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日本靖国神社的牌位有多少是假的?/梁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9年10月31日,我发表过这样一篇文章:《小国时代的宿命:日本已沦为“贫穷大国”》,不少人可能会笑话我未卜先知。
    
     当时我指出,2007年,12集政论片《小国时代》问世,提出了“下一个解体的大国究竟是谁”的世纪提问,让人耳目一新,也给世界带来震撼。 (博讯 boxun.com)

    
    正如,“大国崛起”的时代早在二战结束时候的日本核爆中画上了句号,日本“经济大国”的梦幻,可能也随着小国时代的深入,而化为乌有!
    
    现在刚刚2009年,距离《小国时代》提出的问题不过两年,已经有明显迹象表明,日本作为一个“经济大国”,可能正在趋于解体!
    
    2007年2月10日,我看到多维电视台制作的12集政论片《小国时代》。那是1月29日开始制作的,我是看到新闻后才去“You_Tube”上寻找的。该片以多维社记者何频与旅美华人学者谢选骏的访谈录为主轴拍摄而成,揭示“小国崛起,大国解体”的历史定律。谢选骏指出,“大国崛起”的时代早在二战的德国废墟和日本核爆中画上了句号;而现代这个小国林立的国际无政府时代则孕育巨大的危险,尽管危险的挑战也包含着某种机会。因此有必要深入探讨与把握。
    
    2月9日首播《小国时代》第一集《从〈河殇〉到〈大国崛起〉》,指出《大国崛起》的影响力来自它所讲述的“蓝色话语”对“红色话语”的冲击。而《河殇》则是蓝色话语在中国电视的首播,破除了“生命是红色的”这一迷信,还原真相:“生命的星球是蔚蓝色的星球。地球上的一切生命得以生存的大气和水,使地球成为蔚蓝色的星体。”同时也指出《大国崛起》作为蓝色话语的不足和矛盾之处,是其忽视了“小国崛起才是历史的定律”。
    
    《小国时代》提出的问题是:1945年4月德国希特勒自杀的地下室及其户外焚尸的现场、1945年8月日本长崎和广岛两次原子弹爆炸的现场——就是“大国崛起”的终极结论。然而,在小国时代的压力下,克林姆林宫的红星堕地之后,下一个解体的大国究竟是谁?
    
    ……
    
    确实,这些提法让人耳目一新,尤其是“下一个解体的大国究竟是谁”的提问,给人带来了相当的震撼性。
    
    正如,“大国崛起”的时代早在二战结束时候的日本核爆中画上了句号,日本“经济大国”的梦幻,可能也随着小国时代的深入,而化为乌有!
    
    现在,距离《小国时代》提出的问题不过两年,已经有明显迹象表明,日本作为一个“经济大国”,正在趋于解体!
    
    2009年5月12日我看到最新一期日本“经济学人”周刊发表的专文,它要日本人承认:日本虽是经济大国,却也已是“贫穷大国”!这一小国时代的残酷事实揭露了:虽然日本上上下下向来不承认日本有贫穷,将贫穷淡化为差距,甚至根本忘记贫穷这回事,但金融危机凸显这个问题,日本不宜再自欺欺人。
    
    贫穷问题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加深。在泡沫化以后的长期经济低迷中,政府为了舒活企业,逐步放宽对解雇的限制,许多企业于是把正规雇用改变成非正规、约聘式雇用,也就是日文所谓“派遣人员”。2007年,派遣人员已达1890万人,占日本劳动力三分之一以上。同时,国家财政重建的论调高唱入云,社会安全保障的经济渐被削夺,本来已经不健全的社会安全网由此益趋脆弱。
    
    在日益泡沫化的、虚幻的经济大国日本,越来越多担当家庭支柱的男性沦为派遣人员,一旦从派遣再陷入失业,下场就是街友。日本的派遣工人有事做才有工资,而且大多数没有保险,有保险者,理赔条件极苛,只有两成人有幸拿到。他们也住不起房子,日本很少廉租房,无屋者不露宿街头,只有当“网咖难民”。
    
    2009年3月,日本失业率4.8%,增加速度创1967年以来新高。
    
    日本失业者可以向厚生劳动省求助,但通常不获回音。日本从1960 和1970年代成为工业大国,就以没有贫民的中产阶级社会自视,一般人贱视贫民,认为贫穷全因懒惰,政府的同情更少。看出问题者,至多承认那是“差距”。
    
    根据经济合作开发组织(OECD)最新的这方面资料,日本在2005年的贫穷率就以14.9%在OECD三十国里排第二(第一是美国,17.1%)。但一直到金融危机,日本人才渐渐不将贫穷美言为“差距”,而正视贫穷就是贫穷,承认贫穷不尽出于懒惰,而有其制度、结构成因。
    
    贫穷不单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日本有些律师、工会和街友在2007年成立“反贫穷网”,2009年1月,五百多名失业在东京日比谷公园扎营,和厚生劳动省打对台,数千志工前往协助,促成政府为贫民搭建临时栖身之所,总算有个微末的开始。接下来,就看政府是否回心转意并提出配套政策。
    
    事实上,日本的问题可能比已经沦为“贫穷大国”更加严峻:那就是日本作为一个“经济大国”,正在趋于解体。
    
    现在我担心:随着“小国时代”向纵深发展,日本这个地理上的中等国家,会不会脱下“经济大国”的外衣,直接向“小国首领”的宝座上一头坐下?
    
    更能说明问题的是,本文发表一年多后,日本不仅已沦为“贫穷大国”,而且也已沦为“造假大国”:有权威资料表明:日本的23万百岁老人全是假货!
    
    世界日报的东京特派员陈世昌在2010年9月10日发自日本的报道说:
    
    日本百岁人瑞“人间蒸发”的问题愈演愈烈,日本政府法务省下令地方政府,调查户籍上还存活的百岁老人。这一查让大家吓了一跳,发现户籍纪录上,竟有廿三万四千多位理应还“存活”的百岁老人“行踪不明”,其中还有八百八十四位超过一百五十岁。
    
    根据日本法务省十日发表的声明,法务省已通令日本全国,针对已经电子化的户籍为中心,进行全面清查。目前已经从全国九成、约四千七百四十三万户的户籍中,发现没有记载迁徙地址的一百岁以上老人,共有廿三万四千三百五十四人。
    
    这些“百岁幽灵人口”中,一百廿岁以上者有七万七千一百十八人,一百五十岁以上者有八百八十四人,他们都还在户籍上“存活”,成了“先进国家”日本在户籍管理上的一大漏洞。法务省说,会有这样的情况,主要是户籍记载不完备,不是真正像社会事件的“老人失踪”。最大的原因是战争以及海外移民,虽然人已经死了,但是没有提出死亡证明,所以无法把户籍注销。
    
    现在,亡羊补牢,日本法务省再也顾不得面子,只好要求各自治单位,尽速整理户籍资料,把已经不在人世的人瑞们的户籍注销。但这样一来,就会把日本人的“世界第一的平均寿命”,缩短了好多!日本人自我解嘲说,这是由于日本的户籍登记向来都是地方政府自己处理,各地方除籍的判断标准不尽相同,所以造成了许多百岁老人“在户籍上存活”的怪现象。
    
    日本法务省根据这次调查结果,已经下达明确指令,指“一百廿岁以上、住所不明的老人,符合职权上就可以擅自注销的要件”,透过全国法务局传达给各自治单位,希望户籍登记“更为完备”。
    
    由这个消息我不禁想到,日本靖国神社设立的那些个牌位,其长长的名单,是否也有许多假货?日本的统计资料的“可靠性”,从此完全谈不上了。
    
    2010年9月11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靖国神社/西风独自凉
  • 纪录电影《靖国神社》为何迟迟不能在中国公映?/李缨
  • 靖国神社和松本楼 / 闾丘露薇
  • 《靖国神社》观后感/夏一凡
  • 崇义:罗马教皇出手救靖国神社
  • 鲁克:从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说起
  • "神道"文化决定日本民族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曾宁
  • 日本人可以参拜靖国神社,中国人无权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