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梦已碎,人未醒——评《南方周末》“向中国梦践行者致敬”活动/梁京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2日 转载)
     七月三十一日,正当千百万农民工在酷暑的高温中被迫劳作,成批中暑倒下甚至死亡的时候,《南方周末》正在北大百年纪念讲堂里举行一场“向中国梦践行者致敬”的盛大典礼。在舒适的空调下,主持人和嘉宾个个衣装入时,光鲜亮丽,或演讲、对话,或登台献艺,其美轮美奂让人联想到奥斯卡的金奖秀。
    
     《南方周末》是我十分尊重的一份报纸,出场嘉宾中也有我敬重的人士,但对这个活动,我实在不敢恭维,而对我所敬重的人士赴会捧场的决定,更是感到失望。 (博讯 boxun.com)

    
     稍有头脑的人都知道,眼下的中国,盛世的外观已无法掩饰一场空前深刻的危机。中国,这只注入了西方资本主义血液的东方巨龙,突然间崛起于现代世界的民族之林。它巨大的体量和能量,正在迅速地改变著这个世界的人文和自然生态,但是它那没有进化的头脑,却不仅给自己,也给整个人类都带来了一种全新的威胁。
    
     易中天演讲稿的专版有一条通栏引文:“毫无疑问,中国必须走自己的路,也只能走自己的路。这就既要植根于我们的传统,又要跟上世界的潮流。”这种大话,表面上看似无可辩驳,但并无建设性。“走自己的路”,问题是,中国究竟该走哪一条路,中国精英有理性的共识吗?“植根于我们的传统”,中国有许多传统,我们究竟该植根于哪些传统?精英对此有共识吗?至于“跟上世界的潮流”,问题就更多了,什么是当今世界的潮流?中国精英对此有共识吗?世界精英对此有共识吗?假如像上世纪那样,世界出现类似计划经济那样的错误潮流,中国还要跟吗?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开创世界的新潮流呢?
    
     易中天的演讲当然不用担心遭到这些问题的挑战,因为《南方周末》举办“中国梦”活动,并不是为了搭建一个严肃的公共辩论平台。除了商业动机,“中国梦”活动有一个野心,就是为国人制造一个新的中国梦。而激起这个野心的是这样一个冷酷的现实,那就是支持了中国三十年的‘市场经济’梦已经破碎。市场经济梦带来了空前的繁荣,但也带来了空前的腐败,带来了空前的社会分化。中国创造了史无前例的经济增长奇迹,也创造了一种史无前例的奴役本国人的劳工制度——农民工制度。这种国家奴工制让雇主比奴隶主更不关心劳动者的死活。
    
     问题是,这种后果难道是当初“市场经济梦”的制造者们所希望的吗?那为什么还是发生了?同样的问题也可问“计划经济梦”的制造者,当初他们中有谁会想到饿死几千万人?但为什么还是发生了?企图为国人制造新“中国梦”的知识分子,难道不该问问自己,你们要造的新“中国梦”,会不会像旧中国梦那样,也给国人带来一场新的大灾难呢?像中国这样政治一统、巨大无比的文明体,如果精英的头脑不清醒,无论是追随外部潮流或自创一种潮流,都可能给这个世界带来灾难,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没有梦想的民族是可悲的,但不能从自己的苦难经历中增长智慧的民族更加可悲。旧梦已碎,中国人确实需要一个新的梦想,但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反思,为什么过去的梦想总会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难道仅仅因为以前的梦选错了吗?对此,无论在方式还是内容上,“中国梦”活动的组织者给出的是肤浅而误导青年的答案。
    
     在我看来,与其用好莱坞的方法造梦,不如举办几场关于中国历史和未来的严肃辩论。我从“中国梦”活动不仅看到了中国文化和知识精英的不清醒,更可怕的是,看到了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
    
     在这个资讯发达的网络时代,知识分子的虚无主义是一个破坏性极大的潮流,崔卫平新近的演讲再次表明,她和一些人正在英勇地抵抗这个潮流。在敬佩他们的同时,我也想到,其实中国从来就有敢于担当的志士仁人,但为什么变革总是事与愿违?难道仅仅因为变革的道德资源不足吗?对这个问题,还没有看到中国公共知识分子们足够深入的反思。这说明中国人还没有真正醒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梁京:从校园血案看中国的文化困境——中国能完成“转型”吗?
  • 梁京:克鲁格曼错在何处?
  • 梁京:胡温现像——中国版的平庸之恶
  • 梁京:一场维护良知与尊严的保卫战
  • 梁京:2010——21世纪中国革命时代的元年
  • 中国不怕浪费,世界何以应对?/梁京
  • 梁京:奥巴马的外交胜利与胡锦涛的末世帝王心态
  • 梁京:六四悲剧与难以成熟的中国社会
  • 梁京:习近平失言传递的信息
  • 朱学渊评梁京:奥巴马面临的中国挑战
  • 梁京:北京奥运的政治代价
  • 同一個世界,不同的夢想/梁京
  • 梁京:从太石村到东洲坑——更危险的一步
  • 梁京:农民的合法权益?--评大陆当局关于维护农民土地权益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