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南水北调救北京/李新(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2日 转载)
    
      酷暑季节,一场场的大雨从天而降,给人类带来了不可预估的灾难,但水既可覆舟亦可载舟,当人类掌握了它的双重性格,利用它时就会造福于人类,最近的南水北调穿黄工程黄河第一隧洞的贯通就将给缺水的北方带来福音,最近我们一行就有幸参观了此工程。
      黄河第一隧洞是南水北调中线穿黄工程的“咽喉工程”,位于郑州荥阳市境内黄河上游,共两条隧洞,每条长4250米,其中过黄河隧洞长3450米,邙山隧洞段长800米,在黄河底部最大埋深35米、最小埋深23米。
      邙山隧洞的出口处,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黄河南岸明渠,也是汉江水过黄河的进水口,在其附近还有个退水洞。这隧洞直径9米,除了通水外,还可以通车。
      6月22日,经过建设者历时4年零7个月的努力,“穿越号”盾构机进行了4250米的掘进,终于到达邙山隧洞出口,南水北调中线穿黄工程全线贯通。这标志着,不久的将来,南来的汉江水将穿越隧洞,在黄河底下顺畅北上,与东流的黄河水构建出十字交叉的奇观,“江水不犯河水”的千古传说将继续得到延续。
      几年后,豫北居民不仅能喝上清澈的汉江水,还能参观地下试验隧道,亲眼看汉江水在黄河底下走的是怎样的路。
      穿黄工程,被誉为“当前国内最宏大的穿越大江大河工程”。穿黄难,难在国内没有类似工程的施工经验和技术参数可以借鉴,一切都得“摸着石头过河”。“挖洞用的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泥水平衡盾构机,且不换刀完成国内最长的3450米过黄河段隧洞。”负责承建工程的专家介绍说,盾构机直径9.03米,由刀头、盾体、盾尾和附件四部分连接。动力系统很大,相当于15辆捷达轿车的动力。而地铁施工用的盾构机的直径才6米左右。
      “穿黄,凝聚了几代人的心血,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在现场,与我们同去的负责人望着邙山隧洞深情地说。我忽然记起了自己工作后看档案资料曾看到过,1952年10月30日,毛泽东主席在视察黄河时,曾提出“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的宏伟设想,而眼前的这穿黄的南水北调工程,也就是在那时开启的梦想了。
      长江勘测规划设计院的教授级总工穿黄工程设计总工程师符志远,就是从上世纪50年代起,与黄河规划设计院的专家,开始研究长江水穿黄河的事,迄今已过去了50多年。从2002年起,他们就开始投入穿黄工程的规划设计阶段。
       2003年12月30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开工建设。而穿黄之路,正式启程于2005年9月27日。
      为做好盾构机掘进工作,2005年12 月,南水北调建设者采用新技术,先后攻克加固施工难题,建成两座深48.5米的竖井。2007年7月8日,穿黄工程隧洞盾构机掘进始发。2009年12月 22日,完成了长3450米的过河段掘进,安全到达南岸竖井。在南岸竖井经过短暂的检修,向800米的邙山隧洞发起最后冲刺,于本年度6月22日顺利到达黄河南岸隧洞进水口。
      穿黄工程全线上游线隧洞全线贯通,也意味着南水北调中线穿越黄河的重大施工节点被攻克,更为2014年实现“一渠清水润京城”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汉江水过黄河,豫北地区也是受益之地,像新乡、焦作、安阳等地的老百姓,都能“分”喝香甜清凉的汉江水。
      让河南人受益的还有沿黄旅游。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成后,河南省有望形成以南水北调中线为纽带的人文生态旅游,成为省旅游产业新的景点。
      离开工地,我们走到了观景台,望着滔滔远去的混黄的河水和朦胧中的工地上的一切,我感受到了一支享誉全国的“地下尖兵”的使命、责任和风采,更感受到了一个自强不息民族的魂魄、精神和力量。
      
    
南水北调救北京/李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西城区访民马秀英为夫上访说明了什么?
  • 北京一位85岁老人的行政诉讼之关于追加第人的申请/李宗祥
  • 北京山水文园李辙发家简史——房地产商的罪与恶
  • 还学文:对米奇尼克访问北京的另一种疑问
  • 北京的新疆政策换汤不换药/林保华
  • 北京职工月均4037元 统计局回应“被涨薪”
  • 致北京高法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三)/ 吴业夫
  • 赵大年:北京环境严重污染、严重堵车、严重缺水
  • “北京发展模式”面临宪政转型——权力压制权利时代还能维系多久?/牟传珩
  • 五岳散人:北京不能崇文宣武 徒留混账东西
  • 张召忠曝内幕:中国最大战舰北京暴雨为何出击亚丁湾
  • 王军:“城区合并”保护老北京?
  • 房产中介绑架了北京房价?/李志起
  • 菲律宾的吉米先生:你好!还在北京吗?/高洪明
  • 北京某高档房地产商大行其道的内幕/湖畔屁民
  • 北京拟建亚洲最大垃圾焚烧发电厂 (图)
  • 北京第二管治队伍“破冰”上台/林保华
  • “牟传珩:北京模式”走到了尽头——中国工潮蔓延催生独立工会
  • 保护北京重要水源地金海湖水库呼吁书
  • 湖南数名访民被非法关押在北京黑监狱
  • 北京强行关闭无办学资质幼儿园引发冲突
  • 北京家庭教会虔诚的基督徒学圣经的感人场面(图)
  • 八一,北京部分访民在上演和操练民主与自由
  • 出家30年的和尚也到北京来上访(视频)(图)
  • 新华社发文质疑北京公租房定价偏高
  • 北京一保障房项目因质量问题停工停售 被要求整改
  • 北京三大垃圾厂无法按期完工
  • 刘正给北京市公安局的特别感谢信
  • 北京出租车连撞21车续
  • 原北京西城书记空降哈尔滨 曾经打造金牌金融街
  • 飞行员判断失误致北京首都机场两架飞机刮蹭
  • 往日的烟台市军转干部郇新金今日为了维权露宿北京街头
  • 视频:冯正虎北京访友谈人大代表、访民等话题
  • 快讯,湖南10多名访民被关押在北京黑监狱呼救
  • 北京:公务员不作为不依法行政 市民将可网上投诉
  • 北京纸老虎文化集团董事长胡忠遇刺身亡
  • 北京通州民防局原局长获刑15年
  • 中国诚信指数发布 北京人排名第一上海人未进前十名
  • 北京85岁老人的行政诉讼之关于追加第人的申请/李宗祥
  • 北京法院长大庭广众光天化日之下要公民"脱裤放屁"(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五——我的第31封上访信/吴田丽
  • 请听北京涉诉上访人的呼声:我们的诉求:
  • 十五位高法接待法官一致认定的错案何时能纠正--致北京高法池强院长的公开信(四)/ 吴业夫
  • 血泪控诉北京亦庄二十一世纪幼儿园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四——我的第30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一位85岁老人的行政诉讼之路/李宗祥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三——我的第29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海淀区政府叫我连间厕所也买不起/李宗祥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六)/赌命人吴业夫
  • 致北京高法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二)/ 吴业夫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二——我的第28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民卖身告示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9:北京游客同情(图)
  • “学谏”北京大学校领导撤免朱苏力院长事备忘录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我的第27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海淀区政府叫我连间厕所也买不起/李宗祥
  • 致北京市高级法院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一)/ 转业军人吴业夫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6封上访信/吴田丽
  • 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5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4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3封上访信/吴田丽
  • 论北京拆迁阎王原建委主任李建海的拆迁暴富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2封上访信/吴田丽
  • 向全世界人民提起对中国法官行政诉讼 只平思想认识判案 不应用法条审案 北京市访民 沈彬 之《四》
  • 遭狂删的帖子:北京王才亮律师事务所是糊涂还是胡闹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1封上访信/吴田丽
  • 付月華:北京民運老將傅月華為爭取住房上訪(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0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上海访民朱金娣至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领导的信(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9封上访信/吴田丽
  • 海淀褐石园2期全体业主致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的一封信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8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8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市长信箱的第八封信/刘国强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7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中国有没有讲理的地方--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五)/赌命人吴业夫(图)
  • 四川省法院疯狂腐败,邓小平家乡无法生活的企业家李立君在北京悲惨喊冤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6封上访信/吴田丽
  • 齐志勇控诉;北京市宣武区公安国保警察,粗暴阻挡他去参加【基督教会、复活节】!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5封上访信/吴田丽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四)/赌命人吴业夫(图)
  • 关注弱势群体/王学勤、王秀英等北京访民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4封上访信/吴田丽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三)/赌命人吴业夫(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3封上访信/吴田丽
  • 要求彻查严惩北京市三级法院压案调包瞒报
  • 尊严?北京金泉广场居委会组织选举的黑幕
  • 我们拒绝被代表:刚刚在北京南站拍到的访民们(图)
  • 致北京高级法院池强院长一封信/夏亮 邢殿茹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2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1封上访信/吴田丽
  • 寄给北京政法委的《赌命生死文书》——要求北京政法委为我案召开听证会/吴业夫(图)
  • 上海访民孙洪琴到北京找两会代表
  •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 沈佩兰到北京找人大代表(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0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专业军人吴业夫将赌命向政法委提交召开听证会申请(图)
  • 与和谐社会相背离——北京法院系统抢钱实例/访民沈彬(二)(图)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二)/吴业夫(图)
  • 北京市海淀法院黑社会的保护伞/访民沈彬
  • 道貌岸然的北京新圆明职业学院董事长!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9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周淑玲在最高法院:申请还我土地生存权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转业军人吴业夫
  • 单亚娟在北京法院三个诉状
  • 北京东方德才学校校长王彪盖假公章将老师杨述华变工人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8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知错不改亵渎法律/吴业夫
  • 强烈要求北京市府为我主持公道!/高洪明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7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二)/吴业夫(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六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吴业夫(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五封上访信/吴田丽
  • 湖南地方政府以“公共利益”名违宪违法侵害拆迁户遭联名到北京控告(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四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检查院第一分院己成法院枉法裁判的帮凶/转业军人吴业夫(图)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第二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副市长陈刚与房地产商李辙的腐败问题
  • 北京军区总医院泌尿外科公然行骗
  • 北京火车南站清洁工的控诉(图)
  • 北京工业大学左铁钏为其儿子谋取高额回扣
  • 北京军转干部单春游日坛坛公园被殴打!
  • 北京市民高洪明给奥巴马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 茶香阁:北京市军转干部集体上访原国家人事部!
  • 北京维权女军医单春维权未果 又遭开发商和警察双重暴力(图)
  • 深圳访民赵国莉被深圳市地方政府和公安十多人在北京住处强行绑架回深圳市!
  • 北京莲石路、京广线铁路噪音太大
  • 昌平法院袒护嘉鸿房地产公司 北京稳定在哪(图)
  • 在北京被民警谢振昌、王艺铭殴打残废
  • 北京黑监狱惨无人道 16岁中学生被打成脑震荡
  • 北京密云村支书腐败滥权玩弄妇女致民怨沸腾
  • 不应建北京海淀六里屯垃圾焚烧厂(图)
  • 北京“金地·格林小镇”附近臭味源集体实地考察
  • 北京雍景天成抓阄抽取车位的的黑幕揭秘
  • 北京要求下访,莆田中院竟还是闭门拒访?
  • 赵国莉诉北京朝阳公安分局警察诱骗拘留解决上问题
  • “两会”的折磨何时了——北京“两会”折磨蒙冤农妇一家七年整/陈伯才
  • 遍地的腐败 北京内退人员没有尊严
  • 关注当局无理要求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停业半年
  • 湖南百姓彭北京先生给官员的决斗挑战书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今天数十名北京访民,到治安总队申请游行
  • 北京名流花园小区众保安被指殴打抗议停热水业主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残奥会后北京白色恐怖依旧 杭州访民刘训连紧急呼救
  • 480名硕博士起诉北京“中国学位论文数据库”侵权
  • 北京朝阳区居民:求求你,让我再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 北京公安局杀害李桂芬女儿冤情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北京奥运会指定医院发生共产党殴打国民党事件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国人财产被抢——谁能保障参加北京奥运人的安全
  • 3月23号我在北京办暂住证的经历(愤怒)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旅日华侨苗女士在北京的遭遇/田伯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北京恶霸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害死我家两条人命/张书英(图)
  • 北京丰台王佐法庭张怀斌、幺龙暴力执法,殴打转业军人王伟平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郭小林:殇周达(外一首)-记一位“北京支边青年”
  • 北京注册会计师查账发现疑点,遭到官商联手迫害/王向明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中国最贪的村干部----北京海淀安宁庄杜氏兄弟坐拥数十亿人民币
  • 讨薪-近日北京街头发生的无耻一幕!(图)
  • 北京万杰医院---一个黑洞医院
  • 穆正新:关注北京奥运的辱华措施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北京宝马车主将骑车人拖进车内狂殴!
  • 奸人告密,醋浪滔天:北京金五星旧书市场覆灭记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绿色奥运,还是“烂”色奥运?北京某个副市长看上了摩根中心...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北京地税局丧心病狂!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在天不高皇帝也不远的地方----一个北京打工妹的讲述
  • 北京交警滥用职权违法犯法控告书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一个北京家庭浩劫中幸存的家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北京:你难道要与全国人民交恶?
  • 北京长安街平静地控诉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mzxtd: 党中央国务院撤北京市长的事,有悖中国法律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风: 天呐!全国一半的病人在北京,请看高部长数据:
  • 古都北京 ——有人在拆定时炸弹!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评论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强夺民宅,如同强盗:在北京竟然会发生这样肆意践踏法律的事
  • 北京一公厕“为了国际影响” 竟然分中外“坑”
  • 北京警察的兽行!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坚决反对使用韩国现代车做为北京唯一出租车型
  • 北京地产商买凶逼迁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黑龙江警车北京街头撒野 撞人后又殴打被撞者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北京观察:北京鸦灾,不祥之兆
  • 北京性骚扰
  • “日本醉鬼围殴北京司机”续:北京市民被激怒了!
  • 日本人北京街头逞凶 聚众殴打的哥扬长而去
  • 钟馗: 论多伦多北京邪会的“民族意识”(另三则)
  • 北京奥运: 洋人之外,又多了好多国人怀疑的眼光
  • 北京,你知道我在这里过得有多苦吗?
  •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 质疑高考的公平性:为何北京地区录取线那样低?
  • [惨! 惨! 惨!] - 北京舞蹈学院车祸死难者在天之灵怎能瞑目!?
  • 北京西站"话霸"公然勒索 警察视而不见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驱赶穷人拆民房 北京迎奥委招民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