的崔卫平们有甚么动力去推动你们改变政治现实?美其名为和解合作,实际上是受辱屈从,这是甚么政治?
    
    崔教授指“这种被囚禁心理或许还应该包括,在许多方面无意识地模仿自己的对手,甚至抄袭对手。他们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和经历的,而宁愿顺着狱卒的手指引的方向去看这个世界——狱卒愿意表明自己是强大的,他们不假思索地接受了这个看法;狱卒愿意向世人证明牢房是万年万万年的,他们也不愿意看到中国正在发生某些重要的变化。”
    
    我请崔卫平们想想,是崔卫平还是中国革命者有“被囚禁心理”?是谁不愿看到民众的极度愤恨?是谁不愿看到爆炸性政治局面?是谁只看到极少数有小自由空间精英的处境而看不见广大极端边缘化无权无势的民众的处境?是谁只看到虚无缥缈的党内民主派并准备与之合作,而看不到官僚资本专政的主流和反此主流的民众抗争力量?看不到这些力量者会自感虚弱,必定没有自信。只有一个自感虚弱、没有自信者才会接受狱卒强大的说法;看不到这些力量的正是崔卫平们,可见他们才是狱卒的信徒。
    
    崔卫平们则愿与极权和解合作,在逻辑上就是愿意让极权牢房万年万万年。也就是崔卫平接受人们在牢房呆上万年万万年。为了与虎合作万年长,就得祝虎万岁万万岁。
    
    请注意,革命者的意愿是今天就革掉牢房的命。
    
    (是虎噬人还是人驯虎?──崔卫平 赶虎进笼评述之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