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子明:新生代领导人的政治抉择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1日 转载)
      司马迁说,世道三十年一变。经过毛泽东的三十年和邓小平的三十年,现在又到了变迁的时代。但是现在的中国领导人没有驾驭时代的能力。邓小平去世后,权力落入工程师和辅导员们的手中。他们只想把现有体制这部机器运转好,别在我手里散了架,就满足了。当今的领导人是体制塑造出来的人,而不是塑造体制的人。他们没打过仗,没搞过地下学运,没当过造反派,没下乡插过队;一贯谨言慎行、战战兢兢,“三十年媳妇熬成婆”。现在要他们对权贵集团和官僚机构下狠手,即使他们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胆,有这个胆也没有这个能耐。他们擅长的只是作秀和包装。
    
       当局的大智囊郑必坚说:“现在中国共产党奉行的内政外交的核心理念就是:对外谋求和平,对内谋求和谐,对台海局势谋求和解。”话说得很漂亮,但是宪政民主主义者和法西斯主义者都不买账。面对两极分化不断加剧的局面,不开放报禁,让独立媒体“揭黑幕”,不实行普选,让普通民众用选票来维权,肆无忌惮的权贵集团怎么可能向底层让步,社会又怎么可能实现和谐呢?当“民主和平论”成为学界主流,不包括中国的民主国际(the Demintern)逐渐形成,以“民主同盟”(Concert of Democracies)取代联合国的呼声日益高涨的时候,坚持“专政”的“中国模式”,能够把“战略机遇期”的“暂时和平”变成康德意义上的“永久和平”吗? (博讯 boxun.com)

    
      过去毛泽东可以在紫禁城里自吹自擂,自说自话,因为那个时候中国是一个资源出口国,你可以出口一斤稻米换两斤小麦,也可以给老毛子很多农产品和矿产品换军火。但是现在中国是个资源进口国。当年导致日本向美国开战的因素,一个是废钢铁,一个是石油;现在这两样中国都已经被世界经济攥住了。《财经》杂志的一篇特别研究报告说,将来中国需要10亿吨钢,现在铁矿石已经是50%靠进口,那会儿只剩下20-30%的自给率。石油也是一样,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进口国。专制的中国能不能与民主国际长期和谐共处,保证自己发展壮大所需要的资源、市场和技术,这是很难说的一件事。民主的印度拥有航母,国际上认为是很平常的事;专制的中国要造航母,“中国威胁论”就甚嚣尘上了。为了让别人不以自己为敌,一种意见是改变自己,像印度一样成为民主国际的一员;另一种意见是改变别人,让“拳头”来说话,打遍天下无敌手。哥本哈根会议之后,世界正在重新打量中国,反思过去几十年“和平演变”战略的成败,而当下中国的领导人,面临这种严峻的形势,却不具有战略性选择的意愿与能力,只会萧规曹随,重复邓小平“韬光养晦”的话语,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但是下一代领导人就不一样了。多年来,笔者一直在讲“代际政治”,强调代际之间的政治差异。由于教育和经历的不同,新一代领导人中将会出现不同于工程师和辅导员类型的政治家,出现有强烈政治抱负乃至政治野心的政治家,出现打民意牌的政治家。然而,在中国当前的发展态势下,既可能出现走向宪政民主主义的政治家,也可能出现崇尚法西斯主义的政治家。人们切不可认为,中国只要出现变化,就一定是变好。变好,还是变坏,这从来都是一个问题,国人永远要保持警惕。
    
      当一个国家的国力上升到世界第二的位置时,与老大的摩擦就会频繁发生。历史经验表明,到了这个时候,无论是舆论还是政客,都很容易出现法西斯主义的冲动。希特勒当年曾说:“德意志要么成为世界强权,要么就什么都不是。”中国法西斯主义的写手也说:“对于像中国这样的新兴大国来说,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成为一个霸权国家,要么成为一个被遗弃的国家。”并表示“我宁愿选择前者”。如果只从网络上看,这种言论比比皆是。
    
      在专制国家中,政治人物很容易被自己制造出来的舆论所欺骗。1957年,毛泽东提出了15年赶超英国的目标,迫于他要求实现“大跃进”的压力,下面层层加码,喜报频传,把毛泽东也搞晕了。他在1958年5月称,“7年赶上英国,再加8年或者10年赶上美国”。一个月后又加了码:“我们3年基本超过英国,10年超过美国,有充分把握。”结果乐极生悲,导致大饥荒、大灾难。现在的政治领导人同样会被中宣部控制下的网络生态欺骗,以为民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是最强势的民意。
    
     法西斯运动领袖人物的产生,是一个双向互动的过程。一方面是法西斯信徒的寻觅、激励和拥戴。一方面是潜在领袖人物经过形势判断和政治试探,以“顺乎天而应乎人”的姿态“粉末登场”。最后的一出,则是利用完“民意”之后的“卸磨杀驴”,就像希特勒对待冲锋队。
    
      今天,警惕经典法西斯运动在中国得势,就要紧紧地盯住那些潜在的法西斯领袖人物,监督和批评他们的每一言行举止,防止法西斯“理论-群众-领袖”的“ 三位一体”,成为中国现代化和民主化的最凶恶的破坏力量。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