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易中天:中国教育“毁人不倦”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30日 转载)
    
    若为自由故
     ──就李红豪事件答《东莞时报》记者林春挺 (博讯 boxun.com)

    
     人才,就是不被社会和自己毁掉的学生;良师,就是不把学生毁掉的老师。
    
    按:1962年到1965年,我在武汉市华师一附中读高中,跟李红豪算是校友。
    
    问:您怎么看李红豪事件?
    答:只要中国教育坚持“毁人不倦”,不出这事才不正常。
    
    问:您在高中时,是否有类似的经历?
    答:有过相反的经历。有一次,老师出了道作文题,叫《记一位难忘的人》。我问老师:写古人行不行?老师愣了一下,说行。我又问:不写成记叙文,行不行?老师又愣了一下,又说行。我得寸进尺,问:回家写行不行?这回老师特爽快,说:行!
    我回家写了一出独幕剧,叫《苏武牧羊》,老师给了高分。
    后来再写作文,老师直接让我回家。有一次,我用繁体字和文言文写了一篇游记,老师给了最高分。
    这位老师的名字我还记得,是“ 吴传忠老师”。
    另外,初中语文老师王辅仁先生(武汉市第三十一中学),也是从来就不管我怎么写的。只要写得好,就给高分。
    我很感谢这两位老师!
    
    问:李红豪高一时的班主任老师认为,人才并不是他自己把自己打倒,而是社会把他打倒了。对此,您的看法是什么?
    答:应该反过来说:人才并不是社会把他毁掉,是自己把自己毁掉。毁掉的办法,是自觉纳入“毁人不倦”的教育体制,成为这部“毁人机器”的齿轮和螺丝钉。所以,人才,就是不被社会和自己毁掉的学生;良师,就是不把学生毁掉的老师。
    
    问:为什么这样说中国教育?
    答:因为它忘记了教育的根本目的。
    
    问: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什么?
    答:人的全面自由发展。其中,自由又比全面重要。这个道理,读一读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就知道。
    
    问:不要高考了吗?不要管理了吗?
    答:管理很重要,高考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毕研韬
  • 牟传珩:中国教育灵魂的堕落——“两会”在即聚焦高校腐败
  •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毕研韬
  • 日本与中国教育根本区别在哪里?
  • 日本与中国教育根本区别在哪里? /孔祥林
  • 中国教育痛疾渐重,不治将恐深/葛延风
  • 中国教育公平深受质疑
  • 中国教育体制改革的几点建议
  • 中国教育到底是为了培养什么样的人?
  • 军训,中国教育的一块“补丁”/傅一河
  • 朱永新:中国教育的人文缺失
  • 沦丧的中国教育精神/谢青桐
  • 中国教育的文化更新和体制改革/朱戈良
  • 张敬伟:中国教育的根本问题是公共投入不足
  • 中国教育到底在追求什么
  • 中国教育的问题了,必须得想辙!
  • 面对虚华的课程改革,中国教育何去何从?/李吉明
  • 李吉明:面对虚华的课程改革,中国教育何去何从?
  • 中国教育评审制度亟需改革/谢子传
  • 国务院参事撰文称中国教育存在五大不公平
  • 中国教育投入不足和不公的问题引起关注
  • 国务院参事任玉岭曝中国教育五大不公平现象
  • 中国教育经费今年有望占GDP4% 曾是10年前的目标
  • 中国教育蓝皮书:汶川地震灾区部分中小学生出现心理创伤
  • 中国教育十大问题排行榜
  • 一个11岁女孩控诉中国教育的《抗议书》
  • 一条红领巾 给中国教育一个响亮的耳光
  • 中国教育部设小组受理学术腐败
  • 昝爱宗:中国教育的恶果:大人变坏,小孩变呆
  • 中国教育的根本问题是公共投入不足/张敬伟
  • 张清扬:高考加分:中国教育的制度性腐败
  • 中国教育部公布33国学校名单 帮学生择校
  • 中国教育部副部长:留学生回国前应确认健康状况
  • 一个国内高中生投稿----我被中国教育逼疯了
  • 中国教育电视台就记者收取“封口费”一事发表声明
  • 内地校园血雨腥风 中国教育病入膏肓
  • 中国教育学会会长呼吁停止评选“三好学生”
  • 中国教育不平等 农村出现转学潮
  • 江西小学爆炸突现中国教育悲惨的困境--触目惊心的资料大披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