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唐士军:父亲唐生禄冤案有了最新“调查报告”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1日 转载)
     “不能证明”?“无法确定”?“不存在”?
    
     甘肃籍已故复转军人唐生禄蒙冤案“联合调查报告”结结巴巴 (博讯 boxun.com)

    
     甘肃定西安定籍上世纪四十年代参加地下革命者、抗美援朝已故伤残复转军人唐生禄“历史不清”?
    
     2010年6月4日,由安定区委政府“联合调查组”(由统战部牵头,民政局、人劳局等多个部门人员参与)出具提交一份“调查报告”(由统战部代章),其全体遗属主张的多项申诉,一律被答复和报告为:“没有人能够证明”、“无法确定”、“不存在”、“再无法证明”、“不能确定”.......这意味着,甘肃定西安定籍抗美援朝已故伤残复转军人唐生禄,其立功受奖情况及履历,含冤致死31年后,在安定区委区政府的视野里仍为“历史不清”。
    
     那么,事实到底如何?
    
     唐生禄从1953年抗美援朝战场上负伤,回国在重庆歌乐山疗养伤愈,1956年以伤残军人身份复转回乡先任小学教师。后因右派言论,被地方极左当权者夺职回家务农,“反右”“文革”中屡经“路线教育”“清理阶级队伍”等整人运动,直到1979年寒冬腊月冻饿致死,唐生禄始终被地方当权者以“历史不清”和“民国三十二年跑土匪”等“罪名”,操纵不明真相的群众批斗、揪斗、整治与迫害。这些情况,作为唐生禄的全体遗属至今记忆犹新,村社还有许多老人现在说来仍然历历在目;唐生禄胞弟唐生正于1985年致定西县统战部“上访信”亦言之凿凿。安定区“联合调查”做出的“调查报告”结结巴巴、吞吞吐吐,如何服人?如何对死去的冤魂负责?如何化解全体遗属生者的屈辱?
    
     不可否认的是,早年地下武装革命者、抗美援朝立功人员、伤残军人、部队复转干部唐生禄的被屈含冤冻饿致死,给其家庭和全体遗属造成了一系列严重灾难,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由于唐生禄公职被剥夺,全家长期没有任何经济收入,一贫如洗,多个子女失学成了文盲,叫天不应、呼地不答,遗孀悲愤绝望多次寻短,至今重病在身无钱、缺医、少药,难得救治......如此种种灾难,至今绵延不绝。既然报告称,唐生禄全家是安定区地方政府“重点救济对象”,何来如此惨象?地方政府都提供了哪些“重点救济”?“调查报告”为什么对此只字不提?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唐生禄含冤致死30多年以来,甘肃定西地方党委政府置大量事实与申诉于不顾,未能本着对含冤致死的伤残复转军人负责、对其全体遗属负责的精神,认真查证、落实政策,令人唏嘘。经查,安定区委统战部(原定西县统战部)有唐生禄部分档案,其中收有:原甘肃省政协副主席蒋云台先生于1987年为原国民党119军起义部队部属唐生禄出具的“证明材料”;唐生禄所在的符川公社原公社书记马尔乾于上世纪80年代提交的极左证言;唐生禄三子唐士军约于1985年代表全体遗属提交统战部的申诉材料。同为蒋云台部属、唐生禄胞弟唐生正,于1985年为胞兄鸣冤喊屈、提交该部的“上访信”,已经遗失,不在唐生禄档案中;其备份去年已重新提交,并在媒体全文公开求证......
    
     在甘肃省委、定西市委两级统战部门关注督办下,从去年10月份开始,安定区有关方面在长达9个月内,就“解决落实唐生禄的政策”的“联合调查”于6月4日结束,当日,由安定区委政府“联合调查组”出具提交了一份“调查报告”。令人震惊和遗憾的是,这份调查报告对多项有理有据的申诉一律表述为“没有人能够证明”“无法确定”“不存在”“再无法证明”“不能确定”......
    
     事实果真这样吗?
    
     关于唐生禄早年向往光明、追求幸福,甘南农牧民起义失败后参加地下武装革命的情况,及其随蒋云台119军起义参加西北人民解放事业、后改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种兵,1950-1953年期间抗美援朝战场上立功受奖情况,近年来已在人民网、中华网、腾讯网、凤凰网、解放网等媒体公开公示,引起国内外各界朋友广泛关注。现有大量人证、物证、言证等表明,1949前的唐生禄思想进步、向往光明,因参加甘南农牧民起义和地下武装革命行动,屡遭国民党地方自卫队抓捕,终在投奔延安途中被捕入狱,可谓九死一生。不要说至今还有许多人证实此事,原国民党定西监狱档案均可查证,原符川公社书记马尔乾“唐生禄当土匪参加三十二年民变,被国民党抓捕”等极左证言,不是正好证明了这一点?安定区有关方面的“调查报告”为什么要坚持表述为“没有听说过”?
    
     1949年8月定西解放,重获自由的唐生禄与胞弟唐生正同期补入起义前夕的国民党119军,唐生禄为迫击炮连排长;起义后,唐生禄继续在人民解放军担任排长,一直到抗美援朝负伤回国回乡,按照1987年兰州军区与定西县政府联合颁发的“起义人员证明书”,其身份是:军官、干部。被兰州军区和定西县政府确认部队军官、复转干部的唐生禄,从部队复转回乡后任小学教师,后在“反右”中因右派言论被撸职,对此“调查报告”为什么只字不提?一再被追问,新任安定区统战部长曹信及其属下称唐生禄是“民办教师”。后来证明,唐生禄当时的身份是复转军官、复转干部,回乡后被安排当小学教师,作为军复干部,唐生禄怎么成了“民办教师”?一整天接待贵宾、醉意朦胧的曹信部长,引经据典、浮想联翩说“千年的字词会说话”,难道仅仅30余年前的“字词”,组织上都找不到了?曹信部长心里的“陇原文化大省”,就是这样不堪吗?
    
     按照安定区前统战部长贵天成主持完成提交,由现任统战部长曹信及其属下答疑的“调查报告”所言,唐生禄被国民党逮捕关押的1943年甘南农牧民起义后地下武装革命工作者身份,起义后继续任人民解放军军官身份,抗美援朝志愿军立功人员身份,一律“没人说清”。现有材料已经形成证据链,安定区“选择性失明”至此,请问曹信部长:这就是您所主张高论的学会做人、学会做事,对自己负责、对老先人负责吗?您说市委要您做统战部长,是因为您“统战工作做得好”;您说您在原职上将所在地区30多万的产值提升到3600多万,我看您还是更适合去“抓钱”,抓方方面面的统战,像您醉酒中这样结结巴巴、吞吞吐吐不堪一评的答疑,是很难获得充分公信力的。
    
     应该看到,虽经历次浩劫,部队档案散失严重,唐生禄原所在部队现在何处不详,但目前国内仅见公开的唐生禄朝鲜战场“军旗前照相”、1952年全国政协远赴朝鲜慰问志愿军向唐生禄所发证章、多幅唐生禄志愿军佩章老照片,均证明唐生禄当年的志愿军身份和立功人员身份。7月14日,经甘肃省档案馆保管与利用处处长、转业军官田锡如现场鉴定确认:唐生禄部队“军旗前照相”属于极高荣誉,其级别或在一二三等功之上,唐生禄作为抗美援朝战场上立功人员,其身份不容置疑。
    
     故此,按照1979年、1983年中央关于起义人员、中国人民志愿军安置补偿政策,应当落实唐生禄的政策。这两份文件,均没有要求起义人员和志愿军个人及其遗属提供所在部队证明的苛刻要求,也无“人死了就不管了”的野蛮与霸道。既然如此,定西党和政府为什么长期不予落实政策?曹信部长为什么将自己属下的份内调查取证工作转嫁到蒙冤者遗属身上?如果蒙冤者遗属不能提供“部队证明”,就要让蒙冤者永远“历史不清”?这是一级地方党委政府负责任的做法吗?
    
     此前,已就有关部门人员欺上瞒下敷衍塞责、唐生禄落实政策有关问题数十年久拖不决,专门与安定区委位志荣书记和原区长郭维团、现区长赵中炜反馈沟通,几位领导均表示过问并尽快落实;甘肃省委统战部有关领导、定西市委统战部长梁春漫接到投诉,多次责成安定区有关方面尽快查清事实、落实政策,对当事人负责,对历史负责,对统战工作负责。
    
     如果非要颟顸强硬地说早年地下武装革命者、抗美援朝立功人员、伤残军人、复转干部唐生禄“历史不清”,那么,我们认为在唐生禄冤案的平反昭雪中,甘肃定西安定地方党委政府有关方面长期以来的玩忽职守甚至渎职,尤为“历史不清”!
     唐生禄全体遗属叩问 2010.7.20
     (唐生禄三子唐士军代笔) 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唐士军:听证,听证
  • 唐士军:世博、黑车、鬼影,像发黄的老电影
  • 请问陈旭检察长:难道沪高检也想暗使拳头“架土飞机”解决问题? /唐士军
  • 唐士军:推特上这一声声的问怎能无回声?
  • 唐士军:人事?鬼事?旧文今重晒
  • 唐士军:一封私信发出,久未见复何故?
  • 唐士军:致沪市高院立案庭张昌华庭长麦珏副庭长公开信
  • 唐士军:请问韩长赋部长:您身边擅“暗箱操作”者究竟何人?
  • 唐士军:公开向民间社会寻求“一元钱资助”
  • 唐士军:这样的钱处长、颜主任非辞职不可!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十七:沪高检欲向人大申请“用工之日”司法解释/唐士军
  • 唐士军:“信访”是罪?建议从刘庆宁始!
  • 唐士军:对全国“两会”的一个小测试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四:“署发记者证”之困惑/唐士军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三:如果......那么....../唐士军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二:冬寒中,回味沪上司法之冰冷/唐士军
  • 唐士军:致国家农业部韩部长信上午传真到部长办
  • 唐士军:致农业部新任党组书记部长韩长赋公开信
  • 唐士军:就有关法官枉法裁判涉嫌渎职犯罪公开控告书
  • 唐士军:再请沪高检新闻发言人李培龙先生发言
  • 唐士军:被两审选择性失明的“补充陈述”及其他
  • 唐士军:再次敦请陈旭检察长 要求钱处长颜主任辞职
  • 最新:沪警方以“秘密”为由拒绝向唐士军记者及律师提供案发录像资料
  • 唐士军:迎世博,谁在忙踩点?谁在忙跟踪?
  • 唐士军:难道是京城律师李政寰“摆平”了沪上法院?
  • 沪律师李洪华状告浙江省府信息公开不作为/唐士军
  • 唐士军:沪市人大信访办邬立群主任开始督办我案
  • 沪上律师李洪华就“四万亿”要求各省府信息公开/唐士军
  • 唐士军:最新动态--农业部领导开始过问我案!
  • 唐士军与农民日报社劳动合同纠纷一案简易读本
  • 唐士军:公开向沪一中院申请“院长接待”
  • 援疆返沪老人楚福燧“肝包虫”是不是职业病?/唐士军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唐士军:就我案再审致沪市高院“补充陈述”
  • 唐士军:致沪市高院“民事再审申请”及其他
  • 唐士军:沪一中院有“难言之隐”
  • 唐士军:检察院大红印是可以随意盖的吗?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