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跨界排污的幕后:外省化工废料被倒往山东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31日 转载)
     一系列污染事件中,鱼死了,这是直接损失;水被污染了,当地政府买水稀释,采取紧急措施治污,成本已超30万元。但对生态的损害、对地下水的污染,这个损失如何计算?而修复受损环境的责任谁来承担?
    
     ■地方环保局长的“困局”:追逃嫌疑人中被撞伤,却无法对肇事罐车司机定罪;几次请辞,却没人敢接这个差事。 (博讯 boxun.com)

    
     纵深
    
     国外企业为何不敢犯事?
    
     “法律上有很多规定都很模糊,尤其是对流动排污,处罚的力度很轻,打击起来很麻烦。局长被撞都无法追究责任,以后谁还敢拼命工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环保人士这样说。
    
     国外遇到这样的环保违法案件会如何处罚?听到这样的问题,徐继国显得有些激动,“国外?谁敢?根本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国外的处罚太厉害了,罚得你倾家荡产,在行业永无翻身之日,没有人敢那么做。”
    
     2007年,松花江水污染事件后,国家环保总局对中石油吉林石化分公司处以100万元罚款。这是根据我国有关法律,环保部门对造成重大水污染事故的单位处以罚款的最高限额。
    
     一位环保专家说,企业只受到来自环保部门的行政处罚,但不承担修复受损生态环境的责任,这使得他们的违法成本很低。而“企业违法成本低”不仅表现在环保部门对其违法行为罚款的绝对数额过低,还表现在一段时期内,环保部门只能对违法企业的同一违法行为处罚一次,但一个企业有可能在一年、一个月内连续每天都偷排,建议引入“按日计罚”的处罚机制。
    
     “现在的情况是,法律追责轻,行政追责重。只要有环境违法,违法者受到的处罚很轻,环保部门要承担的责任却很重。我省某县一个环保局长,几次请辞都没有被批准,因为实在没有人敢顶替他接这个差事。去年,仅临沂市就因环保问题处分了14个干部。政府重视了,但法律不修改,环保人员执法没有武器,怎么干这个活呀?”一位基层环保人士抱怨。
    
     2010年4月,临清市环保局局长方金明被罐车撞伤住院,夏津县环保局局长高飞被行政记过。
    
     5月,济南市公安局处理了一起特殊案件,用罐车向小清河倾倒废液的2名直接责任人被行政拘留十天。
    
     6月,临淄区“太公湖”污染事故案的13名涉案人员全部被处刑罚。
    
     所有这一切,都指向了跨界排污。化工厂给罐车车主一些钱,就可以把化学废物从江苏、河北、上海等地拉到山东排掉,这一违法产业链的存在,使来之不易的环保成果面临着巨大挑战。
     利益链>>
    
     倒一车废料车主赚二Ξ百元
    
     今年6月,淄博市临淄区法院做了一个特殊判决,太公湖污染事件中涉案的13人被刑事处罚。牵头从江苏运化学废液往山东倒的王某被判四年有期徒刑。
    
     2009年6月23日早晨5时左右,淄博市临淄区环保分局值班室响起了急促的电话铃声。“太公湖发现污染,有些荷花和鱼已经死亡……”
    
     太公湖位于淄河临淄段,是一个水面面积1500亩的人工湖。近年来,临淄区先后投人3亿多元,对太公湖进行综合整治。
    
     倾倒地点位于太公湖南10公里处王朱村北的三干渠内。经过化验,锁定污染物为化工废料酸焦油。全区65名环保工作人员对辖区内260多家化工企业开始了地毯式排查。
    
     排查结果是,污染物是从外地非法转移到临淄的。随后,专案组对全区所有油罐车挨家挨户逐一排查,重点摸排2009年6月22日~23日从临淄高速路口下路的260辆罐车。
    
     在强大攻势下,7月8日7时许,犯罪嫌疑人薛某主动现身,带领两名司机王某、张某来到刑侦大队投案自首。
    
     “那天早上,薛某由父亲、母亲陪着,妻子抱着孩子跟着,全家人哭着来投案。薛某才28岁,他怎么也没想到倾倒一车废料会产生如此后果。”淄博市临淄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张兵传说。
    
     薛某交代,6月23日凌晨2时许,他受货主王某雇用,把从江苏省徐州市天永化工厂拉来的30余吨化工废料酸焦油,趁着三干渠放水,倒人王朱村北渠段。
    
     专案组儿经周折,终于将王某抓获。王某经营化工原料,为徐州市天永化工厂供货。该化工厂无废物处置能力,工厂老板就和王某达成协议,王某为其运送一车化工废料,可赚二三百元。
    
     自2008年以来,王某先后17次雇用他人,用油罐车从上海、徐州、唐山等地,多次将酸焦油等化工废料运往临淄、张店的偏远山沟偷倒偷排,涉案人员共计13人。
    
     这一现象,不独临淄有。
    
     今年初以来,小清河济南段水质时常超标。环保部门把沿线企业查了个遍,却找不到超标的原因。
    
     4月19日22时左右,济南市环境执法人员在历城区王舍人镇梁一村梁王桥北侧蹲守时发现,一辆车号为鲁A-5E256的槽罐车正向石河中倾倒有机废液。
    
     在110民警协助下,该车辆和车主被当场截获。车主是历城区王舍人镇梁四村村民,受雇于山东汇丰生物工程有限公司,长期用槽罐车向石河中偷排有机废液。
    
     同样的一幕在卫运河上演。4月14日上午,夏津县郑宝屯镇一洗毛厂用罐车违法向卫运河倾倒废水,被临清市环保局工作人员发现。在拦截过程中,临清市环保局局长方金明被罐车撞伤肺部。
    
     企业小算盘>>
    
     跨界排污难追到自己头上
    
     因为一个齐鲁石化,临淄化工厂林立,仅罐车就3000多辆。它们随时都可能成为流动的排污点,这成了临淄区环保局局长徐继国的一个心病。
    
     这些罐车都是用来拉化工原料的,每次换货,车主就将洗罐洗出来的高浓度废水随地乱排。“聪明”的车主送完货后直接拉着水在路上跑,不拧紧阀门,一边跑一边晃荡,到了家,废水在高速路上也洒光了。
    
     “如果你在高速路上发现有罐车漏了,那可能是司机故意的。”徐继国说,从现在查处的情况看,大部分废液都是从江苏运来的,很多都是签合同收费,当生意做。”
    
     “太公湖案件中,我们抓获了王某,他竟然不知道废液倒在哪里,因为他找了罐车司机接活,罐车司机不知往哪儿倒,又找人。一车才二三百元,摊到每个人身上,钱并不多,关键是,一本万利。”张兵传说。
    
     在案发地王朱村,就有400多辆罐车,车主们常年在外配货、干活,往返于江苏和临淄之间。他们中有多少人从事非法跨界倾倒的生意,现在还不得而知。
    
     省环保厅流域处的有关负责人揭开了企业雇人排污的小算盘。“企业直接排污,一旦超标,很容易被环保部门查处。如果雇人流动排污,尤其是跨界排污,环保部门很难查出来,即使查出来,跨界执法难度也很大。比起投放巨额资金治污,这样排污成本显然小很多。”
    
     济南市治理小清河,仅一期工程投资就高达约35亿元;临淄区治理太公湖,投资高达3亿多元。巨额的资金、数年的努力,一车废水下去,就全部泡汤了。
    
     违法成本低显然助长了这种歪风邪气。卫运河油坊桥断面,是聊城出境、德州人境的交界处,断面的好坏反映了临清的水质情况。由于该断面一直超标,聊城市环保局对临清市环保局进行了督办。
    
     4月14日上午,临清市环保局工作人员在河边取样时发现,有罐车正向河里倒东西,立即进行了汇报。
    
     临清市环保局局长方金明立即赶来,在下了临清大桥快拐弯时,拦住了油罐车。方局长一条腿刚迈出车门,罐车却冲了过来,他本能地往后一闪,但已来不及了,撞到了肋骨。
    
     事后,涉案的夏津县郑宝屯镇洗毛厂被取缔,并被罚款。但知情人士透露,所谓的洗毛厂实际就是一个简易作坊。全运会前,河北清河县打击洗羊毛产业,一河之隔,从业者们就跑到了夏津县。羊毛从河北运来,用洗涤剂洗好后,再打包运回河北深加工。他们在院里挖一个大坑渗水,渗不下去了就用罐车往河里倒。 因为此事,夏津县环保局局长、副局长、监察大队副大队长、郑宝屯镇镇长、经建委主任均被处分。而对于那些黑心作坊主来说,却没什么损失,因为另起炉灶对他们来说很容易。
    
     抓捕难,对案件如何定性更难。张兵传说,太公湖污染事件,当初公安机关向检察院移送案件时,提出的罪名是“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这个罪名量刑较轻。
    
     检察院斟酌后,提出以“投放危险废物罪”起诉,这是重罪,获刑至少十年以上,而且有死刑。
    
     临淄区法院立案后,请示了淄博市中级法院,又多次开会讨论,最终确定“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
    
     重大污染事故罪的构成要素之一,是造成损失30万元以上,但环境污染案件有其特殊性,如何确定损失呢?
    
     鱼死了,这是直接损失;水被污染了,临淄区政府不得不买水稀释,并采取了紧急治污措施,算一算已经超过了30万。但对生态的损害、对地下水的污染,这个损失如何计算呢?
    
     查处流动排污的执法成本有多高?
    
     侦破“6·23”污染事件的淄博市临淄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张兵传坦言,光抓捕太公湖污染案的13个涉案人员,费用就高达十几万。“犯罪嫌疑人坐着飞机逃窜,公安人员不能坐着火车追吧?”主犯王某是他们几经辗转,在东北营口一个村庄的玉米地窝棚里抓到的。江苏化工厂有关负责人则是由副大队长带领两名刑侦人员赶赴江苏抓捕的。
    
     济南小清河污染案件,则是环保人员在一个点不眠不休地蹲守了半个多月,守株待兔,才抓到了“李鬼”。经过核对车主本人记录,自2010年1月至被抓获,嫌疑人共向河里倾倒废液267车,合计530余吨。废液中所含COD超标3617倍,对小清河造成了严重污染。
    
     卫运河污染案遇到的难题更多。在临清市环保局追罐车的过程中,罐车不但撞伤了局长,而且追到一个小胡同时,来了一辆面包车,堵在环保局的车前面,掩护罐车上的老板逃走。不但如此,从面包车上下来几个人,竟然抬着环保局的车扔出了胡同。
    
     临清市环保局本来要以涉嫌妨碍公务罪起诉,但他们追到了夏津县,行政执法具有属地性,不能跨界;以故意伤害罪起诉,但没有证据证明罐车是故意撞人还是在逃跑的过程中不小心撞人;以投毒罪起诉吧,但洗涤剂是无毒的;以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起诉吧,需构成损失30万以上,洗涤剂和羊毛上的脏东西污染了水质,但鱼没死,损失很难认定,没法追究刑事责任。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东遭二百年一遇强降水
  • 七夕节河南山西山东再争“牛郎织女”发源地
  • 山东降雨量435.1毫米 或诱发三级地质灾害
  • 热带风暴“电母”生成 辽宁山东出现大暴雨(图)
  • 魏汝久律师:关于山东博山幼儿园惨案的几点意见
  • 山东淄博一村民向镇政府交罢免书
  • 山东电动车事故大幅攀升
  • 祖国啊,山东是后娘养?
  • 山东历史上发生5级以上地震70余次/图(图)
  • 山东苍山县老师雇人上课的背后
  • 山东省“民工荒”再起 缺工总数约67万人
  • 牟传珩:走向山东省首字号大狱——中国思想犯狱内纪实
  • 山东临沂政府可以一女三嫁/梁永奎
  • 山东消费者最不满意医疗 通讯业投诉率最高
  • 山东教师称:试点"取消中考"已是"骑虎难下"
  • 北大教授:京沪大学招生涉嫌歧视山东河南考生
  • 2008年度激动中国十大"傻子" ,山东老乡真多
  • 甲流病毒尚未变异 山东死亡病例主因其他疾病
  • 山东省盐务局竟也当起了"钉子户"(图)
  • 山东垦利县居民抗议:下岗十年无人管 现在住房要强拆(图)
  • 山东警察进京调查记者:那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 山东济宁强拆8旬老夫妇被打出家门(多图)(图)
  • 山东洪灾危及20余万人和沾化县城安全
  • 山东再降大到暴雨 15艘冲锋舟赶赴抗洪一线
  • 山东官抢土地 撤村集中居住迫农民成贫民
  • 山东11座大中型水库溢洪多条河流出险
  • 山东11座大中型水库溢洪 山东再发暴雨蓝色预警
  • 山东海河流域现64年最大降水 危及数万群众
  • 山东越战复转军人到国家信访局集体上访(图)
  • 伊春飞机失事 山东青岛一家三口遇难
  • 山东济宁再现疯狂血腥强拆(图)
  • 山东征地补偿先公示再报批 安置费二八分
  • 山东曲阜举行孔子诞辰2560周年盛大纪念活动
  • 山东临沂民告官立案难,受害者求诉无门(图)
  • 山东又现“仇子明”记者遭莱阳警方通缉
  • 因批评报道山东企业 警方跨省追捕记者
  • 山东接连发生幼童被拐抢案 (图)(图)
  • 山东东明非法破坏农田庄稼建企业
  • 山东淄博九鼎莲花山陷阱的根源到底是谁?
  • 山东省苍山县城顺河小区违法拆迁的背后
  • 山东烟台市芝罘区人大副主任郭玉武撞死上访教师申敬芬(图)
  • 山东栖霞市光明村人民致“孙学仁、马爱平”等村官的公开信
  • 山东官员借山东广电改制之机疯狂侵吞国有资产
  • 山东淄博博山,政府用警力打击报复违法占地的举报人
  • 地方政府动用黑社会非法拘禁上访人员/山东新泰张宝学的自述
  • 2010山东单县中心医院穿刺门/死者家属 王冬
  • 敬请山东省临沂市委书记连承敏关注一起延续43年的冤假错案
  • 山东淄博博山传承百年老企业-吴老大酱园被强拆两年无赔偿/吴雷
  • 山东淄博一党委书记赵德与村霸孙立群狼狈为奸,祸害百姓(图)
  • 山东淄博,一场比小品《卖拐》还能忽悠的精彩大戏!!
  • 山东有名“吴老大酱园”遭强拆 损失百万
  • 跪求全世界人民救救山东临沂的王琳芳!
  • 山东数千人“五一节”举行大型维权活动/济正受害人
  • 山东淄博市:传承百年历史的吴老大酱园之枉法官司/吴雷(图)
  • 山东大学生村官史进利冒死揭露江西省公务员考试中的骗局
  • 山东驻京办伪造证据拖欠千万工程款
  • 山东堪舆道民间道士王友良谴责非法没收公民信函和迫害民间宗教
  • 不要让批评、监督政府成为一件危险的事/山东新泰刘国强
  • 山东聊城人民医院医护人员失职致使幼儿头皮严重腐烂 (图)
  • 民告官的路被堵死了/山东泰安刘国强
  • 山东省日照市一男子为冤死父亲讨公道被劳教四年发帖求助
  • 山东嘉祥上访妇女被扒掉裤子羞辱10小时/马奉举
  • 茶香阁:就山东省烟台市市直企业下岗后退休军转干部遭遇的不公待遇问题致党中央国务院的公开信
  • 山东省冠县一高龄孕妇被强制引产 导致母子双亡
  • 山东新泰:中共乡村干部沦为社会垃圾
  • 请查处山东中医药大学书记、校长和有关领导层!
  • 山东惊天集资大案 牵扯省市政府官员 ——看济正事件
  • 山东计划生育干部敲诈勒索,未超生未怀孕也罚3000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山东临沂牛人牛语“李群不倒我就不倒”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山东泰山铝业慢性毒杀穆庄村村民
  • 山东莘县:急急急!!!家园已破 由谁来救助他们
  • 山东临沂市委原书记李群“钦定”的冤案/王进勇
  • 揭发:山东亿万富翁祝德福恶行录
  • 山东普通工人公绪军血泪维权路/张子霖(图)
  • 山东师范大学克扣学生助学金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东肥城汶阳镇三娘庙村村民:要民权、求生存 我们向大家呼救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山东大学附中遭遇暴力拆屋,师生和家长怒不可遏/李昌玉
  • 系列奸杀案-救救山东理工大学!
  • 山东费县的乡村教师正在罢课/武宜三
  • 安徽一民工在山东潍坊打工的离奇死亡
  • 山东莒南城管有辱党和政府形象
  • 夏智来案致:最高人民檢察院、山东泗水檢察院
  • 夏智来小姐被冤案:致山东省泗水县公安局李汝寅的一封信
  • 李新德:【山东济宁】未婚姑娘遭拘禁强行上环 法院竟判决被告无罪
  • 连尸体都不放过——博讯记者对山东省淄博市中心医院虐杀生命连续报道
  • 山东省淄博市中心医院草菅人命调查报告――抗典竟成了不给死者尸解的理由
  • 悬赏伍万,捉拿山东货运黑客!
  • 山东东营“严查”被逼处女招认卖淫事件 4名协警被辞退
  • “麻旦旦处女卖淫”事件山东重演 暴打下处女被逼招认卖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