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傲之子:我为何去北大读书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5日 转载)
    
    南方都市报:你的新书会在大陆出版吗?
     李戡:是的,大陆这边是由北京三联书店发行。大概九月份的时候会面市。 (博讯 boxun.com)

    南方都市报:你对历史的看法,爸爸有多大的影响?
    
    李戡:我在书里面也有谈到,台湾的国文教育是非常失败的,它把中国文言文的比重减低了。台湾炒作“台湾文学”,把三流的文章都收录了一遍,而外国文学较多的是生态作家,从来不讲外国文学有什么代表作。父亲叫我在文学方面多接触一些世界文学作品,不要把眼光放在台湾这边。他会推荐我看一些世界名著,比方说俄国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我在历史方面也受他影响,他的求实精神,他思考批判的模式,我多少都受到一些影响。
    南方都市报:老师和同学跟你的想法有交集么?
    李戡:没有交集。课堂上老师在上面讲,我就不会认真听,我知道老师即使知道这些事情,他们也是交差了事;台湾的学生大多数都很很爱玩,他们也不管教科书的内容是对是错,念完就行了。
    
    很多台湾人在讲风凉话,说就是因为台湾有所谓的民主,所以你才敢打着爸爸的旗号这么嚣张。我也懒得去争辩。
    
    很多人都误以为我的书在谈教育体制的问题,其实我不是在谈体制,我谈的全部是教科书的内容。因为教科书的内容(如错误)是最恐怖的、影响深远的,比较而言,制度的危害是短期的,其实我根本不在乎制度怎么样,因为所有人跟你一起适用于同一套制度。但是教科书内容有很大问题,台湾用脱离中国的角度去写历史,篡改史实,把台湾和中国的历史渊源全盘否定。我做的其实是导正的工作。
    南方都市报:“去中国化”是民进党。国民党已经上台两年多了,你觉得教科书有改变么?
    
    李戡:坦白讲,他们(国民党)在这上面尽到的力量太少了。现在的教育部长还跟台独分子谈判,南社、北社(独派社团)他们是叛乱团体啊,教育部还跟他们谈判!
    南方都市报:是就课本内容跟他们谈判吗?
    李戡:当前他们在争辩中国史的比重。现在台湾高中生必修历史科目有四册,一册台湾史,世界史两册,中国史就剩一册。现在马英九他们也说要把中国史改成1.5册,世界史1.5册,加起来三册,台湾史凭什么可以霸占一册?中国史本来就应该占两册,台湾史就只能算一个章节;他们不应该把世界史的比重抹去给中国史用。这个(中国史占两册)他们当然不敢改,他们做了也不用选(选举)了。他们都是为了选票,把之前的一些信念完全抛弃。
    我也不是为反叛而反叛,我是为了真理在努力
    南方都市报:你的同龄人,对于中国的想象是什么样的?
    李戡:有一个调查,他们设计了一些问题,针对年轻人:“你是台湾人还是中国人,或者两个都是?”台湾有七成的人选择“我是百分之百的台湾人”——不是中国人。民族、国家认同都有问题。年轻人整个价值观错乱了,他可以同时既支持“中华民国”,又认同台独……也许我可以再写一本书,但是这个……太小了,不值得我花时间去研究。
    
    除了历史,我书里还提到台湾有个科目叫做《公民与社会》。他们喊着台湾要加入联合国,推动“外交”,我就狠狠拎出来嘲笑了一顿。台湾“入联”和“返联”都是很荒谬,我也做了一个很好笑的对比,六十年前,1971年,国民党退出联合国,当时是撂下狠话;现在过了四十年,又说什么台湾“加入联合国”、 “重返联合国”,摇尾乞怜。这也是我的书的一个特色,过去几十年来他们历史解释的变动,不同时期的解释方法,都开创了一个很扭曲的史观,这个过程,我把他展示出来。
    南方都市报:你有没有想过做些什么去改变这个状况?
    李戡:不念台大念北大,应该算办得挺漂亮的。台湾民进党以前阻挡立法,不让开放大陆学生来台湾念书,现在突然台湾有13个人跑去北大。我想给他们一个观感,就是台湾的好学生拼了命地想要出去,对于他们多少有一些正面的作用。
    南方都市报:如果看到北大教科书也有看不惯的地方,会不会写类似的书?
    李戡:去北大的话,我也不会了。我是念经济,大陆相关科目教材也不会有严重扭曲吧。就算它在制度上有一些不方便,那我当然也认了嘛 ——因为那是我自己选择要去的。我既然自愿选择了那里(北大),我会多看、多听,用不着去批评。
    台湾的中等教育我已经彻底失望了。我不要再给台湾任何机会了。我写《戡乱记》完全是因为他们——民进党、台独分子他们先闯了祸的,刚好让我发挥一些影响力,让更多学生、老师,社会人士,了解台湾教育状况。但不能说因为我做了这个,就把我换上反叛的旗号——严格讲起来,我是正义的那一方,其实我根本不带有反叛成分。反叛的人是台独,是民进党,他们把史实扭曲,我们是站在正统法理这一面,把他们扭曲的小动作全部给揭发出来。我不是为反叛而反叛的,我是为了真理在努力。反正我只相信做的是对得起中国,对得起历史的事,这就足够了。在中国文学这方面,我大部分时间在读我父亲写的书
    
    南方都市报:大家都猜你会读中文或者历史,为什么选择了经济学院?
    李戡:我真正想深入研究的是经济——我对投资很感兴趣。我觉得接下来中国将是世界经济龙头,在北京学一点经济,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历史的话,我也很喜欢;这多少受我爸的影响,但我再怎么做已经超越不了他了。
    南方都市报:你对北大的了解主要是通过什么渠道?北大有没有什么教授让你很期待去求教?
    李戡:大概5年前,我到北京参观,也多少知道北大是中国数一数二的好大学;其实对校内的印象没有特别强烈,我知道北京出了很多名人,像陈独秀、鲁迅、茅盾等等,我很喜欢大陆这些人,这些文化。台湾现在文化很乱,文学也是乱七八糟,所以我想换一个环境,我也很向往北京。
    今年5月钢琴家殷承宗老师来台北,我去听了两场《黄河》,很感动。我很想去壶口瀑布那边看一看,所以这些东西也间接促使了我想去大陆念书。去大陆念书首选就是跟我家族渊源最深远的北京大学。对了,我今天上午去看了我爷爷的灵骨塔,他毕业于北京大学。
    南方都市报:鲁迅、茅盾他们,你有没有读过?
    李戡:坦白讲,我读的很少,看看而已。其实我没有什么时间去深入阅读,在中国文学这方面,我大部分时间在读我父亲的书,他书太多,我读都还读不完;其他的只知道一点点。
    你说世博是用钱堆出来的,那赛车不也是用钱堆出来的
    南方都市报:有没有自己特别心仪的作家?
    李戡:台湾的畅销书,其实都没什么水准,都是漫画,爱情。我看《亚洲周刊》,它每一期都有各个城市的畅销(书)排行榜,北京这边就是很正经的书,譬如“老照片”啊,都是有学术思想的;台湾……这边的书就是两三万字,其他全部都是图片,整天谈的都是一些小事情,没有学术的味道……太多太多原因,都使我不想要呆在台湾。
    南方都市报:你常看大陆哪个媒体?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大陆导演?
    李戡:我看凤凰网。我喜欢古装剧,譬如张艺谋的《英雄》。
    南方都市报:大陆作家韩寒去参加了香港书展,你的陈文茜阿姨对他有一些评价,引起记者的关注,能不能说说你对韩寒的看法?
    李戡:陈文茜根本不可能接触他的文章,讲她批评“韩寒没文化”,完全是指上海世博的事情,因为韩寒说上海世博是用钱堆出来的。她认为他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不应该讲出这种话。昨天我也讲了一句,你说世博是用钱堆出来的,那赛车不也是用钱堆出来的。
    对于韩寒,我听说过这个人,但也没什么评断,我想出发点只要是为社会好,为国家好,无论他用什么形式表达,我觉得都是好事。
    
    与其去念这些,不如去大陆念念马列
    南方都市报:在大陆读大学,你可能要学习马克思思想、马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概论……有没有思想准备?
    李戡:有啊。念念也好啊。我觉得也没什么好抵触的,至少比台湾好吧,台湾的“三民主义”都废掉了,台湾的教科书总是以台湾主体性为主的教材……与其去念这些,不如去大陆念念那些东西,我都不排斥。
    南方都市报:你有没有担心,在大陆念书,在资讯收集方面会跟台湾条件不同?
    
    李戡:我觉得无所谓,台湾新闻每天都在播一些莫名其妙的小事情,我昨天的新书发布会就很多不报,他们报的都是陈致中(陈水扁之子)有没有召妓这样的小事情,就算在台湾接触的资讯多一点,可是它七八成的内容是杂乱无章的;所以我想我不会觉得(在大陆接收资讯方面)有什么问题,我会自己想办法适应。
    南方都市报:你的大姐李文,在大陆居留的过程中碰到不合理的事,会写书开骂,和你爸爸当年一样,那你呢?
    
    李戡:我写书都是为了大事情,我都是写非常正经的事情,我不会自己惹麻烦,去闹到天翻地覆。写作都是有目的的,这个书(《戡乱记》)的写作有它的正当性,有它合理的出发点。假设我在大陆碰到一些不合理的事情,那我不可能是我一个人碰到嘛,别人也可以写嘛。不是因为我写了这本书或是觉得我有叛逆性格,这些事情就应该我来做,我最该做的事情我已经做了。至于将来会碰到什么事情,因为这个环境是我自己去挑选的,我就会做好自己的本分。
    南方都市报:能不能用一两句话表达你对北大生活的期待。
    
    李戡:我希望去那边,有一种回到家乡的感觉。我家以前在北京嘛。多去创造一些对于国家有帮助的事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