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7日 转载)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7月28日早上,广东建粤工程有限公司的30多名工人来到该公司设在新会县双水镇的项目部,要求项目部发放迟迟未发的工资,不料老板郑宏武却纠集20多名打手,将“讨薪积极工人”一一扇耳光,才将工资发给工人,发工资后,这些打手又对“讨薪积极工人”进行围殴。(8月4日《广州日报》)
    
    因为耳朵是长在脸上的,而古往今来的中国人都对脸面十分在乎,所以打耳光是一种对人的严重羞辱行为。中国传统文化讲:“士可杀不可辱”,也就是说,一个有气节的人宁可以一死也不愿意被人羞辱。倘若在今天,要你在被人打一拳和打一耳光之间选择,你很可能会选择挨一拳。
    
    我们在观看港产影片的时候,黑社会成员之间打耳光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但是,现实生活中,打耳光的事情却并不多见。不过,有人说过,现实社会永远比电影更精彩,确实,在当今中国,稀奇古怪的事情接二连三,这大概也是一种“中国特色”。此次发生在广东的这一幕可以说再次超越人们的想象力,老板的打手打向民工们的耳光更像一声惊雷,震撼着人们的心灵。
    
    不论古今中外,聘用工人为自己干活然后付给工钱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在今天的中国大地上,却时常上演劳而不获的悲剧。在上个世纪90年代,老板拖欠民工工资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没想到在今天,这种丑恶现象再度死灰复燃。仅这段时间,此类消息就频繁传出,最为让人愤怒的是,民工在讨薪的时候不但拿不到欠薪,而且还要遭受毒打。
    
    据媒体报道,7月21日,118名在西安临潼务工的湖北籍民工,向工程项目部讨薪未果,反遭300多人手持木棒围殴,导致30多名民工被打伤。那个欠薪的老板只是躲在幕后,不直接出面指挥和参与行凶,似乎还存在心虚迹象。而广东建粤项目部的老板却敢于亲自出马,带来了几十名打手殴打民工,似乎理直气壮。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社会风气日益败坏,贪官污吏层出不穷不说,奸商恶棍也是比比皆是。为了钱,很多人可以不择手段,丝毫不会考虑是否超越道德和法律底线。为什么那么多的民工工资被拖欠?不是甲方没有付款,而是因为工程层层转包,经手人太多,黑心的老板拿了工程款却在工程完结后不愿意支付工人工资。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很多民工其实是一个家庭的支柱,他们如果拿不到工资,那意味着妻子没有柴米油盐下锅,一家人的生活将难以为继。在这种情况下,哪位民工不希望拿到工资?向黑心老板讨要欠薪可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温和的讨薪行动往往不但无法取得满意的效果,而且还会给自己带来身体上的伤害,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广东这位纠集打手殴打民工的老板其实看起来更像是黑社会老大,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正规建筑公司的管理者。当然,在官商勾结、官匪勾结已成普遍现象的今天,可能郑宏武本身就是黑社会成员。据笔者所了解,在一些地方,实际上很多工程项目都被黑社会垄断,郑宏武的表现毫不逊色于黑社会,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接到工程的。
    
    在此事发生的前几天,荆楚网曾报道这样一则消息,消息称“湖北应城天鹅镇村民田厚芳因排涝的事,向镇政府反映情况,结果被镇纪委书记张建利抽了耳光,打断二根肋骨,在政府有关人员调解下,三天后,双方就赔偿达成共识。”看来,很多官员、老板都热衷于运用武力解决问题。当这样的事情非常少的时候,我们可以认为是个案,将责任归咎于个人道德败坏上,但是,当这样的事情三天两头地发生时,所折射出的就绝不仅仅是个人问题了,而是社会问题。
    
    中国在以前有“礼仪之邦”的美称,但在如今,很多地方人与人之间可以说充满了敌意,一言不合就可以对骂甚至互殴。一般情况下,不是特别大的仇恨,往往也用不着打耳光羞辱别人,一旦打了耳光,就意味着两个人的矛盾不可调和,可能成永远的敌人。
    
    郑宏武拖欠民工的工资,如果确实有困难,可以让民工暂时忍耐,等他筹集好资金就支付工资,相信民工也会理解。熟话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郑宏武在面对民工讨薪时,不应该有丝毫的反感。非常令人愤怒的是,郑宏武在发放民工工资之前,竟然要一一扇耳光。民工不是奴隶,岂容如此羞辱?郑宏武身为老板,却是人性泯灭,禽兽不如。
    
    中国政府早在1995年就开始实行了《劳动法》,但是, 时至今日,这部法律在很大程度上却形同虚设,面对劳资纠纷,劳动部门要么是视而不见,要么是束手无策,否则就不会出现民工跳桥讨薪,接受耳光领薪等一系列的悲剧。就在8月3日上午,辽宁沈阳又出现了民工打出“愿当裸模”横幅讨薪的场景,随着时光的推移,不知道还会出现哪些稀奇古怪的讨薪方式。
    
    子曰:“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以夺志”,需要以挨耳光来实现领工资愿望,民工们所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当一个正常的维权行动需要附加牺牲人格尊严来达到最终目的时候,被羞辱的就不仅仅是受辱的当事人,更有我们的法律,我们的政府,我们的社会。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今年“两会”时对外宣称“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打耳光发欠薪”的恶劣事件就是对公平正义和基本人权的肆意践踏。此时此刻,权力部门不能再度缺席,而应该积极地依法惩处作奸犯科者,帮助受辱民工讨回公道。如果此事不了了之,中国社会将进一步沦落为弱肉强食的“动物丛林”,没有多少人会继续相信法律的公正。此事何去何从,我们拭目以待!
    
    2010年8月5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 刘逸明:农民工要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图)
  • 最需要“降温费”却最没有的农民工,谁来关注
  • 莫让新生代农民工轮回父辈的悲情
  • 像对待孩子一样关爱新生代农民工 (图)
  • 田丰:城市工人与农民工的收入差距研究
  • 农民工穷 工程师困 中国不美好/王守义
  • 联名信:解决新生代农民工问题 杜绝富士康悲剧
  • 导致新生代农民工犯罪的原因/毛空军
  • 我们的博士“科研的民工”/李楚斐
  • 与“全国哀悼日规定”商榷/中国民工李蜀皖
  • 二代农民工性问题/王慧
  • 试析九七亚洲金融危机与零八世界金融危机返乡农民工之社会生活状况/李原风
  • 优秀农民工对转户口兴趣不大
  • 山东省“民工荒”再起 缺工总数约67万人
  • 朝鲜,一个没希望国家!/中国民工李蜀皖
  • “中国街民工”问题/廖宗权
  • 中国民工李蜀皖,号召全民学韩寒!
  • 谷歌,孤独的悲歌!/中国民工李蜀皖
  • 湖北20多名农民工福建讨薪被打 总工会派人介入
  • 济南三天热死八位民工,谁为底层工人的死亡负责
  • 湖北恩施20余名农民工讨薪被打
  • 湖北百余农民工讨薪遭打续 今天将协调工程款问题
  • 湖北百余农民工在陕讨薪遭殴打续 达成和解协议
  • 湖北省总工会调查百余农民工讨薪遭围殴事件
  • 广州警察凶悍 持枪逼外来民工办暂住证(图)
  • 郑州丰庆路惊现驾车蓄意谋杀农民工
  • 小熊:百姓抗议三峡工程是骗民工程
  • 爱滋病南非大使民工子弟小学刷墙(图)
  • 重庆籍农民工集体赴安徽省政府上访被暴打(图)
  • 郑州200名农民工被集体驱赶 官方称其影响市容
  • 河南十余农民工内蒙讨薪遭殴打不获救治
  • 内蒙古达拉特旗县农民工讨薪遭黑社会施暴
  • 患尘肺病民工李廷贵死亡:贵州思南行日记/贵州孙凡军、小唐
  • 小熊:广东“工地水坑”频吞民工男童
  • 武汉汉阳拆迁房垮塌 一民工被埋
  • 江西民工在海口因公死亡,政府无人理会
  • 河南三民工污水井排污作业缺氧窒息 两人死
  • 国家菜篮子工程是谁在搞破坏(之一)——为106名农民工能拿到一年辛苦钱告状14年之久/余光忠(图)
  • 深圳市宝安区政协委员郑合容剥削民工血汗钱(图)
  •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枉法法官林晓青欺负农民工(图)
  • 上百农民工疑患尘肺病深圳维权续:50余人获检查
  • 浙江农民工受骗含冤 谴责河北省两级法院/马家驹
  • 35天不发一分钱,民工猝死工地宿舍
  • 东莞市厚街丰泰观山花园物业公司克扣民工工资
  • 帮帮我们,民工要工钱无门!
  • 民工双双死于公安局,警方竭力掩盖真相
  • [强国论坛]还拿民工当人吗?
  • 讨回中铁三局建筑安装工程处和张海涛拖欠民工款/马克忠
  • 当今社会为何只有民工工资难兑现?
  • 记者为民工讨工钱被报社开除(图)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安徽一民工在山东潍坊打工的离奇死亡
  • 禁止民工入内 “公厕”为何不公(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谁侵吞了民工血汗钱
  • 在“世界工厂”深处:珠三角民工生存状况调查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千万民工无保障 职业病死亡率高(纽约时报)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32名民工未办暂住证被扣留 西安警方登门道歉
  • 民工的声音:这社会没人把「公平」两字写清楚
  • 轰“脚臭的民工”下车该不该?
  • 暂住证缘何成为民工的“梦魇”
  • 清华学生民工调查
  • 民工讨工程款被群殴致重伤(图)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吊打、舔血、含脚趾 乌鲁木齐六民工惨遭非人凌辱
  • 民工为讨工钱竟以自杀相威胁 谁把民工逼上塔吊?
  • 民工追讨血汗工钱遭殴打 受伤住院又欠数万医疗费
  • 深圳一无证民工被治安民警暴打 当街离奇死亡
  • 老魔: 民工的命值多少钱?
  • 遭拘禁受虐待被讹诈──一个民工在首都的遭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