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看湖北省委“打错门”事件/曾伯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4日 来稿)
     网上热议的湖北省委门口,错打了湖北省委高官太太的事,打方的领导从武昌市公安局到水果湖派出所都去赔礼道歉,一再说是误会了,错了。现在,这官太太陈玉莲还住在医院,她丈夫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黄仕明也受到上方压力,意思是家丑过份外场了。
    热议中议得最多的质问:难道那l6分钟的暴打,打在上访百姓身上,就打对了吗?
     这件事,核心在这打。北宋的上访寃民秦香莲是马路上拦轿上访,包拯没说这村妇拢了官员的驾,命令王朝马汉绘寃民一顿暴打。清代,杨乃武蒙寃,小白莱喊寃喊到宫中被慈禧知道了,这个心狠手辣的女皇也偶然会发点善心,不仅代寃女申了寃,还下今惩办了涉案的官吏。百姓看戏就懂得历朝历代寃民上访,皇帝的王法再霸道,上访的百姓是没有挨打在先还有劳教在后的苛政哩。 (博讯 boxun.com)

    如此说来,自称为人民服务的机关衙门,变成恶虎村的强暴庄主,谁走近庄园,就放恶犬咬人伤人吗?奇怪!当年中共口称反霸杀了不少据说是悪霸的人。这机关衙门竞成了恶霸。就像几十年前灭了地主,如今政府是操纵与买卖百苗千笛的大地主一样。岂非历史又颠倒了吗?
    什么打错了?误会了,好像是偶然误会出的错。怎么,我看到的全是必然呢?
    去翻党史与当代史,打错了是常事,且斗错了,杀错了,己是当轴惯性。
    中共有相当数量的烈士,不是敌人寃杀,而是自己人错杀。毛泽东的词有“我失骄杨君失柳”这柳直荀就是共产党肃反时自己杀的。在江西打AB团,杀非谪系江西土共4万多人,红小鬼胡耀邦已绑着将被杀又脱险,而延安抢救运动抓特务,吃小灶与毛泽东同待遇的大知识分子王时味不是杀了吗?那么,夺鼎后这错斗错打错杀,就该少了,不然,且更变本加厉,杀地主几十万,杀反革命几百万,斗右派百多万,这些称为敌人或敌对势力,暂不称寃。可用他们的敌我友标准,长征同路延安同窑洞,应是自已人了,还是逃不过挨打挨斗的命运,我们就看到斗死了战友刘少奇、彭德怀、高岗、林彪,包括上书房行走的秘书田家英等。不是,事后,都用误会去掩饰,与今天这省政法委副厅级官太太挨打,有多少实质区别呢?在几十年错打错斗错杀的历史中,、这官太太陈玉莲蒙点寃受点皮肉之伤,太小菜一碟了。许多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哩。
    冉云飞以这件事来作他对社会是“互害社会”定性的新证据,说得很到位。笔者认为:今天这社会的互害,不过是萧规曹随毛氏邓氏陈规的延伸,乃厐大的官府与利益集团联手制造的寃民,又以权力机关进行横蛮压制引出谁权事件层出不穷,使统治者仗侍手中有钱可养打手来对付与压制民众。如不从根本改革,把互害社会动大手术脱胎換骨为互助社会,才是壮会稳定的根本。否则再多的维稳办与维稳打手,都是造乱的发动机了。任你叫歌星去唱什么天天都是好日子,可稳定吗?,任那些说什么唱红打黑唱出清明世界,黑社会的打手就设在红政权的大门背后呵!任御用笔杆去吹什么崛起、奇绩与盛世。这互害社会在提醒人们:你们在推历史车轮倒退,退到弱肉强食史前的丛林世界呵!真没有想到人们奇怪中国自辛亥结束帝制己百年,却走不进现代,像遇到鬼打墙,今天中国是什么鬼在谜住人的前进方向,人们心中无数吗? 作者:曾伯炎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对湖北省委大院狼的奉献
  • 从湖北省委官员的妻子跨过警戒线被打说起/朱君
  • 邓复华就夏国玺滥用职权打击报复致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
  • 邓复华事件起由:致民建湖北省委会的一封公开信
  • 湖北省委首次就“打错门”事件象征性表态/巴黎动态(图)
  • 湖北省委“打错门”事件再起波澜 官员发帖搅混水被人肉搜索
  • “打错门”续:揭秘湖北省委“信访专班”
  • 湖北省委大院打人事件家属拒绝处理决定(图)
  • 湖北省委门口黑社会打人案:3名警察被处分,官员夫人要求双开
  • 转型背景下的湖北省委门口暴力事件
  • 厅官妻子在湖北省委门口遭警察殴打 (图)
  • 厅级官员家属在湖北省委门口遭黑社会殴打续:他们是干警
  • 湖北省委门口领导家属被便衣误作信访对象暴打(图)
  • 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退休前的疯狂——千人访台采购团实为公款旅游团
  • 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发表致网友公开信
  • 武汉市金融诈骗案受害者群体到湖北省委集结(图)
  • 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违反廉政准则绝不姑息
  • 武汉群众冒雨到湖北省委要求与中央巡视组面对面(图)
  • 湖北省委书记:公安局长要第一时间到群体事件现场
  • 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即将退休,后续会是谁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