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锦涛能否为人民创制一套完整的[核心价值学说]/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由蒙古王朝的宿命和陆建华博士被迫害事件看:极权中国的僵化体制一直严重危害国家核心利益

     在北京红墙金瓦的故宫里,盘延山脊的灰色长城上,你总能看到一大群衣着鲜光的游客围绕着一面小旗转,并跟着小旗下那只小扩音器悠悠地走。还用说:手持小旗、扩音器的导游,无疑是这个旅游团的临时“核心人物”。 (博讯 boxun.com)

    
    北京的每日清晨,一支由威武士兵扛着巨幅国旗构成的一组动态的国家意志符号,以精准震耳的节奏,从几百年前鞑虏帝国盖建的红色宫殿大门内“嗒…嗒……”走出广场……
    距天安门中央旗杆左前方仅有一箭遥的中南海,便是铁腕统治中国960多万平方公里国土上十四亿人民的[权力核心]
    
    勿庸置疑:胡锦涛显然是这个神秘高贵红墙院落里,[国家核心]中的最高权力[核心]
    
    我不知道中共中央核心幕僚里的大学士们为什么喜欢用“核心”这个词汇表明利益与身份的定位?
    西方、美国、俄国在确定要害程序时均用ABCD1234甲乙丙丁。
    毛泽东时代主旋律媒体均喜欢以XXX主席为首。不用核心二字在于:1、共产党的中央本身即核心。2、中国天方地圆以中为圣之义,也有核心位置的含意。
    毛泽东在世时,他与一代元勋们每次出场,均是毛为首、刘其后、周在后……一线相连,鱼贯而出。没人敢相随左右。
    到了邓小平时代也如此。偏偏到了胡锦涛时代这个1234567纵式序列遂变成一个1至12钟表圆盘的形式。
    线型也好,圆盘形也可。形式变化并不改制度结构。只要这[胡核心]一不要成为原地打转的台风漩涡眼,其核心驱动不成逆世界潮流反时针运转的钟轴,就万事大吉了。
    
    有一个令元首形象有些缺损的史实不可篡改:胡锦涛先生2004年秋出任中国核心大位前,他有三大政治家不可或缺的资政空白:
    1、胡锦涛从来没有象拿破仑、彼得大帝、成吉思汗、梅特涅、列宁、威尔逊、孙中山那样:为国家和人民提供过甚至撰写出一套完整的治国理论、秩序律法、社会信仰的价值学说。
    
    2、暴力易朝后的中国专制社会里的和平年代,胡锦涛没有创造过被人民和历史可载可颂的功勋政绩。
    
    3、学理科搞共产党政治出身的思维僵化、执政守旧、史料底子浅薄的胡锦涛先生,被沼泽般的体制所累。而一直提不出一套崭新的可助其党挣脱困境;可令国家走向共和;可使十四亿严重缺乏心灵信仰的人民全面珍承宗教信仰的总体规划。
    如果有人讲:胡锦涛先生拥有这三大空白是其政治资质的先天不足,有些不公,也有些不妥。他出身小吏之家。即没皇亲国戚背景,也没有开疆征域的文功武略。勿忘:任何一个政治之星的座标、亮度、起降、运行都离不开环境。
    
    尽管元首身上有些令其尴尬蒙羞的“三大空白”?胡领袖还是窃窃自喜地看到四川、广东、安徽等省一些县市正在为其浇铸林肯、斯大林、毛泽东、萨达姆、金日成、邓小平式的供人民瞻仰膜拜的露天铜像和巨幅喷绘的肖像和照片。
    在京剧脸谱中国,只要政治剧情需要:不管律法制度严禁;虚假伪造;离题千里,莫管他三七二十一,总有鲜光的涂料劣质的替代品可供空缺填充。
    须知我中华民族从来缺文天祥式的英雄,而从不缺鞍前马后俯首下跪,吻足擦鞋的奴才。
    
    在胡锦涛看来:无所不在的共产党真要统治,假的也要流水制造批发,甚至上至宇宙的神,下至人间所有的寺庙都要改造领导并为其服务。还用得到什么[国家核心价值体系]吗?真多余!
    理论最多是道具,是手枪的外套,是机关枪外表的珐琅,是天安门大墙红色涂料。
    中国真正的[核心价值]是“冒烟的手枪”。
    [核心利益]乃“冒烟枪口”下的猎物。(猎物根据官员地位的大小,予以切割遂成为:全党全军全民全体知识分子争先恐后哄抢的红色饲料)
    
    依史实理性地看:胡锦涛象近体制内五千万共产党官员一样,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至今一直啃吃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江泽民甚至自己调制的共产党红色饲料而生存。并靠着、消化着、吸收着这年复一年红色饲料,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的。这群惟依靠共产党体制内圈养信息化单一的饲料成长过来的木纳又死板的官员,骑士式的独立勇猛要素和苏格拉底式的思想火焰少的惊人。
    只不过,他升迁的运气指数,比其同代同类好很多。他所苦心专营搭乘的通往中国金字塔顶端领袖大位的权力输送带,经过无数关关卡卡,左右上下折腾后,刚赶上命运的皇冠“扑咚”于2004年9月某日,落在胡锦涛的头顶。他便成了老大中国的最高[核心]人物了。
    
    有一点我们不可遗忘:古今中外不论是民主共和的领导人?还是野蛮王朝国君主和专制的共产党国家领袖?其在位前,上任后,都需向其党内同志,党外人民提出一套即有国家民族凝聚力,又有人民事业推动力的,很清晰、具体、完整、生动感人、不象毛泽东、邓小平那样随意修改的一套[国家政制核心价值体系]。
    
    表面上看:为生存而忙碌于朝夕的我国人民,似乎不在乎;又不追求现任领袖胡锦涛是否有能力为人民提供一套[核心价值体系]。不等于,这个各种社会问题与日俱增的国家社会,不需要一套[核心价值体系]
    
    应该相信:信仰失落的迷茫国度里,我国大多数的人民在潜意识中渴望,在日夜等待:一国之君亮出他的[核心价值学说]。否则难逃古代中国历朝悲惨宿命的社会定律。
    
    1227年8月.号称一代天骄的成吉思汗召见所钟爱的二子窝阔台合罕和幼子拖雷亲王听受遗命:“我的儿子们,我自觉死期己近。赖天之助,我为你们征服了一个如此辽阔广大的帝国,自其中央到边陲须一年的行程。你们如欲保守这个帝国,就要长相团结,行动一致以御一切敌人……”]
    
    此时的中华民族的蒙古大军,几乎将亚洲全部联合起来,开辟洲际的通路,便利了愚昧中国和文明波斯的接触,以及基督教和远东的接触,中国的绘画艺术品同波斯的绘画彼此相识并交流。
    敬畏神圣青天的蒙古王朝以辽阔江山般心怀,接纳各种宗教的存在和发展。北京己有了[天主教]的总主教。黄河长江流传甚至出现了许多[释迦牟尼]佛寺……
    人类心灵文化信仰的种子和由地中海古罗马文明,经中东中亚途径传入中国的普世价值灯火,己在凶猛的蒙古王朝铁蹄弛骋的中华黑暗大地上,耀耀初现群星灿烂般的光点……
    
    人类轰隆开动的历史印刷机轮,确在最关键的时候且又最攸关重要的地方,嘎然停车。
    中华民族真正精神和文化上的“核心价值系统”早期框架及元朝源于西方强大夺目的宗教信仰火炬,最终毁败于同今日共产党一样长期专制的野蛮风暴摧毁之下和统治者以“丛林法则”为执政第一秉性的封建极权严寒之中。
    
    应该肯定:那时帝国野蛮的势力向西进入中东西欧门户时,深受欧洲地中海一带希腊、罗马、耶路撒冷文明影响:从成吉思汗开辟帝国江山,到其子孙征服中国建立元朝期间,蒙古各代君王都曾寻思一种能超越人类世俗动物本性,又能永惠王贵子孙和人民的信仰源泉,并召见许许多多各域流泒宗教大师前来营帐、宫殿作客。
    并许之向皇亲国戚们作略微体面一些的传经讲道。辽阔天地间游荡惯了的骑士们,一旦为其野蛮政制体系中引入一种文明因子、文化信仰、道德约束、执政伦理框架时,这些叶公好龙的壮士往往演绎一出“初之感动、谈时震动、再论激动、[注:体制改革]实施不动、事后反动”连续剧情。
    马背上的蒙古可汗们,始终追求的是:马蹄驰骋原野江山的陆基自由。而不是穿越海基、天空甚至穿越宇宙的心灵信仰上的自由。
    在野蛮专制王朝君臣的[国家核心价值体系]里:王者权力至上,君党国家至上。而任何文明、开明的文化信仰都是“专制极权”的一种桎梏。
    “民在主上”是不可能的。人民同土地、珠宝、黄金、华帐、龙轿、狩猎场上的猎物……一样代代都是统治者权力的一种符号。
    即“核心价值”即权力比文明信仰乃“价值核心”更实际。
    
    暂别历史,将映像速进到21世纪。
    应该承认:胡锦涛在正式接任江泽民任中国一号人物前,曾有些励志刷新中国政制的雄心。他知道庞大的共产党统治营垒内,浓烈的铜臭味,早己取代共产主义的神圣信仰。
    这个政党早已蜕变成:由1949年前普遍为主义免费为党献身;到今天,普遍为权力位子钞票同党讲数,党给我多少?俺就为党干多少活的腐化利益群体。
    
    胡锦涛于2004年上任国家元首前,其身边曾一个以中国社会科学院陆建华博士为领军人物,有一帮略有良知正义感秀才忠诚组成的,且较为倾向中国逐步接纳西方民主政治的贴身幕僚室。
    彼时神彩飞扬、思如泉涌、口才、口碑皆佳的陆建华博士,当初几乎成了中央电视台高级学者威权论坛的中心人物。
    那时,体制内外的学者型官员、文人非常钦佩头脑僵化的胡锦涛,至少能用领袖的权力,借用博士级精英大脑,在固若金汤的中南海霉烂营垒里开几道大门透光透气。实在是一缕难得开明、进步、阳光、祥和的紫气瑞云。
    大家甚至一度将胡锦涛先生幻想成中国的伊藤博雄(19世纪日本政治改革家);滿清的光绪;20世纪前苏联的戈巴;韩国金大中;21世纪台湾的马膺九。
    
    可惜,中国古老封建的土壤、空气似乎很难让一个挺好的共和之梦,多游荡几天。
    不幸的是:依旧撑控党政军实权的江泽民、曾庆红以“打狗驯主”“清君之侧”的目的,指使麾下安全人员,故意制造向境外泄密的事端,将胡锦涛身边中外挂大脑一一摘除---陆建华博士一行基干文胆均被逮捕下狱。
    
    那时笔者万分震惊的是:1949年前的花生米蒋介石在其执政期间,为显示民主仁政,不知多少次下令将一批又一批关押在全国各省陆军监狱里的各路反叛知识大员、要害人物、各界人士予以释放。甚至象双手沾满无数兵民鲜血的张国焘、陈独秀、刘少奇、彭真等共产党上层叛逆分子都不予追究。
    蒋介石不轻率得罪文豪,也不喜欢迫害各路文人。那时的文人生命含金量颇高。
    1948年12月国民政府在东北、平津、徐埠三大战场失利后,在执行南撤台湾计划时,蒋介石专门下令国民政府教育部长张道藩带着一张张特别通行证、赴台机票飞抵北京、天津、新京、沈阳、上海、杭州、福州、西安、兰州、广州挨家挨户送到各大学那些教授手上(包括一些铁杆反蒋的教授文豪)。
    教长逢彼就口苦婆心地说:“前辈/先生/师母:总统日夜牵挂你们的安全。赶紧携眷走吧!残暴的共产党不可相信……自由弥足珍贵……。”
    多么感性又鲜明的时比。大批拒去台湾而留守在铁幕里的自由知识分子士大夫及眷属后来吃尽苦头。
    此厢的21世纪第四年,元首胡锦涛竟二眼睁睁又百般无奈地看着:曾效忠在他身边的一群秀才、幕僚、文胆被江系人马一一绑去大狱。惨遭严刑酷打,最终被判重刑押去秘密劳改营。
    昔日君前客,今乃阶下囚。痛心也!
    这等博士、士大夫在体制迫害下,学问竟做到了荒蛮山沟、电网、狼狗、刺刀、岗亭、探照灯、皮鞭的环境里。
    
    江泽民的这一招狠的极端。在于:共产党历年运动不死鸟---江泽民知道:胡锦涛如采用陆建华博士提供的接近西方民主宪政的[国家核心价值体系]!江泽民、邓小平、王震一干都拥几亿贪腐金钱儿女们,体制内革命血统太子们都得接受未来的民主共和国特别法庭审判。小邓、小江、小王、小彭、小薄等太子爷,个个会象人人喊打的过街鼠,声名狼藉,财产归零。
    
    据悉:陆建华博士一案令蒙受如此奇耻大辱,且又被垂帘者欺君的胡锦涛忧愤无比……但不敢言。
    胡锦涛不仅将打落的大牙只能往肚子里吞。他还得象李莲英那样,在已经下野者江泽民身前,毕恭毕敬,低头哈腰,言言输诚……
    
    胡锦涛知道:再屈辱再大的事,他只能学韩信。江泽民下台前特构的中南海、玉泉山核心空间对他不利。
    但是,时间对他有利。江泽民年龄远远大过胡锦涛。在肌体衰老、脑理萎缩乃至步履黄泉方面,江泽民大大领先年轻一点的同志们了。
    他更知道:此刻与江泽民交锋摊牌,不仅其元首王位将落在第三方政治人物手上。他随时有可能被江系控制的核心内卫部队象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赵紫阳、胡耀邦那样,又在不经审判情况下,一夜间被关押、软禁。
    
    悲哀的是:我们的元首,这位己试过江泽民设置高压线,且又吃尽了高伏电压苦头的胡锦涛,身边纵有那么多其生存同样离不开共产党红色饲料的类似王沪宁、令计划那样的文胆、文豪、神笔、异秘、博士……胡锦涛执政六年依旧不能,也不敢为人民提供出一套真正不朽的灵魂精神驱动---[核心价值体系]。
    这正是他至今也创制不出一套完整的[中国国家核心价值体系]的其中重要的一个原因。
    尽管如此,胡锦涛先生以中共元首大位执政以来,在尊严与门面上他还是得大力宣讲“中国的核心利益”
    
    [中国的核心利益]这句频繁出现在国际政治、军事、外交论坛和我国人民政治生活中标杆性的语言,印刻着现共产党中央政府画饼充饥的价值伦理。
    
    尽管“中国的核心利益”这句电闪雷鸣般响亮的标题,经常惊触列国,震动吾民。
    问题是:口号的旗帜高飘,功利标杆的乱舞,不等于其价值伦理的清晰---在于:北京从来没有为外部世界,也从未为自己给定出一套什么才是“中国核心利益”自圆其说的完整解释。
    
    在国际会议舞台上和国内迎宾场合上,我们那位喜欢泛泛空谈的国君,不止一次地对列国总统、首相、政要兜售地说:“请贵国政府和人民充分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
     上有王府音域的G大调,下便有臣子歌咏F小调。
    在多种场合上,我们防长、财长、外长和地方诸侯及那些脑袋严重缺乏普世价值的省长们,个个在潜意识中效仿着鲁迅笔下的那位[一语常叨唠的祥林嫂]每逢外宾就几乎必讲:“中国的核心利益”云云也。
     好象此经不念,[核心]便丢了。
    此经少颂[核心]就小了,少了?
    此经多多唠叨这[核心]便膨胀了。
    于是乎,我中国几千种报刊、上万家电视台、无数网站每秒每分都比、学、赶、超地出现[核心]大汇演[核心]大合唱。
    
    不讲[核心]你就是浙江的[阿木林]上海的[钢豆]广东的[傻仔]中国的[汉奸]……讲了[核心]就是民族的、爱国的、中国人尊严的。而全然不必以历史这部广角镜和文明律法这架长焦镜完整地解读:核心价值体系是用什么要素组成的?
    试想一个十四亿人口疆域如此之大的国家,如果世界各国和中国各地人人都钻牛角尖似的将双目聚焦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圆心上,而不看、少看核心外围世界一个又一个向内外辐射的宗教、文化、历史、文明共振圈,那才是“核心综合症”。
    久久聚焦一点核心,我担忧领袖同人民长期下去都会患[政治斗鸡眼]
    [核心说]这是一种很狭隘又很浅薄的学术指南。
    
    稍有一分理智人都知:任何“核心利益”首先有一个道德的平台和信仰的灵魂家园,其次才是物质的功利。
    人类之所以从蛮荒丛林法则环境,进化到以理性、智性、灵性、德性、信仰的尊严和自由为普世文明价值要素性社会,早已律立出一个普世的价值标尺:中国知识分子只有拒绝屈膝于持枪的蛮族与蛮人之专制社会,才会拼命追求严重缺乏“普世价值要素”的“唯功利的核心要素”。
     否则,[核心]仅仅是一个自欺、自醉、自乐的Q字型拖尾光环。
    
    在世界国君互访的国事场合上,时有科技与宗教大国的领袖友善地告诫共产党中国领袖:“不敢想象一个强大政党,用暴力剥夺十三中国人民的思想自由,禁止他灵魂真空的人民去接受人类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价值]长此以往会积累的严重后果?一个古老而伟大的中华民族,如缺失信仰的灵魂,以至失去了自由想象的本能,那将是问题中国的灾难之源。”
    
    我们知道:在国际诸多外交接触和学术讨论场合,时有西方要人问中国官员,问中国学者:“为什么?过去二千五百年里,无以计数的中国士大夫,各界文人不能为其国家,为其民族构建起一套类似文明西方理论体系?或者创制一套超过先进西方的[灵魂信仰的价值体系]” ?
    “为什么多少代来,中国的士大夫总是缺乏独立于君权、制权、皇权、兵权以外的人格尊严?无法担负先为人民说话的义务,后向其派发“体制饲料”的君臣谏言献策责任?”
    被问者往往多数装傻。少数回答者只能以中国特式的诡辩,泛泛应付之。其实这些颇有专业文化且熟知西方信仰文明史的中国官员及各系学者都知道:中国在灵魂信仰文化上缺什么?而严重损害人民精神利益的结症在那里?制度的陷阱分布于何处?
    但都以不讲为大乘之智慧。这是政治禁区。曾经无限风光中南海金字塔顶端,足可影响领袖中枢的陆建华博士的脑袋,不就是旧中国城门杆子上的那只杀鸡儆猴的血淋淋“笼子”吗?
    1959年反右到文革十年千百万知识分子尊严的头颅,都曾进过那类失去了尊严与自由的“笼子”。
    这只看不见而中无所不在的“笼子”说明:文革的后遗症并未过去。
    共产党不彻底剪碎这只“笼子”何以资格高谈[核心价值与核心利益]呢?
    
     很快坊间发现:国君与各大员所强调的“中国的核心利益”不外是:台湾、西藏、新疆、内蒙古、南海水域主权和朝鲜半岛的地缘利益。[中国的核心价值体系和核心利益]与宗教信仰、共和灵魂、开明文化、时代软实力毫不搭界,甚至冰火不容。
     人们里外透视解剖发现:中国政府一再泛泛强调的[中国核心利益]其实就是一堆硬梆梆的疆场、物质、土地空缺属权的东西。
    说其泛泛空谈在于:中国政府又没有足以抗衡美、俄的海空综合实力把[中国核心利益]化为看到、闻到、摸到、坐到的实体。中国的[核心价值与核心利益]仍停留在纸上谈兵的状态。
    
    换言之:中国的[核心价值与核心利益]是一种非常古老而过时的吾天之圣、吾君之威、吾国之大、吾域之广、吾民之顺的[成吉思汗匈奴游牧思维]和[亚历山大帝征疆掠地马背意识]。
    
    拉斯特—这位波斯史家说,有一天成吉思汗问其忠心耿耿宠臣博尔木,照他的核心价值取向,人生何事为最重要最快乐?
    
    博尔木答道:“春天骑骏马,擎鹰鹘在手,看它摶取猎物。”
    
    成吉思汗又问其他将帅重臣何为人生核心价值?他们所说相同。
    
    于是汗说:“不然,人生最快乐的事是战胜敌人,追逐他们,抢夺他们所有的东西、土地,看他们所亲爱的人以泪洗面,骑他们的马,臂挾他们的妻女。”
    
    这是自十三个世纪以来一切匈奴游牧部落首领们马背上的“核心价值理想”。
    元、明、清、民乃至中共五朝史料证明:中国人不是一群敢于为信仰牺牲的民族?至少当前看来是一个漠视信仰的“祟金畏权拜物教”民族?
    
    的确,七百年前中国乃大的疆域,如再用小气八拉的[核心利益]而称,简直象劣等的乞丐国一样下贱可悲。
    那时,世界上没有一个帝国象中国元朝那样拥有世界五分之一(4500万KM/M2)疆域。每一辽阔省际、洲际区域都有巨大数不清的国家利益。
    那时从帝国中央营帐送至任何一个边疆的信函、诏令(类似中央红头文件),驿马要走一年。
    可悲的是:一代天娇的成吉思汗至死前也搞不清楚何为“帝国灵魂的中央价值体系”的和合罕、可汗、帝王执政理论和信仰体系。遂导致其后来几代野心纵欲的儿孙,同样为硬梆梆的一堆利益同室操戈,众叛亲离。
    未了,宿命之神使得世界第一的蒙古帝国其辽阔疆域,象破碎的钢化玻璃一样,分崩离析。
    
    由此可见:13世纪蒙古的汗、16世纪明代的王、18世纪清国的皇、19世纪欧洲尚武列国的首脑至20世纪的德日意法西斯纳粹、斯大林总书记、毛泽东主席均有崇尚暴力野蛮的蒙古因子。他们的价值核心由A至B的一维政治思维、胸襟、目光均停留在一个“射”之上面。其再功利目光短浅的价值政治换言之:长弓后拉一箭之遥。而不会以远大的目光想到?也不可能实践:人类每一成员生命“核心价值”乃与生俱来的自由和尊严。
    
    当然,任何专制王朝在人类普世价值耀眼星光照亮下,为掩人耳目,他们藉其强大垄断的国家资源,用油漆工、装潢匠、裱画师的那一招也会搞出一些“伪民主、假共和”史实证明:均系“刀剑上的选举,弓箭下的民主,手枪下的议会”。
    足说明:民主与专制水火不容。
    
     希特勒的“国家核心价值”:亚利安人种族至上和征服世界空间的一说。
    
    东条英机的“亚洲核心价值体系”:把在亚洲称霸的英、美、法、荷及一切白种人赶出亚洲。而以日本人为领导地位统治亚洲、奴役亚洲,美曰:共荣亚洲。
    
    斯大林的“苏维埃核心价值”:用共产主义阵营同自由资本主义世界抗衡的伟大旗帜,利用、把持、操纵中国、古巴、北越、朝鲜、中亚几邦仆从国及东欧卫星国的社会综合资源为拓展红苏联帝国的疆域,充当红苏联与美国交锋的炮灰,最终扩大其利益的一套学说。
    
    一生随时代乱云而颠簸的毛泽东实质上从来没有一套理论上系统又完整的“中国核心价值”。
    如果说毛泽东在世时家常便饭式的出而反尔、叛变、变态、运动、屠杀、反复造反、大饥荒、折腾、奴役国民、洗劫人民财富、浪费……也称得上是“中国核心价值”?我们这个可能长期患了严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定义 ]的特殊民族价值内核驱动要件。真的急切需要体检、除锈、换中央驱动程序齿轮、调速润滑而大修了。
    
    从哲学角度看:世界万物均有“核心价值”。
    
    狼群的“核心价值”:避开训练有素的猎犬,围捕食草动物,繁殖种群,扩大伏击空间及维系生存的法则。
    
    中国体制内知识分子狗儿们的“核心价值”:每日一块骨头,一份狗粮,见主人匍伏摇尾,遇生人跃起乱吠,见虎狼夹尾呜咽逃窜。
    
    商人的“核心价值”:利润及资本增长。
    足球世界杯“核心价值”:竞技与进球。
    民主世界记者的“核心价值”:社会良心的听诊器,社会问题的报警器,公权力监督的瞭望镜,社会政治洪灾的水文站。
    专制世界记者的“核心价值”: 社会良心的污染器,社会问题的喷雾器,公权力监督的避光镜,装修社会政治灾难的油漆铺,中宣传部主旋律播谎的传声筒。专制政权的喉与舌。
    贪官“核心价值”:利用专制体系赋予的权力,越过司法和道德红线而谋取私利。权力即钱。权力掩护骗钱,偷钱。再用其法外钱财贿赂上峰庇护平安后,再捞更多的钱。
    赖昌星“核心价值”:贪婪,即是奸商的一把万能钥匙。贪婪,也是所有共产党官员的一流本性之使然。人性之贪婪有万千个钥匙孔,只要找到一个孔,再固若金汤的中共官员也能让其门洞开启。
    
    毛泽东“核心价值”:权力即一切。权力源于寻找混乱,制造混乱,利用混乱,在宪政国家不停的混乱中,顺时针用暴力颠覆宪政的中华民国资本社会。创建一个极权的公有制社会。
    
    邓小平“核心价值”:权力即一切。权力源于颠覆毛泽东设定的共产主义公有制。用体制的权力反时针颠覆共产党中国宪法设定的制度,从而还原一个比1949年前的中华民国更腐败、更昏暗、更贪婪、更丧失执政伦理的资本社会。
    
    江泽民“核心价值”:三个代表。
    
    温家宝“核心价值”:永不干枯的鳄鱼泪和京剧脸谱。
    
    胡锦涛“核心价值”:此栏空白
    
    空白,给各界人民群众提供了无穷的猜测空间和丰富的想象幻觉。
    
    为此,人民应该呼吁:是时候了!我们的总书记胡锦涛先生。请尽快亮出与您元首身份对号入座且又能振兴中华信仰文化的[中国国家核心价值学说]。
    
    中国的媒体应勇往直前并告诫各省:在元首还没有填充其三大资政空白之前,广铸大立胡君铜像是反历史、反文化、反文明的行为。是复辟封建旧王朝的把戏。是误导胡锦涛将铜像遍地的北朝鲜模式引入中国的反动之举。
    
    亚笛多星携一批学者同仁谨借博讯网并通过各个互联网站窗口向北京喊话;向江泽民、曾庆红、王沪宁、贾廷安请愿;同时也向胡锦涛呼吁:“为民族!为正义!为你们在今后历史典籍上少留污迹。请无条件释放陆建华博士及他的同仁。尽快释放一切关押在中国监狱中的良心政治犯。”
     亚笛多星
    2010.7.2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聚焦中国尊严:黄海再现[阿Q号]航空母舰/亚笛多星
  • 推演2011年美国在朝鲜的军事行动/亚笛多星
  • 漩涡朝鲜:远东即将剧变的导火索——推演2011年美国在朝鲜的军事行动/亚笛多星
  • 惊涛红船临解体 迁都中原有转机/亚笛多星
  • 由《华盛顿号》驶入黄海 看美国对华关系的新元素/亚笛多星
  • 秘密印钞机:中共绝症晚期最后的输液器/亚笛多星
  • 《红歌》重震 红潮又起象征什么?/亚笛多星
  • 降服伊朗、围猎朝鲜:看美中核心价值的巨大差异/亚笛多星
  • 跃动在上海世博会上的“行为艺术”/亚笛多星
  • 中国外交:凌乱的红帆与航舵相悖的哀叹/亚笛多星
  • 九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百年留学:日俄美在三次改变中国大潮中的影响/亚笛多星
  • 七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二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六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四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一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2009春节晚会有关大陆与台湾的政治相声/亚笛多星
  • 大陆有关台湾的十个政治笑话/亚笛多星
  • 三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