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思之:李庄事件否定的是我们整个律师辩护制度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30日 转载)
      第一,头一个问题我想说一说,我们所谓的定位问题。
    
       1、定位问题是老问题,一直到现在并没有一个共识,我想原因可能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关系比较复杂,还有我们的执法环境以及对于我们律师的管理体系还没有达到一个法治化的高度有关系。这是一个方面,客观上的。 (博讯 boxun.com)

    
      2、主观上考察这个问题,是不是整体上说我们律师还没有形成一个社会力量,我们的执业伦理,行业素质还没有达到系统化的高度?
    
      按道理讲,律师的定位问题从法律上逐步地有所解决,似乎不能称其为问题的,但从实践上看这个问题还很严重,这个问题还不小,主要是因为这个问题引发了对律师社会评价问题的不一致。刘涌案件之后,田文昌老师反复多次借用一个寓言,说我们律师“既非天使也非魔鬼”,田老师针对当时刘涌案发出这样的感慨我觉得有道理也很对,但我们冷静地想想,从整体上考虑,这个比喻我们是不是可以修改一下,作为中国律师,我们应该是天使,但我们可能是魔鬼,现状是不是这样?
    
      作为律师,对我们当然有我们自己的评价,但也应当注意到,社会上确确实实对我们律师有各式各样的说法,有各种不同的评价,总的来说,评价不高,有的时候甚低,当然这里面有不公平的一面,确实不够公平,因为我们律师里,特别是青壮(律师),我对面坐的一批人,我旁边的相当优秀,如果认为我们律师整体坏透了、该宰该杀,这确实很不公道。但从我们自己来讲,我觉得,社会上对我们不好的评价往往有它合理的因素在,而作为我们,应当从这些合理的因素当中思考我们的问题,反省我们的问题。我觉得之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评价,之所以评价不高,毕竟与我们没有解决三个问题有关:
    
      1)时代的潮流、普世价值,和政治权力激烈的较量反映在诉讼上,作为律师你该怎么办?应该站在哪一边?
    
      2)法律的规范,现行的法律规定与我们目前行政上对于律师的约束或者组织要求一旦有了尖锐的对立,我们怎么处置,怎么办?
    
      3)个人的能力同我们的职业道义严重冲突的时候,作为中国的律师,你应当怎么选择?
    
      实事求是地讲,回答这些问题并不容易,正确回答这些问题很难的,我没有这样的水准,我这两天想了想这件事儿,我想不清楚,但我愿意总这里边提出几个问题供我们会议研讨的时候考虑一下,讨论一下。
    
      第一个问题,我觉得在任何情况之下,我们作律师的人都应当把它看作我们终身为之奋斗的事业,这是我们的事业,不完全是谋生之道,更不是混饭吃的。
    
      既然是事业,那么,第一我们律师办事要考虑目标,第二我们要考虑办的事情有没有社会影响,第三能不能促进社会的进步。如果说我们办事都能够围绕这几个方面思考问题,那也就是说我们有可能把“谋生”变成“谋道”,会把我们自己提升一步,提高一步。
    
      我简单讲目标问题,律师应该有什么样的目标?我想的很肤浅,就具体对象来讲,我们的目标无非就是维护人民的权利和利益,但对社会来讲,我们的目标要应当考虑如何建设民主,如何维护我们的法治,在这个基础上,使我们社会能够建立一个健康的、合理的秩序。我们律师是最爱秩序的人,如何建立起一个合理健康的社会秩序应当是我们的使命。总体,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的律师不是为办案而办案,办案是一个手段,我们要通过办案体现我们律师的社会功能,如果这个问题我们能解决得好,那么我相信律师的定位问题会得到更合理的解决,我们所获得的社会评价会有所不同。
    
      第二,也就是江老师刚才一再讲的精神,作为律师来讲,一定要有独立的精神,要有独立的品格,这点极端重要。
    
      我这里讲的“独立”,我自认为绝对不是“对立”,我们无意于与任何方面,包括我们的上级领导去闹什么独立,不是的。我们是要独立的思考,独立地履行我们的职务,独立地完成我们的使命。作为律师的独立很简单,诉讼的时候我们无非就信法律,就信证据,别的我们不管,这点我们做不到吗?我们不应该做到吗?当然,这是次要的方面,重要的方面,结合目前的实际,我觉得我们应当做到不依附,不屈从,不利用,不受利用。这些我们做到,就具备了一定的独立品格。当然,我承认人有弱点,在现实的条件下,能够做到完完全全不依附,不屈从或者不被利用,我承认有难度。但是归根到底,既然作为一个人,特别是我们作为律师总是有思想,总是有感情,总是有精神的,所以,我们总是知道羞耻的,哪些是对的,哪些是不对的,哪些是荣耀的,哪些是可耻的。孔子说“知耻近乎勇”,不知羞耻却敢于仗义执言,我绝对不行,砍了脑袋我也不信别人行。因此,我觉得要能够做到我刚才所讲的几步并不困难,关键在于我们有没有这样的精神。
    
      这是我的一些想法,江老师以李庄案件为例,做了很多问题的说明,我非常拥护。但是就我刚才所讲的这个问题来看,李庄恰恰是一个过了线、越了界的一个典型,作为人,作为律师来讲,李庄一系列的表现做到了不知羞耻,这一点上人们骂我们的律师,说句玩笑话,当之无愧吧,我们该挨这个骂。对于李庄案下面我会说出我的观点。
    
      有人会提出一个问题,现在“逼良为娼”怎么办?真正为了“娼”倒不可怕, “娼”对法律的危害并不大,我现在恐惧的是“逼良为匪”怎么办?是不是把问题想得严重了?不是,我讲一个实例,是我两年以来非常想讲,但迟迟不愿意讲的。什么问题?简单地讲,法院判决可以委托律师代理,可以请律师写法院判决,我开始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大吃一惊,因为这个人跟我讲完以后,我说可能吗?他说老先生啊,这是我自己干的呀。我说还有别人干过吗?他说看来你真的不了解情况,太多了。这是北京的律师,据说还是一个比较有名的律师,说因此,从此之后我对著名的律师个个怀疑。
    
      由此出发,我下一点工夫,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做了一点点调查研究,真的,我不说这是普遍现象,但是我有把握是大量的现象,审判厅权可以出卖,作为律师可以买这个审判权,他认为这个东西很光荣,但我认为这是匪,把我们国家的审判权力给抢了,给夺了,这样老百姓还有什么日子好过,还打什么官司?狗屁。如果律师自己在这些方面不能够知耻的话,一步步往下滑,还不知道滑到哪里去,问题相当严峻,所以,最高法院所谓的什么“几不要”出来之后,我心里在想,算了吧,你们这算什么,小菜一碟,判决书都可以出卖的,这样等于国家的审判权被别人拿走了,天大的腐败。所以,我们律师在这一点上不能人家一逼我们,就什么都可以干,那怎么可以呢?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当然,我在这里放的是空话,我们在座的朋友不会有这种情况,真正干这个的不会在这儿坐着。但我们的朋友,如果你们相信这是正确的话,就在我们的队伍里宣传一下,大家不要这么干。
    
      目前我们的独立有没有障碍?有,很严重。多的不讲,关键就在于一个,我们自己的精神不解放,我们自己不争气,这是我们独立的障碍。另外重要的一方面,就是刚才江老师讲的管制体制问题。严格地讲,目前司法行政机关对于律师的管理不符合《律师法》的规定,《律师法》没这么要求你,只是四个字“监督指导”,“监督指导”是什么含义?不用我讲,大家都很清楚,现在把我们变成你的下级,变成你的工具,这怎么可以呢?这让我心里面不是不舒服的问题,是不服。《暂行条例》关于这一条明明确确就叫“组织领导”,老子要领导你,管不管?当然管,现在《律师法》修改了,没有这一条,说明你知道原来的做法不对,就改了,既然改了就不要羞羞答答,应该光明磊落,就应当严格依法办事。我想我这绝对不是歪批。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思之:下判杀人,敢问以何“至上”?
  • 谭案起诉书有失国格——张思之大律师质疑谭作人案(图)
  • 玩弄证据,背离正义——读李庄案一审判词有感/张思之
  • 江平,茅于轼,章诒和张思之等呼吁政府妥善解决公盟事件
  • 张思之:城管是跟政府勾结在一起的非法的组织
  • 张思之:怎样扯掉保护学阀抄袭的破伞?
  • 张耀杰:如沐春风:我所接触的张思之先生(图)
  • 刘晓波:责任伦理让勇气升华——贺张思之先生
  • 张思之之后,我们还能纪念谁?/赵国君
  • 冯兰瑞、应松年、姜明安、张思之、茅于轼、吴思:就陈光诚被捕事件致胡锦涛总书记及中共中央常委的信
  • 张思之:当年辩护律师20年后重访李作鹏
  • 张思之谈李庄案:不能搞政治运动
  • 张思之等法律专家就遵义驻京办一案给贵州省纪委书记王政福的信
  • 中国律师张思之德国获奖(图)
  • 张思之等九位法律专家就遵义驻京办一案给贵州省纪委书记王政福的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