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莫之许:还有多少不知名社会底层的桑兰在哭泣?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2日 转载)
       在很大程度上,桑兰与国家体操队的纠纷在很大程度上是过去时代的一个倒影,更像是一个家庭内的争吵,而对于广大普通运动员来说,他们需要的是一套有效的制度,不仅在平时能维护自己的权益,也能够应对运动生涯中可能蕴涵的危险。
    
       挑战人类运动极限乃是体育运动的宗旨,从而运动也就始终与危险共生。在体育运动项目中,体操相对属于非危险性项目,不过,体操运动还是存在着一定的风险,除众人熟知的桑兰之外,2007年6月10日全国体操锦标赛女子资格赛上,浙江队队员王燕在做高低杠下法时出现失误,掉落杠下,脊柱受伤。近日,桑兰与国家体操运动管理中心发生纠纷,旧事重提,其实,在这次桑兰与国家体操队的纠纷中,更多的还是人际交往中的隔阂与误会,由于桑兰的关系在浙江体操队,所谓的12年不闻不问,更多的是人情上而非制度上的责任。但是,如果我们将事情再放大一点,也会发现,伤害一旦发生, 给予当事人及其周边带来的痛苦和负担可能是长期的。如果危险和伤害总归不可避免, 当伤害一旦发生, 就需要一种有效的机制去处理。不仅是最大可能地降低当事人的生理和心理痛苦,尚包括一系列的安排,涉及到持续的治疗康复、学习、长期的生活费,等等,进而,更重要的是,对于运动员来说,尚需要一套可以让自己的权益得到表达,获得维护的机制。 (博讯 boxun.com)

    
      在举国体制下,当伤害发生后,运动员依旧保留体制内身份乃至运动员编制,拿工资、分住房、免费医疗,与之相应的,则是体制与运动员之间犹如家长和孩子的拟家庭式关系;而在市场体制中,应对这样的风险往往采取投商业保险的方式,一旦出事,都由商业保险解决,运动员的权益主要依靠法律和契约来保障。桑兰是不幸的,但桑兰也是幸运的,桑兰的不幸在于那一次“意外”或者“事故”给她造成的伤害,而桑兰的幸运则在于“意外”发生在友好运动会举办期间:
    
      首先,由于友好运动会为运动员投了高额医疗保险,受伤后的桑兰既享受了举国体制大包大揽的好处,又获得了高额的商业保险。具体而言,在举国模式这边,桑兰仍保有浙江省体操队运动员的编制,有固定的工资收入和一应福利保障;而在商业保险这边,事后有关方面启动医疗和意外的合并险,除当时给予的5万美元现金的意外险之外,尚有高达近千万美圆的医疗险——不发放到个人,用于支付医药等费用。不难看出,相比其他受伤运动员,桑兰确实有其幸运但不可复制的一面。以致有人称这尽管是个悲剧,但就算是摔,桑兰也“摔对了地方。”
    
      其次,由于友好运动会的主办方是媒体巨头,也由于桑兰本人的坚强表现,桑兰一下子成为了焦点人物,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许多人的心,这不仅给她带来了一定数量的捐款,更让她成为了公众人物,从“保姆门”到这次与体操队的纠纷,桑兰都是媒体的焦点;媒体和公众的关注固然也会给她带来生活上的困绕,与此同时也给桑兰带来了维护自己权益的相对优势。尤其是桑兰沿用拟家庭式的关系,动用人情这样的武器要求国家体操队的时候,舆论很容易地就站到了她这一边。
    
      可是,对于其他运动员来说,情况却大不相同。一是大包大揽的举国体制逐渐退出,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体育上的举国体制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像桑兰这样长期保持运动员编制的情况越来越罕见。一是现有的商业保险尚不完备,没有了大包大揽的举国体制的庇护,普通运动员只能越来越依赖于保险。而由于各种原因,目前有关运动员的保险普遍存在品种少、额度低的问题。以王燕为例,她一共有有三项保险,一项是浙江省为运动员投保的工伤保险,一项是中华全国体育基金会运作的伤残互助保险,还有一项就是临时性意外伤害商业险。相比其连以上三项都不完备的其他运动员来说,王燕已经足够幸运,但要与桑兰高达千万美圆的医疗险相比,不啻是天壤之别。
    
      桑兰与国家体操队之间的关系更像是家庭式的,所以桑兰更多地是诉诸于人情,用“12年不闻不问”之类的诉求来打动公众,而对于普通运动员来说,他们与队伍的关系更像是商业合同式的,从而其维护维护自身权益的手段也应该是制度化和法律化的,然而,对于普通运动员来说,这样的手段其实相对缺乏。前些年,NBA因为工资谈判而差点停摆,最终给球迷带来的是缩水赛季,在这一过程中,球员工会的强势表达得淋漓尽致,依靠球员工会,普通的运动员也得到了实在的利益。与之相比的是,中国运动员却要忍气吞声得多,中国足球界的欠薪、合同一年一签等等,早就为人所诟病,而一旦足球运动员主张自己的权利,就有可能被挂牌,甚至会因此丢掉饭碗甚至断送运动生涯。当然,类似的现象并不仅仅发生在足球界,这表明,中国运动员的权益保障存在着严重的问题。普通人只看到运动员们成功时候的荣耀,而事实上,绝大多数运动员也不过是普通的劳动者,从事着一份职业而已,他们的权益保障需要相应的制度建设。
    
      与作为公众人物的桑兰相比,普通运动员很难受到公众和媒体的关注,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也更需要有一套机制来保障自己的权益。在很大程度上,桑兰与国家体操队的纠纷在很大程度上是过去时代的一个倒影,更像是一个家庭内的争吵,而对于广大普通运动员来说,他们需要的是一套有效的制度,不仅在平时能维护自己的权益,也能够应对运动生涯中可能蕴涵的危险。
    
    (责任编辑:罗丹)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桑兰曝光当年受伤元凶:12年后希望他诚实(图)
  • 桑兰直指国家体操队在她受伤后12年对其不闻不问(图)
  • 桑兰指楼下坡道被占 微博“发怒”
  • 央视“神医事件”跟进:桑兰质疑中国央视(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