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维护病患者的医疗权、生存权是全人类健康人的共同心愿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6日 转载)
     被专家诊断无问题的病人2天后冤屈的离开了人世,到底怎么了?!
    
     一个到医院时“精神状态良好”,并被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郭丽敏专家诊断“暂无大问题”的病人,却在二天后冤屈地离世。我们作为家属,一时天昏地暗,无奈之余,只能悲惨地问:到底怎么了? (博讯 boxun.com)

    
    作为医生,特别是医务专家,理应是受人尊重的,之所以受人尊重:一是因为医生更懂得尊重人的健康权、生命权,只要有生的希望,就要全力救治,医生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见死不救,剥夺患者的生命;二是因为医生应当提供医疗服务的诚信,对患者问诊、检查、诊断并实施治疗方案。向患者提供有关医疗服务的真实信息,不得做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对患者就其接受的医疗服务内容、方法、效果、不良反应和副作用等提出的询问,应当做出真实、明确的答复,不得向患者及其家属作出虚假的诊断结论;三是因为医生应当承当谨慎操作、提供安全医疗服务的义务,这是医疗过程中的一种法定义务,属于高度危险注意的义务。医务人员必须努力提高事业技术水平,遵守各项规章制度和技术操作规范,保证其提供的医疗服务符合保障患者安全的要求。而作为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的副主任专家郭丽敏医生却由于疏忽大意,缺乏谨慎,不但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查明我父亲的病因,还胡乱开药,贻误有效治疗,抢救的时间。由此可见,正是由于郭丽敏专家未尽诊疗义务,才断送了我父亲一条鲜活的生命。然而,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毕竟是国内著名的医院,郭丽敏毕竟是守持专家门诊的副主任医生,眼前发生的一切,着实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可惨剧还是不可逆转地发生了。我们作为家属不禁要问:到底怎么了!?
    
    我们说,患者和专家医生,普通农民与国内知名医院,谁是弱者,谁是强势,不辩即明。现在,事故已出,父亲已逝,对于我们一个农村家庭来说只能求助于社会众生,分明是非,主持公道,给一个公开、公平、公正的说法,给九泉之下的父亲讨一个说法,给痛不欲生的残废母亲讨一个说法,亦是为了其他要去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治病的病人不要再发生我爸的悲剧。
    
    易中天先生在一篇《我们为什么不认错》文中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认错这事越来越难了。而且,越是地位高、名气大、粉丝多,就越难,要么矢口否认,要么一声不吭,要么倒打一耙,要么把水搅混------,痛痛快快说声‘对不起,我错了’的,几乎没有。”可今天,我们看到的是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欲拿伍仟元人民币来搪塞我们,欲用免去医疗费来安慰我们,却咬着牙,不愿吐出一个“错”字。
    这到底怎么了?!
    
    情况说明
    因为我爸突然间歇性流鼻血,于2010年4月27日上午,我带我爸慕名到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看专家门诊,当天由郭丽敏“专家”会诊,当时情况如下:
    
     郭“专家”低头询问我爸鼻子出血情况,记录后拿着工具看了看我爸的鼻孔,我在旁告知我爸病情及我爸有高血压和肾病病史,郭“专家”让我爸做了鼻腔镜检查,我拿了检查报告给郭“专家”,她看了以后在我爸病历卡上写了些字,我问她有什么问题,她说没问题,看不出血管,我又再次对她说我爸有高血压及肾病,会不会是这些或其他因素引起鼻子出血,郭“专家”没有抬头,轻描淡写回答我说不会的,没关系的诸如此类的判断,并开了药方,听了郭“专家”的话,我和我爸放放心心地回家了。28号没有转好的迹象,于29号上午,我送我爸到新华医院(崇明)的五官科检查,该院医生听了我的陈诉,立即采取止血措施并做了血常规检验,看了验血报告后说我爸血小板减少,要求我爸住院治疗,由于血小板严重减少,医生开出病危通知书,我家人,亲戚,朋友想尽办法,做了最大努力,还是回天乏术。
    
     处理完我爸后事后竟然又发现郭“专家”所配给我爸的药是高血压慎服,肾病者应在医生指导下服用,而这两种病都是我爸所患,并且是我一再告诉给郭专家让她有所了解的,但是,结果。。。。。。。三天不到的时间,我爸和我们从此阴阳相隔!
    
     我和我哥到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详细地反映了我爸就医过程的情况,并说明我有残疾的母亲不希望其他病人也遭遇到我爸的悲剧,该院办公室人员面无表情说你们写了情况说明后再做处理,打发我和我哥,因我们伤心过度,没有当场写情况说明,于5月20日用EMS快递寄出情况说明书。25日下午接到五官科人称施凤美老师的电话,电话里丝毫没有为贵院郭“专家”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导致悲剧的产生表示歉意反而一再以没有其他医院的诊断结果辩解来敷衍我,要求我把其他医院的病历发传真给她。我如实告诉她我们是在乡下,没有这么容易说传真就可以传真的,我和我哥已经亲自上门详细反映过情况了,希望尽快给个处理结果,我还想说你们要求写情况说明也已写过了,这样拖时间对我们伤害很大的,还没等我说完,对方很没礼貌的挂断了我的电话。
    
     病人到医院看病是为了让医生查出病因,对症下药,及时治疗,但是,从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郭专家那里,我们没有得到任何确切答案!之后,在与该院的相关部门及相关人员接触后才发现我们天真的想法是不会引起重视的!
    
    医院回复
     您父亲2010年4月27日因鼻出血来我院就诊,当时患者精神状态良好,鼻腔及鼻窥镜检查均未见活动性出血,全身也无出血性疾病的表现,遂告知患者鼻腔暂无大问题,嘱用药随访。
    
     综上所述,我院对您父亲的诊治过程符合医疗诊疗常规,无过错。但我院也对您父亲的突然离世深感悲痛,对您们家属表示慰问。因此经院方讨论,处于人道主义,我院愿意一次性补偿您们家属人民币五仟元整,同时免去您父亲在我院诊治期间的所有费用(需提供原始发票),以示慰问。
    
    我们对“回复”的回复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医务科于2010年7月16日给我们来了“回复”。我们手中拿着该份“回复”,越读心中越迷惑。我们坚信谎言最怕社会公众知晓事实真相,阴暗心理的最大天敌就是公开、公正、公平的揭示。在此,我们对医院的“回复”中的一些论点,作一答复:
    
     其一:什么叫医疗诊疗常规?顾名思义就是医生应对患者病情尽充分注意的义务,谨慎小心地对患者进行全面细致的检查。寻找出我父亲三天出血的真正原因,没有做到这一点,查不出原因,便草率作出“暂无大问题”的诊断,显然是不客观的,不科学的,更有甚者,没查出病因,又凭什么去配药,并嘱患者用药呢?!讲到这里,只要是一个有一定文化,有一定理智的人,马上可以得出结论:郭丽敏医生不尽注意义务,没查明出血原因,却配药让患者去服用的做法,是不符合古今中外任何医学流派的医疗诊疗常规的。
    
     其二:医院的“回复”中谈到患者“精神状态良好”,谈到医生“遂告知患者鼻腔暂无大问题”,“回复”中的上述两点,其实更说明了郭丽敏医生失责事实的严重性。事实上,所谓我父亲“精神状态良好”,正说明当时我父亲在患病的情况下,身体状态还未到无法医治,无法挽救的地步,这就为医师准确检查,及时医治我父亲疾病提供了有利条件和时机。
    
    其三:“鼻腔暂无大问题”的说法,更是含糊不清,不真确的诊断结论。我父亲来求医,是要医生摸清“三天鼻出血”的病症原因,郭医生不去努力查明出血的根本原因,却绕过病症实质问题,就事论事地诊断“鼻腔暂无大问题”。郭丽敏这样做,不正如一个直肠癌患者大便出血,医生不去查明原因,就简单下结论“肛门无问题”的离奇做法一样离奇吗?!
    
    事实上,郭丽敏在为我父亲看病时,她更明确地给我们做“无问题” 的诊断结论。现在,医院在回复中又拿“鼻腔暂无大问题”做辩解,这显然是站不住脚的。“暂”是什么概念?!是一周,一月,还是多少时间,而事实上,二天后患病的父亲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正是郭丽敏不负医生应尽责任和义务,那么在二天后,又怎能要求“患者用药”随访呢?!十分清楚,医院提出的“暂”字理由,是无法做到自圆其说的。
    
    虽然我们很明白,我们是社会最低层的老百姓,我们这个农村家庭既无势也无钱,而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是全国知名的大医院,但是,我们总是相信一条,现在的人类文明和社会良知还不至于对郭丽敏确凿的过错事实作出颠倒黑白的评价,我们还相信,我们社会中(包括名震海内外的复旦大学中)有正义感,有理智的人士和组织,还是具有相当的识别力的,还是具有相当的社会责任感的。
    
    我们是弱者,但常常翘首仰望天空,我们从内心对这个社会,这个世界抱有希望和期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青岛精神病患者10年增10倍 重症8.72万人
  • 广西合浦凶杀案,请别侮辱精神病患者
  • 南平惨案反思:我们都是疑似精神病患者/丁锐
  • 晓树:为所有的乙肝患者呐喊!
  • 一个小小的骨科手,北大医院怎么能如此拿患者生命开玩笑?
  • 北大医院不该拿患者生命开玩笑/鲁国平
  • 预测中国大陆猪流感患者将加速死亡/浏星雨
  • 刀俎之间的尘肺患者
  • 刀俎之间的尘肺患者/五岳散人
  • 大陆医院为何频遭患者暴力骚扰/姜金岳
  • 与成都H1N1患者同机被隔离者的隔离日记
  • 谢盛友:列宁主义是梅毒患者的癔语
  • 尿毒症患者自助透析室遭卫生局叫停面临生命危险
  • 鲁宁:医改新措施可能增加患者负担
  • 揭露南通朱良春治愈淋巴肿瘤四期患者的虚假事实
  • 高智商心态平稳的人!低下智力的重症精神病患者?
  • 调侃:杨佳疑是精神病患者的十大症状
  • 胡锦涛PK温家宝/幼稚病患者
  • 胡锦涛PK温家宝/幼稚病患者
  • 济南一患者被医院撵出门后三天死亡(图)
  • 上海闵行儿科医院被患者家属包围
  • 1997年在勃利县人民医院输过血 三名艾滋患者巧遇(图)
  • 患者苦等输血11小时死亡 家属被要求先献血
  • 患者带500看病 常州女医生开一毛钱处方(图)(图)
  • 中国精神疾病患者超1亿 重患者1600万
  • 从两个肝病晚期患者的不同命运,看中美社会的冷暖(视频)
  • 西安准备迎接第二批震区患者 6家医院预留230病床
  • 徐州手足口病患者达455例 多为0到5岁儿童
  • 合浦县西场镇疑似精神病患者追砍路人致两死五伤(图)
  • 癌症患者抢劫银行索百万 为进监狱有人管治病
  • 福建南平发生精神病患者砍杀小学生恶性事件
  • 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患者等待免费治疗还要等多久?
  • 郑州卫生局人员与艾滋病患者发生冲突
  • 北京连发喝雪碧汞中毒事件 患者全身蜡黄
  • 安庆39名血透患者感染丙肝 15例为医院感染
  • 北京300多名“非典”后遗症患者仍遭病痛折磨 (图)
  • 福建寿宁精神卫生院 患者撬锁胜利大逃亡(图)
  • 大批非典后遗症患者被遗忘 生活艰难
  • 广东一企业炒掉百名乙肝患者 目前员工就医无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