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南京!南京!元首应该去爆炸后的南京作亲民体察?/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毒泛南闽、吉林水深、南京爆炸、羊城震颤、黄海告急…炎炎盛暑.举目哭泣,元首、总理你在那里消遥清凉?

     (博讯 boxun.com)

     我们的元首、总理、中央大员们,很多时候是CCTV上星电视屏幕上的一流演员。如盛世喜庆、佳节联欢、国宾嘉会、宏大阅兵、春季二会……无不见到他们巨大闪光的形象,在央视国嘴们激荡人心“礼拜式”擦鞋颂词下,个个神轩气昂,登镜亮相。
    
    君臣们务虚避实的表演功夫从不闲暇。不是吗?从春播的江南水田、鲜花缤纷的剪彩仪式、中原秋时金色的麦野、冬季雪花纷飞被考察慰问的农户、涌动着年迈中国高级知识分子们华发飘浮的云端,到布满党指定八十后大学生座谈的讲台、佳丽美女如霓的国家大剧院亮丽的聚会……吾国人民随日随时都可从全国联播的中央电视台、人民网、新华网上见到领袖、总理、党的副帅、高级公仆们与“道具式的特殊人民”鱼水之情,打成一片的特别写真和无数个令您产生审视疲劳的印染政绩的特写镜头。
    
    中国的上层政治表演,从来不用专家导演:铺天盖地冲您而来的是,电视电影上领袖的表情,出奇的真挚;副帅的神色,显露拿破仑的庄严;总理特写时不时面对十亿只眼珠,壮语惊世、泪如泉涌;代表红龙核心五脏六腑的大臣们,总是冰清玉洁又和蔼可亲……匍伏的民众表情,一概都是盛世幸福的甜笑因子……
    
    形态上中国是一个喜庆多于患难的国家,中国人民又是一个很喜欢使用去掉一个坏的最高分,再减去一个好的最低分,就是一个成绩远大于缺点的自恋民族。这不仅仅是长期单向洗脑的宣传效能。
    
    中国的巨型宣传机器高速、高效、高能运作绩效及把十四亿中国人收拾的规规矩矩、愚愚实实的功夫,足令在地狱中游荡的他们专制的鼓动大师列宁、戈培尔二个幽灵钦佩得投地称师。
    
    2010年7月28日上午10时过几分,南京发生了一起罕见的大爆炸。
    我们知道除中国、朝鲜、缅甸、津巴布韦此类制度经常短路的国家以外的任何国家、地区,如发生人为和自然的突发事故,总统、首相、内阁大臣、总督、主席、亲王、国务卿都会在事故发生后的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与地方行政长官一起迎危而上、共患国难。
    不日就有地方行政首长、执政党领导、中央主责官员率大批幕僚、官员,一起向人民谢罪、辞职。
    
    其中当有绝对独立的新闻媒体、国家司法机关依程序介入调查、审理。
    
    新闻不会丧失职业伦理,而司法也不会拖泥带水,姑息养奸。政府几乎没有一丝一毫逃避、抵赖、变通、虚化应承责任的空间。这就是中国人早应该应学习、借鉴的执政文明普世价值下,刚性透明的常识型政府功能。
    
    我承认中国政府没有此功能在于:有枪霸道的制度为统治者提供的棋牌,永远都是天性免疫、免疚、免究又免责的。除非他是一位太爱权力斗争又爱贪婪天文数的银两的大臣,靠错了主子,站错了队。
    
    从毛泽东掌印以来,北京每逢盛暑,从领袖到各界各系要臣都在尊卑有别的秩序下,去清凉世界的北戴河、庐山、华山、黄山、天池、天山等地作美其名曰的国政考察。在中国只要您命好,进了这个“最上一层权贵圈”OK!别说印钞机、收款机一样的官衔任命令、内卫、秘书、特别医护…、就连特别开道的马路、水、铁道、空气……也是特供的。
    
    他们去任何事先多少次排查后的安全场所,他们会去矿难乃频的华北矿井?会去火烛常爆的兴安岭伐木场?会到湖南河南随时会火光冲天的民间烟花制造厂?会抵达随便一个官民对垒的居民点拆迁与绝望的居民倾谈吗?……?
    
    南京 南京 南京七二八类如一个小型原子弹爆炸的黑色磨菇云,随着一声天崩地裂、震耳欲聋的巨响,隆隆卷起……。
    
    360度圆形巨大空气外移压缩波摧毁了危亡零界点之上的人、动物生命和物体。
    
    碳脂加氧气瞬间爆燃的高温,烧死了许多无辜的南京市民和外地百姓,活生生地烤伤了成百上千个毫无准备避险的人。
    
    炽热的烟雾中一个个衣发着火,滿身流血的我金陵同胞,哭天抹泪、惊恐万状地顺着冲击波前进方向,飞也似地跑了出来。
    
    风涌的烟雾稍移另一方向,是处的滚烫的瓦砾上,又布满了21世纪“南京化学大屠杀”一大片事发中,显然痛苦挣扎后曲扭定型了的黑色碳烧尸体……许许多多尚有几口气儿的可怜伤者,象秋风中的脆弱黄叶,在忽明忽暗的烟尘飘忽中“扑哧扑咚”地间歇蠕动……。
    
    此刻,南京在冒烟、南京在流血、南京在哭泣、南京在哀号…
    
    南京在惊,南京在等待。南京在等待青天大老爷元首的到来。在等待比1000多万南京地区悲愤人民更懂得甩泪挂涕的津戏大师--温家宝总理的到来。
    
    可惜,他们没来。
    
    他们在等待苍天开眼审查审判万恶腐败的官僚。可叹也,君臣大员们不来。
    
    他们同样在等待[社会重大事件的刻录机、社会悲剧的传真机、政府失职犯罪的聚焦镜、人民良心的代言人---南京、中国、世界的新闻媒体,据实向南京、江苏人民报告,向全国人民报告,向统治最高堡垒北京,报告最原火原味的真实情况。
    
    人民渴望元首在人民心灵最沉痛、最沮丧、最悲愤的时刻,来南京,到爆炸现场与苦难的南京人民同呼吸、共患难……。
    
    人民不理解中国的领袖,为什么不象西方的元首那样,一有危难立马出现事发前沿。他们总是喜欢一旦面对万分尴尬的事件,就都装蒜成张张又一头头陕西宁静山中丛林里聋哑的“周老虎”能躲就拖,实在拖久拖不下去,待快浪静风平时,就再迈开龙步,走一下形式,在总会出现的群众道具衬托下,由一班总是英明的地方官的陪同下,甫抵转转。
    
    可悲、再可悲、更离谱的是:大南京果真临时改叫:“大难惊”了。难而又惊的南京各家电视台、电台、报纸,其奉心惊胆颤的上峰之命,喉喉失声,笔笔眠筒。即使形式报道,也得来个千百把剪刀把千百篇现场真实采访,一一镂空。用千瓶万罐浆糊加版版疮口贴胶布,把更多血写的事实,一道道粘封。用摸不到但看得到的权力遮丑布,覆盖这惊天动地的人祸大事件。南京那能不惊。
    
    确切地讲,南京的记者们是来了。他们个个兴奋紧张地扛起摄像摄影的“长枪短炮”从四面八方赶到现场警察隔离线附近,但一的媒体大本营,再水浒林冲的硬汉、清未秋瑾款的豪女、民国鲁迅硬笔头式勇敢的记者,一一都会“泄气缴械”须知:从媒体到党的各级宣传部有好多个持放大镜、卡标尺、剪刀、删除犍的检查站。
    
    南京几万“惊鹰”媒体从业人员清楚知道:
    
    党,不仅是代表一切、领导一切、又能收拾一切人的暴力机器。
    
    党,是“抚养、拱养、圈养”南京几万媒体从业人员的唯一老板。
    
    党,还是掌管所有媒体从业人员、官员乃至绝大多数知识分子生存必须得依求的“红色饲料”供应站。
    
    从良心上讲:如此惨烈的关键时刻,南京几万“惊鹰”媒体人员,在职业道德良心和“红色饲料”二者之间选择,完全应该象世界上信奉普世价值的先锋记者那样,首先选择前者,而非选择后者。
    
    可以理解,他们只能选择“红色饲料”的原因。要知道,他们不听专供红色饲料主子的话,如果脱离用黑心谎言换取红色饲料的道德交易环境的话。在这个水深火热、道德崩溃、人与牛鬼蛇神一起鸡飞狗跳的铁幕内世界内,记者及他们的家眷,很难,也很不愿意过上一种通过体力、劳力、苦力换取饲料的艰辛生活。
    
    其实,南京市政府江苏政府在什么都封堵不住的互联网信息时代,根本不值得行此屏蔽信息的愚蠢下策。
    
    一个真正合法且有核心价值底气的人民政府,绝对不会用阴暗、胆怯、无赖的手段,去给真实的世界,袋上一个腐臭的屏蔽耳听、眼看、鼻嗅、口说、脑想的大布罩。他起码是一个敢于面对责任并勇于承担责任的阳光透明型政府。
    
    我们知道南京的做法符合北京无事需牛吹;好事得大吹;坏事大化小;一概扫扫过;黑也颂;红也唱;愚昧低级及下里巴人要素任民旺的政治方略。
    
    中国共产党的权力果真很强大,中国各地发生任何一件社会灾难,他们第一时间,在灾难的发生点迅速设置一道由军警组成的[人墙]同时在资讯传播上,设置一个锅盖式的电子罩。不让里面的人,同界墙外告急,也不让外面的媒体、非政府组织调查人,进去了解。
    
    他们在第二时间,想方设法把天大的事故影响力降到最低。
    
    他们在第三时间,通过媒体大书特书在救助此灾难受害者时,在捉拿为党代罪的“小鸡小鸭小道具”时,凸现党和政府如何迅速伟大。
    
    而真正应该被撤查的南京市首席执政官—书记、市长、局长竟然成了调查事故、追究处罚责任人、向社会喊话布道的仲裁人。
    
    在第四时间开几次事故经验总结大会,撤查几个芝麻小吏便不了了之。温家宝此等用滥、用得中国家喻户晓的戏曲顺序,人民早己耳熟能详了。
    
    
    据各路真实信息汇总得出一个南京政府不可否认的事实:
    
    1、 有三十多年历史的化学易旧危险品管道早己老化,早己应该停止使用或更新、移址。
    
    2、 无论是空气环保、水体排污、还是明火易爆的原因,一个类如小型易爆核子库的化工厂,绝不应该允许其在人居较密地段存在。更不许其点火生产。
    
    3、 国际化工安全条例明文规定设化工厂的安全距离。
    
    4、 有南京此地网民于2009年10月曾写SOS帖子高调呼吁南京政府关注该地(7.28爆炸地段)安全。警告政府是处可能会燃爆。
    
     足可见:空间问题、技术条件、刚性规定、焦点危险、政府责任、民间预警全部提醒到位。
    
    一句话,担负社会行政及政治总责任的政府,没有依责职把此座[塑胶“炸药厂”]超大当量的潜伏炸药搬出在市井旺城。迁往人烟稀少地段。
    
    而政府失职允许“炸药厂”依旧在广大人民生存劳动读书的中央社区,危险存在,且又不从制度常识上作严密监管,这同政府随意放任民间非法生产、储存、搬弄、运输、使用炸药有什么二样?
    
    许多人看过美国电影《拆弹专家》。
    
    我们知道,在国内国外任何一个城市媒体、警察、政府只要一听到任何公共场所(街心、机场、学校、码头、车站、小区、村落)出现危险易燃易爆品,防爆警察第一时间会动员危险地市民,迅速撤离。会布置隔离线严禁非执勤人员靠近危险品。拆爆的专家会赶到现场,作化险为夷的技术处理。
    
     试想,这个质量当量相当于近千吨TNT黄色塑胶炸药的大型化学塑胶制造厂,这个巨大、恐怖、随时会给许许多多家庭带来悲剧的死神,竟在政府一班本应为人民严防死守的懒惰、贪污、不作为的官僚默认下,在车水马龙、房多人密的城中“上下游荡”。
    
     南京当地一家报社,为南京政府甩职、卸职竟本末颠倒地刊登一篇《一颗隐藏的“化学地雷”遇上了一支无知的拆弹部队》称:是几个承包人把这项并不大的开土挖沟工程,层层转包给有裙带关系的一群无知鲁莽工人,他们在干活中,挖断了通向化工厂的危险易燃输送丙烯的管道,遂引发爆炸。又称:己拘捕四个肇事责任人。
    
     逻辑地看:这种解释大大背离真实与法的原则。即:管理、审批小B生产、使用、运输、包装炸药的唯一责任人是大A.
    
    而大A常识与制度,不提倡小B在城中生产炸药。大A为GDP竟然同意小B在紧邻千家万户的百姓中间生产。
    
    小B因大A监管不到,把炸药的导火索置于路中,大A不履职示警隔离,警戒。大A又不动员周围人民撤退。大A也不安排专家到场会诊解决。任由小B侥幸违法。小B见山中无大A老虎,遂等于叫一班层层降了等级的猴子,去拾柴烧山。有无知的小C要生存挣钱。
    (小C当然不知道大A和小B之间的制度契约及法规)
    
    小C随便作业中点着了导火索。引起南京此处大爆炸。
    
    大A知道造了如此血光之灾的大祸。遂以以权力政府身份行动,封锁消息、欺瞒公听、速速捉拿小C们下狱,并振振有词:此次惨祸全由小B和小C负责。
    
    有网民一针见血指出:如果富可敌国的温家宝云儿小松公子和下岗不下野的江泽民儿子江绵恒的豪宅及南京高官云集的住宅院,都在紧靠着隐形炸药厂边上的是处,别说此一座隐形炸药厂能赖在此地,任何一个可能引发污染、易燃的小油漆加工铺、民用煤气供应站、柴火、化学品仑库都会搬迁到贫穷苦命人打堆的地方。至少远离人口稠密的旺地。
    
    天文数赔款由谁埋单?
    
    谁都知道中国人还在母体婴儿期及出生到老自然死亡一生都得面对许许多多政府设置的榨油机、国家设立的收费站。医院显然是一个较大的收费站,每个红十字收费站窗口都有一部象吸尘器一样的收款机。各位知道,时下任何一个中国人,只要打声喷嚏、患小感冒到医院打针吃药起码得三、二百元。
    
    南京此次惨祸类似天文数的损失和理赔金钱由谁埋单?这恰恰是代表政府的大A,显然对XY人民玩了一个责任掉包、云山雾罩的小把戏。
    
    即:此次特大事故造成几百人死亡,几千人受伤事故抚恤金、安置、抢救、治疗、善后后遗症康复及几平方公里内倒塌四千多座房屋、公私财物严重损失,近期可估,不会少于十个亿。
    
    也许到了最后,爆炸后刚夷为平地、必然烂污亏损的小B---南京这家爆炸化工厂,又象河北三鹿毒奶厂一样,通过大A当地法院,玩财产归零或严重负债的破产的游戏,将债务象磨菇云般大山的社会灾难,甩上九霄云外。
    
    让万千家受害者又象毒奶受害家庭一样,上告法院无门、求天地不应、索赔国家不理、小B破产蒸发、小C以死代赔,上访打你一顿,未了,一切空空如也。
    
    大A为逃避民愤谴责,为向中央有一个交代,肯定会把小C们捉拿判刑。
    人民知道:小C们均系清水挂面的贫苦人士。如果他们能赔出千万大钞、亿元人民币,小C不做富贵大B便为金斗小A。还用惨死在现场的焦土上吗?
    
    这近十亿的银两肯定也不用大A出。因为大A的老A,只要下令开二个小时印钞机,十亿元二十亿元不都冒出来了吗?不开,不给南京人民答应吗?总之,到头来全国人民为大A埋单。
    
     从今年7月28日发生南京大爆炸事故到今天为此已过去约四天九十多个小时。到目前为此,我们没有看见中国元首、总理终止暑期公私事务。打破以往领袖凡出场,均先由中央办公厅、胡锦涛办公室、军委办公厅向省委打招呼之惯例,乘专机秘密抵达南京。并且微服私访,直奔大爆炸废墟地,作现场亲民的体察的出现。没可能看到胡锦涛和温家宝象他们的那位更会演戏的前任江泽民,浸泡在1998长江大洪水水灾黄泥水现场中,由曾庆红、张万年及几万将士陪同下,振臂高呼……响亮演说……动人场面。
    
    我们知道:2010虎年对中国是个敏感、痛苦、渺茫、多事的年份。元首近来心情怎么不沉重又怎么不烦恼?
    
    凡事有些拘谨、保守、迟钝的元首,也许有时是个宜静不爱动的人。2008年汶川大地震,他身为国家元首、三军大统帅,不仅迟了二日下军令泒遣三军大部队,赶赴已经快过72小时救命黄色时间的是处。(漠视瓦砾下几万尚待救治生命的重大失误)
    
    他还迟延了约五日才去四川灾地“作惺惺的表演”。四川甘肃二省那么大的天灾,近千万人受灾、几十万人受伤、十数万可怜的同胞死亡、失踪……元首他都“我自巍然屹立不动”尔今死几百伤近万房塌数千的南京大爆炸又算大事吗?
    
    南京泣鬼神感天地的哭声,会传进北戴河领袖们度假的清静又清凉的别处石屋里吗?
    
    同“虎”“胡”几乎同音的胡姓锦涛先生,去年提拔的杨外长的名字中也带虎。虎王之军中麾下又有很多很多体内含有强大井冈山红色基因的朱成虎式的唬子虎将们 。虎年偏偏遇上了美国出了一个更敢斗的美洲豹---奥巴马。这美洲豹又在这中国内忧外患之际,泒出二个虎视眈眈的航母战斗群,一个在太平洋西面蓝水水域纠十数个周边国家开展演习。复泒另一个航母战斗群携韩国、日本在中、朝、俄挨近的日本海、黄海一侧演习。
    
    美国又在太平洋东西二侧演习的中间---越南,以区域东南亚联盟隐形老大身份,针对中国南海海权,威胁中国海上运输生命线,同时为亚太小国撑腰。
    
    中国未来航权通畅须面临印度、孟加拉、缅甸、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越南、印尼、泰国、斯里兰卡十国海上收费站的“狼群战术”。
    
    亚太外交这一点,胡锦涛显然吃了一碗先由中国军方朱成虎注油烧火,美国五角大楼鹰泒起灶垒锅,锦涛主席挑担加水,奥巴马先生投放药材的黄连水。
    
    黄海风云急。中俄边境军演猛。环视皆是敌,凶猛反美的足前犬又搞出一个“天安号”事件。领袖夏暑可避,这炎炎的外交之暑、军事高温之暑,何以避得?
    
    忽有:华东福建上杭那厢,又爆出紫金矿业严重溢流重金属污水搞得闽、粤、赣流域是非连天……
    
    又闻:大连海面严重油污还没有了解……这头,紧接着又发生吉林7000只蓝色有毒化工罐冲进急湍的松花江里……
    
    今惊:这金陵古都模范省会,怎么也会炸起那么大个冲天火球……
    
    诸多的热点、焦点、火点……点点,十万火急…处处,都是燃眉之急,急得跺脚的元首难道真的不知先去那里?
    
    是的,元首,您不能只虎卧在中南海的庭院里,请您先去南京吧!那座城市在哭泣!三亿多华东人民在呼唤。
    
    南京非小事,中国无小事。诸官、列臣、领袖为人民办好每一件小事,都是天大的大事情。
    
    基督、摩西、圣雄甘地、德兰修女、达赖喇嘛、马丁神父等,都是以无比仁慈与耐劳的心,常热衷于干小事,干好很多的小事。干一件实实在在的惠民小事好过一万次在长安街阅兵的精彩表演。乐于做老实人干小事,才成为史册永记的精神巨人。
    
    我的元首,您2004年上任以来狗屁倒糟的事同大劣质的政绩几乎成正比。真觉令我明显感到。先生您似乎还是找不到统治中国最神圣灵巧的钥匙。您委派任东西南北各省大吏的团泒大员屡遭天灾人祸的断剑伤骨的“滑铁卢”。这对您十八大的王位连任,也许,是一个不甚吉祥的反吸引力驱动?
    
    您身边的外挂脑库、文胆—中国首席大博士王沪宁似乎也不能为您的困境找到一只否极泰来的转运方舟。
    
    人民的总理,油津子保定大戏子,请收起您卑劣廉价的眼泪,也请去南京受害者灵堂反省吧!您不配做一个刚强、阳光、尊严大国的总理。也不够当一个宣传部长。说真的,您倒更适合于当津冀城市一个仅靠一脸油墨、油嘴子到处流动,只唱保定戏的戏班子三牌演员。
    
    南京坚强!南京人挺起来!不倔的南京人,不可回避地又都上了一堂政治课。
    
    ……从领袖们央视的轮流演戏……到党魁们临危躲缩…从春晚麻醉曲艺醉倒十亿人的缤纷夺目烟花……到南京那朵隆在云宵的磨菇云…从十四亿人的大中国足球依旧未除“病夫”的高帽子……到松花江翻滚的惊涛中七千只剧毒化学筒顺势冲撞而下…………从千万面高扬的党旗……到南京大爆炸废墟上那面在鲍狄埃《国际歌》和贝多芬《命运交响乐》旋律中,缓缓升起又降落,烤焦了的半旗……
    
    谨此,为南京的遇难者哀悼!
    
    为充满各朝文化故事的南京祝福 !
    
    天佑中国!
    
    神救亚洲!
    
    
    亚笛多星
    2010.8.1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是谁间接制造了南京惊天爆炸案?你有种站出来!
  • 南京爆炸事故 为环境风险敲响警钟/邓海建
  • 傅尹:南京露宿的救人拾荒者还好吗?
  • 《南京钟山记》/更的的
  • 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华:蒋介石为何在大陆失败(图)
  • 为何日本民众不愿承认南京大屠杀
  • 王锦思:南京为什么没有起义只有屠杀
  • 南京检察机关绩效考核信息化问题探析/李正州
  • 南京!南京!官办大规模拆迁/张传文
  • 南京!南京!,南京‧北京‧东京 (图)
  • 槟郎:南京,南京
  • 南京,救市压力下的城建新高潮/陈统奎
  • 《南京,南京》是文化汉奸典型之作
  • 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日本军国主义!─《南京!南京!》影评
  • 《南京!南京!》:文青的历史幼稚病/杨禹
  • 《南京 南京》美化军国主义/郭红卫
  • 日本人看《南京!南京!》
  • 罗晓晖/ 南京!南京!
  • 中国人都是该杀的!?——《南京!南京!》观后感
  • 因披露南京爆炸死亡人数被抓的推友黄轶愚明天获释
  • 南京爆炸事故一名肇事者曾行贿 刚刚结束缓刑期
  • 黄轶愚因发布南京爆炸死亡人数被拘留
  • 南京爆炸事故 肇事者曾行贿拆迁办官员
  • 南京大爆炸祸起违法拆迁 联防队员惹祸
  • 南京推友黄轶愚因披露南京爆炸死亡人数被抓
  • 目击者称南京爆炸遇难者不止13人 受害者难索赔
  • 已被国内删贴:劫后余生——南京大爆炸经历/葛菁璐
  • 南京塑料厂大爆炸,目击者见抬出百具尸体,政府卸责(图)
  • 南京爆炸事故4人刑拘 正评估损失并制订赔偿方案(图)
  • 南京“7-28”事故4名肇事者被刑拘 (图)
  • 南京市民爆炸后第一时间闯入现场拍摄的视频
  • 南京“7·28”事故原因初步查明 (图)
  • 告急:南京爆炸伤者众多致血库(图)
  • 朱廓亮:胡锦涛压制“南京大爆炸”新闻及时传播引发抗议
  • 南京液化气大爆炸:市长下令掩盖死亡数字(图)
  • 南京爆炸 三公里远商铺玻璃损毁
  • 记者直播南京爆炸事故遭官员责问画面被播出(图)
  • 南京可燃气体泄漏爆燃事故细节进一步确认 (图)
  • 南京官商黑勾结私吞国土、私拆民居,举报者遭追杀(图)
  • 关于南京市白下区公安人员不依法办案不文明执法的报告/政文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海归回国被南京海关敲诈的经历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政文:南京前湖村民“致国务院总理的一封信”
  • 南京清江花苑小区居民向全国人民求救!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政文:南京市房地产管理局转变“真”快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政文:评江苏南京的某些法官与律师们以及人大
  • 政文:南京优秀高级教师漫漫七年申诉信访路
  • 政文:南京市白下区建设局违法行政诉讼词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1号“行政判决书”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 南京市优高级教师的“申诉状” /政文
  •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图)
  • 南京大学女研究生被省外办主任王华强奸后反被诬陷,受害人生命受威胁
  • 关于南京1月13日警察打人事件
  • 南京:断臂残垣中的居住者之实录(图)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南京警方再次强行拆除民宅,像‘鬼子进村’一样
  • 不撤消南京市市长及市委书记的职务怎么能慰藉死去的八位冤魂?
  • 南京司机阻我去“大屠杀纪念馆”
  • 南京中毒案:中国官方新闻社道德沦丧
  • 质问江泽民:你敢代表南京人民吗?
  • 南京鼓楼医院见闻(少见多怪 !?)
  • 南京局长非礼女服务员案续:主任接受20天拘留
  • 耍流氓的南京市政公用局长等受到处分:保留党籍
  • 又撬车牌又掏手枪 "二级警督"南京街头撒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