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调查:谁制造了深圳产妇“缝肛”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6日 转载)
    
     “缝了还是没缝?”一个并不复杂的医学常识,在产妇林静(化名)的痔疮问题上成为一个难解之谜。
     (博讯 boxun.com)

      而林静的丈夫陈诚(化名)则正成为最为难的人——作为丈夫,他急切地盼着妻子的伤口好起来;作为“缝肛门”事件的报料人,伤口愈合将导致证据消失,这样他将成为欺骗舆论的“罪人”。
    
      陈诚所面前的麻烦,很大程度上在于深圳卫生部门几天前发布的的调查通告。这个报告中说,在“缝肛门”事件中,“没有证据证明产妇林静被缝肛门”。
    
      而有媒体的报道中,则变成“卫生部门认定产妇未被缝肛门”,这等于说陈诚通过媒体欺骗了公众。
    
      此前炒得沸沸扬扬的“产妇缝肛门”事件,由此不得不重新回到原点。
    
      “脾气不好”的助产士
    
      按陈诚的说法,在接过仅有的一百元之后,助产士张吉荣“脸都绿了”,不顾他的解释转身离开。
    
      事情发生于7月23日。这一天早晨,陈诚带着临产的妻子来到凤凰医院,住进了一天四百多元的“豪华”单间,准备生产。
    
      由于来得匆忙,陈诚认为自己犯下一个后来令他后悔莫及的错误——只带了200元的现金。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陈诚与“缝肛门”事件的另一重要当事人——凤凰医院的助产士张吉荣——则各执一词。
    
      按照陈诚的说法,在刷信用卡住院之后,妻子生产之前,张吉荣曾四次来到他的房间,提醒他自己是助产士,“孩子出生后见的第一个人就是我,你们准备一下”。
    
      自称有二十年经验的张吉荣,据说是凤凰医院惟一的助产士,顾名思义,作为助产士,她的主要职责,是协助产科医生做好婴儿的分娩。
    
      39岁的陈诚并无当父亲的经验,他起初感到纳闷:已经进了医院,我们有啥好准备的呢?
    
      直到助产士后来直接问他“到底带了多少钱”,陈诚才恍然大悟。但接下来他犯了一个更大的错误,他将两张百元钞票中的一张给了助产士,他后来称,当时想将另一百元给产科医生薛春华。
    
      按照陈诚的说法,在接过仅有的一百元之后,助产士“脸都绿了”,不顾他的解释转身离开。陈诚说当时曾想给她一千元红包,但是手头没有现金。
    
      张吉荣后来向媒体承认,这并非她第一次收红包。小孩去年曾经由其接生的当地市民任先生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自己的小孩子在出生前,也曾给过这位“脾气不好”的助产士红包。“我们开始给她(张吉荣)和医生各二百,后来见她脸色不好看,又单给她追加了一百。”任先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任先生的孩子被张吉荣估计为6斤,结果产下后发现是8斤多,她(张吉荣)跟我们说,孩子太大,是给“拉出来的”,任先生回忆当时张在小孩生出后的说法。
    
      结果,任先生发现,孩子右手臂抬不起来,脑袋也变形了。后来确诊为“臂丛神经损伤”和中重度“脑损伤”,至今仍在治疗中。
    
      “事情出了之后,另一位医生把红包还了,但她(张吉荣)一直没有还。”任先生说。
    
      “销毁证据”之争
    
      看到助产士张吉荣给妻子强行拆线的景象,陈诚一下想到当初张吉荣收红包时的脸色,“报复”,他说脑子里闪出这个词。
    
      7月23日下午,林静顺产生下了一个男孩。然而幸福只维持了几个小时,麻醉消退之后,陈诚听到妻子开始喊痛。
    
      陈诚发现,妻子的肛门处肿起了一个大包,上面缠着黑线。他开始并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更没想到这可能跟他在红包问题上的失误有关。但看到痛苦万分的妻子,陈诚怀疑医院的处理有问题。于是向院方投诉此事。
    
      两天之后,陈诚说,张吉荣把他叫到自己房间,向他表示忏悔,承认自己在处理林静的痔疮问题上犯错,请陈“打我几巴掌解解恨”。之后,这位助产士来到陈诚的房间,给林静肿胀的肛门做了按摩,将痔疮塞回肛门内,这让林感觉舒服了一些。
    
      陈诚原谅了她,他表示,只要母子平安,可以既往不咎。而事实上,陈诚刚出生的孩子在凤凰医院感染了肺炎,并被转到了深圳市人民医院治疗。即便如此,“那时我真的已经打算原谅她”,陈诚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让陈诚认为,张吉荣的忏悔,只不过是想借此进入他们的房间。
    
      眼看妻子情况好转,陈诚放心地去深圳人民医院看儿子,十五分钟后,他接到妻子的求救电话,称助产士正在强行拆线。
    
      按照陈诚妻子的说法,在陈离开之后,张吉荣两次来到房间,试图拆掉她肛门处的线,第一次拆了大半,被她赶了出去,并反锁上了门。但张助产士很快拿着钥匙打开,未及动手,被接到电话赶回来的陈诚堵在屋里。
    
      看到眼前的景象,陈诚一下想到当初张吉荣收红包时的脸色,“报复”,他说脑子里闪出这个词。他至今庆幸回来得及时,因为线只是拆了大半,一部分仍留在妻子的体中——这是仅剩下的证据。
    
      不过,此情节在张吉荣口中是另一个版本。她承认在陈诚离开的时候进了房间,但目的仍是帮林静按摩,她坚决否认自己“拆线”,因为她连剪刀也没带。这一点陈诚也认可,因为线是被拽出来的。
    
      张吉荣后来曾对媒体承认,在为林静“按摩”时对方在叫,但她未能解释原因。按照陈诚的说法,即使被他抓了“现形”,张吉荣仍并没有放弃“销毁证据”的努力,她喊来了医院的外科医生,想为产妇做一个痔疮切除术。
    
      按张吉荣的解释,这是单独的医疗行为,目的是“切除病灶”。
    
      陈诚后来咨询医生后知道,产妇原则上一年都不宜进行此类手术。
    
      因为陈诚拒绝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手术因此未能做成。
    
      在此过程中,林静的妻子曾经发生动摇,被痛苦折磨的她仍然选择了相信医生,认为切除痔疮将会缓解自己的痛苦。直到看到丈夫发了火,她才不再坚持。
    
      第二天,在陈诚的执意要求下,其妻被凤凰医院转送到深圳市人民医院治疗,但是,由于其是一名特殊的产妇,对方拒绝收治,无奈又返回凤凰医院。
    
      愤怒的陈诚开始求助于媒体,他给深圳电视台打了热线电话,7月27日,深圳电视台公共频道播出了此事。这条爆炸性新闻立即扩散,次日,广东几乎所有媒体都予以报道。“缝肛门”事件很快传遍全国。
    
      医院老板现身
    
      医院老板鄢行泰开始痛斥医院相关人员不负责任,后又大叹媒体报道给医院带来的灾难,其间一度失声哭泣。
    
      在媒体介入之后,陈诚明显地感觉到院方态度和服务的变化,在“方方面面”的压力下,他甚至一度打算妥协,同意与院方谈判了结此事。
    
      7月27日,赴凤凰医院采访的南方都市报记者肖有若无意中听到陈与凤凰医院院长赵春芳的谈话。大致内容是,赵春芳教陈诚如何对媒体表述此事,比如,“不论是缝还是扎,你都要对媒体表述为扎,不管有没有缝死,你都要说没缝死。”
    
      事态后来的发展证实,赵院长点到了事情的关键。而林静的肛门到底有没有被缝,被缝的话缝的是哪里,是肛门还是痔疮,有没有“缝合”,这些与“缝”字有关的细节,成为理清真相的关键。
    
      7月28日,在媒体一面倒的炮轰中,深圳市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以下简称卫人委)介入此事,按照卫人委医管处处长周复的说法,他们当天下午4点钟接到指令后,即赴凤凰医院进行调查。
    
      不过,据陈诚回忆,他接到医院通知要他去见深圳市卫人委调查组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经过一番犹豫,陈诚向南方周末记者披露了当晚的经历。
    
      会议室里,除了有医院人员外,还有包括卫人委医管处长周复在内的多名卫生部门工作人员,后者与陈诚进行了大约十分钟的谈话。据陈诚回忆,主要是将报纸拿给他看,问其属不属实,陈诚回答“基本属实”,他纠正了媒体上一个略有夸张的细节:妻子肛门处的肿物并非有媒体报道的“拳头”一般大,而是比鸡蛋大一点。
    
      据陈诚对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在深圳市卫人委调查组离开之后,凤凰医院的“总经理”鄢行泰将其单独喊到办公室。这也是陈诚入院以来第一次见到鄢,医院所有人都对其客气备至,这让陈诚明显感觉到对方身份的不一般。此前,他因缝肛门事件接触到的凤凰医院最高级别人物,是院长赵春芳。
    
      据陈诚介绍,鄢与陈谈了大约半小时。由于鄢的家乡是福建莆田,与陈的妻子是老乡,两人关系一下拉近。
    
      陈诚对这次谈话记忆犹新,鄢先是叙述自己的经历,称干过多年的“参谋长”,上过越战前线,并给他看身上的枪伤。之后,鄢开始痛斥医院相关人员不负责任,后又大叹媒体报道给医院带来的灾难,其间一度失声哭泣。
    
      陈诚对南方周末记者承认,他当时深为感动,继上次曾打算原谅张吉荣之后,再度打算跟医院和解。
    
      离开鄢总办公室不久,凤凰医院医务部王国山拿着一份标题为“林××事件调查经过”、落款为“深圳凤凰医院”的材料来到陈诚所在病房,嘱其接受记者采访时按上面写的讲,以便“统一口径”,其中要点有两个: 一是说助产士把红包退了,二是把“缝”说成“扎”。陈诚说,为了让其“配合”,院方向他承诺“会有回报”。
    
      此外,据陈诚介绍,凤凰医院还多次让其在一份“声明”上签字,“声明”是写给媒体的,其中提到这样一句:鉴于政府部门已经调查并公布事件真实情况,本人认为再无必要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而事实上,此时深圳市卫人委的调查结果尚未出来。
    
      尽管称院方多有暗示,但陈诚否认在与对方的“沟通”中具体谈到“钱”的问题。
    
      激辩“新闻通气会”
    
      在记者步步追问下,参与新闻发布会的深圳市卫人委副巡视员谢若斯表示,他个人同样也有一些疑问。
    
      7月29日上午,深圳市卫人委医管处处长周复主持召开“新闻通气会”,向媒体通报调查孕妇“缝肛门”事件调查结果。
    
      接到新闻发布会通知的多是媒体跑“医疗条线”的记者,此前并没有报道“缝肛门”事件。不过,仍有消息灵通者赶到了通气会现场。
    
      值得一提的是,当天的深圳特区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嫌给红包太少助产士缝了产妇肛门?”的报道,报道中引用凤凰医院医务部主任王国山的说法,称产妇的实际情况与家属的说法不一致,肛门没有被缝上,助产士只是为产妇痔疮出血点结扎止血。
    
      事后证实,王国山对“缝肛门”事件的说法,与通气会深圳市卫人委医管处处长周复的定性基本一致。
    
      通气会上,深圳市卫人委医管处处长周复主要提到两点:没有证据证明助产士缝了产妇的肛门;家属承认自己给张某100元红包,但事后张某将红包退还给了家属。
    
      通气会进行了短短几分钟,就在即将结束之际,不请自来的晶报记者张国防突然起身提问。其问题中包括:为何要晚上去医院调查?为何不与产妇本人接触?
    
      张的提问引起与会不少记者的共鸣。在记者步步追问下,参与新闻发布会的深圳市卫人委副巡视员谢若斯表示,他个人同样也有一些疑问(谢未参加28日晚上深圳市卫人委对凤凰医院的调查),表示将组织专家再赴凤凰医院就肛门是否被缝问题进行调查。
    
      当天下午,由深圳市人民医院肛肠科主任王东、市中医院肛肠科主任魏志军、北大深圳医院肛肠外科主任何美文、深圳市人民医院产科主任张海鹰4人临时组成的专家组,来到凤凰医院对产妇进行检查,并在凤凰医院继续举行上午未能完成的新闻发布会。
    
      专家发布意见之前,应记者强烈要求,事件核心当事人、助产士张吉荣露面。在接受媒体集体采访时,张以“人格担保”绝对没有缝过肛门,并声称冤枉,时而捶胸,时而哭泣。
    
      专家组在对产妇检查完毕后,由深圳市人民医院肛肠科主任王东首先发布专家意见,王东明确提到,凤凰医院医生护士对产妇做了一个“缝扎止血”,有记者提问:有针眼的那种缝扎?王回答:缝扎当然用针了。话音未落,周围记者一阵嘘声,因为就在不到一小时前,助产士张吉荣还以“人格担保”没有用针。
    
      事实上,南方都市报记者肖有若在采访时曾听到凤凰医院院长赵春芳在承认“缝肛门”,但赵后来又解释说当时之所以这么说是不想激化和患者的矛盾,“委屈求全。”
    
      发布会上,北大深圳医院肛肠外科主任何美文认为“无法判断”、“没有意义”。而市中医院肛肠科主任魏志军则强调“肛门肯定没被缝”。此话被人理解为:即使是缝,也是缝的肛门里的痔疮,而不是肛门本身。
    
      一名医务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作为一个医疗常识,产妇是否被缝针的问题至关重要,它直接不仅关系到助产士张吉荣的诚信,更是“缝肛门”事件的逻辑起点。因为“缝扎”是有创污染操作,对于刚刚生产且做了会阴侧切的林静而言,肯定会造成感染。
    
      此前,张吉荣在新闻通知会上称“自己是好心办坏事”。
    
      曾当过肛肠科医生谢若斯则在通气会上明确表示,不论是“缝”还是“扎”,考虑产妇分娩时做了侧剪,都不应该做。
    
      产妇丈夫反击
    
      8月2日,警方以“涉嫌故意伤害”为由对缝肛门事件立案,助产士张吉荣被警方叫去问话。
    
      就在专家与记者在凤凰医院就“缝扎”与“结扎”的问题争论不休的时候,重要的当事人陈诚却“失踪”了。由于手机关机,记者们均无法联系到他。不少记者由此猜测他已被“封口”。
    
      陈诚事后对包括南方周末记者在内的多家媒体记者称,他被凤凰医院“调虎离山”。
    
      他称事前并不知道这一天深圳市卫人委要召开新闻发布会。按其说法,医院那天将他叫到4楼的医生办公室,说一会有记者来采访,其妻被转移到另一间病房。
    
      陈诚说他在办公室呆了一个多小时,没等来一名记者。而事实上此时凤凰医院会议室的新闻通气会正在进行。
    
      次日,多家媒体以“产妇肛门未被缝”为题报道了上述“通气会”上官方调查结果,推翻了前番媒体报道的“产妇肛门被缝”说法。
    
      7月31日,深感被愚弄的陈诚主动联系多家媒体,表示将说出真相,并向警方报案。当日,面对几家媒体,陈诚将7月28日晚上深圳市卫人委的调查事宜及29日其被“调虎离山”的情况说出。并表示“绝不妥协”“给多少钱也收买不了”。
    
      对于为什么关机,他声称是因为“方方面面的压力”,考虑到还要生活,不得不如此。至于谁给了陈诚如此大的压力?有记者怀疑其受到“黑社会”威胁,陈诚予以否认。
    
      关于还红包问题,根据陈诚的叙述,具体经过是:28日晚上深圳市卫人委到凤凰医院调查时,深圳市卫人委问他助产士是否还了红包,他回答说“没有”。院长赵春芳插话说“还了”,并提示他说在房间抽屉里。结果陈诚回到房间后,“神奇”地在抽屉里发现了一百元钱。陈诚说,此前,他天天打开抽屉,从没有看到这一百元。
    
      8月1日,深圳电视台公共频道播出陈诚“反击”新闻通气会的报道。
    
      8月2日,警方以“涉嫌故意伤害”为由对缝肛门事件立案,助产士张吉荣被警方叫去问话。同日,陈诚和妻子从凤凰医院出院。
    
      之后,陈诚在深圳市政府和深圳市卫人委分别投诉。当天,他收到一位冯姓工作人员的电话,根据陈诚的转述,对方称此前的调查通报只是行政处理结果,并非鉴定,他仍可以申请鉴定,也可以向公安部门反映。
    
      根据警方通知,陈诚将妻子接到公安部门法医鉴定机构验伤,按他的说法,法医一眼就看出来怎么回事。但是,他们向他暗示,对于林静究竟没有缝针的问题,他仍应该去医院寻找答案。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