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6日 来稿)
    
     最近沸沸扬扬的湖北厅级官员家属在省委门口遭便衣警察殴打一案,与同类事件相比,有几个特殊看点,揭示了很多平常总是云遮雾罩的信息,也解答了我心中困惑已久的一大谜题。
     (博讯 boxun.com)

    看点之一是,事发不久,“误会”被澄清,公安部门领导上医院道歉,称:打人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你这个大领导的夫人——这是公安部门首次承认打人的是自己安排的人,身份是便衣警察。在其他类似事件中,打人者的身份始终如一团迷雾,媒体也只能称之为“身份不明的人士”。 官员家属被打案揭示的信息之一是:对上访者的暴打,正是公安部门统一布署的。打人也是工作,这虽令人难以置信,却并不是什么“敌对势力的造谣污蔑”。
    
    看点之二是,打人事件就发生在省委大院门口,6名打人便衣事后证实也是在省委大院内执勤的警察;当事人陈玉莲被围打时间长达16分钟,其间未见省委院内有人出面制止。可见,对上访者施以暴力,不仅是当地公安部门安排的,而且受到省委机关的默许乃至授意。事件的脉络也很清晰:上访者要找的,是省委领导;可能受到“侵扰”的,也是省领导,公安部门只是在替领导“排忧解难”。在中央三令五申“慎用警力”的背景下,如果没有省领导的默许乃至授意,公安人员不可能在省委大院门口大打出手。
    
    看点之三是,执勤警察竟然“打错了”,打到“大领导的夫人”。这种颇具奇幻色彩的无厘头,或许是事件能够为公众所闻的关键。不然,可能还难以曝光,作为重要证据的摄影录像,更不可能被挨打者看到,一切仍会在盖子封闭内运行;所有的不利“谣传”,只会被视作“不怀好意者的蓄意污蔑”。尤为引人注意的是,“大领导的夫人”毕竟不是无权无势的上访者,她怎么就会被打那么久呢?她难道不会自我澄清、辩白吗?细察事件的过程,人们看到,事发当时不但陈玉莲本人作了辩解,旁边认识她的人也出来为她证明身份,但没有用,便衣警察只按照自己的逻辑和使命行动,不但照打不误,反而教训其他人不要多管闲事——这是何等的猖獗,何等的蛮横!要知道,这是在省委大院门口,在摄像镜头下,如果不是“尚方宝剑”在手,区区便衣敢如此横行吗?由此也可想见,真正的上访者在面对这种强大而蛮横的暴力之时,又将是如何的渺小与无力?
    
    这不禁使人联想到更深入的问题:为什么便衣警察敢于当众施暴?为什么那么多的约束性条条框框都无济于事?原因其实很简单:所有的权力都纠结成了一个统一的整体,没有权力的分立,没有内外的制衡,无论决策、执行,还是监督、受理申诉,所有位置都必须服从同一个长官意志;再好的制度设计,最终也需要人来执行,当有一种权力可以支配处于各个位置上的人时,制度本身就形同虚设,惟一起作用的,只有这种长官意志。面对这种“权力的集合体”,不要说弱势的上访者,就是相对强势的其他群体,同样没有还手之力,而且还会求告无门,只能任人宰割。所以,人们经常听到诸如省长抢记者录音笔无须道歉反而有理,某企业家因拒绝公安局长200万索贿被关941天,某地警方不顾免责协议书刑拘多人,某省医院必须到指定的中介公司以高于市场多倍的价格进药之类的咄咄怪事。
    
    这就是缺少制衡的中国公权力之现状。在这种现状下,必然催生官本位的文化现象与游戏规则——一切围绕长官,一切服务于长官,长官的需要压倒一切。由于缺少制衡,这种官本位必然不断自我强化并走向极端。即以暴力对待上访者为例,起先,长官的需要或许也相对“合理”:总有一些无理取闹的缠访者,他们的要求明明不合理或解决不了,却一次次跑来不肯罢休,且每次都找主要领导,影响领导们的工作。对这些人,文的不行只能来武的,于是交给公安部门处理。但既然这样的麻烦处理了,耳根清静了,而且很方便有效,以后领导再碰到麻烦的事、不愿见的人,也就一并推给公安,哪怕上访者的要求是正当的,行为是合理的。
    
    此案最大看点还是警方的处理方式。武汉警方将此案定性为“执勤中行为粗暴”,对6名打人者作了一人记大过调离公安部门,两人记过的处分——如果这种6个彪形大汉对1名老年妇女持续16分钟的围殴暴打,致多处受伤,也只能算是“行为粗暴”,那不知道要打到什么程度,才算是打人犯罪?
    
    更令人绝望的是,能够有现在这种6名打人警察中1人记大过调离公安部门,两人记过的处理结果,还是因为“打错了”,打到了政法委官员的家属,而且对方坚决要求严惩;还是因为打人过程被全程录下,录像也被挨打一方看到,并且“省政法委有15个领导都看过这个录像,武汉市公安局的一把手也看过”;还是因为省委书记作出了“必须依法严肃处理”的批示,省委政法委、公安厅也分别发出通知“依法从重处理”——这一回,真是让海内外见识到了中国官方词汇中的所谓“严肃处理”、“从重处理”究竟是怎么回事。近一段时间,“严肃”、“从重”之类词藻充斥于各种文件和报告,几令人怀疑中国官场已群相进入戏子时代。
    
    人们不难想见,如果只是普通的上访者被打,结果又将如何?武汉警方及湖北官方对此一早被媒体曝光、众目睽睽的恶性伤人案件之回应,对“自己人”袒护的登峰造极,证明天理或已不存。弱势者除了变身杨佳,还能从何处寻得公道?他们难道还能得到比厅级干部家属更多的关注和支持吗?——当你把所有的大门都关紧、锁死时,其他人就惟有拾起菜刀,猛砸大门。温家宝总理曾经说: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的首要价值。从武汉警方及湖北官方的表现看,这还是遥不可及的美好愿望。
    
    另外,挨打者的丈夫黄仕明,身为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副厅级干部,也太窝囊了。女儿医疗事故致死,冤情十年不得昭雪;妻子又在自己管辖范围内被打致伤,同样无力讨回公道。这样的官,你又何必恋饯?不如回去卖红薯吧!而且,你管的就是信访,这种以暴打截访、控访的方式,纵然不是由你提出,想必也是被你所认同;现在妻子挨打了,还必须想方设法辩解自己当时不是上访,这难道不是一种幽默、讽刺?只不过,纵然要报应,也应该报应你本人而不是你的亲属;更何况,还不知有多少更应该得到报应的人没有遭到报应?
    
    感谢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个长期思之不得的谜题:为什么中国会出现杨佳?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看湖北省委“打错门”事件/曾伯炎
  • 对湖北省委大院狼的奉献
  • 从湖北省委官员的妻子跨过警戒线被打说起/朱君
  • 邓复华就夏国玺滥用职权打击报复致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
  • 邓复华事件起由:致民建湖北省委会的一封公开信
  • 湖北省委大院“打错人”警员上门道歉
  • 中共湖北省委政法委员会机构编制情况表
  • 湖北省委首次就“打错门”事件象征性表态/巴黎动态(图)
  • 湖北省委“打错门”事件再起波澜 官员发帖搅混水被人肉搜索
  • “打错门”续:揭秘湖北省委“信访专班”
  • 湖北省委大院打人事件家属拒绝处理决定(图)
  • 湖北省委门口黑社会打人案:3名警察被处分,官员夫人要求双开
  • 转型背景下的湖北省委门口暴力事件
  • 厅官妻子在湖北省委门口遭警察殴打 (图)
  • 厅级官员家属在湖北省委门口遭黑社会殴打续:他们是干警
  • 湖北省委门口领导家属被便衣误作信访对象暴打(图)
  • 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退休前的疯狂——千人访台采购团实为公款旅游团
  • 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发表致网友公开信
  • 武汉市金融诈骗案受害者群体到湖北省委集结(图)
  • 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违反廉政准则绝不姑息
  • 武汉群众冒雨到湖北省委要求与中央巡视组面对面(图)
  • 湖北省委书记:公安局长要第一时间到群体事件现场
  • 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即将退休,后续会是谁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