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胡锦涛“玩死”马英九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0日 转载)
    
    台海两岸,风云不断,两岸领导人,长期是死对头。从毛对老蒋,到邓对小蒋,再到江泽民对李登辉、陈水扁,一路都是两股道上跑的车。直到台湾出了个马英九,碰上对岸的胡锦涛,构成一对“马胡”,但却要认真地走向一起。
     (博讯 boxun.com)

    两岸早期是毛、蒋对阵,两人是老对手,都清楚对方,所以谁也无法占上风。毛、蒋都贪恋、迷信权力。据张戎《毛传》最后的描述,说毛大限临头,“他的脑子直到临终都保持清晰,清晰地转动着一个念头:他自己,和他的权力。”这可谓画龙点睛,点出了毛一生的特色,就是为自己、为权力,而不惜千百万人头落地。毛临死那天,已无法说话,颤抖地写下一个“三”字,然后连笔也拿不住了,只是用手敲木床,后来工作人员“破译”出,是“三木”两字。毛在弥留之际,关心的是当时日本首相三木武夫是否下台(还是权力),而根本不是中国人的命运。
    
    ●毛是浪漫邪门,邓是实用残酷
    
    蒋介石也是贪权,被共产党打到台湾,偏于一隅,仍做小皇帝。在台湾岛上,他的铜像、雕像之多,如以面积密度计算,成为全球之最,超过毛泽东、斯大林和伊拉克的萨达姆。为了保住蒋家王朝的持续独裁,他宁肯让台湾成为世界孤儿。
    
    毛蒋几度交手,无论谁胜谁败,双方都清楚是相互不共戴天的敌人。当然,两个独裁者,只能有一个天下。蒋比毛早死一年,据说毛泽东听到消息后,不但没有高兴,反而整天脸色阴沉,大有兔死狐悲之状。¬¬
    
    毛、蒋时代结束,接着是老邓跟小蒋对阵。邓小平跟毛一样,都是打江山的第一代共产党人,专制心态相同,只不过性情有别:毛是浪漫邪门,邓是实用残酷。蒋经国和邓小平只是对阵了十年(至小蒋去世),但小蒋因为在苏联时曾加入过共产党,并差点被斯大林干掉,更深知共产党的狠毒、凶残;所以至死跟共产党“不谈判,不接触,不妥协”。因为他清楚,跟共产党没有余地,只有你死我活的选择。
    
    和邓小平在经济上走现实主义道路类似,小蒋晚年也清楚国民党无法再返回大陆、逐鹿中原,所以也面对现实,基本要在台湾安居乐业。他公开说自己也是个台湾人,强调蒋家的血到他为止(不再传位给儿子),启用台湾人李登辉做副总统等,都显示出,蒋经国虽然独裁,还不至于为了蒋家王朝,或者大中国意识形态,而把台湾陪进去。尤其是他的开放党禁、报禁,等于认可了台湾要走向民主国家这个事实,更为李登辉的下一步搭出了桥梁。
    
    ●李登辉从不买江泽民的账
    
    到了李登辉时代,基本是跟邓小平亲手选定的接班人江泽民对阵。江在中共内部,属于无能之辈,只是靠赞成六四屠杀而获得邓的青睐,从上海市委书记平步青云,可谓一步登基。但江泽民有点率性,或者叫老小孩、老来疯。他到处讲英文,给美国总统背诵美国领导人演讲词,为来访的七老八十的美国客人弹奏电影《铁达尼号》爱情主题歌“我的心永在”。江的特色是好出风头,喜欢个人秀。在台湾问题上提出江八点,用飞弹演习恐吓台湾的民主选举。但他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野心,守住现有的共产大业而已。
    
    李登辉作为台湾人,有浓厚的台湾意识。在他任内通过废省、总统直选等,把名不副实的“中华民国”往“台湾”方向大大地推动了一步,完成了一个使台湾从独裁走向民主的转化。李对江是毫不妥协,在硬对着干的同时,不仅没让台湾损失毫毛,更使台湾的国际地位因其民主化而大幅提升。李登辉的作为,有其独特的原因。除了他有台湾人意识和民主意识之外,他原是总统兼国民党主席,做过党国的威权领袖,有过说一不二经历。后来总统直选,他又高票当选,这些都增加他的“自信”。所以他从来不买江泽民的账。
    
    江泽民后期,台湾变天,民进党执政,陈水扁上台,使“台独”问题真正成为了一个议题。陈水扁对江泽民,似不如李登辉硬气,但却提出了超越李登辉“两国论”的“台湾中国,一边一国”,使台湾成为一个独立国家的意识空前高涨。于是,北京的统战梦,眼看就有做不下去的可能。所以只好文攻武吓,增大对台军事威胁。
    
    ●不是胡锦涛有能耐,而是马英九太低能
    
    一直对立的台海两岸,到了胡锦涛和马英九各自上台的时代,却完全变样了。国民党人不断去朝拜北京,做“破冰之旅”,两岸开始解冻。国民党人夸奖说,胡锦涛“厉害”,“城府深”,“有能力”,胡的对台政策“该软的更软,该硬的更硬”,软硬兼施,恰到妙处。马英九甚至羡慕地说,希望国民党青年团“能出一个胡锦涛”。
    
    但实际上,胡锦涛是中共历代领袖中,能力最差、气质最糟,最乏味的一个。胡原是共青团干部,一路像伺候婆婆的小媳妇一样,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爬到了高位。他绝不是什么“城府深”,而是头脑空空,什么也说不出来。所有会议讲话,胡锦涛都是读稿机而已。去年中共国庆大阅兵,胡锦涛正襟危站,在敞蓬汽车上巡街示众,表情之呆板、身体之僵硬,如果背上插个牌子,简直就像死刑犯被押送法场。胡锦涛居然说,“中国应向古巴和北韩学习”,其水准不言而喻。
    
    今天,胡锦涛所以“显得”比之前的共产党领袖对付台湾更有“办法”,主要因为,台湾出了个马英九。马的经历也是政治奶油小生,也是在政治老人面前(他从哈佛留学回来,一步登天,就给蒋经国做秘书)战战兢兢、察言观色而一路爬上来的。今天两岸的关系,不是胡锦涛有能耐,而是马英九太低能。
    
    一位国民党高官说,对于中共来说,“买台湾比打台湾便宜”。但买,还有个讨价还价,要卖个好价钱的问题。而今天对于马英九来说,他都不是“卖台”,而是要把台湾“送”给对岸中国。有人要拱手相“送”,那谁坐在胡锦涛那个位置,都会显得有“能力”、有“成果”了。
    
    ●续写台湾的“卖身契”?
    
    马英九为什么一反两蒋的反共立场,要国共联手?根本原因,一是他不清楚共产党是邪恶,二是他的大中国沙文主义心态,不管对岸共产党怎样凶残,在他们眼里,都是一家人,因为都是“中国人”。做中国人,对他们来说,比做自由人,独立人,更重要。
    
    马英九们这种“高级外省人”的大中国主义情结,和共产党热衷强调的“血浓于水”、“都是中国人”的民族主义宣传一脉相承。共产党刻意回避海峡两岸民主与专制这两种价值和制度的对立,而马英九因为崇尚“大中国”,所以在面对拥有“大中国”的胡锦涛时,根本就没有了脊梁,自动缴械,向胡锦涛举了白棋。
    
    不久前马政府不顾民间的反对声浪,硬是跟北京签署了“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就是把它作为送给“自家人”胡锦涛的“大礼”。而共产党选择在跟香港签署同类协议七周年那天,跟台湾签这个协议,意思再明显不过,通过马政府的这个“卖身契”,把台湾变成香港第二。
    
    国共两党一路“打”来,打到“马胡”朝代,胡锦涛连眼色都还没使,小马就给小胡跪下了。它是意味着台湾给中国下跪的开始呢?还是续写台湾“卖身契”的开始呢?我们看台湾人民如何回答吧。
    
    ——原载台湾《当代》月刊2010年7月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BBC马英九总统专访的观感(三)/陶达士
  • BBC马英九总统专访的观感(二)/陶达士
  • BBC马英九总统专访的观感/陶达士
  • 曹长青:马英九和南韩的愤青
  • 马英九就职两年 两岸关系是首要政绩
  • 就李庆安诈骗案给马英九总统的公开信/丁华
  • 郑钢清等:我们投票选举马英九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 马英九暗示国军要北伐统一中国/纽约新闻评论员
  • 北京已不再对马英九抱幻想将淡化国共合作(图)
  • 关系国民党成败 马英九看重“五都战”
  • 马英九主席不应该为败选负责/林保华
  • 华尔街日报批马英九感染政治狂牛症
  • 曹长青:马英九把“情夫”请到家
  • 政务与党务相掣肘 马英九失方寸
  • 曹长青:西方学者对马英九政府再表失望
  • 马英九的新政----名望暴跌体重也暴跌 / 凌锋
  • 北京想不通:关键时刻马英九怎么了
  •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陈破空
  • 南方朔:马英九兼党主席,福祸仍难料
  • 大陆这样新闻报道:马英九和蔡英文的辩论,却、、
  • 马英九与温家宝隔空对话捍ECFA(图)
  • 新闻总署震怒:温家宝总理在马英九省长陪同下视察台北
  • 马英九题字:满族加油!(图)
  • 李喜阁:给马英九先生的一封公开信函
  • 太子党朱云来拒绝出席马英九主持的企业大会
  • 马英九感谢大陆捐款,北京为何突然紧张?
  • 北京薄惩马英九,重点打击民进党
  • 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们的神话是如何破灭的?/杨恒均
  • 马英九允达赖访台:北京只点名批民进党
  • 马英九姨妈带头捐款:湖南为台湾募980万
  • 面对六四,胡温如何给马英九和吕秀莲一个交代?
  • 胡锦涛会见马英九特使:除了民主,什么都可以谈
  • 马英九前往海基会全力挽留江丙坤
  • 马英九称两岸直航应该每周540班才够
  • 温家宝也用了16个字回应马英九
  • 马英九称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不涉“主权”
  • 台海2009: 胡锦涛马英九会面有惊艳无意义?
  • 台湾媒体称马英九妻子拟8月访问大陆(图)
  • 马英九抓共谍 萧万长不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