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文革时期的“反革命。。。罪”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4日 转载)
    
    在外地出差,和一群刑事法官下去调研。山路漫漫,大家开始说笑话解闷。既然都是法官,主题当然与案子有关。
     (博讯 boxun.com)

    一位老法官说,1975年刚到法院工作时,国家根本没有《刑法》,一本1950年代起草的“刑法草案”,就是办案参考。没有经过任何法律训练的人,照样可以做法官、办大案。由于缺乏法律依据,定罪量刑的随意性很大,尤其体现在罪名认定上。为了争取政治正确,任何罪名之前都得冠以“反革命”三字,如杀人就是反革命杀人罪,强奸就是反革命强奸罪……
    
    有一次,某个村子出了起奸尸案,搁在现在,当然得定侮辱尸体罪,那时这就属于疑难案件了。法官们讨论了半天,始终没有结论,最后还是承办人突发奇想,拟定了罪名:反革命……不讲卫生罪!
    
    一车人皆笑。另一位法官忍不住了,也讲了个罪名故事:
    
    “说个真实案例,是我们90年代搞案件复查时发现的。也发生在没有《刑法》的年代。有位年轻工人,晚上做梦梦到和车间一名漂亮女工发生了关系,早上醒来很兴奋,到处向厂里人吹嘘,连细节都说得一清二楚。消息很快传到女工那里,那姑娘是个烈性子,羞愤难当,居然上吊自杀了。”
    
    “出了人命,事情就闹大了。年轻工人很快被保卫科抓了起来。案子到了法院,怎么定罪又成了问题,有人说该定反革命流氓罪,也有人持反对意见,认为那年轻工人只是做梦,并没有真正耍流氓,就算说他耍流氓,也是口头耍流氓。最后,还是法院院长拍了板:反革命梦奸罪,10年!”
    
    一位女法官嫌我们讲得恶俗,便说了个带点浪漫色彩的:
    
    “ 有个村子,当年许多知青在此下放。有段时间,女知青们纷纷投诉,说总有人偷看她们洗澡。村里很重视此事,安排民兵和男知青轮流值班,终于破案,原来是村里一个二流子所为。案子到了法院,定罪又成了问题。其间,也有人提议定反革命流氓罪,可人家只是偷窥,没有动手啊。最后,还是一位军代表有见地,想了一个又贴合实际,又浪漫的罪名:反革命偷看青春罪。”
    
    我们聊得热烈,笑得大声,一位老同志一直闭目养神。见我们再无可讲,他终于开口了:
    
    “ 你们都说完了吧,我给你们说个猛的,也是真实案例,发生地点是昆明,80年代平反错案时,我亲手纠正的。两个年轻工人,其中一个家里有点小钱,买了块上海牌手表。你们要知道,那时候有块上海手表,可是很不得了的事情,跟你们女同志现在有个LV包包差不多。买表的那哥们儿,姑且称甲吧,有一天无聊,跟朋友乙打赌,说:你如果把路边那坨屎吃了,我就把手上的上海表扒给你!乙一听,靠,还有这么好的事,二话没说,就把路边那坨屎吃了……”
    
    我们都被雷住了,认真听老法官讲。
    
    “乙吃完,漱了口,嘿嘿,这个是我想像的,他总不能含着屎说话吧,就对甲说,把表给我吧!这个时候,甲反悔了,他肯定没想到乙会真得会把屎吃了,只好赖账不给。乙火了,要打甲。甲只好说,那我也吃一坨屎,就当还你吧,于是忍着恶心,也吃了路边另外一坨屎。”
    
    也许是情节太过离奇,车内安静极了。老法官点了根烟,继续说:
    
    “倒霉的是,乙吃的是新拉出来的屎,所以没事。而甲吃的是陈年旧屎,有毒,当时就不行了,送到医院时,人已经死了。出了人命,单位当然不会放过乙,把他扭伤到了公安机关。至于怎么定罪嘛……”老法官坏笑着看了看我们。”
    
    “反革命杀人罪?”“反革命贪婪罪?”
    
    老法官答:“反革命赌博吃屎致人死亡罪,15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反革命經不起事實和邏輯的檢驗/张三一言
  • 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張三一
  • 一個豆腐渣 三個反革命/李平
  • 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
  • 说一句“我吃过芒果”竟成了反革命分子/高洪明
  • 外祖父被饿死,父亲被定为“反革命组织头子”/刘德军
  • 剑中:从学生告老师“反革命”说起
  • 学生告老师为“反革命”令人惊诧(图)
  •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 华东政法教授谈“反革命”风波 好奇被举报内容(图)
  • 陈奉孝: 关于学生告老师“反革命”的问题
  • 时评:“革命”的爱国者与“反革命”的爱国者
  • 杀杨佳者是真正的反革命暴徒
  • 64的反革命暴乱的定性是如何出笼的/张鹤慈
  • 铁流:四川省文艺界反革命右派集团“主帅”石天河先生今昔
  • 胡、江、曾权斗,用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两手/昭明
  • 楚廷:我所亲睹的中共枪毙“反革命犯”
  • 刘蔚:唤醒国人之58—为什么共产党反革命能在大陆打败国民党革命派?
  • 刘蔚:唤醒国人之57—哪些是革命,反革命,反动派
  • 57年!中国服刑时间最长反革命犯77岁获释
  • 靳海科和徐伟——从优秀共产党员到反革命囚徒
  • 受双重迫害的老人陈渭湘:“反革命”遭遇强拆(图)
  • 1989年北京反革命暴乱的真实情况
  • 福建:80老翁林宝泉要求平反“反革命”(多图)(图)
  • 30多年不平反比窦娥还冤?听台湾电台被判现行反革命罪
  • 杨师群后,大学教授苗珍虎因涉嫌“反革命”被警方带走!!!
  • 大学教授课堂批评政府被学生录音,涉嫌反革命被警方带走!!
  • 教授上课批评政府 被女学生告发“反革命”(图)
  • 官方介绍华国锋生平:林彪不再是“反革命”/柳扶風
  • 刘文胜等成立中国社会民主党“反革命集团”的原始资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