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热比娅女儿初试啼声----记热依拉访台/林保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1日 转载)
     ●世维主席热比娅被台湾拒绝入境后,其女热依拉代母出征来到台湾。原来不关心政治的她,这次在台表现得体,谈吐不俗,颇得慈母真传。

    乌鲁木齐市“七五血案”一周年,前身是青年逆转本部的台湾月詹会邀请世界维吾尔人大会主席热比娅来台湾访问。但是交涉结果,马英九政府说,热比娅被他们“境管”三年不准入境。在这个情况下,退而求其次,由热比娅的女儿热依拉代母出征。本来同行的还有世维大会的两位成员,包括副主席卡纳特,但是马政府藉故延长审查时间,使他们无法同时成行,却又造谣说他们撤回了申请。而热依拉因为美国护照可以免签证入境。也由于热依拉来台湾的消息是她到达前一天才公布,北京来不及向马英九施压,所以热依拉才得以比较顺利入境。

     从反感政治到步上母亲后尘 (博讯 boxun.com)

    马政府的所作所为受到人权人士的批评,但是行政院长吴敦义辩解说:“每个国家基于国家安全与国际互信,都有权利对于特定人的入出境给予限制,他身为中华民国的行政院长,也有很多国家不让他入境,尤其非邦交国家为了与中国往来,根本不准台湾官员入境。”中国不准吴敦义出访与中国建交的国家,他不但没有愤怒,反而怕影响与中国的互信而不准热比娅入境,这种屈服于中国霸权而又为虎作伥欺压他人的奴才相还理直气壮说出来,简直不知人间羞耻为何物!而马政府到底与中国签有什么达致“互信”的秘密协定?

    看过描写热比娅生平与爱情纪录片“爱的十个条件”(现已出版DVD公开发行)的人,对影片开始不久就出场的热依拉,也有相当深刻的印象,因为她从事时装生意,对母亲终日为维族人权奋战,以几近厌恶的口吻说:“一天到晚谈政治,狗屎!我一点都不想听。”这种情绪性的发泄,与她和热比娅的先生斯地克.肉孜费尽力气把热比娅从中共牢狱里救到美国,却因为热比娅立刻参与拯救维人的活动,而使热依拉的四个弟妹(也就是热比娅的另外四个儿女)掉入中共牢狱有关。她认为,连儿女都保不了,为何还要去保护两千万维吾尔人?这就是共产党统治下的人伦悲剧。

    这次是热依拉入境美国十五年以来第一次离开美国,因此来台湾更有特别的意义。她在台湾刮起的旋风,让我们见识到这位“小热比娅”的身手,甚至对未来维人的分离主义运动增加乐观的因素。

    热依拉于七月十七日清晨抵达桃园国际机场,月詹会负责人Freddy(闪灵乐团主唱)等三人在机场接机。据Freddy说,马政府却出动二、三十个警员戒备,看到只有三个人接机与简单的欢迎标语而没有其他劲爆的活动,大大松了一口气。至于礼遇她走贵宾通道,也是担心太多民众接机引发“混乱”。看来,他们接受共产党的观念,把与维人接触的人,都当作恐怖分子或准恐怖分子对待。热依拉讲流利的英语,境管人员以为她不懂汉语,其中一位居然对旁人轻薄的说:“她的身裁不错啊!”然而热依拉听普通话没有问题,于是回答说:“是吗?”使当事人相当尴尬。

    那天下午举办的记者会,她讲述了从厌恶政治到这次代母出征心路历程的转变,她说:直到北京奥运前后,中国大规模当街射杀维吾尔儿童,她才意识到,丧命的男孩女孩也有家人,谁来帮助他们?“我开始真正佩服母亲爱孩子也爱同胞的伟大!”她还慨叹:“我现在真的成了‘热比娅’了!”

    她认为,台湾人和中国人不论心态、思想、道德观都完全不同,“中国有很多方面都应向台湾学习,例如新闻自由、人权等。”她对台湾人充满好感。但她也以过来人身分提出忠告,指她的母亲当年也曾相信中国会给维族人自治,彼此有合作可能,但如今彻底认清共产党本质。而中国目前对台释出诸多善意,与当年对维族人如出一辙,事实上其终极目标就是“并吞”,台湾若不看清,很可能是下一个图博(西藏)、东土耳其斯坦和香港!

     得母真传吸引不少记者

    热依拉热情爽朗,说话抑扬顿挫,表情丰富,得其母真传,她的风采已经吸引不少记者,包括本来对她缺乏兴趣的统派记者。

    热依拉在台北与高雄有两场电影座谈会。中研院助理研究员徐斯俭与我参加台北的一场,还有多位外国留学生出席。这场座谈会上,观众提出有相当水准的问题。例如中共高压下,维人会不会选择与中共站在一起。她回答不能只看表面现象,“只要是身上流有一滴维吾尔族血的人,永远都不会跟共产党站在一起!就算必须流血,也会站出来对抗中共暴政!”观众还询问东土分离运动与其他伊斯兰国家的关系。她的回答也十分坦率,她说,其他伊斯兰国家并没有把他们当着纯正的伊斯兰国家,他们的援助也有限,所以他们维护维族人权的运动,主要是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合作。

    “爱的十个条件”是去年在高雄电影节放映时被中国与马政府打压,才引发台湾人感受到主权危机,并且也开始认识热比娅与东土分离运动。因此这次热依拉访问高雄,也得到高雄市民的热烈欢迎。热依拉对高雄因此被中国经济制裁感到难过与惊讶,她说,这是北京的一贯伎俩,她不希望高雄的商家因为她母亲而受影响,期盼大家都赚钱。

    在台北,热依拉拜会郑南榕基金会与郑南榕遗孀、前总统府秘书长叶菊兰,她在观看当年郑南榕为捍卫言论自由而自焚的影片时,情绪激动,掩面流泪许久,她说:“家人至今虽尚未有人因投入维吾尔运动而死,但我感觉我们家人的处境,和郑南榕的家人,是这么样的接近!”

    她也受到媒体的访问,例如“绿色逗阵”的主持金恒炜。以前身负对“共匪”心战的中央广播电台,虽然在马政府执政后取消了许多“心战”节目,但是还保留杨宪宏主持的节目。Freddy说,她不大管杨宪宏问她什么问题,而是根据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她也对我们说,我早就想好要对中国听众说什么,我要他们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为何共产党不让他们看外面的资讯?

    说到这里,她拿出用英文打好的几张纸说,这是她母亲给她的,面对记者该如何回答的问题。她说,我怎么能够那样读着回答问题?我看都不看就回答了。实际也是,面对那样多的问题,怎么能够事先准备好?那是要靠平时的认识、理念来回答问题。而从机场记者会、座谈会,以及我们接触中谈到的问题,她的回答都非常流利直接,甚至不需要“思考”就回答了。而根据她的这些回答,我也几乎断定,她已经不只是一个“商人”。而这次来台湾大概就是她介入政治初试啼声的地方。为此我也询问她未来的意向,但是她似乎还没有决心“弃商从政”,她学的是商业管理,而且对室内设计与服装设计很感兴趣,言谈间似乎还有兴趣与台湾有生意上的来往。不过她也承认,中国政府现在非常注意她的动向。的确,以她的风采与作风,尤其是英语能力,如果介入美国主流社会,影响不可小觑,何况又居年龄上的优势。

     谈到八九学运领袖吾尔开希

    在与朋友的聊天中,她也谈到八九学运的学生领袖吾尔开希。她说,最近吾尔开希找过热比娅,表示热比娅可以委托他处理对中国的事务,但是已为热比娅所拒绝。热依拉说,原因是他还不能得到维人的信任。热依拉在台湾期间,吾尔开希在美国的自由亚洲电台批评马英九政府拒绝热比娅入境,看来他要为自己取得维人的信任做一些事了。

    在与中国的关系上,热依拉不是那种心胸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这从她刚踏足台湾时就表达出来了。她说:中国始终不了解,每个人都想追求更好生活,若只想压迫人民,将逼得人民出来反抗。对中国当热比娅是“分裂主义者”,热依拉直率地说:全维吾尔人包括我都是分裂主义者。“东土耳其斯坦本就是独立的,我可以和中国人民共同生活,但我可以选择不要被共产党管!这是我可选择的自由!”

    面对维人分离主义的新一代,共产党准备好了吗?(《开放》杂志 2010年8月号)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探望热比娅东京日志/林保华
  • 我终于见到了热比娅/林保华
  • 热比娅旋风在台湾
  • 台湾的热比娅“热”/ 林保华
  • 给炒作热比娅的人提个醒
  • 热比娅与台湾素无关联 应拒其访台
  •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 热比娅子女“灭”的是哪门子亲 赵静芝
  • 即便热比娅是坏人,也别让她的女儿来告诉我!
  • 不管是达赖,还是热比娅,都是咱们的引路人
  • 北京为什么要捧红热比娅?
  • 方影竹:仓皇辞席胡锦涛 帅印强加热比娅
  • 人民网用热比娅为薄瓜瓜遮羞?/姜维平
  • 中共传媒攻击热比娅的真实目的是党内权力斗争
  • 中俄美都反对 热比娅难成事/郑荣来
  • 热比娅大楼仍矗立 具体拆卸时间未公布(图)
  • 伊里夏提:祖国轶事之一:不倒的热比娅大厦
  • 外交部:中国对日本允许热比娅入境表示强烈不满
  • 热比娅:维族人被判死刑只会让我们更愤怒
  • 中国副外长因热比娅取消访问澳洲
  • 中南海备感棘手:达赖访台风波未平,热比娅纪录片继续登台
  • 拆热比娅物业图削影响力:恐爆流血冲突
  • 要拆热比娅商厦 乌鲁木齐或再爆冲突
  • 世维大会促北京与热比娅对话解决新疆乱局
  • “乌鲁木齐市再现对峙场面”:热比娅要求王乐泉辞职
  • 中国称热比娅没资格与政府对话
  • 中共报复 热比娅指新疆老家将被拆
  • 报复维族人权外交 热比娅三物业传将被拆除
  • 乌鲁木齐拟拆热比娅三幢物业
  • 抗议签证予热比娅 中国副外长取消访澳
  • 热比娅:独立还是不独立 看共产党态度
  • 流亡研究生力挺热比娅:何不让传媒采访热比娅家人?
  • 官媒:热比娅兒女致信境外母親,不希望媽媽被人唾罵
  • 新疆月内审骚乱疑犯,热比娅下周访问澳洲
  • 如何在国际上更有效地打击热比娅与达赖喇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