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薄熙来能走多远?/郭松民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06日 转载)
     能在中国官方媒体浮出的政界人物,且又能吸引民众眼球的人要属薄熙来了。可以说薄熙来是中国政界最具影响力的第一人。他重新实践了早期共产党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他在中国重庆的大胆义举感动了中国民众。“举红旗”,再现了昔日“人治正义”的光辉,这样的局面,这样的气氛,使人感觉重庆有一点当年陕甘宁边区甚至延安的意思了,这种感觉也是久违了的。
    
     举红旗,是一个很勇敢的说法。因为现在官员只愿意说举旗帜。红旗是色彩鲜明的,没有任何含混之处,旗帜就暧昧多了,我们不知道旗帜是什么颜色的,甚至不知道它是星条旗、米字旗还是膏药旗。 (博讯 boxun.com)

    
    2007年,当薄熙来从商务部长任上,“左迁”到重庆担任市委书记时,海外媒体普遍认为他遭到了“贬谪”,但现在看来,这次“贬谪”反而成就了他,逆境激发了他的斗志,坚定了他的政治方向。而对一个天生的政治家而言,市委书记这种主持全面工作的岗位,显然更有利于他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而商务部则专业性太强,实际上更适合职业官僚。
    薄熙来早在1990年代初担任大连市长的时候,就因为成功地把大连建设成了花园城市而成为“明星官员”,由于他的政绩并没有与民生的切身利益有什么直接的关连,也就没有引起社会普遍的关注。因为从早期的步鑫生、马胜利,到后来的仇和等,这些“明星官员”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的“铁腕”主要是用来帮助资本,对付大众的,他们很善于抓GDP,并由此获得了政绩与声望,但留下的往往是更大的贫富差距,更多的环境污染,更加腐败的官场。那时薄熙来似乎比他们出色一点,坊间早就传说,在他的治下“官不聊生”,但也仅此而已,薄似乎和其他“明星官员”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本质区别。
    
    但当薄熙来到了重庆之后,他早年的红色记忆似乎在一夜之间苏醒了。和其他地方所不同的是,重庆并没有把招商引资看得高于一切,重于一切。重庆的特色在于“唱红打黑”,“嘉陵江边红一角”,薄熙来终于显露出了他作为“红二代”的本色。
    
    从实际政治效果来看,重庆的唱红,并不仅仅是怀旧,而是为了让社会再次唤醒对共产党人早期红色理想的追求,这个理想就是要建立一个“人人平等,人人有工作,人人有饭吃,没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新社会”。薄熙来是在通过唱红,来争夺文化舆论领导权,为打黑凝聚了一股社会正气。而重庆的打黑,也不仅仅是维护社会治安这么简单,因为其规模之大,涉及的官员、“民营企业家”之多,使其明显地带有调整利益格局的性质,甚至可以说,重庆在进行一场“没有被称为革命的革命”,而重庆老百姓的欢欣鼓舞,也让人清晰地感到,他们有第二次被解放的感觉。
    
    中国要继续前进,就必须调整目前的利益格局,要调整利益格局,就必须有人要让出利益,而在经历了以原社会主义体制为对象的三十年改革之后,普通的工农大众已经一无所有,甚至成为“负翁”,他们没有任何利益可以继续出让,所以调整利益格局就必须对现有的既得利益阶层,即向改革开放中那部分为富不仁的人动手。中国如过了这一关,从此就能进入和谐社会,今后也可以从容应对待政治改革,经受国际风险,过不了这一关,就相当于在长江航行总出不了三峡,以后就很难说了。从这个意义上说,薄熙来在重庆的实践,是在为中国寻找出路,是在为中国“趟雷”,对全国都有重要的示范作用。利益格局的调整,也必然会带来权力格局的重新洗牌。
    
    无论从“革命”的标准还是从“改革”的标准来看,薄熙来在重庆所做的还是非常有限的,比如他根本还没有涉及到国家体制的弊端。略有土地革命初期杀富济贫的伸张正义的感觉。唱红打黑反映出的是正义气慨,但它并不能体现出一种政治纲领。但我想,薄熙来已经在他能做的范围内,做到了最好。要知道,当年在陕甘宁边区的共产党也不能不服从于全国的抗日战争大局,韬晦了自己的政治理想,改变了共产党的策略,停止了土地改革的政策,变阶级斗争为民族统一战线。这说明一个人一个党派因其核心价值观所产生的政策和策略不得不受控于宏观的形势和革命的阶段性,并因它们所改变,所决定,所发展。现在薄熙来真实的价值观并不可能完全的展现出来,其价值观也并非是一成不变的。
    
    中国的“自由派-新右派”则一直是带着狐疑,挑剔的眼光来看待薄熙来在重庆的所作所为的。待到“李庄案”发生瑕疵之后,他们感到总算抓到了什么把柄,立刻大哗,什么“黑打”呀,什么违反“程序正义”呀,似乎他们多么热爱法治,多么热爱正义,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自由派-新右派”从来都是“政治挂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单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比新老左派更像是毛主席的好学生),用非民主的手段来实现他们所谓的民主的理想已是他们的惯用伎俩。比如,在中国经济体制转型改制的过程中用了那么多黑社会的手段,但由于符合“私有化”的全局战略,官方和自由派仍然在为之百般辩护。更令人发指的是,强制低价买断工龄,强制拆迁不仅没有程序正义可言,连起码的良心都没有了,可又有哪个人为这些民众说过公道之言。
    
    中国的“自由派-新右派”反对薄熙来的真正理由其实只有一个(而这个理由又是永远说不出口的),那就是薄熙来在重庆的实践,展示了这样一种可能性:只要共产党愿意调整路线,回归自己早期的红色理想(这种理想主要是以早期的毛泽东所代表),就仍然可以获得大多数人民的支持,重建自己执政的合法性,这样可以从容择机地调整改革的力度和广度,防止因迫于社会压力而仓促上阵,能够用较低的社会代价来完成社会进步---- 这就等于要了中国的“自由派-新右派”们的命!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三十年来所进行的“启蒙 ”都白费了,意味着他们可能永远看不到用自己的自由民主说教骗取国家权力的那一天了。所以他们宁愿看到共产党烂下去,那怕中国也一起烂下去也在所不惜,而不愿意看到共产党有任何恢复健康的可能。更可怕的是党内的权贵们也不愿意看到共产党的复兴,为了自己集团的个人利益,他们宁愿要一个腐败专制的共产党。这两类人政治理念完全不同,而他们的政治目的又多么相同。
    
    其实,如果从世界范围内来看,薄熙来的做法是非常正常的,任何一个国家民族,任何一个政治运动,在遇到困难时,都会下意识地到自己的先辈和文明源头那里去寻找灵感,因为那里保存着最原始、最纯真、还没有被后人出于自己狭隘的短期利益所污染的信念。西方的政治领袖和思想家动不动就会到古希腊、古罗马那里去翻箱倒柜,美国人更是动不动就把“国父们”的教诲搬出来;伊斯兰世界则喜欢到《古兰经》那里去寻找灵感,这是人类同性思维习惯所产生的逻辑结果。中国的“自由派-新右派”对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不断进行妖魔化的目的,也正是为了根除杜绝社会主义复兴的历史渊源。
    
    所以,薄熙来作为当代中共高层中的一员,当他要解决自己面临的各种问题时,把目光转向中共早期的红色理想,并依据这种红色理想来矫正现实中存在的各种弊端,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改革开放以后,官员和精英们只喜欢谈“创新”,而不愿意谈“坚持”,他们实际上不懂得(或假装不懂)这样一点:创新只能是方法上的,信仰的理想只能坚持,不能创新,对理想进行创新,说得温和一点叫 “变质”,说得严厉一点,则叫“背叛”,共产党员没有改变信仰的自由,如果你不信仰共产主义了,你可以退党。信仰共产主义是一种虔诚的理念,也是一种追求,追求理想是一种净化心灵的过程,防止心灵堕落,是自我反省的动力,是早期共产党之所以伟大之处。
    
    许多人喜欢揣测薄熙来的动机,个别人完全是居心不良。 “自由派-新右派”揣测他的动机,是为了对他做诛心之论,比如说他有野心,想冲刺十八大等等。左派揣测他的动机,则暗含着这样一种危险,即他们可能通过支持某个具体的人用以作为派别斗争的策略。客观社会要求的是动机与效果的统一。一个人从政产生的社会效果才是最重要的,政治人物的政治路线也要经过社会实践的检验----如果他坚持自己的政治原则,达到良好的社会效果就支持,相反则反对。至于他内心深处的动机,对外界社会并不重要,也不必揣测。
    
    但对薄熙来本人来说,自己内心深处的动机却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这关系到他自己能够走多远?假如薄熙来真的像中国的 “自由派-新右派”揣测的那样,目的仅仅是为了在十八大常委名单中获得一个位置,那格局就太小了。客观现实为薄熙来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面对这样的历史机遇,薄熙来如何选择,将决定他未来的历史地位。如果他作出了正确选择的话,那么若干年后再回过头来看,“十八大常委”的虚位其实并不重要,对于一个志怀高远的政治家来说,他所谋求的是抓住历史的机遇有所作为。
    
    那么,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历史机遇呢?这个机遇就是:假如我们用大历史的眼光来看,我们就会发现,我们正处于人类历史上一个空前黑暗的时代!说它空前黑暗,不仅是因为自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人类追求建立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理想社会的努力遭到了灾难性的全面失败,还因为这种理想本身也被玷污、被嘲笑、甚至被踩到了脚下,共产主义的理想已处于最黑暗的时刻,这恰恰预告了黎明的到来。现在,在中国,按照资本主义方式的经济改革,已经侵害了大多数人的利益,迫使民众自我维权,贫富差别的扩张刺痛了民众的良知。而世界性金融危机更引发了人们对共产主义公有制理论的再认识,因此,共产党早期的红色理想也必然重新获得大多数人的认同。
    
    早期的中国共产党在客观上最能代表中国民主自由的精神,尤其是共产党创刊的新华日报以大量的文章揭露国民党政府的一党专政的独裁本质,要求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反对禁党禁报 ,反对官僚买办资本,反对腐败,要求民主政治。而今天的共产党又怎么做的?现在薄熙来的所作所为使我们看到共产党复兴的可能,我们没有任何道理否认这种初级良性运作的进步意义,这种良性运作发展的结果有希望形成中国从“人治正义”和平转型为“民主社会主义”的历史机遇。
    
    这里我们特别要强调的一种观点,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表述的公有制原理其内涵的精神文化真谛就是自由民主。共产党现在的腐败也要归结于自由民主基因的先天不足所致。共产党的原始理论崇尚的是自由民主,并揭露出资本主义私有制不可能实行真正的民主。共产党宣言把人类认知客观的智能提高到一个新的境界,巴黎公社普选制的尝试为社会主义的民主政体提供了典范。法治是私有制的政治表现,自由民主才是公有制的政治表现。自由民主是一个广意的概念,它应该包含法治;法治只是自由民主的低级阶段,法治所强调的是客观约法,而自由民主更强调的是自然约法,体现了人类的高度文明。马克思主义本属于学术思想的范畴,但在经俄国十月革命的战斗洗礼传入中国前,已经变异为阶级斗争的工具,在东方专制文化的侵蚀下,自由民主精神已逐步肢解为实用主义,后成为制约中国发展的精神枷锁,这和马克思主义本身的对错毫无关系。
    
    面对这样的历史机遇,薄熙来有两种选择:第一种,既然历史为自己提供如此之好的机会,那么就充分发挥自己的智慧、经验和影响力,勇敢地举起红旗,站出来领导社会主义复兴运动,甚至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潮的关键性领军人物(由于中国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和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现实,更由于中国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边缘地位所决定的国内矛盾特别尖锐且无法向外转嫁的现实,所以中国必将要从经济强国走向文明强国)最终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并奠定自己的历史地位;第二种,只考虑自己的权力和荣华富贵,目前在重庆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在十八大上被“招安”,最终成为“接轨派”中的一员,那这就是比较令人遗憾的。
    
    无论薄熙来做何选择,历史都将会按照自己的规律前进。但如果薄熙来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则会成为推动历史前进的巨人,如果薄熙来作出了不正确的选择,则会成为历史站台上落落寡欢的误车者,满怀惆怅地看着历史列车呼啸远去(我相信他还不会成为阻碍历史前进的人)。薄熙来将如何选择?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郭松民原文,右志并改编。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薄熙来折腾土地/姚中秋
  • 薄熙来的前途在哪/储建国
  • 唯薄熙来敢政变?/郭松民
  •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姜维平
  •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姜维平
  • 薄熙来“史上最牛公函”/盛大林
  • 薄熙来有“政治野心”有罪吗?/右志并
  •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姜维平
  • 汪宛夫:薄熙来为什么就这么牛?
  •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姜维平
  •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姜维平
  • 薄熙来把千名领导干部轮岗/任亚平
  • 薄熙来与中央巡视组的较量『上篇』/姜维平
  • 从大连种草到重庆种树,薄熙来如何令人耳目一新
  • 牟传珩:司法部为薄熙来背书——李庄案舆论交锋再起
  • 薄熙来是不是民主派有那么重要吗?/右志并
  • 姜维平大战薄熙来/赤松子
  • 薄熙来入选《时代》影响力人物候选名单
  • 薄熙来3月30日讲话有难言之隐吗/殷友成
  • 薄熙来与百位高校学生会主席谈唱红歌
  • 薄熙来又开始大动作:把千万农民赶进城
  •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稀世珍宝“观音显圣”追记/姜维平(图)
  • 薄熙来打黑,警察继续黑:重庆被殴访民进京(视频)(图)
  • 王岐山薄熙来:保持金融稳健运行
  • 李克强的风头完全被薄熙来掩盖(图)
  • 「薄爺爺」——薄熙来山城再顯神威
  • 《重庆晚报》暗斗薄熙来/姜维平
  • 薄熙来与北京网媒高层同歌《我和我的祖国》(图)
  • 薄熙来三呼"不满意" 重庆耗资1770亿整治市容
  • 薄熙来重庆发起“大城市带动大农村”
  • 薄熙来黄奇帆专题考察主城区城建改造工作(图)
  • 薄熙来 《读点经典》累计发行突破700万册
  • 俞正声薄熙来都是“红色贵族学校”校友
  • 不缺时势,但缺变量︰看薄熙来的后劲
  • 薄熙来岳父谷景生将军,开国少将(图)
  • 薄熙来称打黑如救灾皆为保民生现在还不能停下
  • 薄熙来:帮穷人造房是政府的责任
  • 18大王岐山汪洋入常委呼声高薄熙来有点悬
  •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