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薄熙来折腾土地/姚中秋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31日 来稿)
    
      《中国经营报》最近一篇报道的标题是《“只有土地”的开发区》。我想,“只有土地”不仅是中国众多开发区的基本特征,也是中国过去十几年来所发生的城市化的基本特征。
     (博讯 boxun.com)

      这方面的最新实例是重庆的户籍改革。有专家赞扬说,这是中国城市化的大手笔。据说,在十年内,将有1000万重庆农民变成市民,让他们拥有城镇户籍人口。人们对此高声赞扬,赞扬是基于如下理由:农民由此可以享有目前城镇户籍人口可以享有的福利。
    
      因此,重庆户籍改革的实质是土地换户籍:农民交出土地,包括承包地和宅基地,换取一个城镇户口,由此似乎可以享有城镇居民可以享有的社会保障。问题是,农民享有这种福利,必须以改变户籍为前提吗?政府为什么不能向生活在农村的居民提供均等的福利?难道农民不是公民吗?
    
      我绝不反对城市化。一个农民,如果已经进城长期打工经商,政府——不论哪个地方的政府,就应当让他获得城镇户籍,至于他的土地如何处理,当然可以进行讨论,最好的办法是允许土地交易。但是,农民如果本身并没有迁移,没有改变其工作形态,尤其重要的事,农民如果不愿意改变其生活形态,那么,政府要求他们在若干年内变成市民,就等于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农民。有一家严肃的学术网站用了这么一个标题来形容重庆的户籍改革:“把千万农民赶进城”。的确,重庆的户籍改革就是一场赶农民进城的运动。
    
      重庆发动这场城市化运动为的是什么?答案显而易见:为了土地。重庆市方面也明白地说了这一点:整个户籍改革需要投入1200亿元资金,其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农民退出的宅基地、承包地的交易,政府将通过整治流转获取土地收益,用以支付农民退地赔偿金及户籍制度改革的部分配套资金。同时,农民自己也必须拿出部分补偿金,用来缴纳社保和医保费用。当然,重庆市各级政府在此过程中所获得的土地收益,决不会只有1200亿元,几倍于此的收益,恐怕就不是农民可以过问了的。
    
      因此,土地换户籍的交易,对农民而言是不公平的。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农民不交易的自由被剥夺了。完全可以设想,未来的重庆到处都将发生这样的事情:某个村庄的部分或者全部农民,不稀罕城镇户籍,或者不满意政府的土地补偿款,而拒绝变成市民。但地方政府仍将毫不犹豫地把城镇户籍强行塞给他们,因为这样一来,政府就可以获得土地。换言之,农民用土地换城镇户籍的政策,在现实中必然广泛地催生出用城镇户籍剥夺农民土地的行为。
    
      略加观察就可以发现,重庆的城市化,乃是过去十几年来,各地政府强力推进的城市化的一个运动型版本。各地政府在进行大规模土地储备、征用农民土地的时候,都会给予农民以城镇户籍,让农民享受城镇居民享受的社会保障。但是,政府所关心的当然不是这些农民的境遇的改善,关心他们在城镇的生活是否幸福。城镇政府只要他们曾经拥有的土地。给农民城镇户籍,不过是一个交易手段而已。
    
      获取土地、交易土地,构成过去十几年来中国城市化的核心。出现这种土地驱动的城市化现象,当然有制度上的原因:宪法规定,城市市区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别有用心的官员和愚蠢的法学家将此理解为只能在国有土地上展开城市化过程,城市市区扩张必须以土地的国有化为前提。对于宪法城市土地所有权条款的这一错误理解就导致政府在考虑城市化的时候,首先考虑土地问题。
    
      当然,政府也从土地中获得了巨大收益。经营城市的本质是经营土地,通过经营土地,政府可以获得巨额收入,可以创造出庞大的投资机会,从而可以创造出好看的增长政绩。巨大的利益——公的和私的——诱导各级政府官员把全部注意力集中于土地上:政府的工作重心是经济,经济工作的重心是征地、卖地、用土地优惠吸引工商业投资等。
    
      如此一来,中国的城市化就主要表现为名义上属于城市的土地范围的急剧膨胀。已有研究表明,过去十几年来,中国城镇土地利用效率在下降。人们可以直接观察到证明这一结论的诸多现象:“只有土地”而没有工商业活动的开发区,只有房屋而没有人的住宅小区,只有楼房而没有人的鬼城。电视台刚刚报道过,在天津,多个超大型社区,房屋全部出售,但几乎没有人居住。
    
      这是城市化吗?官方和专家们兴高采烈地谈论着中国城市化的奇迹,但这个城市化过程呈现出一幅非常诡异的景象:一方面,大量农民工已经长期居住于城镇,却无法获得在城镇生活的法律资格,不能成为市民;另一方面,大量土地变成了城镇,这里却没有城镇的产业、社会,更没有城市式治理。可怕的是,这样的城市化正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进行着。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市粮食维权职工:下岗失业头上的魔咒
  •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姜维平
  • 重庆五万粮食 “被失业” 职工要回家
  •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姜维平
  • 再次上演国共重庆谈判:国民党没有汲取教训/魏众生
  • 重庆打黑功臣迅速沦落为打黑对象
  • 重庆不求高楼大厦盖得最多 但求老百姓过得最幸福
  • 从大连种草到重庆种树,薄熙来如何令人耳目一新
  • 重庆当局与作协官员们在面对灾情的无关痛痒、尽情挥霍 网络引起轩然大波 (图)
  • 深圳和重庆打黑有啥不同
  • “重庆警界全体卧倒”与“王立军大权独揽”/张俊杰
  •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姜维平
  •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么?
  • 从冯正虎回国,薄熙来重庆打黑谈胡锦涛的思路和国家的政改
  • 重庆武隆县干部宣誓完不成任务就辞职
  • 重庆兩強兆悲音,黨徒相殘紅黑青/草蝦(图)
  • 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 荒唐:重庆兰博基尼警车女子交巡警队/张丽
  • 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 重庆交巡警领导须上路执勤 弄虚作假或就地免职(图)
  • 重庆奉节移民集资新建高楼要被拆 妇孺跪求县政府(图)
  • 重庆:唐英瑜任渝中区委副书记、提名区长候选人
  • 重庆渝北失地访民集体下跪未果,集体进京上访(视频)(图)
  • 重庆渝北访民杨发碧、代兴碧、李贤英、童国英的申诉书(图)
  • 重庆市委维稳办蒋处长:维权就是反对改革、反对政府
  • 重庆涉黑死囚曝逼供内幕 专案小组不合法(图)
  • 重庆梁平35人涉黑团伙案开审 一被告自认黑老大
  • 重庆煜峰在网吧被国保秘密带走
  • 重庆卖鱼贩刺死市场管理员
  • 重庆市11名律师被处罚,7名被吊销执业证书
  • 涉黑行贿知法犯法 重庆7名律师被吊销执业证书
  • 重庆7名律师被吊销执业证书
  • 重庆合川区太和镇沙金村征地纠纷案情介绍(图)
  • 重庆男子当窑奴每天劳动17小时
  • 当官的真有水平 重庆官员称李一违规不违法
  • 北京律师举行重庆打黑研讨会的视频(图)
  • 重庆合川女村民江义平举报流氓镇长土匪警察
  • 敦请最高人民检察院 立即对重庆打黑运动中的刑讯逼供问题依法调查的公开信
  • 一位重庆被强拆户的求助/杨登艳
  • 重庆市下岗失业职工头上的梦魔----马正其副市长
  • 重庆市六户家被强拆后的呐喊
  • 打黑恶,还我公道/重庆向平华 、朱忠柏(图)
  • 重庆记者被开是因为报道失实吗/刘福利
  • 重庆女访民诉说被抓、被关、酷刑的经历 (视频)
  • 重庆江津法院公然剥夺况欣荣被辩护权 律师依法检举/梁小军
  • 请查查重庆市政府公布的各类“政绩”数字的真伪
  • 重庆冤民向中央巡视组举报“干部大走访”弄虚作假
  • “知青”情结带给我的厄运人生/重庆刘玉
  • 重庆上空的乌云
  • 谴责重庆师范大学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侵害我个人自由的做法!/启靖(图)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介入我的感情生活!!/启靖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图)
  • 且看重庆高官如此“抗旱”
  • 重庆警察绑架无辜者,洗劫百姓家园
  • 教师要生存--重庆市渝北区全体教师的呼吁
  • 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黄波的三大功劳
  • 重庆台商投訴:严历督促司法不公問題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井喷:我是重庆开县人,我有话要说
  • 重庆“中巴车”同犯罪分子勾结,交警实际上是车主
  • 中国法官的耻辱——评重庆高院第57号裁定书
  • 重庆发生惨剧 压死9名学生 每人仅获赔8千元
  • 重庆发生野蛮执法事件 孕妇肚子被撞下身出血
  • 重庆巫溪:野蛮执法致人间惨剧 汽车坠崖1死1伤
  • 重庆一名村民被公安毒打致死
  • 否认调戏女老板 重庆派出所长称只是拉了衣服
  • 找三陪未果 重庆一派出所所长当众扒女老板衣服
  • 重庆城管执法车当众碾死个体户 怒吼声中扬长而去
  • 捡废铁惹恼保安 重庆一男子被活活撵入嘉陵江:警察寞然视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