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论骗术,司马南比李一高明得多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1日 来稿)
    
    本来没准备评论李一之事,只想就“反伪斗士”的最新表现说几句。但拙文《从李一事件看“反伪斗士”的没落》出来后,有朋友说,不说清楚李一的事,就说不清楚“反伪斗士”的最新态势。此说颇有道理,所以临时看了看相关信息。
     (博讯 boxun.com)

    从已经公开的信息看,李一为骗子应可确认无疑——自己坐在隔水的缸子内,却制造出身在水中、鱼儿围绕游走的镜头愚弄观众,这不是骗子是什么?戈国龙教授可以说这是媒体的“误导”,但李一自己有嘴呵,为什么任由媒体“误导”而不置一词?恐怕是乐见其误,甚至与之共谋吧?更重要的是,李一本人是这一“误导”的最大受益者,名利双收,四方弟子来投,为期几天的训练班收费近万——有行骗的表现,有行骗的动机,还有最后成功的结果,如果这样还不算行骗,世界上就没有行骗一说了。
    
    这是公开的信息部分,再来分析信息的周全性。与1995年“反伪斗士”们初显神威的那次不同,那一次是有权力支撑,另一方的声音完全被压制,即使是钱学森、赵忠荛、贝时璋等科技界的泰山北斗,其声也不能闻之于公众,只有一群“斗士”在台上瞎蹦嗒。这一回不同,这回是网民和媒体自发的行动,未见有权力介入其间。媒体和网络上批判李一的声音固然声势浩大,支持李一的樊馨蔓、戈国龙,其声也清晰可闻,媒体和网络都乐于转述,并没有遭到压制的痕迹。事实上。媒体似乎将此事当作了一场盛宴,巴不得各方声音越大越好,更希望李一本人站出来说话,但李一声称“闭关”,实际是避不见人,避不作答。
    
    可见,这里面没有对信息的强行压制或堵截,事实应该呈现了近乎完全的状况。李一的避战,已说明问题——没有什么不能够说清楚的真相和真实。一个自称要弘扬道文化,且一直在训人不倦的人,却在道文化之名誉最需要他出面捍卫时沉默,唯一解释是心虚。
    
    李一的骗子身份已无疑,需要继续甑别的是,他到底是无中生有,完全空口说白话的骗子,还是有着几份真本事的骗子。从樊、戈二人的态度和叙述看,李一手中还是有一二干货的,不然也不能“折服”这么些人。上世纪末气功热潮中涌现的骗子,很多也是这种类型:有一二份真,假的才易被当作真。这种骗子之骗,主要体现在3点:1,有一份本领,自己却说成是百份甚至千份、万份;2,编故事,编造神奇的来历或经历,动不动就是天神下凡、如来转世;3,明明是骗名骗利,却装出另一副目的,张口闭口拯救世界,拯救文化,好像没有他们天早就塌下来了。李一也不过循其故径而已。
    
    需要澄清的是,虽然“李一背靠的是中国的道文化”,但不但“李一不能够代表道文化”(他最多只得一点皮毛),而且揭穿和批判李一,不但不会令道文化“受损”,去伪存真、大浪淘金后,反倒可能令道文化更加“巍然而显现”。道文化不需要骗子作代表,如果它仅仅因为骗子的“背靠”,就“受损”得不能“显现”,那只说明它本身就没有多少生命力,绝传了也是活该。对于真正的道文化传承来说,时刻挥舞大棒的“反伪斗士”固然可恶,像李一这样的骗子更可恨,对道文化的伤害也更重。
    
    在此不免要说说樊馨蔓,司马南说她“有一些人性的弱点”,“例如善心善意地轻信”,这话至少在下述事实面前是对的:她竟然想要司马南“进步”,告诫司马“要学会穿透现象,直抵本质”——这都什么跟什么呵?跟司马南能说这话吗?司马的问题,哪里是什么现象和本质的问题?他就是一大骗子,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所以他嘲笑李一的骗术太初级,扬言要戈国龙接触骗术10年后再来与他对阵——说起骗术来,在司马南面前,不但戈国龙是楞头青,李一也差远了。
    
    这一回,司马南还有脸提胡万林的案子,且洋洋自得,似乎视为平生荣耀。今天的人,确实可能已不知道十几年前的胡万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况大约如此:当年从新疆某监牢中走出一神医,叫胡万林,专治疑难杂症,手法与传统中医颇不同,类似特异功能,闻者趋之;于是陕西终南山某医院聘胡坐诊,为其提供一展身手的条件。当时,正是“反伪”气焰最高之时,司马南闻讯即入终南“挑战”,然后“反伪斗士”倾巢而出,配合权力部门,要将此案搞成铁案。当时他们搜集并公布于媒体的罪证是:胡不学无术,装神弄鬼,治死病人几十上百,借机敛财几千万上亿,罪大恶极。把胡抓起来后,又折腾一年多,动用强大的力量四方搜集证据,最后起诉时,却变成了仅治死两人——有哪一个病人上万的医院,死亡率是如此之低?何况胡的病人,大多还是其他医院治不好的绝症病人?死的哪两例就是,甚至其中一例,死者的亲属也不愿参与起诉,说病人早就不行了,这不能算是大夫治死的。同时,法庭外聚集了几百个被胡万林从绝症中挽救过来的病人,愿意出庭作证,法院方照例是不准。而所谓的敛财几千万上亿,却不了了之,完全没有下文,因为胡万林根本没有几个钱,每天治病救人辛苦不停,一月收入不过千元,可以令全国绝大多数的医生汗颜不已。即使这样,也阻止不了胡被判刑15年,这就是权力的力量,这也是司马南一帮“反伪人士”最辉煌的战绩。但是,不要以为,法院判决了,就代表是非曲直终了,不容置疑。这年头,冤案、假案还少吗,何况是在那种政治氛围之下?总有一天,这些“辉煌战绩”,会变成把“斗士”们钉在耻辱柱上的巨钉。当然,司马南是不会在乎这个的,他也没办法在乎了——染色过深,他已没办法变色,只能够转行。
    
    司马南的骗术,虽然远非李一之流可比,但也并不是没有破绽,戳穿他并不费力。他之所以能够纵横多年不败,持久性比其他骗子好得多,关键还是“有关部门”需要养这么一条狗——等到那天不需要了,也就是轮到他呜乎哀哉的时候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冼岩:从李一事件看“反伪斗士”的没落
  • 冼岩:最高层动力枯竭是中国政治的总病根
  • 冼岩:浅谈佛与道的异与同
  • 冼岩: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
  • 冼岩:论领导干部为什么要贪污受贿
  • 冼岩:称“影帝”对温家宝不公平
  • 冼岩:为什么不能将北京建工集团老总撤职?
  • 冼岩:又一轮权钱盛宴拉开大幕
  • 冼岩:房地产业即将出台重大利好
  • 冼岩:“中国模式”其实很简单
  • 冼岩:胡攻江守,大势几定
  • 对所谓“特殊利益集团”的猜想/冼岩
  • 为什么“两会”刚歇“地王”频现?/冼岩
  • “争道”激流中的政治儒家/冼岩
  •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邓嗣源
  • “中国模式”的奥秘/冼岩
  • 且看司法是如何保护贪官的/冼岩
  • google(谷歌)事件的最大杀伤力不在国内在海外/冼岩
  • 《阿凡达》不如《十月围城》/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