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再致北京日报社长梅宁华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2日 转载)
     写在前面:这则文字是一年多前所作,也就是当梅宁华先生在自己主管的报纸上发表那篇大作并被互联网转载上网之后。只是由于种种原因,这则文字并没有在包括互联网在内的任何媒体上发表过,因此梅社长自然也就不可能看到。现在转眼一年多过去,尽管有点时过境迁的味儿,也还是希望梅社长能读到闵某人对他文章包括对他思想的批评,故仍沿袭前一次,再向其发出一封公开信。需要说明的是,当时作文并非书信体,而此次改为书信体,其中有些字词尤其是称呼不能不有所调整 ——至于观点,一任当初。 2010-8-21
    
       梅宁华先生: (博讯 boxun.com)

    
      你在自己主管的2009年3月23日《北京日报》上发表的文章《“指导思想一元化”是客观规律》,自己浏览了一遍。虽不喜欢,却也不能不称之为“奇文”,因为像这种“思想”指导下的文章,中国几十年来可以车载斗量,也不知有多少早已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但既然是一篇文章,而且又是你这种人物所作,说它“一无是处”,也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比如你在文章中说:“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指导思想是与社会制度密切相关的统揽全局的根本性的问题。指导思想不是政策,而是基本价值,它一旦被否定或发生根本转变,那就是地动山摇,对于13亿人口的大国来说,尤其如此。”这几句话中我认为不对的地方就不说了,只来说认为对的地方,这就是一个国家的人们要有一个“基本价值”观,就是赞成什么,反对什么;认为什么是对的,什么又是错的,等等等等。如果没有一个“基本价值”观,确实会引起一定的社会混乱,影响人们的行为举止,因此,你说的是会“地动山摇”,我认为有可能“国将不国”。从这一点而言,我是赞成此说的。
    
      问题是,我们这个国家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基本价值”观?这个“基本价值”观由谁来定?这个问题如果没能得到解决,或说只是由一党执政的执政党来解决,这个“基本价值观”是否一定是正确的,都是个问题。当然地球人都知道,中国眼下的“基本价值”观,就是像梅社长所说的“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不动摇”。可问题是马克思主义“必须坚持”的理由有多大?对“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不动摇”本身是否符合马克思主义?意思我当然能懂,包括你这个作者在内的我们一些人大约有这样一个思维定式,这就是: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理论的创立者(当然也还可再加一个“实践者”),而中共的目标与马克思主义是一致的,就是要实现社会主义实现共产主义。
    
      话如果只说到这里,仍然没有大毛病;可再往下说,毛病就出来了。中共自己相信马克思主义相信共产主义,这是一个党派乃至执政党的自由,但不应该让并不相信这种主义的人也为之奋斗。因为谁都不能不承认,即使到今天,我们这个约14亿人口的大国,毕竟也还是只有7000多万中共党员。这虽然是一个近乎天文的数字,但与14亿人口比起来,毕竟也还只有5%。如果有人一定要说那剩下的95%的中国人也相信马克思主义也相信共产主义,那大家干脆一起加入中共好了(这里不希望有人来钻牛角尖,说什么不懂事的孩子不可能加入之类的话)。既然不是这样,也就正说明,中国尚有95%的人不相信或不怎么相信。既然绝大部分人不相信,你又如何只凭极小一部分人的好恶,强行要整个国家的人把它作为“基本价值”观呢?
    
      我知道有人可能也还会说出理由,比如,现政权是中共通过你死我活的拼杀在1949年才得到的,因此就要所有的人按照中共相信什么,所有的人就也要相信什么;中共要以什么作为“基本价值”观,中国所有的人也要以什么作为“基本价值”观。可这样说,站得住脚吗?把自己那一小部分人当作“基本价值”观的东西硬要绝大部分人也去相信它,这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怎么说呢,是不是有点太霸道了!其实,我们虽有7000多万中共党员,真的在内心深处坚持这个“基本价值”观的,只有天知道。甚至今天我们即使从表面上也能看到一些中共党员甚至还是官员也并没有坚持这样的价值观。既然一个社会连5%的人都没有或不想坚持的东西,为何硬要全体国民去坚持呢?
    
      世上,特别是在人类进入现代社会的今天,哪儿还会有这样的“道理”?
    
      更重要的是,世界上那些比我们要文明比我们要进步的国家,他们要坚持的以及他们的“基本价值”观好像都与我们迥然不同。如果一定要说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才能如何如何,也就不好解释那些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文明和进步。我们一些人咬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不放,可他们很可能根本就不懂什么叫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什么,原意是全体人民都能享受到较高乃至极高的社会福利,享有至少比资本主义社会还要多的民主和自由。可奇怪的是,时至今日,这个显著标志并没有出现在口口声声要坚持社会主义坚持共产主义的国度,而是出现在并不坚持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而是出现在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尤其是那些资本主义发达社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并不是要坚持马克思主义以及包括梅社长在内的人所说的“基本价值”观才达到的,而是通过发展生产力,通过完善民主、完善法治得以实现。而要对付这样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除了拿出“国情论”作挡箭牌,还会有什么有力的武器呢?
    
      至于梅社长文章中所说的:“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不动摇。没有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没有共同的价值追求,就会导致人心涣散、社会混乱,甚至导致国家分裂、民族解体,回到旧中国一盘散沙、备受屈辱的局面。”我想这一段话都只是你毫无逻辑的“臆想”或叫“一厢情愿”,打死我都不愿意承认你这种 “预测”也有什么“科学性”。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们分明就没有坚持我们过去理解的那种“马克思主义”以及“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然而,我们不是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了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与总理交流也“安排”?/闵良臣
  • 全国妇联权益部(主任蒋月娥)是干什么的/闵良臣
  • “灵丹妙药”:多党制不是,一党制更不是/闵良臣
  • “流感”来自哪里/闵良臣
  • 无产有产都过“节”/闵良臣
  • 拿什么证明我们坚持过真理/闵良臣
  • 闵良臣:萨达姆在中国的“粉丝”戒
  • “中国农民自杀率高”的结论是什么?/闵良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