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钱征鲁:信访之痛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1日 来稿)
    
    前言:
     上访的人都是因为自身利益受到了严重侵害,而又得不到妥善解决 ,不得不花大量时间、精力、财力去上访,是弱势群体的无奈无助之举,往往是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已是倾家荡产了,信访对访民而言有切肤之痛。 (博讯 boxun.com)

    地方公检法或地方政府官员的腐败、过失、受贿、包庇和纵容犯罪,造成了访民,造成了访民的上访。这些腐败官员干尽了坏事,可又留有尾巴,访民的不断上访是这些腐败官员难言的隐隐之痛。
    地方领导干部对老访民问题解决不了,新访民又在不断增加。不断日益壮大的访民队伍和官官相护的潜规则是地方领导们头痛。
    有关的三方都有痛楚,本该一致解除痛楚。但不可能。
    实例:
    看一个实例就能清楚地了解腐败官员和地方领导们是如何表现的。造成访民不断增加的根源在哪里。
    我住上海市,一个平民百姓,无职无权,但我的住房条件比较好。算我倒霉,我的住房被上海市财政局长周有道看中了,提出换房不成,挑起纠纷后找区法院院长商启明(因贪污罪判刑)要他开后门枉法判决逼我换房。我将开后门一事反映市人大,市人大及时制止了。
    随即高级法院院长顾念祖又登场了,他干脆直接打电话给区法院审判委员会要他们枉法判决,审判委员会不得已最后还是按照高级法院院长的要求枉法判决。
    我不断上诉,有高级法院院长在撑腰,中级法院更是肆无忌惮,判决后竟只给我家一小间住房,迫使我二十九岁的儿子和我们夫妇挤住一间,硬逼我换房。
    我不服,到上海市市检察院民事检察处申诉,经办案人员调查后决定抗诉法院,并要我补充抗诉材料,一切准备就绪却迟迟不见抗诉,后被告知市检察院党组讨论决定此案不能抗诉。市检察院党组越权直接干预具体案子,以权代法,阻止错案的纠正。
    一个官员为了霸占老百姓的房屋,司法机关的高层领导竟会花四年多时间和大量的人力来为该官员的腐败效力,从这里可以看出上海市官员的腐败网络之大、之密。高级法院院长和市检察院党组都成了腐败官员的工具,我只能寄希望于上海市领导了。可悲的是,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我被打成政治嫌疑分子,限制我的行动自由。
    讨论:
    上访者是被动的,是弱势群体,除了上访还是上访。
    许多腐败官员是地方一霸,谁怕谁。要他们纠正错误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想都别想。
    纪委不是纪律检查委员会吗,可纪委是在这些腐败官员领导下工作的,不少纪委已经成了腐败官员的工具,他们竟会这样说:你反映情况是事实,但是是谁把这些情况告诉你的?这个人违反组织纪律,把我们内部情况透露出去,我们要严肃处理的。纪委反过来帮腐败官员查找身边的泄密者。
    事实上我反映的腐败官员纪委按照工作程序都调查清楚了,纪委能处理自己的领导吗?有谁看见过纪委把自己的腐败领导拉下马的?
    换届了,新领导上任三把火,但前任官员很放心,前任领导有天大的问题,现任领导是绝不会去碰他的。面子问题是小事,谁能保证自己在职期间不腐败、不干坏事。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这个官场潜规则是万万不能破的。腐败官员自己不会纠正错案,后任干部因官场潜规则不去纠正错案,访民们只有寄希望于地方领导们了。
    信访使地方领导们头痛,官场的明争暗斗和官场的潜规则——官官相护使地方领导也只能咬咬牙挺着。
    出现腐败官员并不可怕,哪个国家、哪个朝代没有腐败官员,可怕的是出现了腐败官员,他们的上级领导们视而不见,放纵腐败。高级法院院长、市检察院党组成员都是上海的高级干部,他们的上级是上海市领导。最近上海市的地方党报“解放日报”多次刊登文章赞扬上海的“市长信箱”开通八年的成效,八年收到近三十万封信件。
    “市长信箱”开通八年,我向这个信箱反映上海市高级干部腐败事件有五、六年之久,在这个“市长信箱”上显示我已经向市长反映情况有216次了。也就是说只要有1400个象我这样问题一直解决不了的访民,“市长信箱”八年就能凑到三十万封信件,这可真是个只有数量,不讲质量的市民与市长的对话信箱。而我向市委书记反映情况的时间就更长了。
    不用做任何解释,大家一看我有这么长年分的信访经历也就能知道我们的上海市领导是怎么样的情况了。分析一点样品就知道这些货的质量,看了这个实例也就知道上海市官场的现状了。
    上梁正的话,下梁谁敢歪。上海市领导是否和这些腐败官员是一丘之貉我们没有证据不敢说,但他们在反腐败上的不作为,和是包庇、纵容下属官员的腐败是显而易见的,这个实例就是证据。
    结论:
    要解决上访问题的关键是地方领导。作为地方最高行政长官和地方最高党的领导应该对本地区发生的一切负责。正是他们的不作为,和包庇、纵容官员的腐败是造成上访人员不断增加,甚至出现过激事件的根本原因。中央对上访人员不了解情况不可能直接解决问题,只能给地方领导施加压力而已,真正解决问题的还是要地方领导的作为。
    上海市领导如果只是在口头上喊反腐倡廉,只是做表面文章安抚老百姓,问题是解决不了的。腐败不清除,山头、帮派利益不清除,官场潜规则不清除,市领导对权力应承担责任的胆怯不消除,信访之痛也无法消除。
     上海市民钱征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集中清理信访积案”又是一场骗局/司法难民赵景洲(图)
  • 孙海强:不敢对信访局长轮训抱太大奢望
  • 《信访条例》要否修改 三城信访(图)
  • 信访制度名存实亡底层民众求诉无门/中国农会
  • 秋风:强化司法独立,走出信访陷阱
  • 信访条例不是权利“游戏”的工具
  • 李学人:群众缘何“信访不信法”
  • 讨论:中国首家官方信访矛盾分析研究中心成立
  • 谁将信访人员划归“五类人员”的?/叶金娥
  • 唐士军:“信访”是罪?建议从刘庆宁始!
  • 一丁:请温加宝公布一下国家信访办接待访民的录象!
  • 信访接待要先假定上访群众有理
  • 我对王荔蕻收到福建省信访局答复的看法/赵景洲(图)
  • 退休信访办主任上访的黑色幽默
  • 广东访民吴光周维宪抗暴抵黑反迫害实际系列——状告国家信访局之二案
  • 薄熙来“釜底抽薪”解决信访群众问题
  • 状告国家信访局之一案/广东访民吴光周
  • 给沈德咏副院长一个“立案信访”反例/唐士军
  • 何谓信访?(图)
  • 黑龙江信访办里的杀人事件(图)
  • 中纪委信访接待站:访民诉冤情(视频)
  • 贾建英:我为丈夫折抵刑期讨说法之四——高法信访(图)
  • 湖北省委门口领导家属被便衣误作信访对象暴打(图)
  • 两访民信访办喝农药送院 毒疫苗家长短信求救
  • 张家港信访局用挂职副局长忽悠住帐篷市民(附视频)(图)
  • 视频:七省民办教师到国家信访局集体上访
  • 为要回住房,朝阳区信访人剪刀刺腹 菜刀断指
  • 最高法信访接待站新动向 访民冲破封锁在京上访(图)
  • 河南访民信访接待对着监视摄像演讲,保安对女访民动粗(视频)(图)
  • “爱知行”屡遭打压逼至绝境 无奈走上信访路
  • 上海名医焦东海等在国家信访局前打横幅(视频)(图)
  • 视频:酷暑下信访局访民排队、女访民唱歌被强行拖走(图)
  • 北京各信访口人满为患 武汉众访民进京(图)
  • 国务院信访办和人大信访办访民爆满创纪录
  • 上访男子杀害信访干部 留遗书称被逼上绝路
  • 北京维权人士王学勤、苏文娟到市信访局被逼维权(图)
  • 临沂访民梁永奎被信访局长截访
  • 最高法要求做好群体性敏感性信访案件调解
  • 我的罪名和刑期是“河南商城迫害信访人专案组”定的(图)
  • 如此信访工作
  • 河南商城被迫害信访人高院申诉半年多无答复(图)
  • 我的一次信访听证会/丁菊英(图)
  • 信访工作不能老架线不通电/吴田丽
  • 信访工作 不能老架线 不通电——我有问题问总理/吴田丽
  • 河北大名县不作为非法监禁信访人
  • 河北省大名县不作为非法监禁信访人
  • 我的信访问题何时才能解决(图)
  • 国家解决信访问题先进县访民控诉戴着官帽的“红土匪”
  • “全国解决信访问题先进县”河南固始县制造车祸迫害农民维权代表家属(图)
  • 茶香阁:呼吁党中央和新闻媒体都来关注军队信访死角!
  • 茶香阁:地方封闭信访路是腐败的根源,驻京办收买是腐败的必然
  • “阳谋”再现——某些信访部门引君入彀
  • 党政不分政府腐败信访维权艰难!(图)
  • 一份没有内容的信访回函意味着什么?
  • 信访局长王步祥伙同贪官利用特权侵占他(私)人巨额财产!!
  • 残疾智障儿郭新鹏被上海信访办处长肖兵毒打(图)
  • 韩传义:信访干部韩卫国离奇死亡申诉材料
  • 政文:南京优秀高级教师漫漫七年申诉信访路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