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十八大变局是做出来的——且看温家宝的渐进民主化努力
请看博讯热点:18大争夺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07日 来稿)
     余杰在香港出版《中国影帝温家宝》一书,分明是哗众取宠,自乱阵脚。部分民主人士批评温家宝将普世价值挂在口头,只说不做,因而送其“影帝”封号,这都是“雾里看花,终隔一层”的幼稚言论。
    苏联独裁政权垮台以后,俄罗斯本该开始民主化进程,然而激烈的社会变革使俄罗斯进入十年动荡期,最终被前克格勃头子普金窃取高位,导致近几年来俄罗斯的极权主义回潮。相较而言,中国大陆的民主化改革虽然是以“小碎步”前进,但三十余年积累下来,还是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而且这个变革显得更加稳固。
     我们不妨对比一下1970年代与现在的大陆社会政治经济形态:1970年代说一句毛泽东的坏话要被打成“反革命”惨遭迫害,而今天,大陆民众可以在互联网上自由发表言论(尽管这种自由相对还比较有限),袁腾飞尽管讲了大量有损于毛泽东光辉形象的话语,但他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迫害;1970年代,自家养只鸡都要被“割资本主义尾巴”,而今天《物权法》的出台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进步;更加重要的是通过非官方媒体特别是互联网的宣传教育,普世价值已经深入人心,民众的民主和平等意识大大加强。更加主要的是,1970年代国营企业比重约为99%,而到了2009年,按实际控股权统计,非国有企业所占比重已达83.1%。套用共产党老祖宗马克思的理论来说,公有制经济基础的丧失将意味着中共上层建筑的衰亡。 (博讯 boxun.com)

    如果仅仅是同美国等成熟的民主国家做横向比较,中国政府的确还是一个一党独裁的专制政府;但是,从三十年历史发展的纵向角度观察,中国大陆不正在进行一场浩大的渐进式民主化变革吗?而这一切正是得益于独裁政体内部开明的民主派人士的不懈努力,从胡耀邦、赵紫阳到温家宝,片面地指责温家宝“只说不做”只会使温家宝等真正做事的人心寒。
    温家宝毕竟是胡耀邦一手提拔起来的人物,后来又受到赵紫阳的器重。余杰等民主人士对温家宝在六四事件以后能够继续留任,并最终升任国务院总理忿忿不平,却无视温家宝多年来一系列民主化改革的努力和尝试。
    1986年,温家宝继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便在中办下设了一个政治体制改革资料组,这是中国第一个专门的政治改革研究机构,起初的任务就是研究制定胡耀邦指导的党政分开和权力下放的具体措施。六四事件以后,陈云等老左派势力反攻,中办下属的政治体制改革资料组被解散,温家宝也沉默起来,进入蛰伏状态。(余杰苛求温家宝此时站出来,无疑是自寻死路)2008年,温家宝接受CNN专访,当扎卡里亚问到“您从处理1989年那一问题上的经历中获得了什么教益?”这个目前在中共内部还非常敏感的话题时,温家宝非常坦率地回答“我认为,在推动经济改革的同时,我们也需要推动政治改革”,这种表态是在保守派容忍范围内的表态,但又绝非中共保守派一贯的陈词滥调,至少是委婉地肯定了六四的正面意义。
    1992后,温家宝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兼任书记处书记,主管财经、科技、农业和农村工作。90年代初,中共老左派势力在各个方面发动攻击,特别是农业领域,保守派势力大肆鼓吹邓小平所谓的农业“第二次飞跃”,要求媒体要宣传南街村等农业集体经济典型(事实证明,南街村不过是保守派势力用贷款扶植起来的),鼓吹要重新搞合作社。温家宝借助自己特殊的身份,在中共宣传口坚决遏制住了农业领域这股的极左势力回潮,并叮嘱《人民日报》、《农民日报》要顶住压力,坚决抵制所谓的“农业集体经济典型”的虚假宣传,最终,《农民日报》十年见不到任何有关“集体经济典型”的报道。
    2003年,上任伊始的温家宝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拟定了一份鼓励非公经济的意见书草稿(即后来颁布的《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又称旧36条),交给政治局常委审议,其余八人却沉默不语,这使得刚刚上任的温家宝十分尴尬。2005年2月,在温的努力下,“非公36条”终于出台,然而刚好碰上了“德隆事件”和“郎顾之争”,党内保守派势力勾结左派力量在舆论领域向经济改革领域发动猛烈攻击,旧36条无果而终,直到今天“国进民退”的叫嚣依然持续。从这个过程,可以看出温家宝在推动“国退民进”过程中的种种难处,他所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集权统治集团。即便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各个领域的市场化改革依然稳步推进,国企改制也正在逐步完成,金融、电信等暴利垄断领域正在向民营及外资全面开放,以至于乌有之乡等左派网站公开大骂国务院下属的国资委(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是“卖国委”。
    2010年,新36条(《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意味着温家宝领导下的国务院向着仅存的百分之十几的国有经济发起了最后的进攻,共产党专制统治的经济基础将被彻底蚕食。
    “经济基础”变成这个样子,温家宝在深圳感言说自己时间不多了,要对中共上层建筑动大手术,就不再是“说说而已”的狂妄之言,俨然是胸有成竹,胜券在握。14年前已经在畅想政治改革的温家宝,终于有望在自己任期的最后两年时间把几代人的梦想付诸实施。
    温家宝的深圳“政治改革”讲话释放出民主化改革的重大信号,部分大陆民主派人士迅速响应,徐友渔、崔卫平、罗世宏等知名学者以及国内诸多知名推特、知名网友在北京密云水库隆重举行“温家宝深圳谈话”研讨会。乌有之乡等左派网站显然已经嗅到了异动,组织了大量文章为中共独裁政体辩护,一篇题为《为什么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多党制和普选制》被该网站重点推荐,与中宣部前不久的调门基本一致。温家宝政治改革的讲话刚刚发表,中共体制外两派已自觉地纷纷站队,“春江水暖鸭先知”,他们对中共权力斗争的脉络把握得显然要更加准确。而胡锦涛的深圳讲话却有意淡化温家宝政治改革的提法,给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蒙上了一层巨大的阴影。
    毛泽东当年搞暴力革命,鼓吹“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但今天我们要推翻这个独裁政体,这句话完全可以借用。天下是人民的天下,中共是怎么窃取了人民的天下,人民还要怎么夺回来。所以,不能正确地评价温家宝,便不能正确区分中国民主改革较量的敌我势力;不能很好地团结中共体制内外的一切可以团结的民主力量,中国的民主化道路便很难实现。在温家宝发起冲锋的时刻,有人却在背后对他指指点点,冷嘲热讽显然是自乱阵脚,使亲者痛使仇者快。
    渐进式的民主化变革必须紧密配合意识形态领域的宣传斗争,进一步唤醒中国民众的民主意识,号召他们配合体制内的民主派,自觉地起来斗争。而以乌有之乡为代表的民间左派势力配合中共体制内的保守派势力,拼命为中共独裁统治的合法性进行辩护,大肆攻击市场经济和私有化改革,妖魔化美国社会和普世价值观,他们才是目前中国民主化进程的最大阻力。这几年,他们也打着关注民生的幌子,欺骗大众。特别是“郎顾之争”以来,左派势力鼓吹保卫国有资产,要搞“国进民退”,继续用那套“红色”理论欺骗下岗工人,在部分民众心目中的确得分不少。2004年,郎咸平率先对国企改革发难,妖魔化国企改革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称不需要进行国企改制,要“以大政府主义和中央集权来纠正国企改革”;2005年7月,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刘国光发表《刘国光谈经济学教学和研究中的一些问题》一文,无端指责指导市场经济改革的经济学家,告诫党内保守派势力“一旦中国经济改革由西方新自由主义主导,经济基础就变了,共产党就掌握不了政权”。在这股势力的连番攻势下,改革经济学家在网民心目中的形象一度被丑化,网络上出现大量对毛泽东时代进行“怀旧”的文章。当年许多正在进行的国企改制都被紧急叫停,温家宝苦心策划的鼓励非公经济的旧36条在中共保守派势力的干扰下也不能有效实施。
    然而,左派势力在舆论上的得势只是暂时的,经济工作的实际权力却控制在国务院手里,这就出现了左派势力疯狂叫嚣,民营经济比重却在2005年-2009年持续增加的现象。2007年物权法的出台,意味着中国市场化改革的阶段性胜利,私有产权得到了法律保护。
    国务院下属多个部门、直属机构和特设机构等,温家宝正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民主派力量逐渐渗透进各个要害部门。上海市委宣传部原部长、原市委常委王仲伟在任期间支持拍摄颠覆中共传统价值观的影片《色戒》,后被中宣部严厉批评,据说因为《色戒》的问题,上海市委宣传部给中宣部的检查就写了五次。就在王仲伟仕途出现危机的时候,却奇迹般地调任国务院新闻办任副主任。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及各地新闻办公室直接负责各大网络监管工作。在重大事件发生时,对温家宝的报道往往一度盖过胡锦涛。在凯迪网,一个题为《急救》的视频对胡锦涛“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以及“以人为本”的言论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尽管很短的时间内,该视频受到了凯迪网友的热烈追捧,提供该视频的网站因为胆怯,自行将视频删除。在选举与治理网,题为《习近平在中央党校讲话全文发表 论三观提权为》的文章后面,支持票仅7票、反对票为99票,该网站允许网友对习近平进行公开批评,甚至有网友提出习的学历问题,而习近平正是中共保守派的代表人物。2010年2月份开始,袁腾飞《十年文革》的讲课视频在互联网上传播长达两三个月,后被中宣部紧急叫停时才逐渐被清理。不难看出,中国的互联网捧温家宝压保守派成为一种潜运作的行为,这与温家宝控制的互联网新闻监管部门肯定是分不开。一旦出现重大“紧急”的政治性事件,互联网将被民主派牢牢控制在手中,成为传播最快捷最广泛的舆论工具。余杰指责温家宝作秀,可能就是因为电视、互联网上出现了大量宣传温家宝光辉形象的报道。作秀并没有什么不好,并不能否认温家宝的所作所为的确是在推进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而且,中国出现这么多的问题,不能让温家宝去替中共统治集团背黑锅。中国真有选举的一天,把选票投给这样的人也未尝不可。
    行文至此,有人可能又要质疑,既然温是民主派,为什么温不能动用他的力量保护刘晓波呢?而这的确是温家宝力所不能及。《08宪章》签名公布以后,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开来,得到了大陆民众热烈拥护。国务院新闻办、公安局的网监处对网络言论监控之严密,我们有目共睹。试想,如果没有新闻办和网监处的默许,《08宪章》根本不可能传播得如此广泛,以至于中国网民关心政治者几乎无人不知。《08宪章》被全面封杀缘于中宣部保守派,李长春、刘云山等中共保守派势力对《08宪章》表达出切齿痛恨,左派势力也在舆论上发起了疯狂的进攻。网络上有关《08宪章》的任何信息都被屏蔽,乌有之乡网站却还能登载大量攻击《08宪章》,攻击普世价值的文章,国务院新闻办动用自己的力量对这些文章积极进行清除,甚至告诫乌有之乡网再敢议论《08宪章》便以故意传播之名封闭网站;左派势力的舆论攻势,更加坚定了有关部门处理刘晓波的意志。此外,温家宝系统的民主人士事实上已经渗透进了中共的安全部门,至少是可以通过某些渠道对中共安全部门施加影响,否则《08宪章》签署人被中共处理的就不只是刘晓波等几个人,尽管其他人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政治迫害和打压。
    中共体制内的民主派显然不甘心让左派势力继续张狂。2009年2月份,警方查抄了乌有之乡书社,民主运动的重要支持者江迅第一时间在《亚洲周刊》发表文章《「乌有之乡书社」突然遭到警方查抄》,乌有之乡书社通过网站随后发文称他们的负责人并未被带走,这一消息后来被证实,乌有之乡书社仅仅是被查抄走了一部分私自复印非法出售的资料。江迅的误传很可能是因为成文较早,即他在乌有之乡书店被查抄前已经得到了消息。香港的民主派媒体《亚洲周刊》、《苹果日报》与大陆的民主派联系一直比较紧密,这些媒体对温家宝也是大力支持。江迅是《亚洲周刊》的资深记者,数年来,在《亚洲周刊》上发表多篇文章力挺温家宝。最近,江迅在《亚洲周刊》发表支持温家宝深圳讲话的文章《倒温VS保温 谁来保卫温家宝?》,在中共保守派势力的监督下,如此尺度的文章不大可能在大陆的主流媒体上发出,而国务院新闻办早已解除了对《亚洲周刊》网络封锁,该文在大陆地区广泛传播。江迅的消息来源很可能来自于国务院新闻出版总署的老领导杜导正。杜导正是《炎黄春秋》杂志的重要写手,与李锐老等人一道为揭露中共的黑暗历史,宣传普世价值观做出了巨大贡献。李锐、杜导正等一大批中共体制内的老干部聚集在《炎黄春秋》杂志,已经成为中国民主化道路一支中坚骨干力量:利用他们中共党员的身份,揭露中共黑幕更加有说服力;他们自己都具有很大的政治能量,他们提拔的人很多已经进入重要部门,对于中共的民主变革推动作用巨大。杜导正曾在多个场合表达了对乌有之乡网站的强烈不满,并暗示新闻出版总署必要的时候可以惩戒一下乌有之乡。据透露,此次针对乌有之乡书社的行动正是由版署下面的文化执法总队来执行。李锐、杜导正等人与温家宝已经形成了中共党内民主派上下联合的局面。
    网络上对于温家宝的妻子和儿子经商问题微词颇多,其实相对于那群腐朽的太子党,温云松绝对是合法经营,有些人却仅仅抓住温家宝的家庭问题不放,这极有可能是温家宝的政敌——中共保守派故意操纵的结果。
    温家宝在短短几年任期内,做了大量的人事准备工作的,国务院的各个部门都被安排进了民主改良的力量,这些力量对于打压中共死忠的传统左派,暗中支持民主派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些作用往往被忽视,但是不要忘记,中国目前还是一党独裁的专制国家,发挥这样的作用阻力依然十分强大。温家宝系统的民主派向中共各机关部门的渗透,使民主派在未来的十八大权力争夺战中占据了有利地位。经济领域尽管偶尔有“国进民退”的叫嚣,但是总体上来讲,“国退民进”正在持续进行,国资委、外经贸部都在按照这个方向进行努力,真实情况并不是如余杰所说的“国进民退”。在这种形势下,温家宝的政治改革方案的出台并非遥不可及。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菲律宾总统之笑和温家宝总理之泪/孔捷生
  • 给温家宝的建议书/赵景洲
  • 芦笛:温家宝的“天鹅之歌”
  • 温家宝即使“作秀”也值得肯定/万沐
  • 从温家宝讲话谈看中共是否开始又一次生死决斗?/张鹤慈
  • 温家宝将政改重任交给深圳/西蒙周
  • 温家宝语录:令人感奋的金玉良言/臧巍巍
  • 应该如何评价左右夹攻中的温家宝?/张鹤慈
  • 克服“政改恐惧症”——对温家宝总理8-21重要讲话的回应(上)/陈泱潮
  • 江棋生: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 中国民主大骗“温家宝”!/李志友
  • 温家宝为什么躲此人民亲彼“人民”?/笑一大
  • 温家宝说民主是中共抢夺“民主”的话语权/陈维健
  • 且慢为温家宝的“政治改革”而欢呼!
  • 从温家宝讲话看中共/张鹤慈
  • 谢燕益:温家宝最后难免心死,中国没有出路!
  •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姜维平
  • 温家宝还能再捅破几层窗户纸?
  • 中科院钱学森创建火箭基地遭强拆,全国人大代表串联弹劾温家宝/严峰
  • 与温家宝差距大 胡锦涛不给政改松绑
  • 湖南公民网络论坛学习温家宝深圳重要讲话
  • 上海访民就温家宝27日重要讲话民间座谈会心得(图)
  • 《光明日报》批温家宝论战出笼:称要问清“由谁统治”
  • 胡锦涛今南下,料不支持温家宝政改论
  • 刘杰、刘学立:北京市高法告知告温家宝让全国人大修改法律(图)
  • 温家宝政改表态引震荡:临行留下“政治遗嘱”?
  • 冯正虎:我要立案日记(2):温家宝说,我来行动(图)
  • 温家宝将出席在天津举行夏季达沃斯论坛
  • 香港《争鸣》文章:温家宝「南巡」背後玄機/牟传衍
  • 专访张建 为什么要支持温家宝总理/巴黎动态(图)
  • 历数近年温家宝讲话多次被官媒删节、被和谐
  • 顺应天命,建设法治大业——北京热议温家宝讲话
  • 冯正虎的推文(8月30日):力挺温家宝
  • 浙江网友聚会研讨温家宝深圳讲话
  • 貌合神离,胡锦涛与温家宝正式分道扬镳/林和立
  • 温家宝会见日本外相 促在华日企调高工资待遇
  • 倒温派打击温家宝架空胡锦涛,是要清算赵紫阳/亚洲周刊
  • 亚洲周刊:温家宝言论屡屡被多次被宣传部门阉割
  • 中国河南冤民刘学立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上海市杨浦区杨冤(图)
  • 志愿军老兵王辉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告状信
  • 欢迎温家宝总理即将访问日本/被害人沈正富的亲属
  • 刘杰:国务院行政不作为 温家宝总理当被告(图)
  • 访民严松发致信胡锦涛、温家宝,诉说湖州地方政府不作为
  • 杭州拆迁失地村民叶金娥写博文赞许温家宝的博文被和谐
  • 王培荣被删得“片甲不留” 温家宝心口分裂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 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还我户居住的权利/李柱才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上海市民颜芬兰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求助信(二)(图)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上海居民周敏珠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控告信(图)
  • 上海居民忻菊珍致胡锦涛、温家宝的控诉状
  •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新华社竟然为一件羽绒服肉麻吹捧温家宝
  • 就银监会打击专业技术人员给温家宝总理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