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每逢世界杯 怀念李惠堂/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8日 转载)
     2010年的“南非世界杯”足球锦标赛,经过各洲赛区入围的32强分组赛,直到最后一场决赛,足足踢了64场精彩的比赛以后,终于由西班牙队夺得冠军,荷兰队亚军,德国队季军,乌拉圭队殿军。国际体育运动最受欢迎,球迷拥趸最多的足球项目,四年一度的比赛盛事,此届在约翰内斯堡落下了帷幕,写下世界杯80年历史的又一页灿烂。
    
     在下不是足球运动员,只是喜欢看球赛。记得年幼在印尼梭罗(Solo)时,经常跟着大人们到“王花园体育场”(Setadion Sriwedari)去看足球比赛。那个时候就听说过远征“荷属东印度”(印尼1945年独立建国前的名称),先后来自上海、香港的足球队,有一位鼎鼎大名的“中国球王”李惠堂(Lie Wai Tong)。还听到他和球队在三宝垄、泗水、棉兰等城市比赛连战皆捷,所向披靡;最后在巴达维亚(荷印首府,现称雅加达)和以荷兰球员为主力的劲旅“全荷印队”交锋获胜,留下深刻的印象。 (博讯 boxun.com)

    
    “文革”前后的20来年,我曾在北京市体育运动委员会工作,有份参加国家体委委托北京市主办的各项运动全国竞赛,包括每年一届“全国甲级足球联赛”的赛事组织具体工作,故有机会接触一些“解放前”的老体育界人士,听他们讲到李惠堂在香港、上海的一些“典故”;加上去国移民香港、澳洲以后,搜集看到的有关李惠堂及其队友们的资料,对他的传奇事迹,便积累了更多的认识。“中国足坛出了个李惠堂”的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足球曾经称霸亚洲,挑战欧西。以李惠堂为“球王”的那一代众多足球名将,可贵在他们精益求精的球艺,作战一体的风格,和奋发图强的精神。作为中国足坛的先驱,李惠堂不愧为后来人光辉的楷模!
    
    李惠堂(1904- 1979),客家人,原籍广东五华,香港南华足球队的著名运动员,后又加盟上海乐华足球队,兼复旦大学的足球队教练。日本军队发动太平洋战争,1941年香港沦陷后,他转途韶关回到重庆,由于其足球技艺高超,道德学问闻名,被新建的中央军“青年军”,礼聘为少将体育教官。
    
    在李惠堂从18岁在香港南华体育会开始踢球,到43岁“挂靴”的25年“足球生涯”里,他曾随香港、上海和中国奥运的球队,前往亚洲、欧洲和大洋洲的许多国家征战,期间为中国足球队在7届“远东运动会”夺得足球项目比赛的冠军,立下汗马功劳。他在球赛中共出场踢进过1860多个球,他的精湛球艺和良好的场上作风,誉满遐迩。当年的上海球迷有一句口头禅:“看戏要看梅兰芳,看球要看李惠堂”。1976年,德国的一家权威国际足球杂志,曾经过评选,将李惠堂选为世界足坛历史上的“五大球王”其中之一位。这对他是最高的评价和殊荣。
    
    令人遗憾的是由于意识形态的政治偏见,在“解放后”的中国大陆,李惠堂的英名和事迹,被有意地漠视几乎遗忘淹没。直到“改革开放”以后的近年来,才能在网路上较多的看到他的经历和赛事的故事,官方各种媒体则似乎至今仍有“回避”之嫌。据闻,周恩来曾通过在香港的“渠道”,邀请他回大陆,许以种种优待;但是,“热爱中华民国”,义薄云天的他,竟然婉言谢绝。所以,中共武装夺取政权以后,虽近在咫尺的“一桥之隔”,他却从未再踏足大陆一步。
    
    有一则轶事十分感人,说李惠堂和很要好、亲如兄弟的队友、乐华队的中锋戴麟经,30年代到爪哇各地比赛后,应巴城华人群力足球队(U.M.S.)的聘请,曾留下在该队效力一年。后来,有一位华侨富商的千金,爱上年青漂亮的足球健将戴麟经,结为连理,回到上海,他则返回香港。他们虽不在一地,仍然始终保持联系。戴麟经后来当上解放军“八一”足球队的总教练,和印尼侨生夫人育有一女戴丽华,是“新中国”取得国际比赛成绩的第一代优秀游泳运动员。不幸“文革”浩劫来临,戴麟经夫妇均遭到“革命群众”的专政批斗,把他的夫人强行推了“阴阳头”,勒令每天早晨“扫街”,因受不了非人的凌辱,自尽离世。戴麟经被多次残酷批斗,加上爱妻死去的沉重打击,不久也跟着自杀了。这位中国足坛的名将去世后,还要开“批斗会”!有友人把戴麟经夫妇悲惨遭遇的经过转告李惠堂,令老人家当场痛哭流涕,泣不成声。没有想到好友到了晚年竟是如此可悲下场。
    
    犹忆70年代,每年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办“全国甲级足球联赛”,召开“动员大会”时,都要号召各队的教练员和运动员,提高中国足球的技术和战术水平,“冲出亚洲。迈向世界”。如今时光已然过去40多个年头,中国足球连亚洲都过不了关,遑论国际先进行列。这究竟是为什么?许多“恨铁不成钢”的球迷,在网上提出不少这样那样的原因,都说得头头是道,很有道理。值得补充的一点是,中国发展提高足球运动水平的条件都很好,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训练设备有最好的设备,最为缺乏的就是“李惠堂精神”。但愿中国体育主管当局,尤其是足坛的朋友们,要好好研究李惠堂,学习李惠堂,发扬“李惠堂精神”;若然,则中国足球运动的前途才有真正的希望。
    
     李公惠堂在他写的《鲁卫吟草》诗集里有一首诗:“好事西人创足球,欲凭膂力聘骅骝。丈夫养就浩然气,一脚踢翻五大洲。”特此摘录,共勉之。
    
    (2010年7月17日 原载《澳洲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澳洲政坛的“难兄难妹”— 陆克文下台的众议纷纭/淳于雁
  • “非正常时代”的浩劫苦难/淳于雁
  • “抗美援朝”回顾见闻点滴/淳于雁
  • 曾特首切莫“自取其辱”/淳于雁
  • 香港这一制究竟要不要— 从“警察行动”审视“一囯兩制” /淳于雁
  • 中、英两国“皇孙”对照录/淳于雁
  • 华人文明形象刻须改善—评中国的“礼宾改革”及其他(之二)/淳于雁
  • “二战”德国投降65周年偶感/淳于雁
  • 这应该说是一项“好举措” — 评中国的“礼宾改革”及其他(之一)/淳于雁
  • 萨马兰奇终于“万寿无疆”— 兼议其一生的正负两面评价/淳于雁
  • 奥巴马还是不宜吹捧得过早/淳于雁
  • 为“和平演变”彻底平反——读辛子陵的一篇近作有感/淳于雁
  • 害怕美国变成“世界第二”?--奥巴马也有“难念的经”(续编)/淳于雁
  • 奧巴馬也有“難念的經”/ 淳于雁
  • “愤青”一词的面面观/淳于雁
  • 印尼华人何须“救星”— “大规模悼念瓦希德”的商榷/淳于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