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访者都是“敌对势力”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9日 转载)
    
    田德政 网络评论员
     为了讨回应得的拆迁补偿,长沙市的杜女士已经整整奔波了5年,直到她读到长沙市开福区房产局前副局长曾新亮的工作日记后,才算真正明白求助无门的症结所在。她对记者说:“如果你没有亲眼看到日记,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副区长会在大会上称,对待上京上访人员,‘请公安按敌对势力办’。”( (博讯 boxun.com)

    
    昨日《华商报》)
    把通过合法维权的公民当做敌对势力,把正当的利益诉求当成故意“闹事”并进行“严厉打击”,我想,这位前副局长肯定不是笔误,更非一时的冲动,一定是充斥于头脑中的曾经的敌对思维造成了思维惯性,导致了他对这些正当维权群众的生硬定性。不然,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就不会振振有词“那是堂堂正正的,没有什么不能见光的”,可见他对自己的这种认识是很自负的,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这种“敌对思维”残存在不少官员的脑袋中,他们在自觉与不自觉中,习惯把人们划分为泾渭分明的阶层。比如郑州规划局原副局长逯军质问媒体:“是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分明把党和群众对立起来了……把政府与群众、服务与被服务、管理与被管理者之间对立起来,这种思维模式所表现出来的乱相屡见不鲜。
    非白即黑、非友即敌,简单的把人群划分成对立两极的“敌对思维”,在群体性事件中尤为常见。每当某地出现群体性事件,一些官员首先不是检讨自己的过失,而是先入为主地认为每一起事件的背后总会有一些 “别有用心”的人操纵。却很少反思,究竟是不是自己对于群众的诉求熟视无睹、漠不关心,才导致了群众过激行为的产生。
    显然,“敌对思维”已不适应现代社会。在市场经济下只有不同利益主体和不同利益诉求,民众合法维权也是市场发展的进步力量,各种正当利益诉求都应得到法律保护。被拆迁得不到合理补偿,有关部门应遵循平等协商原则,而不是扣上一顶“敌对势力”的大帽子。
    尤为重要的是,这种思维模式与民主法治建设格格不入。在民主法治社会里,只有法律概念的公民而没有“敌人”;只有法律意义上的罪犯,而没有政治意义上的“敌对势力”。即使犯罪分子,也只是违犯法律的公民。在法治日趋完善的公民社会里,随随便便把一个公民定性为敌人,把一个利益诉求群体定性为敌对势力,这种思维早已不合时宜。
    在法治社会里,利益各方只能在法律框架内,通过谈判来达成妥协,这才是民主与法治的思维,才能促进社会的和谐稳定。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需要的是民主与法治的思维,这样才能实现社会公平和正义,化解和解决社会上存在的一些矛盾。以敌对心理、敌对逻辑为基础的“敌对思维”是法治建设的路障,它只会带来以怨报怨、以暴制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哪来的腐败?哪来的“敌对势力”?/巩胜利
  • 中国工会的“克格勃”嘴脸——全总防范“敌对势力”/牟传珩
  • “敌对势力”正在促使农民工走上街头 /陈淼
  • 境内外哪些敌对势力瞄准了农民工?/蔡慎坤
  • 境内外哪些敌对势力瞄准了农民工?
  •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四)(图)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三)(图)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二)(图)
  • 刘晓竹:转型需要敌对势力
  • 郭起真:谁是中共政府的“敌对势力”?
  • 博讯给“五大敌对势力”加按语似有隐情、引人注意
  • 房产局长日记:拆迁户上访按“敌对势力办”
  • 北海许坤案被定性为“境外敌对势力介入”
  • 惊爆;当局把中国泛蓝联盟定位海外敌对势力
  • 惊爆;中国泛蓝联盟被定为海外敌对势力
  • 公安部长称将严打破坏国庆敌对势力
  • 解放军少将:国庆阅兵有四大功效 可震慑敌对势力(图)
  • 防“敌对势力渗透”,北京警方干预民间劳务市场(视频)(图)
  • 公安部奔赴各地了解渗透民的“敌对势力”
  • 中国全总:严防敌对势力渗透农民工
  • 中国全国总工会:严防敌对势力渗透破坏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