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主与分蛋糕/张民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2日 来稿)
     五四运动的陈独秀说:“西洋人因为拥护德、赛两先生,闹了多少事,流了多少血,德、赛两先生才渐渐从黑暗中把他们救出,引到光明世界。我们现在认定只有这两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国政治上道德学术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
    
     民主,为什么一些仁人志士呼吁民主?是为了社会的公正公平。从上世纪初陈独秀先生呼唤“德先生”(即民主),到如今已经有近百年了。 (博讯 boxun.com)

    
     在这百年间,为“德先生”的到来,中国人中惨淡经营、前赴后继,以至坐牢、牺牲,也流血,献出宝贵的生命。其中,知识分子也多,比如承接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等君子“改良”流血后,秋瑾、陈独秀、胡适、王实味、林昭、遇罗克、张志新、王申酉、李九莲、鈡海源等等,他们许多是因思想言论被杀害的,他们成了殉道者,而我们今天所能享受一些自由民主的范畴很大程度上也是他们用生命换来的。
    
     近三十年来,先有北京“四五运动”,“西单民主墙”,后有1989年春夏之交北京等全国各地浩浩荡荡的学生、市民等各阶层的爱国民主运动,他们前赴后继,也流血、也牺牲,矢志不渝。他们有魏京生、刘青、徐文立、任畹町、郭罗基、刘宾雁、钦本立、胡平、陈奎德、徐文立、胡石根、江棋生等等,上有国家领导人胡耀邦、赵紫阳等,其中刘晓波、郭泉、许万平、谭作人、黄琦、刘贤斌等人更是百折不挠,哪怕罹数次牢狱之难……尽管中国仍在以言治罪与文字狱中,宪政仍在黑暗中,可中国人已进入追求自由民主的历史了,真是可歌可泣,他们的名字将是不朽的。
    
     孔子曰:“礼失,求诸于野”,普世价值与民主制度是民主国家人民智慧的结晶,他们知道要将权力装在笼子里,监督、约束权力,才能为民所用。民主意识的形成是要多读书才能体会到,而能振臂高呼高声呼吁的也有知识分子。
    
     不错,有知识,人见得多,看得远,这意识当然比一个亚细亚生产方式的农耕者,手工业者强。见得多,就能看到田地外的天地;看得远,也知道社会之优劣比较,就能舆论一番。但是,呼吁民主只靠懂道理的知识分子是不行的,更重要的还需有良知。
    
     历史上,“知识分子”当专制的吹鼓手,甚至当专制御用打手的人是很多的,因为,他们想在专制社会中讨一瓢羹,有的甚至为成座上宾而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譬如古代,文人们都懂礼义廉耻,可是曾是宋朝状元的秦桧,明朝的进士阮大铖等偏要去为非作歹,非落个遗臭万年不可。现代的中国就更多了,如前不久社会科学院院长陈奎元就谬说普世价值不适合中国,而前二天张维为又写文章说民主还待适应中国----他们姑且也算“知识分子”。
    
     其实,民主最基本的理念就是分权。分权,就是在民众社会中不能“听予一人之作猷”,不能由一个人或一小集团说了算,要大家协商,这要什么“国情”?(这点象菜市场,买卖双方讲价,不能强行。因为市场经济的基础就有民主规则。)
    
     因为,权力本是邪恶的,人的本性是恶的(孟子语),二恶加一起是需要监督,分权制衡的,否则,权力就会失控,就如洪水猛兽,这样的事在中国曾有许多,而当今中国,一些权贵欺压民众的事件每天也在教育我们。
    
     国外有人说:“所有权力都易腐败,绝对的权力则绝对地会腐败。”此话是至理名言。
    
     为了民主到来,有的人一生都在为此奋斗,比如前面提到过的。也有奋斗过半生的,也有些叶公好龙地呼唤过,真的要来了他们却阻拦了----为什么呢?因此一时彼一时,情况不同了,只是为一己私利。
    
     有的人或小集团为得人心,在没有得到权力之前也是不余其力地呼喊民主的,可一旦得到权力后,就将民主的承诺抛开了;只为了维持自己的既得权力(与利益)。过去用人民打天下的时候,从不提劳动人民素质低,如今,人民要民主了,就说素质低了,或曰时辰没到。
    
     笑蜀先生编的《历史的先声》一书,那里有半个世纪前的承诺,确凿而明白,不看真不知今夕是何年,试引几小段:
    
     “中国的缺点,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政治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毛泽东,1944年。)
    
     “实行宪政……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周恩来,1944年。)
    
     “有人说:共产党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制’,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和污蔑。共产党作为民主的势力,愿意为大多数人民、为老百姓服务,为抗日各阶级联合的民主政权而奋斗……只要一有可能,当人民的组织已有相当的程度,人民能否选举自己所愿意的人来管理自己事情的时候,共产党就毫无保留地还政于民,将政权全部交给人民所选举的政府管理。共产党并不愿意包办政府,也是包办不了的。……共产党除了人民的利益与目的外,没有其它的利益与目的。”(刘少奇,1940)
    
     “统治者于屠杀青年之余,还没有悔过的表示,但舆论界几乎一致主张政治应民主,特别对于青年,万不应以武力对付。……对付赤手空拳的学生,实在无动用武力之必要。”(共产党的《新华日报》,1945。)
    
     四十年代的著名歌曲《团结就是力量》唱到:“……向着法西斯蒂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向着太阳,向着自由,向着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
    
     由此看来,中国民众曾经的趋之若鹜,中国曾经的移山倒海还是有点道理的,人民是很懂民主的。
    
     民主是大家的事,民主离我们很近,许多民主的方式就是生活常识,民主很简单,很容易实行:
    
     比如几个人分蛋糕,怎样才能分得公平合理呢?如大家公开地讨论协商,先选出切蛋糕的人,将蛋糕分成每人一份,而切蛋糕的人最后拿----此分配方法不偏不倚,就会较公平合理,结果皆大欢喜,这就是民主的方式。
    
     而另一种呢,由某人切蛋糕,仍由此人来分配,而每一份的给多给少,其余人不得置喙----这就是专制。结果呢,肯定不“和谐”,而切蛋糕的人呢,此时不分蛋糕了,却用力来堵别人的嘴或将别人禁锢起来,说别人是“敌对势力”,还贪得无厌地企图减少分蛋糕的人数,用尽心思来“维稳”了……
    
     因此,改革开放三十年,老百姓收入仅增加30倍,而政府官员增加了300倍以上(额外收入,贪污不算),所以,我们才有“以言治罪”,动辄“颠覆国家”的邪恶之法;才有权贵们的世袭太子党们,太子们把握党、政、军的权力,才有太子党亿万富翁们;才有不堪重负的“三座大山”(读书、医疗、房子),才有“生不起、养不起、死不起”等;才有周围不平等“血汗工厂”,“血煤”,“暴力拆迁”等;才有警察大国家般的黑暗……
    
     看吧,民主与专制就在分蛋糕中,也在我们的生活中。公平正义是社会最重要的价值,道理明白简单。由此可见,切蛋糕的人为一己私利搞专制,反对民主,想一手遮天地将蛋糕永远这样分下去,他们是没有良心的;而鼓吹专制的人为了多讨点蛋羹,闭着眼说专制的分配合理也是无良的,他们都是不得人心的。
     2010-7-3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连续6起恶性弑童事件:为孩子们说一说/张民昌
  • 春天的太阳 《零八宪章》/张民昌
  • 工人阶级无祖国/张民昌
  • 如此“经济发展”对普通民众有多少意义?/张民昌
  • 权力之恶/张民昌
  • 岂有文章倾社稷/张民昌
  • 对杨佳审判的疑惑/张民昌
  • 关注杨佳 关注法制 /张民昌
  • 我看奥运会开幕式/张民昌
  • 家猪的觉悟/张民昌
  • 爱国,该爱怎样的国? /张民昌
  • 我看台湾的选举 /张民昌
  • 文革四十年,鲜血般的记忆……/张民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