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翰啸 :郎咸平研究的是经济国防学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4日 转载)
    郎咸平研究的是经济国防学
     来源: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翰啸 2010年08月04日07:55我来说两句(0)复制链接打印大中小大中小大中小 对于一个国家而言,观念的落后比技术的落后更可怕。
     (博讯 boxun.com)

     当前,郎咸平、宋鸿兵、张宏良、刘军洛研究的不是战略学,更不是阴谋论,而是“经济国防学”。这是一门新兴学科,处于经济学研究的最前沿,我们要支持他们。
    
     迄今为止,国家间的财富转移,先后经历了四个阶段,分别是军事掠夺,对外贸易,跨国投资和金融交易,目前跨国投资是国家间财富转移的主要形式,而金融交易则是实现国家间财富转移的最危险形式。经济国防学是从国防的视角来研究经济问题,与传统的军事国防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避免国家的财富损失。在现代社会,各国联系越来越紧密,发生传统战争的可能性大大降低,而经济战争则成为跨国财富转移的核心形式,因此,经济国防学是比传统的军事国防学更现实,也更重要。
    
     目前,世界经济战呈现出贸易战、产业投资和金融交易混合出现的局面,如果国家没有一支训练有素的“经济学家队伍”以及足够的“弹药”储备,在这些战争面前只能是被动挨打,
    
     无论是经济战争,还是军事战争,目标都是一样,那就是实现财富的跨国转移。以经济战的金融战为例子,金融战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财富转移,会将一个国家财富洗劫一空不被察觉。这种掠夺的最大特点,就是不会引起被掠夺国家国民的强烈反抗,往往是几个人喝着咖啡一商量,一个国家的财富就转移到了另外一个国家。如果说实体经济条件下的财富掠夺如同入室抢劫,所得有限却会引起家人殊死反抗,那么,虚拟经济条件下的财富掠夺就如同背后卖掉整个住房,洗劫一空却不觉心疼。当初八国联军几十年从中国抢劫了13亿银元,引起了中国人民的殊死反抗,而2007年通过银行股贱卖,外资一年就从中国掠走上万亿元,国人却没有任何反应。华尔街金融危机爆发中国又损失几千美元,而我们老百姓丝毫没有感觉。这些财富流向哪里价值几何,都由各种各样的金融指数来决定,而这些金融指数的涨跌变化,完全由人控制。在这些金融精英眼里,企业和老百姓都是为他们拼命挣钱的奴隶。
    
     让我们痛心的不仅是金融业,还包含实体经济。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在中国已开放的产业中,每个产业中,排名前5位的企业几乎都由外资控制:中国28个主要产业中,外资在21个产业中拥有多数资产控制权。大豆产业就是最惨痛的教训。在中国的外资企业已经超过60万家,全球500强企业的绝大多数在中国设有分公司或者办事处。它们通过市场、股权、品牌和技术等方式把持着中国的工业。对于制造业,外资则是几乎到了无处不在的地步。其中,过去10年外资对制造业的平均控制率在30%以上,2005-2007年高达 35%。2008年有所下降,但仍高于30%。根据《2009年中国工业外资控制讲演》的数据,以汽车工业为例,外资股权控制率2006年已升至 43.62%。不管是整车仍是零配件领域,外资企业股权控制率都在上升,对中国汽车产业安全造成一定危害。笔者在在《产业大鳄潜伏中国》 一文中也指出过,中国的几乎所有汽车企业的电子系统都严重依赖于江森自控的合资,新能源汽车更是如此。
    
     经济战其实早已打响,在这一战争中,中国已经输了好几仗。如果我们要想在以后经济战中取得胜利,最重要的就是培养人才,目前笔者查阅了中国的国家标准学科分类,国家目前还没有经济国防学这个学科,我们应该尽快建立学科,组织师资,编写教材,培训人员。可以说我们目前是具备这个条件的,首先世界经济战给我们提供了丰富的案例,其次我们也有像郎咸平、宋鸿兵、张宏良这些已经积累了不少研究成果的学者,可以说经济国防学这个学科,不能再任其空白下去。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对照日本股灾 中国离大衰退只差半步/郎咸平
  • 杰克逊超越娱乐经济学“铁律”/郎咸平
  • 关于《白领陨落,黑领升起》一文的声明/郎咸平
  • 股市楼市泡沫根源是制造业不景气/郎咸平
  • 潘一丁:“乌鸦”的还是“啄木鸟”的,社会需要什么样的嘴?-评经济学家郎咸平
  • 点评郎咸平 “论中国经济的八大危机”
  • 最新政策指向造成中国股市毁灭性灾难/郎咸平
  • 今天的地产问题都是腐败惹的祸/郎咸平
  • 中国政府对现代资本主义的认识太过肤浅/郎咸平
  • 与其“仇富”不如“仇腐”/郎咸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