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健国:“新三国”隐喻“新中国”——政治腐败到极端必现相互屠杀的“三权相斗”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0日 转载)
    朱健国更多文章请看朱健国专栏
    
     (博讯 boxun.com)

     今日中国可现七类“三国”
    
    “三国”欲来风满楼。五月中旬以来,因95集电视剧新《三国》在各地电视台高调亮相,大陆出现了朝野争议新三国的热潮,或责新不如旧,或称新有创新,或责其中充满阴谋、虚伪、暴力、谎言、权术、妖术,诲奸诲盗诲造反,众说纷纭。在许多人争议2010年的新《三国》与1994年的老三国(《三国演义》)艺术之高下时,有学者独辟蹊径,着力探讨新《三国》与老三国(《三国演义》)同时竞播的现实隐喻——新老三国无论艺术上如何充满遗憾,都有借古警今的现实功能:智者领悟其中国式“三权分立”的可怕——中国历史上每次政治腐败到极端时必然出现相互屠杀的“三权相斗”,而非互相监督共生的“三权分立”;而平民则可看到两败俱伤的维权造反道路,官场更惊恐政治腐败的巨大代价和野心家良机的到来。凡细品新老《三国》者,无不心忧,今日欢呼新《三国》,只缘 “东汉”又重来——遍地火山,危机四伏。财经作家吴晓波6月借一论坛发出“最后通牒”:20年内大陆当局若不完成所有应该的改革,中国必然崩溃!中国离“三国战乱”最多只有20年了!
    早在1994年播放“老三国”时,就有人预测“六四风波”将使中共整体腐败而“东汉末年分三国”——中国将又一次面临“三国”来临。不幸一语成谶,而今新《三国》播放之际,正值国内动荡加剧,国际冲突重起,贫富极端不均带来的各地袭警杀官跳楼罢工事件此伏彼起,民族极端压抑产生的西藏新疆大规模“恐怖活动”防不胜防,政治模式优劣巨大差距导致的台湾港澳大陆剑拔弩张,都让人深感“风起于‘三国’之末”——历史证明,中国人每次掀起“三国热”,总是社会大腐败、大溃败、大动荡、大分化之际。
    种种迹象表明,今日中国可能出现七类“三国”:以政治模式优劣竞争产生台湾、港澳、大陆“三国”;以民族矛盾冲突产生西藏、新疆、内地“三国”;以中共党内分歧产生毛派、团派、自由化“三国”;以民间宗教信仰分歧出现佛教、道教、基督教“三国”;以联省自治旗帜引发岭南区、江浙区、北方区“三国”,以思想多元化走向新左、新自由、共生三大主义的“思想三国”,因维权激成“民工军”、“上访军”、“抗拆迁军”……
    
     怀抱“三国”毛崛起
    
    天下大势,走向腐败则分,趋向公平则合。一国一企一家,莫不如是。
    九十多年前的清末民初,就因腐败而一分为三,一统大清变为北洋、国民党、中共三家逐鹿。其时便出现一场“三国热”。那时虽没有电视剧,但是书商们根据市场需求大量印刷《三国演义》普及本。那场“三国热”硕果首推“毛泽东怀抱《三国演义》而崛起”。
    早有人说,毛泽东的成功与罪恶,多来自《三国演义》。但全面系统地证实这一推测,是在2001年,其时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毛泽东读三国演义》。书中以翔实的史料证明,毛泽东一生最爱读的书就是《三国演义》,从在韶山东山小学时开始,一直到文革后期卧床不起,毛泽东始终在解读《三国演义》。毛一生无数次运用《三国演义》指导自己和中共走向专制。
    1927年秋毛泽东上井冈,什么书都没有带,就抱一部《三国演义》——指导毛泽东建立井冈山根据地的思想,不是《共产党宣言》等马列著作,而是《三国演义》中刘备借荆州建立根据地的故事。毛在井冈四读“三国”巩固权势,悟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毛将“三国”上部送与在南昌起义的朱德,暗示其来井冈山与持“三国”下部的毛会师,实现朱毛联合的传说(似在模拟刘备与孔明的结合),2007年的电视剧《井冈山》(央视黄金时间播出)将此艺术地再现。
    也许,毛一直将民国时期视为“三国”再现。北洋军阀(袁世凯)、国民党(蒋介石)、中共(毛泽东)三党都虚尊人民和民主为“天子”,以之为替天行道的旗帜,但只有中共如愿地将民主党派骗至北京新政协,将人民哄进“人民代表大会”,实现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政治优势,最终胜出。对于毛泽东,可以说,实际指导其在党内外权争中不断胜利的基本权谋,多半来自《三国演义》。今日每年“两会”,正是“挟天子(人民代表)以令诸侯”的样板戏!
    文革时期毛提出的“三个世界”论,显然是一种“世界三国论”;毛先联苏后联美,依稀可见刘备先联曹操再联东吴的“三国智慧”。甚至毛泽东发动文革也有“三国”影响——毛在湖南第一师范上学时读《伦理学原理》(德国哲学家泡尔生著)时就批注:“三国竞争之时,事态百变,人才辈出,令人喜读。至若承平之代,则殊厌弃之。(毛泽东早期文稿》,湖南出版社1990年版P186)”毛一生喜好“三国”乱世与“东汉”动荡,文革时故意砸乱自己建立的党,形成林彪派、四人帮、华汪派,造成党内“三国时代”。最后不慎让邓小平突然出山,举起改革开放大旗实现了“三国归晋”, 如曹操未能提防司马懿。
    可以说,毛泽东的阳谋与阴谋,多来自《三国演义》和《三国志》——中共自诩“人民政府”,一如刘备借皇脉压曹操,举仁义骗民意;曹操不要虚名独掌军权,挟天子以令诸侯,让毛终身理直气壮霸占军委主席;诸葛亮以文治军的道术,毛演变为“党指挥枪”;从书生党到痞子党的中共,全赖有熟读《三国》的毛泽东而实现党天下。
    曹操除士子异己杀孔融(建安七子)、许攸、杨修,给了毛整治知识分子“反右”的先例,曹操错杀蔡帽、张允二将至赤壁大败,却知错改错不认错,让毛泽东在“七千人大会”上对“大跃进”饿死四千万人也决不认错……中共至今不对“六四风波”平反,正是曹操“人主决不能认错”遗风。
    平“十常侍”引来董卓乱,讨董卓唤来曹操奸,驱曹贼却让司马懿氏称帝——百年中国,推翻溥仪得到袁世凯,倒袁来蒋,去蒋出毛,皆是驱虎引狼,换汤不换药;“新中国”六十年,林彪倒了四人帮来,毛去邓上,江胡不绝,“铁打的专制梦幻的民主”,虎狼前仆后继,一灾又一灾,永远新瓶装旧酒!
    
     今日大陆的“曹刘孙”
    
    近日奇闻格外奇。“中南民航局长刘亚军撞列自杀遗书称‘工作压力大’”,“黑龙江上访者于贵双杀死信访干部,遗书称被逼走上绝路” ……可谓“长城内外贪官遍地,大江南北冤民遍野”,不但民不聊生,更多“官不聊生”,礼崩乐坏,三千年未有!
    新老《三国》对国人最大的启示在于,每当“人民如同汉献帝”之际,中国总会出现三方鼎立争权之势:政治腐败到极端时必然出现相互屠杀的“三权相斗”,而非互相监督共生的“三权分立”。 在可能出现的七类“三国”中,尤以中共党内分歧产生毛派、团派、自由化“三国”最为清晰。
    新老《三国》显示,“新三国”多从原有的体制内产生。曹操本汉臣,刘备是皇亲,孙权父兄皆朝廷命官。今日大陆要出“曹刘孙”,概率多在体制内。
    比如,珠三角、长三角、大重庆,表面上是今日中国的三大经济发动机和改革窗,实际上“GDP里出政权”,“珠长重”的经济竞争代表着政治格斗较量,是三方诸侯对“十八大”权力的激烈角逐——今日“三国”并不必然重演“曹胜刘孙败”的历史逻辑,也许“刘”胜,也许“孙”胜,但谁胜之后,若仍然“挟天子(人民)以令诸侯”,就必有“司马懿篡位”之悲剧。唯有真正与人民和民主自由理念共生者,才可能杜绝“司马懿之灾”,中国才可能结束“三权相斗”的无限循环,诞生互相监督共生的“三权分立”。即使是“党主立宪、自由民主、中庸”三者共生的局面,也定然好于“三国皆想一统天下”。
    这才是“新三国”对“新中国”的最大隐喻和警示。
    
    2010年 7月3日 于深圳 早叫庐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健国:今年“七一”很难过——“张宝顺现象”捅破“政党崇拜”
  • 朱健国:中国新政的愚乐危机--温家宝的角色错位
  • 朱健国:一个人的16个常识(1)—用“健与疾”取代“善与恶”
  • 朱健国:国家气象局长许小峰对"雪灾"腐败的举报
  • 朱健国:广东“两会”的倒退潮
  • 朱健国:《2009-2011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远未成功
  • 朱健国:《2009-2011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施方案》远未成功
  • 朱健国:“08宪章”引领中国进入“象棋残局”
  • 朱健国:汪洋倒粤与吴芝圃毁豫
  • 朱健国:汪洋失广东与马谡失街亭
  • 朱健国:赵本山弃"身体故乡"回归"思想故乡"
  •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 朱健国:解放思想必须先解放冤民—给胡温上一课
  • 朱健国:谁是最可怕的人、—“三鹿灾”背后的党文化
  •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建议紧急停发/朱健国
  •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建议紧急停发/朱健国
  • 朱健国:“天沔苕”刘洪波
  • 朱健国:京奥浮夸,秀才有责
  • 朱健国:“京奥”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 朱健国:温家宝再劝汪洋勿添乱
  • 朱健国:《命运》再为梁湘袁庚翻案
  • 朱健国:谷歌出走废了中国第二次“同治”——谷歌走后国更乱
  • 朱健国:老右派在新三十年的大分裂
  • 朱健国:金文明狙击“中国特级犬儒”余秋雨—访辞书专家金文明
  • 王鲁湘鼓动百姓开始向政府讨债/朱健国
  • 朱健国:3400万失业大军与中共的博弈
  • 朱健国:多多体谅“先生沙”—关于沙叶新《我说了什么》的几句话
  • 朱健国:“假钞中国”危及北京奥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