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南京最后历史街区面临拆除 专家吁整体保护(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01日 转载)
    
    南京最后历史街区面临拆除 专家吁整体保护
      黄思永的后人拍打的这根木头,已支撑这座老宅二百年了。他愤愤的说:“拆了很容易,但想再找到这样有年代的立柱可就难了
    南京最后历史街区面临拆除 专家吁整体保护


     探出头的龙头梁,已没有了往昔的威严
     南京9月1日电:“从中华门两侧的门东和门西,水西门到三山街的仓巷和南捕厅约一平方公里范围内,是南京城所剩的最后一块还保存着传统都市肌理的历史街区。如今,四分之三已经残缺,而仓巷的这四分之一正在遭到最后的拆除。如此下去,南京老城南将成为一个个的孤岛,整体保护将无从谈起。”1日,远在日本早稻田大学做访问学者的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年度杰出人物姚远博士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谈及南京仓巷街区即将被拆,姚远博士忧心忡忡的如上表示。
    
      南京的朝天宫是江南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好的一组明清殿宇式古建筑群。在朝天宫向南不远就是仓巷。这里曾是明清时期南京最繁华的地区之一。这里也是清代作家吴敬梓在《儒林外史》中多次提到的一处地方。
    
      昨日,当记者来到此地,清代砖石的外墙上赫然的“搬迁”二字,已无声的呈述了这条老街的的命运。放眼看去,仓巷地块上的清代和民国时期的砖木结构民居已被拆得七零八落,只剩断壁残垣。这里是南京老城保护规划确定的“仓巷历史文化保护区”。
    
      家住仓巷115号的黄自然,向记者讲述了他家老宅的故事。他是晚清南京最后一位状元黄思永的第五代后人。今年已是古稀之年的他还清晰的记得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他家老宅的样子。他说:“面街的大门档非常壮观,两边各有一尊石狮,宅深14进,50间房,每一进均有天井与厅堂,并有大花园、小花园。”听着他的描述实在很难和眼前私搭乱建的残破民房相联系起来,但是顺着他的讲解,老宅院的格局还是有迹可寻。
    
      黄自然有些伤感的表示:“黄思永是晚清锐意改革的官员,是中国兴办债券股票的第一人,他亲手设计了中国第一个烟标,同时也是收集整理甲骨文的第一人。仓巷的旧城改造应该为纪念黄思永留下一席之地”。据他说,他已向南京市长写过三封信,请求保留黄思永老宅。
    
      曾在扬州历任市委书记的南京市现任市长季建业,上任之始就疾呼“古城要整体保护”,而他在扬州力推打造的东关街历史文化街区可谓是古城保护的得意之作。不仅为扬州的古城之韵添彩更受到学术界的好评。相比之下,两三年前制定的南京“危旧房改造”计划尚待全面审视。
    
      据著有《南京城市史》的南京市作协副主席薛冰介绍,早在2003年在数十位学者的疾呼下,仓巷、南捕厅、门东、门西这四片历史街区整体被南京的老城保护规划确定为历史保护区的。但在2009年的新版南京城市总体规划中,仓巷却被剔除在历史保护区之外。“仓巷虽然残破,但街巷肌理还基本保存着历史原貌,修缮仓巷,是给南京古城留点记忆。正因此,时至今日,南京城是中国唯一既有古城墙又有历史街区的历史文化名城。硬生生的割去历史街区,切断的将是这座城市的历史记忆”薛冰如是说。“承载了丰厚历史故事的老街区,不能全是名人故居,全是纪念馆的堆积。要有普通人,要有多样性的市井生活,才能展现一座老城真实的历史风貌。”
    
      得知南京老城南面临拆除,在南京长大的姚远虽身在外地,也加入了为南京古城保护疾呼的学者行列,姚远多次写信或通过网络向南京规划、文物管理部门提出建议。得知仓巷现状,他亦非常焦急,他表示:“今天的仓巷真实反映了南京城这几十年的变迁。面对古城已遭破坏的状况,主管部门不能干脆"破罐破摔",而应怀着对历史的敬畏之心,竭力补救。城市规划应该将公共利益放在规划的第一位,并且要有向"危改"纠错的勇气。
    
      或许能让这些为南京古城保护疾呼的学者感到欣慰的是。相关部门已行动起来,新一轮城南历史文化街区保护改造规划目前正在加快修改完善。昨日,南京市长季建业已邀请清华、南京大学的专家就老城保护召开座谈会。并在此间通过媒体向公众掷地有声表态,“对于南京城南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要始终坚持全面保护、整体保护的原则……彰显南京独特的历史文化风貌。”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大学前副校长董健:个人主义与公民社会
  • 南京“直播门”与西方新闻自由/宋鲁郑
  • 单士兵:以什么理由建造南京爆炸纪念馆
  • 拆出一个南京大爆炸/孔捷生
  • 南京大屠杀与南京大爆炸 / 陈维健
  • 南京!南京!元首应该去爆炸后的南京作亲民体察?/亚笛多星
  • 是谁间接制造了南京惊天爆炸案?你有种站出来!
  • 南京爆炸事故 为环境风险敲响警钟/邓海建
  • 傅尹:南京露宿的救人拾荒者还好吗?
  • 《南京钟山记》/更的的
  • 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华:蒋介石为何在大陆失败(图)
  • 为何日本民众不愿承认南京大屠杀
  • 王锦思:南京为什么没有起义只有屠杀
  • 南京检察机关绩效考核信息化问题探析/李正州
  • 南京!南京!官办大规模拆迁/张传文
  • 南京!南京!,南京‧北京‧东京 (图)
  • 槟郎:南京,南京
  • 南京,救市压力下的城建新高潮/陈统奎
  • 《南京,南京》是文化汉奸典型之作
  • 专家赴南京调查小龙虾中毒事件
  • 继南京之后武汉又出现疑似小龙虾致肌溶解症(图)
  • 垄断企业的收入就是高呀 南京2岁女孩拥有400万元别墅
  • 探访“南京外滩”地王 六年闲置
  • 南京楼市提前进入旺季 又见连夜排队买房(图)
  • 卫生部专家组赴南京调查小龙虾疑致肌肉溶解
  • 南京民运人士杨天水委托北京律师李柏光提起申诉(图)
  • 南京食用龙虾致病原因多方面 具体关联因素未查明 (图)
  • 中国再出食品安全问题 南京食小龙虾中毒
  • 南京多人疑食用小龙虾致肌肉溶解
  • 南京一居民楼发生煤气爆燃 致两人受伤
  • 南京警方跟踪追击三个月 摧毁一跨省盗窃团伙
  • 南京江宁治酒驾新规举报酒驾奖200 举报醉驾500
  • 南京永阳城管和村民发生冲突 城管被砍村民受伤
  • 南京一天内三条煤气管道被施工队挖爆
  • 南京煤气管道被挖断致百辆公交拥堵(图)
  • 李录学历造假?89年不是南京大学的学生
  • 南京大爆炸后,央视开了一个玩笑!(图)
  • 失效的行贿黑名单,失守的制度禁区——南京“7·28”爆燃事故反思(图)
  • 南京大爆炸后极为愤怒的事:一家人遇难、存活着不能获得拆迁补偿
  • 南京官商黑勾结私吞国土、私拆民居,举报者遭追杀(图)
  • 关于南京市白下区公安人员不依法办案不文明执法的报告/政文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海归回国被南京海关敲诈的经历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政文:南京前湖村民“致国务院总理的一封信”
  • 南京清江花苑小区居民向全国人民求救!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政文:南京市房地产管理局转变“真”快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政文:评江苏南京的某些法官与律师们以及人大
  • 政文:南京优秀高级教师漫漫七年申诉信访路
  • 政文:南京市白下区建设局违法行政诉讼词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1号“行政判决书”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 南京市优高级教师的“申诉状” /政文
  •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图)
  • 南京大学女研究生被省外办主任王华强奸后反被诬陷,受害人生命受威胁
  • 关于南京1月13日警察打人事件
  • 南京:断臂残垣中的居住者之实录(图)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南京警方再次强行拆除民宅,像‘鬼子进村’一样
  • 不撤消南京市市长及市委书记的职务怎么能慰藉死去的八位冤魂?
  • 南京司机阻我去“大屠杀纪念馆”
  • 南京中毒案:中国官方新闻社道德沦丧
  • 质问江泽民:你敢代表南京人民吗?
  • 南京鼓楼医院见闻(少见多怪 !?)
  • 南京局长非礼女服务员案续:主任接受20天拘留
  • 耍流氓的南京市政公用局长等受到处分:保留党籍
  • 又撬车牌又掏手枪 "二级警督"南京街头撒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