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论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甲童慈旺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评杜新宇的所谓三论“达赖集团的民主虚有其表”
    
     杜新宇的所谓《再论达赖集团的民主虚有其表》的一文出籠不久,笔者通过博讯网站撰写《再论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的文章,以大量的事实逐一批駁了杜某人文中举例所谓的“一系列达赖集团内部存在的政治迫害事件”的不實之詞。還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在他的文中,没有提供任何一个受害者的供字或一样客观公正、一理说服人的理由。真可谓一无所获,贻笑大方。正如他在文中所言“笔者本提不起兴趣与之进行辩论”。 (博讯 boxun.com)

    由于他一再不甘心认输,又从(美国《时代》周刊网上,一个印度记者马杜尔辛的(MadhurSingh)曾发表的文章中,所谓的“达赖的“流亡政府”开展的人口调查的显示,流亡藏人的失业率高达75%)”。杜某把统计数字被写错的救命稻草搬出來,又写什么“三论达赖集团的民主是虚有其表” ,對自己的敗筆進行辨護之外,沒有提供什麼值得可信的新证词及细节。
     (一)提到流亡社区的人口调查, 真实近况是这样的。西藏流亡社区的第一次人口调查是, 1998年6月6日在印度及尼泊尔、不丹境内居住的流亡藏人社区同一时间进行的,主办单位是西藏流亡政府的计划委员会;协助单位是、各社区的管理会。人口调查的结果是,总人口为 98867,其中无业人口是;4193 人,占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五(5%)。
    第二次人口调查是,2009年4日4日在印度及尼泊尔、不丹境内居住的流亡藏人社区同一时间进行的,不包括分散在世界各地的藏人。由西藏流亡政府的计划委员会主办,各社区的管理会协助。人口调查的结果是;总人口为 109015 ,其中无业人口是;6104 人,占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五点六(5.6%)。这一次的人口调查中与上一次的调查不同的是,把各社区内没有固定工作的人员都作为半无业人员来统计。 这样一来,半无业人员10247占人口总数的百分之9点4 。无业人员及半无业人员共计16351占人口总数的百分之十五(15%)。
    所谓的“流亡藏人的失业率高达75%”不知从哪里来?分明是印度记者马杜尔辛的( Madhur Singh )马虎把百分之十五(15%)写错成 75%。因此,杜某人看到这样的“统计数字”喜出望外,便不加思索、不进行核实,照抄照搬地拿来反驳笔者论点的“证据”。
    一般而言,一个不发达国家的失业率(5%)不算很高。据温家宝说过;中国失业人口是2亿,失业率才(4%)是城镇失业人口,没有统计农民工。但在发达国家欧美日失业率超过了(5%),就是很严重的问题。如;2009年日本平均失业率为(5.1%),比2008年上升1.1百分点。但因此而辞掉了多少个总理。(不光是失业问题有其它问题)按杜莫人的标准“流亡藏人的失业率高达75%”,“普遍的贫困”。那么,这一次玉树藏区发生地震时,光是居住在印度和尼泊尔的流亡藏人通过有关单位捐献出来的八百九千万卢币(折合两百万美金)从哪儿来?简直是荒唐无稽。对你这种有阅读力没有分析力的人幸亏被中共收养 !
    至于把百分之十五(15%)写错成 75% 的印度记者马杜尔辛( MadhurSingh ),笔者通盘
    阅读了他的文章后,发现他同情年轻一代的流亡藏人找工作的艰辛而没有恶意,只是没有与有关人员核对数字,马马虎虎、不负责任地把数字弄错而已。
    (一)杜某人所谓“第一个证人证词来自甲童说的涉嫌伪造文凭”的有关格桑罗珠,笔者曾在《再论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一文中,格桑罗珠是怎样伪造文凭及说谎的整个过程来予以说明,本文限于篇幅不再重复。
    ( 二 )杜某人所谓第二个证人证词来自藏独学者蒋杨诺布和他的文章《等待民主》。有关这一点:笔者在上一篇《再论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的一文中,以事实批驳了杜莫人的不实之词,他们没有受到任何的“暴力威胁与迫害”。反而在这次的流亡藏人〈第三任首席噶伦大选〉预选中,噶玛群培已获部分流亡藏人推荐为首席噶伦候选人,鲁噶嘉木也获得议员的提名。因此,你所谓“遭受暴力威胁与迫害”纯属虚评妄说,不能成立。
    ( 三 )杜某人所谓“第三个证人证词来自多杰雄等信众团体”的供词,结匈天是什么?是假托一个修行不正,贪、嗔、痴超出常人的所谓的é珠古û札巴坚参,暴病死亡的阴灵而用迷信心理创作的一个虚幻的鬼魅。这也和一切民间传说中的猫鬼神、狐狸精这类的神话传说一样。如果凶天归类的话,如第五世达赖喇嘛鉴定的那样,是属于“危害佛教及众生的恶誓鬼”一类 。如第五世达赖喇嘛所说:“伪装有德名为札巴坚参着,邪恶愿心 生成恶誓鬼,危害佛教及众生灵”。绝不是善类神,更不是什么é佛教护法û。 自从第十四世达赖喇嘛透过多种方式,反复检验、分析、研究后,呼吁大众禁止供奉“多结”或凶天。
     然而,以岗坚喇嘛、鄂喇嘛、奇美次仁、关曲乎坚参、色贡赤支珠、札贡喇嘛等为首的少数公然违犯三宝弟子不信仰世间鬼神的皈依戒律,以力鬼凶天为皈依对象,干着违背佛家教益,破坏藏传佛教内部团结的勾当,所谓自封的é仁波切û 、é喇嘛û、é僧人û 所组成的迷信邪教组织: 既:所谓的é人天维护组织û 。这些极少数é多结û的追随者,不听忠言与教诲,仍旧继续供奉é多结û ;不仅向海内外各地大肆宣扬凶天的 “本领”,而且散发各种虚构而毫无根据的谣言,指责达赖喇嘛对 “多结凶天僧俗社团进行干扰排挤”。更恶毒的是,当他们得知被蒙蔽的广大信众日益觉醒与他们划清界限,不再受他们的欺骗时,这些魔教、邪教的追随者感到十分的恐慌,怕失去他们的地盘与利益。于是他们索性摘掉了é慈悲度众û 和é珠古、札巴û的假面具,便效仿世界恐怖主义,纠集暴徒,手持刀棍凶器,制作蒙面人,开始对反对信奉凶天的藏人进行毒打和暗杀的恐怖活动,将他们罪恶的钢刀插进了自己同胞和同门僧侣的胸腔。格西洛桑甲措和他的俩个助手,以及被他们毒打致伤致死的流亡政府住印南非拉库藏人定居点的代表布朴次仁夫妇、甘丹寺北学院卸人堪布旺葛的鲜血,便是这一罪恶历史的见证。可他们却在大众媒体面前,总是以虚假的谎言和栽赃陷害的反诬手段,恶毒攻击达赖喇嘛及流亡政府,但从不提供证据。因此,于今年2010 年 4 月 5 日 印度新德里最高法院(Justice S .Muralidhar )判决文中说:“由于é人天维护组织û 控告中,没有提供一样有关达赖喇嘛及流亡政府,对信奉多杰雄等信众团体 “遭受破坏及排挤”的佐证。因此,本法院不予理会原告的相关法律程序。”( Delhi High Court Dismisses Dorjee Shugden Devotees` Charges [Wednesday, 20 April 2010' 9: 57 a.m.] )
     印度新德里最高法院的这一决定,等于宣判了凶天é人天维护组织û 一手抛出来的以虚假的谎言和栽赃诬陷的所谓供词的失败。这就说明了无根无据的谎言与诬陷,在法制社会里没有立足的余地。
     至于杜某人所谓的“达赖的地下打手组织“清除西藏内奸与外敌秘密协会”威胁要谋杀多杰雄登派的两个“活佛 ”Kyabje Trijang Rinpoche (13岁)和SongRinpoche (11岁):我们会摧毁你们的生命和你们的活动!”说法,全是一派胡言,耸人听闻。事实上,松仁波切SongRinpoche (25岁)目前在印南门古知藏人定居点甘丹寺北学院学习佛法,生活的很好,尊者达赖喇嘛每次到此地,就要去看望他,勉励松仁坡切好好学习;继承前任的宏扬佛法事业。再说赤强仁波切 Kyabje Trijang Rinpoche (1982/1/2 日出生现年28 岁)由于之前他被定居于瑞士的所谓〈札贡教会〉的代表贡色珠古劫持后,因不满凶天组织口是心非的所作所为,乘他们不在注意的寻隙之前逃出魔掌,与其不忍做不愿做的事、到不如乘早还俗一了百了。尽管赤强仁波切的传世喇嘛还俗自动降为普通民夫,至尊达赖喇嘛仍旧关心他的生活寄居及事业,已在委托设立在美国纽约西藏流亡办事处照顾他的一切生活问题。
    再说;杜某人所谓的“有关瑞士公共电视台的纪录片曾忠实地记录下这残酷的政治冲突”:实际上,是定居于瑞士的所谓〈札贡教会〉的代表及[嘎丹护法寺]创办这之一的贡色珠古颠倒黑白、栽赃陷害的反诬手段,恶毒攻击达赖喇嘛及流亡政府的恶作剧。
    总之,从虚假的谎言为手段,进行欺骗性的邪教活动开始,最终走向进行暗杀报复的恐怖主义道路,这就是凶天组织者们用自己的嘴和双手所写的真实历史。在他们的背后有屠杀自己同跑的中共独载政府作后台。近来,中共御用的媒体及包括杜莫人在内的传声筒,公开的为凶天邪教组织打气壮胆、为虎作张。 难道这些,不足以证明、凶天邪教恐怖组织作俑者的不打自招吗?
    杜某人在他的结束文中所谓的“ 笔者“达赖集团的民主虚有其表”的判断并非妄言,在笔者和甲童之间,谁在撒谎已经一目了然。”他的这些倒打一耙言辞,可谓贼喊捉贼的翻本。只要把笔者与杜新余的先后三篇文章原原本本地刊登在《 中国民族报》上公布于众, 笔者相信广大的读者自然会分清,是谁在撒谎、谁在说真话,自有公断。
    最后笔者欣慰的是;由于“民间关心西藏问题”杜先生的《论达赖集团的民主虚有其表》的一文发表后,笔者有兴趣在大众传媒最大的博讯网站上发表文章,详细说明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及相关的一些事,澄清了很多被中共御用媒体误导的事实。可谓相约不如巧遇、坏事变好事, 笔者还是道一声谢!希望你做一名理智客观的关心西藏问题的人。于印北达然萨拉2010 年8 月 7 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再论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甲童慈旺
  • 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甲童慈旺
  • 旧西藏是“封建农奴制”吗?/甲童慈旺
  • 中共为何“羡慕别人,自感痛苦” !/甲童慈旺
  • 中共的“民族自治法”与叶公好龙/甲童慈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