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南京“直播门”与西方新闻自由/宋鲁郑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0日 转载)
    
    7月28日,原南京塑料四厂发生爆炸。如同往常一样,此事件也被国人第一时间知晓。在海外华人的印象中,自从2003年非典以来,特别是2008年西藏“3.14”事件以来,任何负面新闻都能第一时间被披露。然而这次不同寻常的是,报道中还出现了这样一幕:当地电视台城市频道正在进行的现场直播连线却被一位官员粗暴地打断:你是哪里的?哪个让你直播的?把电话给我!……官员阻拦记者采访的画面就这样被原汁原味地直播了出去,举世哗然。网络上更是民情激愤,怒不可遏。
     (博讯 boxun.com)

    然而,海外华人面对此事,却多了一份理性和宽容,少了一份指责。原因我想不过如下。一是这起事故得到了及时、充分的报道,没受任何影响。二是现场有不少来自中央、全国各地的记者,虽然没有报道是否有外国记者,但根据现在的规定,外国记者是无需审批就可直接前去采访的。所以虽然发生了当地记者被阻挡事件,但相对于整个采访的记者群体来说,只是个案。三是即使阻挡记者采访的行为也被媒体报道出来。这足见中国媒体的开放、有为。四是没有任何官方单位为这位官员辩护。全国上下都是一面倒的指责。我记得逯军局长质问记者“你是为党说话还是为百姓说话”时,还有组织单位以“言论自由”为之辩护。当然海外华人还感到满意的是,通过救灾现场也看到了,当地的省市最高领导都在现场指挥(包括省委书记长梁保华),恪尽职守。
    
    也就是说,海外华人通过这件事情不仅看到中国存在的问题(总是有官员跟不上中国前行的步伐),还看到了中国的进步,角度不同。正如同样是看半杯水,持批评立场的会认为只有半杯水。而持支持立场的则会认为“已经有了半杯水”。不过,在我看来,海外华人之所以较为宽容和理性,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在号称“新闻自由”的西方的生活经历有关。
    
    从宏观的角度说,西方的新闻自由有三个底线:一是不能否定体制。法国宪法最后一句话就是:“共和政体不得作为修宪议题”。二是不能损害国家利益。三是看不见摸不到的而又无处不在的“政治正确”。现在的中国,其实也多少有同样的情形。
    
    由于东西方政治传统不同,体制自然也就不同。中国传统上就是由一个来自不同阶层的知识精英构成的官僚体系执政,是家国一体。今日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也只不过是这种政治传统的延续罢了。读过政治学的都知道,一个有效的国家政治制度必然是内生的,是在自己政治传统的基础上产生的。钱穆早就说过:“试问哪里有无历史因袭的政治,无传统沿革的制度,而可以真个建立得起来?”
    
    东西方由于制度不同,在新闻自由的表现形式上自然有差异。西方批评、否定政党不一定就是否定这个制度,但在家国一体的中国,否定执政党则往往就是否定这个体制(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不妨看看宪法序言)。其实许多君主制国家,如英国,虽然媒体可以批评各个政党,但却无人可以冒犯神圣不可侵犯的英国女王(美国第一夫人见到女王仅仅是无意触碰到女王身体,就是冒犯)。尽管她也是纳税人的钱供养而且仅仅承担礼仪性的事务。但由于西方有话语权,没有人认为不妥,没有人认为英国不是民主国家(更荒唐的还有,入籍加拿大要向英国女王宣誓效忠。什么主权在民,完全是主权在女皇)。
    
    如果从西方看中国,自然会觉的缺乏新闻自由。但如从中国看世界,并非如此。我们都知道民主国家南非仍然实行一夫多妻制,包括总统在内都是如此(而且这位总统在哥本哈根气候会议上面对全球的领导人,大力为此辩护,认为这是他们宝贵的文化)。如果从一夫一妻制的国家来看,自然是无法接受,但在南非,则安之若素。说来民主制度真的是神奇,可以和君主制(如英国)、奴隶制(如古希腊罗马)、黑奴制(如美国)、种族隔离制度(如美国和南非)、一夫多妻制度(如南非)并存。这里面,关键是标准。究竟是用谁的标准来衡量。记得中国唐朝时,亚洲国家一切以中国为榜样。面对中国的朝代轮换,日本就曾质疑自己的万世一系制度,认为应该改变。所以我们应该承认,持什么标准是得出什么结论的根本性原因,同时,那一个国家强大,那一个国家也容易被认为是标准。所以包括国内许多自由派群体认为中国新闻不自由,情有可愿,这就如同日本当年质疑自己的万世一系政治传统一样(明治维新时,日本的教育部长还提议要废除日语呢)。
    
    至于国家利益这一底线,不妨以大名鼎鼎的“记者无疆界”创始人、秘书长梅纳尔为例。此人长期在西方风云际会,凭着每年在全球制造的“全球新闻自由指数”,而令各国、各地区无不礼让三分。有一年陈水扁当局将台湾岛内的新华社记者驱逐,被“记者无疆界”点名,于是陈水扁当局立即颁发给梅纳尔一个“亚洲人权奖”(注意是第一届,而且是亚洲人权奖,却给了欧洲的记者无疆界)----当然更重要的是十万美元奖金,台湾的新闻自由度立即排名上升,居然超过美国和日本!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颇有国际份量和声誉的新闻界大腕,由于在2008年中法关系冲突中过于活跃,“贡献”过于突出,仅仅几个月就被迫以健康原因辞职,从此在法国销声匿迹。需要指出的是,此人长期得到美国资助,但面临这种下场,美国竟然保持沉默。
    
    在西方最令人触目惊心的还是政治正确。这个政治正确的威力在于,一是无所不在,二是又无影无踪,全凭意会,不可言传。比如,美国电影中的黑人都是正面角色,善良、乐于助人就是一例。而且一旦有人触犯了这些政治正确,后果极为严重。海伦.托马斯,号称“美国新闻界第一夫人”,几十年来牢牢占据白宫新闻发布会第一排中心位置。1995年她过75岁生日时,克林顿总统送给她的礼物是十五分钟专访。1998年白宫记者团设立了海伦.托马斯终身成就奖,而她本人就是第一位获奖者。2009年她过生日时,同一天过生日的奥巴马总统亲自携蛋糕为之庆生。就是这样一位人物,仅仅由于说错了一句话丢掉了一切:丢掉了媒体人身份,丢掉了参加白宫新闻记者发布会的权力、代理公司宣布和她断绝关系、新书合著者终止合作,甚至一所高中也取消了她的毕业演讲。于是她不得不宣布退休,以谁也想不到的方式终结了她的新闻生涯,她大概永远也想不到,仅仅由于在标榜新闻自由的美国说出一句正确的心里话,就让她失去终身奋斗的一切。那么她在言论自由(财团政治献金也是言论自由的组成部分)的美国究竟说了什么居然有如此严重后果的话呢?原来她在接受一家网站的采访中谈到了以色列:“犹太人滚出巴勒斯坦人的土地,回到波兰、德国或者其他任何地方。记住,这些人(巴勒斯坦)的土地被侵占了,它不是德国的,也不是波兰的。”
    
    在我们中国人看来,除了有粗口,道理还是对的。毕竟联合国也认为以色列是侵占巴勒斯坦的土地,美国也要求以色列以土地换和平。然而,在美国犹太人是不能被攻击的,这是政治正确。大家还记得西藏“3.14”事件时,美国CNN主播卡佛蒂恶意攻击中国:“我认为,他们基本上同过去50年一样,是一帮暴徒和恶棍”。其恶劣、严重程度远超托马斯,而且更重要的是违背事实。虽然引发华人社会和中国政府的抗议,但其人却安然无恙,还被冠以言论自由,还被CNN庇护和辩解,说什么指向中国政府不是中国人民(不可冒犯的英国女皇代表了谁?)。但如果哪位敢在以色列入侵黎巴嫩时口出微词,看看会是何等下场。还有哪位著名国际影响莎朗斯通,说汶川大地震是“天谴”,引发全球华人共愤,最后她也只是在中国商业利益的压力下仅仅道歉而已。当然,美国的政治正确也是逐步演变的。三十多年前,黑人应该被种族隔离是政治正确。二战结束时,杜鲁门这样为使用原子弹而辩护:日本人乃是畜牲,你与畜牲打交道,就得把它当做畜牲。杜鲁门年青时曾这样说道:“我相信一个人只要不是黑鬼或中国佬,那么他就能够与其他人一样好,一样诚实与正派。威廉叔叔曾言,上帝用灰尘造就白人,用泥造就黑鬼,然后就扔掉了剩下的东西,这些剩下的东西后来就变成了中国佬。”由于哪个时候没有今天的政治正确,所以丝毫不影响他民选成为最强大、最先进的民主、人权国家的总统。
    
    2008年,深圳海事局书记林嘉祥涉嫌酒后猥亵女童与家长发生冲突,竟称对方为“屁民”。结果他很快就被免职。此事在全国掀起轩然大波。确实,在中国,政治传统上官员是扮演父母官的角色,要爱民如子。中国社会自然无法接受此等事件。然而,与国内的反应略有不同的是,已经见惯西方民选官员与百姓关系的海外华人,自有不同的感受。法国总统萨科奇刚当选总统,就在参加一次农业展时,与一位农民发生冲突,大骂对方 “傻瓜,滚”。起因是对方拒绝与其握手。今年英国大选期间,时任首相的布朗街头与一位女性支持者交谈。对方提了不少批评意见,布朗当时虚怀若谷,笑容可掬,不料一转身上车,即破口大骂。谁知麦克风没关,被媒体抓个正着。他和萨科奇不同的是,由于恰逢选举,他不得不正式道歉。否则,他恐怕也会像萨科奇一样:骂了又如何?照样扬长而去。当然骂选民还不算最恶劣的。最令人想不到的是就是记者这个“无冕之王”照样被总统当场骂个狗血喷头。小布什总统在餐厅当着女士和孩子的面,对《华尔街日报》一位专栏作家大喊:“你这个不怀好意的狗娘养的家伙,我他妈的绝不会忘掉你写过什么!”。骂过了,他照样当他的总统,绝不会像中国的林嘉祥一样被免职。小布什对海伦.托马斯的一个评论不满(她评论小布什是历史上最差的总统),结果三年她没有获得任何提问的机会!中国的自由派群体经常引用小布什总统一个名言: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不妨看看小布什是怎样对待笼子的吧(媒体有监督职能,也是笼子的组成部分)。中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这是底线。结果今年3月意大利总理在和一位记者发生争执时,竟由国防部长动手将该记者赶、揪出会场(中国当然也有省长夺笔,不妨两相对照)。
    
    西方民主理论一直宣称政府只由人民选出来的,才代表人民,才是为了人民。但在法国十年,我却一直怀疑其真实性。布朗选举时面对自己支持者的批评是一幅什么两面心态和嘴脸?还有美国、法国、意大利等,你能指望这样的政治人物代表人民?为了人民?(更别说韩国历任总统都腐败以及台湾的陈水扁了)
    
    中国有自己的传统,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制度模式,也有自己的标准。中国的问题也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才能解决(所以中国官员出言不逊要丢官,西方元首骂过选民、记者之后仍然继续任职甚至连任)。这或许是生活在海外的华人最大的感受和收获,也是海外华人经常发出不同声音的原因。
    
    附:今天破产的《新闻周刊》以一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美国哈曼国际工业集团创始人西德尼·哈曼。而此前,以南方报纸集团为代表的中国买方虽然持巨资,仍然被拒。南方报业集团的亲西方立场一向世人皆知,但仍然无法得到美方的信任。宁可一美元送出,也不接受中方的收购。可是为什么美国不愿意有更多的不同媒体声音呢?显然,在事关国家安全的事务上,美国是高度警惕的。毕竟媒体可以兴国,可以误国,可以害国。和平演变,不仅中国要防范,美国也在防范。不过话说回来,都说美国多么强大,竟然连一份报纸都不敢买给中国----而且是一个亲美的报业集团,这可是何等的虚弱和缺乏自信。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以“新闻自由”的名义/郑若麟
  • 胡温新政下的新闻自由/信力建
  • 媒体寡头的“新闻自由”/毕研韬
  • 西方真的“新闻自由”?/毕研韬
  • 2009年中国新闻自由状况
  • 胡舒立辞职 新闻自由仍进/张剑荆
  • 女主播卢秀芳把台湾的新闻自由献祭给中共独裁
  • 打压新闻自由:新疆“维稳”乱上加乱/卢峰
  • 没有新闻自由 报纸无异于废纸/李炜光
  • 从成龙失言谈自由:司法独立与新闻自由
  • 为新闻自由呐喊,向假大空的洗脑新闻联播说不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零八年中國新闻自由状况回顾/昝爱宗
  • 中国民间网站(网络媒体):开启新闻自由的大门
  • 专家:毒奶把问责制和新闻自由推上政改第一线
  • 毒奶事件把问责制和新闻自由推上政改第一线/DW
  • 李炜光:新闻自由该不该争?
  • 余杰:国府时代的新闻自由——读《陆铿回忆与忏悔录》
  • 中国“新闻自由”的美丽误会/林保华
  • 姜瑜就美方有关“世界新闻自由日”声明答问
  • 小熊 :搜狐智骗央视借《捐助》捍卫新闻自由
  • 昝爱宗:没有新闻自由的记者节是伪记者节—11月8日官方记者节呼吁新闻自由
  • 人权组织说中国未能实现新闻自由
  • 记者无疆界创始人获09年度亨利·南恩新闻自由奖
  • 中国仍然是压制新闻自由最严重的国家
  • 官员财产公开离不开新闻自由与结社自由/刘军宁
  • 人权组织批中国新闻自由没有改善
  • 报告批中国未守新闻自由承诺
  • 互联网规管与新闻自由:中国关闭网站收紧言论
  • 国际新闻自由度排名 中国倒数第七
  • 新闻自由排名,中国排第167位(图)
  • 中国新闻自由度世界排名仍低
  • 人权组织就毒奶函世卫抨击中共限制新闻自由
  • 德语媒体:新闻自由何日登上领奖台?
  • 凌沧洲撰写评毒奶粉事件呼新闻自由的文章
  • 只有奥运和外国人才配新闻自由?
  • 自由亚洲:奥运后解封网站是否持续开通成为新闻自由指标
  • 限制新闻自由之弊,远大于新闻开放之利/DW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