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志友:民主党优秀之子,吴义龙、陈树庆先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12日 来稿)
     广西:李 志 友
    
     (博讯 boxun.com)

     9月13、14日,是我们中国民主党人值得高兴的日子,因为就在这两天中,我们浙江民主党人陈树庆、吴义龙先生即将服完4年、11年的刑期而就要出狱的日子。吴义龙先生与陈树庆先生同是作为我们中国民主党主要之一的创始人,在中国民主党创党时期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同时也为中国民主党付出出了巨大的贡献与个人牺牲!他们的精神一直鼓舞着我们不少民主党人在继续为中国的民主之路付出各自的努力!
    
     1998年是中国民主党最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正是这一年中国民主党正是诞生了,正是这一年,作为中国最大的真正反对党在中国大陆开始创建! 也就是在这一年,先后北京、西安、山东、山西、湖北、浙江、湖南、广西、贵州、四川、重庆等二十多个省市的中国民主党部正式组建与运作,其中有个别省市甚至在98年之前就已经开始运作。
    
     98年的下半年,是中国民主党在大陆开展各项政治活动重要的一个时期,为了推动中国民主进程,先是浙江民主党进行了政党登记,接着北京民主党向外界正式宣告成立,把中国民主党的地位和影响力正式推向了全世界,受到了社会各界的极大关注!同时,也把中国民主党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所以说;中国民主党在1998年造就了第一次辉煌!
    
     正当各地的中国民主党以为这样下去,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的民主会指日可待之时,以为可以为更多的中国民众争取到更多的权益和改善人权状况的时候,一场谁都没有想到的恶梦正在降临。中共的独裁政府转向中国民主党的各地党部负责人进行了抓捕,从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中在98年的下半年,我就得知北京的徐文立先生、湖北的秦永敏先生、浙江的王有才先生等人先后被捕和正准备判刑的消息。
    
     为了抗议中共的独裁暴行,抗议中共当局政治迫害我们民主党人,广西由我代表去了浙江杭州与各地的民主党及其他异议人士聚集,共同到杭州的中级法院门口为民主党人王有才先生声援,抗议中共践踏宪法人权对我党成员野蛮的审判。在此抗议声援中,杭州的民主党成员;单称锋女士(吴义龙先生之女友)、李锡安先生、胡江霞女士,还有和我一样千里迢迢从山东济南也一道赶来声援的著名民主党人车宏年先生一起参加了抗议活动。
    
     由于当时浙江许多的民主党成员都被中共当局控制了起来,我没有办法见到他们,同时也包括吴义龙先生,回到广西后,中共当局对吴义龙先生解除了控制,我才有幸与他通过电话进行了交流,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各地之间的民主党与异议人士交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我都很珍惜每一次与兄弟省市的民运朋友的交流,都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出狱后,听我们广西的民主党人告诉我,在我被抓捕后,吴义龙先生曾经来广西找过我,但由于我已被严密关押,外界的信息我是一点都不知情;也因此留下了无比的遗憾!
    
     正当我对民主、自由的渴望有进一步认识的时候,没想到中共当局的无形大网正对着我们中国民主党各部进行了张牙舞爪的张开,1998年12月25日中国民主党(广西)筹委会受到了抓捕,作为筹委会负责人的我随即遭到广西中共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投入监狱,因此中国民主党(广西)筹委会的运作被迫停止,由于被关押着,外界的任何消息我几乎都一无所知,甚至我被抓捕后的几天,我母亲因不堪打击去世的消息我也一无所知。
    
     在监狱里,唯一看到有关我们中国民主党的一次消息是在1999年上半年左右的时间,当时一个有钱有势的犯人因为爱看《南方周末》,叫外边的人想办法经常弄一些进入监狱里边来,我才有机会看到过仅有的一次消息。消息的内容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那就是在报纸上登有-----北京的中国民主党领导人查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同时被中共当局判刑的消息,直到那时我才如梦初醒!原来,中共当局对我们中国民主党的打压与迫害还远远还没有结束。
    
    
     在恍然与世隔绝中共的大牢里,由于处处受到严密监控,所以外面发生的事情我几乎不知道。出狱后,我才知道吴义龙先生也是在我被捕后的1999年也遭到抓捕和判刑,当时真的是除了愤怒以外还是愤怒!没有想到中共当局真的会对我们中国民主党来个“大清洗”!让我们这么多的民主党员受到了政治迫害!
    
     与另一位民主党人陈树庆先生相识,记得好像是在2006--2007之间。当我再次秘赴浙江杭州时,有幸在他家里见到了陈树庆先生。四十多岁的他,头发不长,非常朴实的一位知识型民主党人。就是这样文质彬彬的一个人,中共当局都会感到害怕!觉得会威胁到他们的政权,要把这类似的人都投入到监狱里边去。这让我想起2009年10月份底在北京的一次民主党人聚会时,民主党人何德普先生的爱人贾建英女士对我和查建国、高洪明、刘世尊、胡石根先生等人说的一句话:“我看你们这些民主党人、政治异议人士个个都是很好的人,我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共产党要使劲的迫害、监控你们,不肯放过你们,而真正社会上的坏人却不去抓,这到底是为什么?-------”?是啊!这句话,我也很想问问中共独裁者!这到底是为什么?
    
    
     在陈树庆先生家里吃了晚饭时,我们一边吃一边交谈,晚饭后,陈树庆先生用自行车带我一起去了民主党人--王荣清家(为了安全,当时决定让我在王荣清家里住一晚,因为我和妻子曾在2004年被杭州国保警察无理野蛮地驱赶出杭州)。在去的一路上,让我真的见到了中国民主党人的平凡与伟大!在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路程里,他一直不让我带他而坚持他一个人驮我,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路上,他还跟我谈了很多很多;包括当时怎样与中共地方当局如何进行维权等等。再次让我见证了一个民主党人应该要做的事情!从这位勇敢的民主党人身上,我忽然觉得自己做的还远远不够,我要从他身上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就是这样一位对民主理念无比向往的民主党人,在随后不久又一次遭到中共流氓政权的迫害与打压,无端的把陈树庆先生投入了监狱大牢,这实在是可恨啊!可恨!中共以为再通过四年的迫害与折磨会折服我们民主党人的意志?那就错了!陈树庆先生没有折服,吴义龙先生更没有折服过,据浙江民主党人告知,前几年时,中共当局想以吴义龙先生的自由为诱惑换一份亲笔(大概意思是)“认罪书”之类的书面材料,但被正义,不为所动,宁多坐几年牢的吴义龙先生拒绝了,这足以充分证明了我们中国民主党人的风范!
    
     终于,上述的这二位平凡而又伟大的民主党人就要走出中共当局的大牢,随后,他们可能需要休息和调理好自己的身体。但可以看到的是;他们的精神并没有被共产党打垮!他们是我们这些普通民主党人的学习榜样!让我们为他们的出狱而高兴!因为在追求、争取民主、自由的路上我们又多一股更大的力量!同时,也真诚的祝愿我们民主党优秀之子吴义龙先生与陈树庆先生在将来人生的道路上更加辉煌!
    
    2010/9/11
    66--0806714067
    [email protected]
    中国民主党(广西):李志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陪朱成虎死?/陈树庆
  • 被告人陈树庆庭审最后陈述(初稿)
  • 关于陈树庆判决书的声明
  • 李国涛:谴责文字狱 抗议枉判陈树庆
  • 吕耿松:当局为何不释放陈树庆?
  • 希文:冷酷的机器与冷漠的人心(陈树庆案)
  • 陈树庆是如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吕耿松
  • 陈树庆先生无罪/王荣清
  • 赵昕:真正的自由之子陈树庆
  • 南方在野:力虹、陈树庆、郭飞雄被捕,中共加速朝鲜化?
  • 高智晟PK胡温新政:谁是真正的勇者?/陈树庆
  • 高智晟先生有难,我等守望相助义不容辞/陈树庆
  • 几宗名案的串联比较,惊人相似!/陈树庆
  • 昝爱宗,敢说“皇帝没有穿新衣”,关起来!/陈树庆
  • 法院趋炎附势,岂能树立司法权威?/陈树庆
  • 对公民违宪审查第一案申诉遭浙江省高级法院推拖/陈树庆
  • 陈光诚案,当局继续恣意疯狂?还是要法治理性?/陈树庆
  • 陈树庆:郭起真颠覆国家政权?还是国家政权变了质!
  • 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岂可更加肆无忌惮地侵犯人权?/陈树庆
  • 陈树庆、吴义龙将出狱,杭州多名民主党人被警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